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玫瑰……”方无潜苦涩的说了一句,这个徐家到垮台时还坚信不疑的底牌,如今终于浮出水面。
    “我是暗夜玫瑰的首领,诺亚,方无潜,最后警告,交出韩兵,否则你方家上下鸡犬不留。”
    诺亚的声音很高冷,说话时那股趾高气昂的模样让方无潜看了心中一阵不爽,可眼前的局面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了。
    自己与方政龙二人合力都不是诺亚的对手,更别说周围这十几名帮手了。
    “韩兵,不在京华,具体去了哪,我也不清楚。”
    方无潜无奈之下,只得道出实情,想来诺亚既然在这里找不到韩兵,也就不会太过为难方家。
    然而让方无潜没想到的是,诺亚听了这话,反而冷哼一声:“我知道,方无潜,韩兵走了,他的家眷还在吧?
    你方家没能力保护他们,交给我,等韩兵回来,我会亲自交给他。”
    方无潜猛然抬起头看向诺亚,暗夜玫瑰……这就是地下世界的力量吗,路晚晴与阮湘琴二女的情报,自己早已封锁,即便在方家,知道她们存在的人也不多了。
    诺亚看到方无潜的反应,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嘲弄道:“你们这些所谓的四大家族,还真是可笑,告诉我他们的位置,我让你继续在京华坐你的土财主,否则……”“我知道!”
    方无潜正在心中盘算到底该如何是好之际,方天君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一脸激愤的看着诺亚。
    “你来干什么!滚!”
    方无潜护子心切,若不是自己被诺亚牢牢控制住,他早就冲过去一脚把方天君踢开。
    诺亚一挑眉:“哦?
    你叫方天君是吧?
    我听说,你跟韩兵的关系不错,怎么会想着出卖他呢?”
    方天君一脸的紧张,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面对诺亚这种界级武境时产生的本能反应。
    “是,可跟他比起来,我方家更重要,你刚刚不是说,只要我告诉你他家人躲在哪,就放过我方家?”
    方天君咽了口口水,他明白自己这么做的代价是什么,可如果不这么干,方家的未来又在哪呢。
    诺亚眯着眼睛审视着方天君,过了半晌才一拳打在方无潜的胸口。
    “咳啊。”
    方无潜呕出一大口血,整个人顿时变得萎靡起来。
    做完这些诺亚才笑眯眯的松开方无潜,任由他砸在地上:“走吧,如果让我知道你耍什么,我保证这就是你们父子的最后一面。”
    诺亚没墨迹,抓着方天君坐进车里,周围同行的暗夜玫瑰成员也纷纷随行。
    方无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人带走,此刻的他,除了祈祷韩兵尽早回来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方天君驾驶着跑车驶回别墅区,也许是他先前已经打过招呼,门口的保安并没有阻拦,甚至诺亚一群人走进去时,他们还装模作样的走到别处去巡逻。
    “他们俩就在里面。”
    方天君的脚步在一间别墅前停住,这间价值数千万的四层别墅,正是自己当时做主送给韩兵的。
    诺亚玩昧的看着方天君,二人对峙数秒后诺亚朝着别墅努了努头:“方少爷,带路吧。”
    “你……”方天君额头冷汗滴落,他当然不会出卖韩兵,这别墅里,实际上已经被埋下数十公斤的c4炸药,只要诺亚敢走进去,保证一瞬间粉身碎骨。
    可眼下诺亚既然让自己先进去,且不说路晚晴二人根本没在里面,以诺亚的身手,自己想同归于尽恐怕都有些困难。
    看到方天君这般反应,诺言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反手一耳光将他抽出老远:“这点小把戏还能骗的了我?
    方天君,最后问你一遍,韩兵,在哪?”
    方天君原本俊俏的脸被打的肿了大半边,就连说话都有些模糊:“你,做梦。”
    听了方天君这话,诺亚的双眸顿时冷冽下来:“杀了他。”
    “是。”
    身后的手下听了这话立刻掏出手枪对准方天君,,随后食指轻轻一扣。
    “砰”刺耳的枪鸣伴随着硝烟传递在别墅区上空,可让诺亚等人没想到的是,方天君不仅没有被打死,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下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
    “他去哪了?
    你们谁看见了!”
    “不可能,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域级都救不了他!”
    众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暗夜玫瑰,你们胆子还真不小啊,我没去找你们,你反倒找上我了。”
    诺亚听到这个声音,眼中杀机顿显,没有任何犹豫回身掏枪射击。
    “砰砰砰”……“先生们,女士们,欢迎各位来参加,韩兵先生与路晚晴女士的婚礼。”
    凯瑞大酒店内,几乎聚集了京华商圈内所有有头有脸的人。
    韩兵看着面前穿着星空婚纱的路晚晴,已经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傻愣在原地看着她。
    旁边阮湘琴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台下,丁淑芬夫妇也激动的满眼是泪,孙钊则一脸漠然的站在饭店门口不知再想些什么。
    可唯独,没有人见到那个穿着白色背心的老人。
    婚礼之后进行的如何,韩兵已经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从幸福中苏醒过来时,路晚晴正躺在自己怀里,脸上还挂着一丝慵懒的红晕。
    “韩兵,暗夜玫瑰那么厉害,你是怎么打败他们的?”
    “我师兄,别说暗夜玫瑰了,这世界上能打过他的人估计也没几个。”
    路晚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次,你要我跟你一起走吗?”
    韩兵低头轻轻撩着路晚晴的秀发,眼中竟露出一丝哀伤:“当然,去悍府,你愿意吗?”
    其实,韩兵原本是不想让路晚晴知道悍府的事,可世事无常,袁天最后还是没能坚持到亲眼见到韩兵结婚的那一天。
    也正是因为这个,韩兵才决定,要带着路晚晴回到悍府,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她的安危。
    路晚晴突然爬起身,整个人扑在韩兵身上,不由分说的吻住他的双唇:“跟你,去哪我的愿意。”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第一悍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小艾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艾草并收藏第一悍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