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万赏读者读书人加更,抱拳!多谢一路陪伴。
    )自从老大黄根生住院后,琼海椰奶厂就被这两兄弟霸占了。
    他们两费尽心机终于得偿所愿,自然害怕黄阿龙的复仇,因为二人上下打点关系,拉拢职工,甚至白天晚上不敢离厂,带着几个年轻的工人24小时守在厂里,就怕黄阿龙带人冲进来。
    黄阿龙倒不可怕,问题是他有一个好岳父啊!虽然他们两个早就把转让协议做的天衣无缝,不会出一点纰漏,但如果陈茂辉出手,肯定要起波澜,到时候势必会耽误工厂生产,影响他们赚钱。
    两人提心吊胆在厂子里住了好几天,黄阿龙和陈家无声无息的。
    他们两反而坐不住了,找了人去偷偷打探,结果得到的消息是黄阿龙的一个大学同学来了,黄根生夫妇已经被送到燕京治疗去了。
    这哥俩听到这个消息面面相觑。
    老三黄根金有些心虚,“二哥,我想起来了,阿龙的那个同学叫谈小天,几年前他们还在上学时来过咱家,他现在可不得了,是参加过奥运会开幕式的人,他要是铁了心管这事,咱两肯定会有麻烦。”
    “有个屁的麻烦!”
    老二黄根水嗤之以鼻,“当初咱两把老大灌醉了让他签的股份转让协议,整个现场只有咱们三,没有人证,没有物证,就算老大现在醒过来也没辙,白纸黑字已成事实,现在厂子里的人都听咱两的,阿龙那个窝囊废在教育局坐办公室都坐傻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谈小天再厉害,他还能带着人把厂子抢走?
    这里的派出所都是我哥们,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要是有人闹事,他们马上出警,咱两只要把厂子看住,就什么事都没有。”
    黄根金将信将疑,但他从小就怕这个蛮横的二哥,只能将一肚子话重新咽回去。
    两人继续推杯换盏,一个工人跑了进来,“二哥,三哥,咱们厂子旁边那块地好像被人买下来了,大晚上的也不消停,正施工呢!”
    “是吗?”
    黄根水眼睛眨了眨,“老三,你过去看一眼,是什么人买了旁边的地?”
    黄根金喝了不少酒,脚下发飘,如腾云驾雾般走出饮料厂,厂子旁边的那块空地现在成了工地,一台挖掘机正在夜灯的照射下工作。
    他带了两个工人走了过去,一个看着像现场指挥的人拦住他们,“哥们,这是工地,退后点,危险!”
    黄根金第一支烟过去,“哥们,这块地被谁买去了?
    打算做什么?”
    这个人把烟推了回去,“我不抽烟,也不是老板,我就是一个干活的,情况不了解。”
    黄根金一看也问不出什么,酒意上涌,眼皮都睁不开了,溜达回了厂子,找了张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再起来,昨晚发生的事全忘光了。
    ******蜈支洲岛蔚蓝的海面上,一艘豪华的法拉帝960游艇漂浮在蓝天碧海之间。
    这艘游艇是去年赛琳娜在金融风暴后入手,原价1000万美元,她捡了个便宜,以800万美元买了两艘。
    一艘放在棕榈滩,给自己和李妍熙使用,另一艘放在蜈支洲岛的码头上。
    谈小天总也不来三芽,这艘奢华无比的960就成了蜈支洲岛的一大风景线。
    今天还是这艘游艇的首秀。
    宽敞的甲板上,谈小天、刘勇豪、陈枫三人围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洁白的桌子上摆满了各色热带水果,一瓶拉图镇在冰桶里。
    四周是茫茫大海,甲板上除了他们三个,其余的人都躲的远远的,正是商讨机密的绝佳场所。
    “谈总,我先向你道个歉,为了你的事,老刘差点跟我翻脸。”
    陈枫率先举起酒杯,敬了谈小天。
    以他的身份地位,能向一个比自己小了20岁的后辈认错,实属难得。
    “陈董事长客气,我都能理解。”
    两人碰了一下杯,两只zelto红酒杯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甚为悦耳。
    这种酒杯产自奥地利,厚度不到1mm,人工口吹制成,透明的好像空气,但又非常结实,价格嘛,也是十分美丽,800美金一只。
    陈枫是识货的人,品了一口最顶级的拉图,看着手里的酒杯,笑了,“果然成名要趁早,不然像我这个岁数,有再多的钱也没什么用了,吃也吃不下,玩也玩不了。”
    刘勇豪白了他一眼,“那你把钱捐出去做慈善啊!没人拦着你。”
    他还在记恨昨天的事。
    陈枫尴尬一笑,换了个话题,“谈总,昨晚你说要购置琼岛的地产,这个……”他拉长了声音,“你确定吗?”
    “确定,陈董事长不是说要给我介绍几个这方面的专家吗?
    我也没看到人。”
    “呵呵,人随时都可以到场听谈总调遣,只不过我还想确认一下,这个消息……”陈枫定定的看着谈小天,希望从他口中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谈小天摇摇头,“陈董事长,我不会说的,不过我敢拿出真金白银不就说明一切了。”
    刘勇豪怒哼一声,“老陈,你这些年是怎么了?
    胆子变得比老鼠还小,你爱信不信,我就不信没有你,我和小天就搞不定这件事,琼岛我认识的又不止你一个。”
    “老刘,生意越老,胆子越小,我问你,谈总买地这件事你参与不,如果你参与,那也算我一份。”
    陈枫终究是不放心谈小天,想把刘勇豪绑在战车上。
    刘勇豪毫不迟疑道:“小天的事我当然会参与,我没那么多现金,只能拿出十亿二十亿的玩玩。”
    “好,你出多少,我就出多少。”
    三位大佬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定下了。
    这次不用谈小天开口,自觉昨晚折了面子的刘勇豪先说了话,“老陈,兔子你也见到了,该撒鹰了吧,不然咱两以后真没得朋友做了。”
    陈枫看向谈小天,“谈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黄家的事我咨询过法律人士,打官司基本无法翻盘,只能走其他路子,但你知道,我这个位置在琼岛太显眼,多少双眼睛盯着呢!所以我昨天才会对你那么说,今天过来,我就是听听你的意见,只要不违法,我听你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义不容辞。”
    谈小天点了一支烟,悠悠道:“有些事不打官司一样可以办到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首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饱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饱食并收藏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首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