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的事来的如此突然,这下陶软反而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是因为我那天哭了吗?”陶软看着顾之洲问。
    顾之洲笑了笑,从造型师手中接过那条颜色璀璨又很衬陶软肤色的钻石项链,而后低头帮她撩开后颈的长发,温柔戴上,轻声道:“不是因为这个。”
    陶软眨了下眼,浓密的长睫划过顾之洲凑上来抚摸她脸颊的手指,继续问:“那是因为什么?”
    顾之洲握住她精致的下巴,弯腰把唇落下了下去,覆盖在陶软那娇妍如花的唇上。
    “因为我爱你,想娶你,仅此而已。”
    陶软的心跳又乱了,哪怕在此之前,顾之洲已经同他说了无数句情话,可在此刻,她也依旧为顾之洲那话里的真挚感情所动容。
    “我也爱你,阿州。”
    顾之洲拒绝了靠近过来想为陶软整理裙摆的造型师,亲自蹲下了身帮陶软弄好,又站起来,牵住了她的手。
    “我有点紧张。”陶软手心微微出了点汗。
    顾之洲温声哄她:“别怕,外面都是两家的亲朋好友,没人会为难你,再说了,还有我呢。”
    陶软两只手握上了顾之洲牵着她的手,焦虑有所缓解,但还是紧张:“可等下说错话可怎么办?会不会给你丢人?”
    顾之洲刮了下她的鼻梁,继续哄:“丢人也不怕,软软怎么样我都喜欢。”
    “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啊……”
    “那我换一种说话,软软这么招人喜欢,没有人会不喜欢你,所以别怕。”
    陶软还是被他逗笑了:“只有你才会这么觉得。”
    说完陶软深吸了一口气,吐出,又吸气,又吐出,最后仰头对着顾之洲笑了:“不过有你这么觉得,就已经足够了。”
    陶软还是跟顾之洲一起走了出去,就算刚才还有些紧张,可是被顾之洲温暖有力的大手握着,汲取了来自顾之洲的力量之后,那些紧张也瞬间不足为惧。
    她大大方方、端庄得体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走了规定的流程,得到了大家的祝贺,并没有出什么差错。
    陶软的父亲、继母还有弟弟全都过来了,除了弟弟陶文卓对她亲近热切以外,另两个人在恭贺之余对她总有些说不出的客套和疏离。
    不过陶软已经无所谓了。
    她认认真真地跟父亲还有继母道了谢,感谢他们这么多年的照顾,和他们拥抱,然后就牵着弟弟陶文卓的手,带他去吃甜品喝饮料。
    “姐姐,”还是小孩子的陶文卓仰起头,问陶软:“你真的要嫁人了吗?”
    陶软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道:“因为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现在只是订婚,还不算嫁人。”
    旁边听到这话的顾笑过来勾住她脖颈,威胁道:“怎么就不算了?你婚都定了,迟早是我们家的人,认命吧,软软,你这辈子是注定要给我当嫂子的。”
    顾笑没有恶意,只是亲近的调侃,可陶文卓却听不得顾笑的语气,差点没哭出声:“你是谁,你怎么对我姐姐这么凶啊?”
    顾笑被逗笑了,弯腰对着陶文卓,点了点他的鼻梁:“我这就是凶了?小朋友,你可是个男孩子啊,怎么这么容易哭鼻子呢?”
    顾笑不说还好,顾笑这么一说,陶文卓更是哽咽了,还边哽咽边道:“你不要欺负我姐姐,我姐姐人很好的。”
    陶软简直哭笑不得,只得在陶文卓面前教训了顾笑一通,然后又跟顾笑一起哄好了陶文卓。
    纪婉秋看见了这边的情况,也带着纪夏过来凑热闹,几个人说说笑笑了一会儿,还是由陶软继母过来带走了陶文卓,而纪婉秋带着陶软去和朋友聊天,言语间无一不是对这个准儿媳妇的亲近和喜欢。
    有纪婉秋的关爱和呵护,就算面对应酬,陶软也没有任何不适,只是偶尔移开视线的时候,她能看见旁边纪夏独自饮酒的模样,像是心中有所挣扎。
    陶软忽然就想到了什么,眸光也跟着垂落。
    “是累了吗?”纪婉秋给她理了理鬓角,“要是累了就回房间休息,也不用一直陪着我。”
    陶软笑着对她摇头,说“没有”,可纪婉秋对她纵容而又体贴,看她神色倦倦,立马叫来了纪夏,要纪夏陪她去房间休息。
    陶软正好有话要对纪夏说,便顺水推舟,没有拒绝。
    两个人一起上了楼,回了酒店房间,陶软却没有休息,而是把纪夏拉到了窗边,看底下的江边风景。
    “夏夏。”陶软叫她。
    “怎么了?”纪夏笑容有些勉强。
    “应该是我问你怎么了呀,你好像有点心不在焉,”陶软转了身,跟她对视,问她:“是跟你的混血儿男朋友闹矛盾了吗?”
    纪夏否认了。
    “那就是因为我。”陶软用的是肯定句,纪夏根本没法反驳。
    “软软,我……”
    陶软看得出纪夏的挣扎,就把她拉到一旁坐下,温声道:“没关系的。”
    这下纪夏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
    “现在想想,以你的性格,主动过来跟我这个刚进学校的小学妹做朋友,还表现的那么热络,确实有点匪夷所思,其实是有人让你那么做的,对吗?”
    “你……你知道了?”
    “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阿洲应该指使不动你,所以让你这么做的人,大概是你姑姑?”
    只可能是纪婉秋了。
    “对不起……”纪夏过来抱住她,手指颤抖,声音哽咽,“软软,真的对不起。”
    陶软给她顺着后背,轻轻道:“没关系的。”
    可她说没关系,却让纪夏更加自责愧疚:“对不起,软软,对不起,你不知道我对你做了多过分的事,虽然现在你跟顾之洲已经修成正果了,可、可我……”
    “我知道的,我大概能猜到,”陶软看着她,眼神依旧温和而平静,“但还好那是顾之洲,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能接受。”
    “对不起……”向来要强的纪夏,到此刻已经是泣不成声。
    ……
    原来有时候把话说开,其实也没那么难,纪夏把一直以来的郁结说出了口,还跟陶软道了歉,终于放下了那根紧绷了许久的神经。
    最后出门的时候,纪夏问陶软,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陶软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跟她道:“阿洲是你弟弟,我就是你弟妹啊,这点永远都不会变的。”
    这话刚说完,顾之洲就过来了,陶软跟顾之洲一起送别了纪夏,然后就关上了酒店的门。
    “纪夏刚才哭了?”顾之洲问陶软。
    陶软撇了撇嘴:“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顾之洲扬了扬眉毛,不解道:“我?我最近可没招惹她。”
    陶软看着他,眉眼弯了弯,踮脚上前给了顾之洲一个拥抱。
    “那都不重要。”陶软说。
    她可以跟纪夏把话挑明,是因为纪夏眼中有挣扎,如果她不挑明,这份隔阂会一直横亘在两个人中间。
    可顾之洲不一样。
    对于她和顾之洲来说,有些话是不需要挑明的,目前的状态就是他们最好的相处方式。
    “软软?”顾之洲在叫她。
    陶软闻言便握着顾之洲的手,引着他探向自己的裙摆,然后红着脸道:“我想要了,老公。”
    更哆内容請上:xyushuwu①①.cOm
    --

章节目录

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