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进人间的办公室。
    夏翼分出所有分身,去通知带领那些有望突破圣者境的夏赐圣魂拥有者集结过来,和人间详细描述了圣体大陆发生的所有事。
    人间也向夏翼说明了这场界域位移带来的灾难影响。
    熟悉的人都比较强,就算是时来的孙子孙女,都有六星开阳的实力了,不用为他们担心。
    时来有些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将林静静他们接到身边。
    不在身边不放心,在身边,又怕战争魔神来袭而束手束脚。
    这点所有人都拿不定主意。
    郭大能、余瀚也都娶妻生子。
    人间则正在观察幸运女神。
    他非常好奇。
    他这是第一次见到幸运女神的本体,而之前,他只在始皇陵前见到过附身林静静的幸运女神。
    当时实力低微,胆颤心惊。
    生怕露出一丝笑意,被恼羞成怒的幸运女神反手打死。
    幸运女神也在观察他。
    实话说,幸运女神对于人间是种‘又爱又恨’的态度。这名玩家是在时来‘背叛’后,她手下的最得力玩家,最有希望作为父神载体的玩家,却也是最不听话的玩家!
    各种阳奉阴违!
    此时正面对视,她忽然在人间身上发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亲切。
    有些摸不清头脑。
    盯了良久。
    她才脱口道:“智慧?!”
    人间略一讶异,夏翼则眼神微动,道:“刚才我就发现了,你突破了巅峰王者,你这条修行路我也不太懂,听幸运女神的意思,你是已经领悟神权了吗?”
    人间和他不同,整理出来的主界人修行法,极其恐怖。
    夏翼的修行,是在三魂、七魄等等所有地方凝聚星辰。
    人间是将自身看成整体,以整体结星,便能修行到方方面面,对实力的增幅极为夸张。
    眼下多半不输给圣者境修士!
    人间点点头:“是,在突破时领悟的神权,智慧神权。”
    时来面露喜色,一副恭喜的样子,智慧神权,感觉好高大上啊。
    人间又问:“幸运女神竟然能一眼辨认出来,是曾接触过智慧神权的上几任拥有者吗?我对它的摸索还不透彻,能不能给些建议?”
    幸运女神面色隐露复杂,低哼了一声:“上几任拥有者?智慧神权原本是我的神权!”
    夏翼:???
    时来:???
    “我在圣者境的时候,也领悟了不完整的智慧神权,不过神权毕竟都来自父神的赏赐,在突破九星的时候,可能是父神觉得幸运神权更适合我吧,那不完整的智慧神权就被替代掉了。”幸运女神道。
    父神是觉得智慧神权不适合你吧……不,你竟然能领悟不完整的智慧神权?夏翼一口老槽不知道怎么吐,后才想起来道:
    “所以没到神灵境界时领悟的神权,可能不是最终拥有的?”
    “当然,神权的种类有可能取决于天赋,也可能取决于你突破时的心情,或者说,这是父神在满足我们的愿望。”幸运女神道。
    “也就是说,神权并不一定是神灵擅长的和性格的写照?”
    人间追问道。
    “当然。不过拿到不契合自己性格的神权,提升起来也很难。就像暗杀,他不止是因为修行年月短才弱小,也有暗杀神权并不是特别契合他的缘故,他领悟暗杀神权纯粹是因为当年帮我们暗算那几个暗界的幽灵神导致的。”
    夏翼注意到人间的问题:“性格的写照?你也觉得战争之神粗中有细,这次神降并不单是莽?”
    “是啊,如此果断将不利于自己的局势逆转,向天邀战。又在您使计逃脱后,没有暴怒追逐,而是冷静地完成自己的事情,猎杀非洲玩家……”人间应道:“这样的神灵,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做事不考虑后果的家伙,而且魔鬼……也应该是狡诈、奸滑的生物!”
    夏翼深吸了口气。
    “你来分析分析。”
    他原本就信任人间的智慧,如果说在认识的人里,挑一个智商比自己高的,夏翼只肯承认人间。
    此时人间领悟了智慧神权,夏翼就更加对他有信心了。
    从幸运女神那里得知的情报夏翼大多共享给了人间,只有最近的几桩事没有说,此时一一阐述。
    人间手指轻敲着办公桌。
    时来等人不敢大声出气。
    幸运女神静静地望着人间,有点羡慕,如果当年父神没有瞎了眼不给我智慧神权,而是给幸运。
    我怎么也不会沦落至此吧?
    不过还能分析出什么来?
    难道战争那家伙也有隐藏?
    这世界也太可怕了吧……
    “您的想法,知识、变迁为一阵营,预知、欺诈为一阵营,守护之神又为一阵营,我觉得大体没什么问题。”人间缓缓开口道:“而除了死去的暗杀之神,剩下的三名神灵,真的不归属任何一方吗?”
    幸运女神差点脱口而出:我和生命是盟友!想想还是算了。
    “你的意思是……”夏翼不由坐正了身体,“战争魔神和其中一方是一体的,所以他才敢莽撞地直接神降,不顾忌后顾之忧?”
    “嗯。”
    夏翼闭目沉思。
    虽然战争魔神那霸气绝伦的身姿还近在眼前,但活了几万年的神灵,并非凭借幸运活到今天的,在九神齐在时实力又只排第四,没有一点心机和算计……可能吗?
    确实可能,夏翼不否认有那种任你千般谋划,我自一拳在手的存在,比如说霸王项羽就是如此。
    但战争魔神……一头魔鬼!
    人间提出了这种猜测,夏翼就必须做一个假设。假如战争魔神是其中一方的盟友,会是谁?
    夏翼心中排除,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他抬头望向人间。
    人间沉重道:“战争魔神的盟友,是预知之神和欺诈之神!”
    夏翼骤然攥紧双拳。
    这和他的判断一模一样!
    让人难以置信的判断!
    幸运女神茫然道:“你们两个……”在逗我笑吗?
    战争?和欺诈预知?
    其他人也难以相信,就连时来都不信道:“老爷爷,人间,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夏翼面色难看:“没有误会,如果战争魔神有盟友,那就只能是欺诈之神和预知之神,而且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一些不合理之处!”
    幸运女神哼地笑了:“你们两个探讨半晌,就探讨出……”
    夏翼打断道:“女神,预知之神是怎么活下来的?”
    幸运女神一顿:“大概……是用时间神权做了什么?偷偷回溯到我们没有完全制住他的时候,逃离了一小部分分魂?也可能是欺诈在那一战中做了什么,怎么了?”
    “与战争魔神没有关系吗?他是围杀预知之神里的最强神灵!”
    “不可能!”幸运女神断然否定道:“预知是被战争亲手撕成了几十万份,亲手做成了系统……”
    亲手……话语声愈发的小,幸运女神心底亦滋生出一股寒意,又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合理!战争魔神的魔神之体,是被预知设计破灭的!别看先前他看似恢复了健全之躯,但那条新生的腿,仍旧是他最大的破绽所在!”
    夏翼转头看向余瀚郭大能。
    “你们来回忆回忆当年见到战争魔神的详细经历。”
    两人不敢怠慢,那一幕也深深印刻在脑海里,迅速一一说明。
    夏翼道:“所以,战争魔神神降后,慢条斯理地吃了半条龙妖神的尸体,才对你们出手。明明能在一瞬间解决你们,却耽搁了接近五分钟?为什么?降临后被父神盯着很舒服?还是说恫吓你们两个在他看来只是蝼蚁的家伙很有趣?”
    余瀚和郭大能失语。
    “还有。”人间补充道:“幸运女神大人,你觉得战争魔神如今猎杀圣体玩家,集中资源培养父神载体,有成功的希望吗?”
    幸运女神摇头:“如果这么简单的话,我们早就集中资源……你是说,他是为预知做的?!”
    说完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战争在为预知收集灵魂碎片?
    “不,不对!”下一秒,她再次否定道:“这不成立!战争如果和预知联盟,他们根本就不用费这么多周折!我们全都会被杀死!”
    “或许有他们联手也很难杀死的呢?比如变迁之神,知识之神,又或者……守护之神?”
    夏翼道:“女神,你丢掉的记忆一直是个谜。谁能无声无息地封印你的记忆呢?就算是战争魔神偷袭你,就能在不惊扰其它神灵的情况下制住你吗?你有那么弱?就算是我都不至于如此!”
    “……”
    “如果是战争魔神与预知之神联手呢?”夏翼追问。
    幸运女神深陷惊悚,只一个劲地重复:“不可能,不可能……”
    我也希望是误会,战争魔神真的只是单打独斗的勇者。
    如果人间的怀疑推断没有错,战争魔神预知之神不惜付出这种代价,千年纠葛,各种表演,也要让某些人误会他们是敌对关系,这背后隐藏的,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要证实这一点不难。”
    “欺诈之神可能隐藏了实力,但修行的岁月多半是没什么机会做假的,他不该比战争魔神强。
    战争魔神说将他打落了境界,而如果欺诈之神毫发无伤,只是在生命女神和守护之神面前做戏,就能证明一切了……他们是盟友!”
    人间说得斩钉截铁!
    房间内,一时陷入死寂!

章节目录

老祖出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李四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四羊并收藏老祖出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