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突厥大军的后方。
    那个白面人白狩一直独立于战场之外,冷眼旁观着一切。
    此时,她正望着祭坛上的赵寒,又看了眼那两支正愣在当场的军队,好像想要下达什么命令。
    就在这时候,一名突厥骑兵长忽然回过了神来。
    他胡刀一举,向着对面卫察司兵队里的将军柳孝岩,冲了过去!
    嗖!
    一支铁箭突然破空而来,不偏不倚,正中那个骑兵长胯下的马匹,直接贯穿了过去!
    那马惨嘶一声,把骑兵长整个甩飞了出去!
    白狩猛一转头。
    空地侧面的远方,突然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夜色下,有一大片的黑影,潮水一般往这边涌了过来。
    那队伍的最前面,一名胡族少女身着胡族劲装,手持一把神臂长弓。弓身上,雕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正是苏雨童。
    她那张美萌的脸上,眼神凌厉逼人。
    她的身后,跟着一大片穿着黑色劲装的突厥人,也是手持胡弓、腰挂胡刀。
    只是这些突厥人的装扮,和空地上的突厥军队截然不同,完全是两帮不同的人马。
    白狩看见这个景象,目光忽然一凝,正想说些什么。
    远处,大江边上。
    蒙面黑衣人的手突然一动,一个黑色的物事划破长空而起,发出一声尖叫似的声音。
    白狩听见了。
    她立即一抬手,说了一句冷漠的话。
    前方的突厥兵队里,一位骑兵总长听见了这话,似乎一愕。
    可他瞬间反应了过来,胡刀一挥,大声命令了一句。
    空地上,那将近两千人的突厥军队,突然齐齐转身、分散又聚集,瞬间排成了十个百人大队。
    这十个大队跟着那名骑兵总长,迅速脱离了战场,往后方的突厥大营,涌了过去。
    敌军的这一下动作,来得非常突然。
    柳孝岩当然看见了。
    可他没有动。
    刚才,和这些突厥军队的一战,可谓惨烈。
    敌人的这支突厥豹师,真是名副其实,非常的骁勇善战。
    柳孝岩手下的这支卫察司人马,都是之前从大都督府里,调过来的府兵。
    这些兵将,经过李希愚李大人多年的刻苦操练,可算是这江南一地里,最为精干的府兵之一了。
    可几轮厮杀下来,己方依然损失了不少。
    而与此同时,又有一帮新来的黑影、正在冲过来,远远的,分不清是敌是友。
    所以,柳孝岩也不能贸然出击。
    他长戟一震,立即让兵将们排成一个防守的阵势,以备不测。
    此时,苏雨童带着那帮突厥人,已经来到了战场的前方。
    柳孝岩终于看清楚了。
    之前,苏雨童曾经去李府找过赵寒,所以柳孝岩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位胡族少女是赵法师的朋友。
    “苏姑娘?”
    柳孝岩有些奇怪道:
    “您怎么来了?您的这些手下,他们是?”
    “是赵寒叫我来的。”
    苏雨童语速飞快道:
    “之前我和赵寒约定,各自召集人马,以准备对付那执失魁也的乱军。
    今日早间,赵寒让人捎信给我,告诉了我,他要来这里查案的事。
    刚好我让摩罗召集的人手也到齐了,所以我就立即带了人过来,埋伏在了外头,等候赵寒的响箭信号。
    刚才一听到信号发出,我就立即带人过来了。”
    她说着,又望了眼那帮正在退去的突厥豹师,道:
    “柳参军你放心。
    我们突厥人跟你们唐人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
    这些人虽然是我们的族人,可他们因为自己的私利,玩弄阴谋,破坏我们两国的交情。
    这种行径,我们绝不赞同。
    所以我这次来,就是要和你们一起把这些人抓了,送回我们国内治罪的。”
    苏雨童正说着。
    大营那边,那十大队的突厥人马,已经整齐地排在,十个巨大的拱顶营帐前头。
    兵队里,白面人白狩挥了挥手。
    突厥骑兵总长答应一声、胡刀一举,十大队的突厥兵将,分别往那些营帐里涌了进去。
    说也奇怪,那些营帐虽然很大,可每队的步骑兵都有将近两百人,营帐是绝对装不下的。
    可那些兵将进去之后,里面竟然没有任何人马涌动的迹象,就连吵杂的声音都没有。
    就好像,这些人都在那个营帐里,凭空消失了一样。
    “有地道!”
    苏雨童一下醒悟了:
    “他们这是要,从地道里遁走。
    柳参军,咱们不能让他们逃了,追!”
    说完,苏雨童也不等柳孝岩答应,长弓一举,带着那帮劲装突厥人,就往大营冲了过去。
    大营里,那些突厥兵将已经全部进了营帐,消失了。
    就只剩下了白狩,一人一马,立在了空旷的营地之中。
    她那张白色面具的下面,两只黑漆漆的眼珠,正凝望着飞奔而来的苏雨童。
    苏雨童越跑越近,也隐隐望见了,白面人的那双眼睛。
    她忽然一愕,就像发现了什么非常奇怪的东西。
    可她的脚步没有放慢,反而更快了,还用突厥语大喊道:
    “不要再逃了。
    立即放下兵器、跟我们回去,在可汗的面前,俯首认罪。
    可汗是个大度的人,他会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的!”
    苏雨童一边说着跑着,手里的长弓已经搭上了箭,对准了白面人的马。
    那把雄鹰的弓身上,一道橙色的道门玄光,冉冉升了起来。
    这种颜色和气息,隐隐然,竟然和赵寒的那道金色玄光,还有几分相似之处。
    白狩还是凝望着苏雨童,冷漠的眼神里,似乎也生起了一丝异色。
    她忽然一勒马绳,往身后的营帐里,飞驰而入。
    与此同时,三颗灰色药丸似的东西,从她的手里飞了出来,往地上落了下去。
    苏雨童眼看就要冲上去,旁边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喝:
    “小主当心!!”
    这一声洪厚响亮,犹如一声雷鸣。
    苏雨童禁不住一下停了脚步。
    可她的长弓没停,手一放,一支铁箭卷着橙色玄光,犹如一道橙色闪电,破空而去!
    前方不远处,三颗灰色药丸落在了地上,嘭嘭嘭三声,炸裂了开来!
    一层灰茫茫的雾气,顿时弥漫而开,在营帐前形成了一团浓雾,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雾气之中,一声马匹中箭的惨嘶声响了起来,仿佛撕裂了夜空。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神探(天师奇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澄云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澄云生并收藏大唐第一神探(天师奇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