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轻轻地插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冯宜转着眼珠想了想,她还真不知道,不过先逗逗他。
    “刚才老公的大鸡巴都把宜宜妹妹操肿了,这一次宜宜不准你就不能动也不能射出来噢。”
    陆璟有点无语,刚才明明是她先发骚勾他的,不过他知道不能跟女人讲道理,只劝她:“你要不要休息会儿,连着做我怕你难受。”
    冯宜起身揉了揉他身下蛰伏着仍然大小可观的性器撸到重新勃起,分开腿用腿心对着磨蹭,叫他硬像根铁杵,翘得很高,好像想马上破开阻碍埋进湿滑水洞。
    “你这里比较诚实。”冯宜揶揄他,自己掰开穴口对着粗硬的阴茎慢慢坐了下去,自己掌控着节奏可以感受到这根硬热物事在一寸一寸熨平内里的褶皱,她舒服得脚趾都蜷缩起来。
    “好粗……宜宜好喜欢……”
    陆璟也舒服,泡在她软嫩湿热的逼里像被无死角地舔吮着,只不过冯宜慢吞吞的起落和收缩磨得他只能抠着床沿忍耐着顶穿她的欲望。
    “宜宜……快点……”他声音喑哑得可怕,冯宜笑着抓起他抠着床沿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老公再忍忍,宜宜让你摸腿。”
    陆璟难受得头脑发涨,原本手里抓着套着黑丝的细腿插穴是能让每个男人血脉贲张的事,但为了顺着她哄她高兴动也动不得,她这点力气简直是隔靴搔痒。
    “宜宜……乖宜宜快一点……老公给你买上次你说的那颗粉钻好不好?快些动,想要什么都给你。”
    上次的粉钻?五克拉裸钻就将近五千万了,陆璟到底是官家出身挣钱没那么容易,这买了估计他就积蓄全无了。果然男人在床上什么都敢说。
    冯宜觉得不妥,松口:“好吧好吧,那老公帮宜宜拍张照,就可以了……嗯……”
    陆璟有些奇怪,顺着她的意思大屌插在她逼里抱着她走到了衣帽间的落地镜前,几步路还趁机耸了她好几下解渴。
    她恼怒地抓他脖子:“说了不准动!”
    陆璟理直气壮:“你太沉了,我抱不稳会有些晃,像这样。”托着她又顶了好几下,弄得她的水都流到了地上。
    她瞪他一眼,拿出手机拍镜子里的宽肩窄腰,腰后还挂着女人的两条细腿。
    她第一次见他就想跟他尝试的姿势,到现在也蛮喜欢的。
    冯宜把手机伸到他面前给陆璟看:“配字,宜宜的专属座驾。”
    陆璟从鼻孔里哼出一声表示不屑:“你可以拍我是怎么插你的逼的,然后告诉别人这是宜宜的专属大鸡巴。”
    说完又道:“能操你了没?”
    冯宜把手机扔到旁边的桌上,应道:“你轻一点,别那么急啊!”
    就等她松口,话音未落就把着她的大腿快速耸动,把她顶得起起落落,奶子也跟着甩个不停。
    他看得眼热,腾不出手揉弄便诱哄她自己来。
    “宜宜,奶头立起来了,自己揉一揉会更舒服的。”
    “啊……我才不……嗯嗯别顶了……不是……不是说只许嗯……太快了……只许轻轻的啊……要把宜宜插坏了……”
    “哼……老公力气大,轻轻插就是这样的。”
    “骗人……再骗人以后不许……嗯啊……不许碰宜宜了……”
    “真的,宜宜自己抓奶子,老公证明给你看。”
    冯宜将信将疑地握住了自己甩动的嫩乳,听着他的指挥用手指捻动着奶头玩给他看,体内泛起了更深的痒意。
    她皱着眉问:“怎么证明?”
    她说完就被按着腰肢死死地贴在陆璟身上,被他耸动着腰疯狂操弄,深进浅出,一次比一次更重,让她有了要被插穿的错觉。
    陆璟闷笑着在她穴里开疆拓土:“这才是重重地操宜宜,这次射进宜宜的子宫里好不好?”
    “不要……疼……要被操坏了呜……”冯宜逼还肿着,又被一顿狠操,无力得只靠逼里的那根棍子做支点挂他身上,陆璟这时可不会轻易放过她:“宜宜,忍一忍,先让老公进去。”
    说罢又对着发软的宫口一通捣弄,没几下就让她尖叫着泄了身,地上积了一滩水。
    他趁着她高潮酥软的时候连连撞击,终于挤进了一个头,不管她的哭叫狠下心一点一点推进,直到阴茎没入到根部。
    冯宜小腹都被顶出了他鸡巴的形状,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他在子宫里不知道侵占了多久才抱着她灌进一肚子精。
    陆璟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的头发,跟喜欢的女人尽情享受性爱之后抱着她睡觉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不想动弹的懒怠与满足感。
    他刚才其实很想就这样插在里面睡,但她从来不许他这么做,一脸崩溃地说会黏住的啊。
    陆璟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乖乖地拔了出来替两人清洗干净,等怀里的人睡着之后才反应过来她是怎么知道的。
    他一直知道冯宜有过去,但是知道她也让别的男人内射过,甚至愿意让对方可以塞在她里面睡一整晚时,心好像被一根针扎破搅动,流出来的血带着恼怒,不甘,酸涩,难过。
    他妒忌得发狂。
    陆璟一开始决定跟冯宜在一起是因为想要品尝人间更多的苦乐情感,但他没想到爱情甜的时候能那么甜,苦的时候又能那么苦。
    后来他每一次跟她上床都会自动替两人清洗,再没提过这种要求。
    也没有问过她,到现在连她有几个前男友都不知道,因为过去无法改变,多问也只有自己痛苦,只要拥有她的现在和未来……不,他一定会拥有她的现在和未来。
    陆璟把下巴放在她的头顶,闭上了眼睛。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11751/18235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