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栋梁看上去是真的睡着了,沉鱼却似乎有心事,不过很快,她的嘴角就缓缓扬起,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她并不时常笑,大多的时候其实都是冷冰冰的,但她的笑起来的样子,却如春风一样温柔。
    ?沉鱼在这种时候笑了,那是因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正是她一直梦想中的样子,她很希望就这样一直下去,但一想到沉山,她就变得黯然神伤。
    ?或许是因为此刻的山风太过于温柔,羞花也睡着了,就这样伏在了方栋梁的肩上睡着了。
    ?闭月却全无睡意,而是在看着她的刀发呆,这把刀是她的师傅水月送给她的,她不禁想起了水月和雷欺天,自从水月和雷欺天一起离开灵剑门回了雷刀门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们。许久不见,闭月对水月二人甚是想念,而且她似乎看起来也有些心事,不禁看向了方栋梁。一看向方栋梁,闭月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温柔之色。
    ?风也温柔,人也温柔,唯一大煞风景的是方栋梁,他竟然在这种时候打起鼾来了。
    ?羞花被鼾声惊醒,皱眉,然后捏住了方栋梁的鼻子,方栋梁竟然说话了,“放开,不然小爷我扁你。”
    ?羞花被吓了一跳,连忙放开了,“原来你没有睡着。”
    ?谁知方栋梁又打起鼾来了,让羞花很是疑惑,一时分不清方栋梁到底是装睡还是真的睡着了?
    ?就在这时,一人远远的走来了,是红炼。
    ?红炼手里正拿着不知从哪里摘来的一串葡萄,一边吃一边对着方栋梁他们走来了,小紫和啾啾正跟着她。
    ?红炼一走近,三女就齐看向了她,红炼勉强一笑,招手道:“嗨,你们玩你们的,我只是路过。”说着就要走开,谁知她还没有走上三步,就听一人冷道:“站住。”
    ?说话的竟然是方栋梁,说话的时候他竟然是闭着眼睛的,谁也不知道他刚才到底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或者是半睡半醒?也或许他只是懒得睁开眼而已。
    ?红炼却被吓了一跳,“你……你在说我吗?”
    ?方栋梁道:“废话,这里除了你需要站住,还有别人吗?”
    ?“干……干什么?”红炼笑的很勉强的问。
    ?“过来。”方栋梁道。
    ?“我为什么要过去?”红炼吃惊道。方栋梁缓缓睁开了一只眼,斜眼蔑视红炼,懒洋洋的说,“把你手里的葡萄交出来。”
    ?红炼连忙将葡萄藏到了身后,怒道:“这是我的葡萄,我为什么要交给你?”
    ?“谁说那是你的葡萄,那是小爷我的葡萄。”方栋梁把另一只眼睛也睁开了,坐直了身体,冷笑道。红炼怒,不服说,“谁说这是你的葡萄,这是小紫和啾啾摘给我吃的!”方栋梁听了嗤笑一声,道:“这整座山,以及附近方圆百里,都是只想捡漏门的地盘,而小爷我可是只想捡漏门的门主,你说你手里的葡萄是谁的?”
    ?“你……你这样说,是无赖!”红炼愤怒道。
    ?“无赖?”方栋梁冷笑,“小爷我今天还就无赖了,你能咋滴,老老实实的把葡萄交出来,一切就都好说,如果你想吃独食,哼哼,也得先问问本门主答不答应!”
    ?“快交出来。”
    ?“不给。”红炼坚决不交。
    ?羞花连忙说道:“相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串葡萄明明是人家红炼的,你干嘛要和她抢?”
    ?红炼大笑,“还是羞花姐向着我。”
    ?方栋梁以“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看向羞花,“小爷我没有听错吧,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我可是你的相公哎,你竟然向着她说话?”
    ?羞花微笑,又说道:“我有说错吗,这串葡萄的确是人家红炼的嘛。”说着她又向红炼道,“但是红炼啊,虽然这葡萄是你的,但你也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吃独食啊,这样不好,我看不如这样如何,我们一人吃一颗,轮流吃,一直到吃完为止好不好?”
    ?红炼还未说什么,方栋梁就冷笑了一声,“不好,一人吃一颗多没意思,吃着也不痛快,无聊。”
    ?沉鱼微笑开口道:“我赞同,这主意不错。”
    ?闭月也微笑道:“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红炼妹妹,你看你闭月姐和沉鱼姐也答应了,你可不能太小气哦。”羞花含笑说道。红炼努嘴,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分给方栋梁他们几个人吃,但羞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如果还是不分,那也显得太小气了,虽然不太情愿,但也不能不分了。
    ?“那好,让小爷我来分。”方栋梁道。
    ?“不行,我自己分!”红炼怒道。
    ?“切。”方栋梁对此表示很不屑,“那好吧,小爷我可懒得接,你把葡萄送到我的嘴里来。”方栋梁索性直接躺在了羞花的怀里,还翘起了二郎腿,把眼睛一闭,懒洋洋的说道。
    ?红炼又要发火,羞花连忙说,“我看不如让我来分吧,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偷吃的。”
    ?“那好吧。”红炼只得将葡萄递给了羞花。羞花微笑接过,先摘下一颗给红炼,“张嘴。”红炼立即笑了。
    ?让红炼吃了一颗,羞花就又摘下了一颗,要往自己的嘴里放,方栋梁却“咳”了一声,“该我了。”羞花微笑,将葡萄放到了方栋梁的嘴里,还亲了方栋梁一口,含笑问道:“这葡萄味道如何?”
    ?方栋梁道:“嗯,不错,味道好极了。”
    ?……
    ?“唉,这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啊。”远处正在偷窥的冯马,见到这么多女人都在围着方栋梁转,而且个个美若天仙,对方栋梁那叫一个羡慕。清虚上人也在,听了不由抚须,道:“修仙之人当把七情六欲抛在一边,一心修炼,否则很难大成的。小友他这是被女人迷乱了心智,恐怕终会导致仙基不稳,难以渡劫。”
    ?“这么多美人陪着他,难道你一点也不羡慕?”冯马吃惊看向清虚上人,问道。
    ?“本上人一心求仙,对儿女情长之事并无兴趣。”清虚上人道。冯马听了露出倾佩之色,对清虚伸出了大拇指,“上人果然心坚意定,非常人也。”
    ?清虚上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方栋梁,突然道:“羡慕也没用啊。”
    ?冯马:。。。。
    ?
    ?
    ?
    ?
    ?
    ?
    ?
    ?
    ?

章节目录

捡漏捡了一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乘风潜入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潜入夜并收藏捡漏捡了一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