“属下这次来,是有一个建议,希望总旗大人可以考虑。”
    韩春再次躬身。
    “哦,说来听听。”
    吴荣放下了手里的匕首,直了直身子,微微往前斜,做出一副倾听的样子。
    “大人,属下以为,何不想法把沈不易为您所用,这样一来,他所有的功劳,岂不是全都为百骑司所有,百骑司的功劳,那就是您的功劳。”
    韩春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吴荣。
    “嗯。”
    吴荣身子缓缓往后一歪,靠在椅背上。
    半晌没有言语。
    终于,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这倒是一个好主意,韩春,你回去告诉朱明,就说沈不易说的,只要他愿意反水,高官厚禄没问题,要紧的是,把他们的计划搞清楚。”
    韩春点点头,又摇摇头。
    “以朱明的身份和级别,太机密的事情,恐怕接触不到。”
    吴荣点点头。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也在想其他的办法。”
    看着韩春离开,吴荣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贾诚,陆开。
    “劝服沈不易,你俩谁有兴趣试一试?”
    陆开看了看贾诚,笑着说道:“自然是贾诚兄弟了,在秋安县,他可是救过沈不易一命。”
    贾诚倒也不再推辞,抱拳躬身说道:“属下愿意去试一试。”
    此时,阅花楼里,朱明心满意足的穿起衣服,看着尚在被窝里的小红,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好了,我还有正经事要做。”
    说这话,从衣袖里,取了一叠飞银出来。
    “这些银子,你拿去花,一定要搞定重量级的人物。”
    说完,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小红才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穿衣起身。
    “朱明,我娄红欠你的,一定会还你,你欠我的,我也一定要拿回来。”
    西市。
    马字号。
    白修抬眼看了看天色。
    “朱明也该到了吧。”
    一旁的白寒,笑着说道:“八成又去阅花楼了吧。”
    白修点点头。
    “别说,这小子看着粗俗,倒是下了一步好棋,只可惜了娄红姑娘,跟了这样一个人。”
    “大哥,要不然,我去和娄红说,您直接接手。”
    “不,”白修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想当年,如果不是朱明的那一顿饭,娄红母女二人,就要饿死街头,这是救命之恩,所以,朱明什么要求,娄红都会去做。”
    “大哥,您是担心她不听话吗?
    咱们震云盟有一千多种控制人的方法。”
    白修嘴角微微上扬,却又轻轻摇摇头。
    “非也,非也,娄红这样知恩图报之人,值得我白某敬重。”
    说话间,外面有人高喊起来。
    “客官,要买马吗?
    里面请。”
    这是信号,朱明来了。
    白修冲白寒使个眼色,白寒心领神会,转身进了内屋。
    “属下朱明,拜见盟主。”
    朱明一进门,便撩衣跪倒。
    “朱明,起来说话。”
    白修招招手,指了指桌子前的座位。
    “外面天冷了,坐下来,喝碗茶。”
    “盟主,我等已经到了洛阳,正在熟悉洛阳城的地形。”
    白修点点头,“很好,你可要小心些,莫被人察觉。”
    朱明大大咧咧的一笑,“放心吧,盟主。”
    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等从琅琊出发之前,琅琊国大将军康德曾经露过口风,他们国的五万人马,也会在洛阳集结。”
    白修点点头。
    “如此看来,林然他们,真的是打算在洛阳城搞点事情出来了。”
    “你回去想办法打听清楚,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朱明躬身领命而去。
    刚走几步,忽然转过身。
    “对了,属下还有一件事。”
    “说。”
    “盟主可认识沈不易?”
    白修脸上微微一惊,旋即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神色,“沈不易,狗坊使而已,一个不入流的小官。”
    朱明微微躬身“盟主,沈不易前些日子,曾经到过青州,在清风寨遇见了军师韩春,韩春又把人带到了大青山,与我相见,沈不易劝我等脱离黄素和康特,效忠李隆基。”
    “竟有此事?”
    白修脸上现出一丝愠怒之意,“为何不早来报告。”
    朱明抱拳躬身。
    “因为马上就要启程前往洛阳,我担心这个时候派人送信会引起怀疑,故此没有前来。”
    白修点点头。
    “那你是如何回复他的?”
    “属下已经答应了他,我想,莫不如脚踩两只船,到时候,哪条船赢了,我便站到哪条船上。”
    白修点点头。
    “恩,好,做的好。
    你先稳住沈不易,一切等情况打听清楚再说。”
    打发走了朱明。
    白寒一脸凝重的从后面转了出来。
    “大哥,看来朝廷早有防范啊。”
    白修点点头。
    “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一点风声是不可能的,就看谁的计划更周密,更高明了。”
    “那,那我们该当如何?”
    白修站起身来,来到窗前,窗外不远一棵槐树,树叶几乎全都落光了,只有光秃秃的树干。
    几只麻雀在树干上来来回回的跳着,吱吱喳喳叫个不停。
    似乎是在嬉戏,又像是在吵闹。
    白修窗子轻轻一推,发出吱嘎一声响,几只麻雀立刻争先恐后的飞走了。
    “看到没,麻雀听到动静,立刻便飞走了。”
    白寒若有所思,“那我们是不是也得撤了。”
    白修点点头。
    “这件事,是他们官家之间的事情,我们犯不着拼命。”
    “那,那要是我们撤了,这答应林然的事该当如何?
    要是万一林然成功了,他可是答应过咱们......”白修点点头。
    “是啊,这可是事关震云盟几十年的财运。”
    说这话,倒背双手,在屋子里转起了圈圈。
    忽然,变化眼前一亮。
    “大哥,莫不如,我们想办法,给沈不易一点甜头,让他给咱们震云盟顶在前面。”
    “恩,这倒是个好主意。”
    白修点点头。
    “波斯舞姬送了也有三天了吧。”
    “大哥,您的意思是?”
    白寒试探着问道。
    白修的的眼角,多了一丝笑意,“恩,是,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去仓库看看,从西域带回来的那些个瓶瓶罐罐,弄上些给沈不易送去。”

章节目录

唐朝极品公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钻石王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钻石王老三并收藏唐朝极品公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