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陆老夫人脸上的慈爱都快溢出来了,笑眯眯地对她说:“姑娘别客气,就把这当自己家。小璟说下个月还想上门去拜访你爸妈,你可得督促他好好表现。”
    冯宜抽了抽嘴角,转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陆璟:“是吗?”
    陆璟学到了她用真诚的表情胡说八道的样子,看着她点头:“我会好好表现的,争取一次就能让你爸妈改口。”
    饭厅里除了冯宜每个人身边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稍晚冯宜同他们道别要回酒店的时候王女士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套盒给她,说是见面礼。
    她打开一看是一套宝石头面,赶紧盖上想推回去:“阿姨您太客气了,这我不能收。”
    冯宜这是心里话,这种见面礼一看就是给未来儿媳的,她拿了算什么。
    王女士以为她只是在客气,又推了回去:“我一看你就觉得这套首饰非常衬你,快收下吧。”
    冯宜有点头疼,如果还推拒就显得矫情不给人家面子了,又不好直说我现在没打算当你儿子的老婆,这时陆璟扶住她的手腕看着她:“收下吧。”
    冯宜隐隐感觉他有猜到自己的想法,但是没找到更好的办法只得收下,想着以后找个机会还给陆璟:“谢谢阿姨。”
    陆璟送她回酒店,因为距离很近就没有开车。
    两人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京城除了开夜店的那几条街没什么夜生活可言,胡同里晚上行人很少,只有旁边住户亮起的灯光。
    陆璟牵住了她的手和她并肩走着,好一会才犹豫着开口问她:“你对我家感觉怎么样?还喜欢吗?我家人没有吓到你吧?”
    “不会……”冯宜想说没吓到我,只是不应该这么热情啊,该对我甩冷脸让你赶紧跟我分手,说我配不上你。
    不过她斟酌了一下决定委婉一点:“你妈送我的东西确实贵重了,这见面礼我不该收的,等会我还给你你找个机会带回去吧。”
    陆璟马上拒绝:“不。你收了就是你的,下个月想去拜访你爸妈不是开玩笑,到时候我也可以收他们的见面礼。”
    “这是我妈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买的,当时她就非常喜欢,说这么精致的东西都值得拿来传家了,等我要结婚的时候就送给我的妻子。”
    冯宜觉得自己都要被他逼到墙角了,无奈地唤他名字:“陆璟。”
    他停下来跟她面对面,控制着表情不想让她看清自己的不堪一击:“我不傻,你说过的那么多哄骗我的话我可以装作看不见它们的拙劣,你想怎样都顺着你,因为我清楚自己没办法跟你分,所以这婚我不会再容许你说不。”
    “你现在是不想结还是不想跟我结?如果是前者,我们可以先订婚,或者隐婚,你方便了再公开婚讯;如果是后者,你想要的丈夫是什么样的,我可以去做。”
    冯宜听他就没有后退的选项,问他:“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名分?”
    陆璟反问:“那你有想过跟我的未来吗?”
    见冯宜不说话,他笑得有点悲哀:“我要的是不只是夫妻名分,而是在这之后的‘恩爱两不疑’的未来。”
    “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对你来说可能是排遣空虚的游戏时间,但对我来说是二十多年过得最鲜活生动的时刻。冯宜,既然招惹了我能不能珍惜一点?不要拿我当什么不值钱的玩意儿随时等着腻了就扔。”
    冯宜知道他对自己好。
    她关系最亲近的父母从小到大对她娇宠得过分,虽然家里不像两位男友那样大富大贵,但她想要什么,想做什么,父母大都拼力满足。后来碰到沉珩,他一手把她从刚到香港处处碰壁而产生的怯懦里拉出来精心呵护,让她变成了现在的她。
    这样走过来的人生陆璟如果对她不是真的好她上几次尝过味道便罢了,因为享受过无条件的宠爱不可能忍受一直倒贴的日子,连平等付出都觉得为难。
    冯宜低头,承受不住他眼里的期望,良久才说:“你让我考虑一下吧。”
    她背影消失不见好久后陆璟才挪动着麻木的身躯回去,到家的时候王女士看到他回来乐呵呵地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两个人是不是腻歪得都不舍得分开了。
    陆璟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嗯了一声便匆匆地回了自己房间,留下疑惑的王女士。
    冯宜躺在床上回想着他说的话,她也在心里问自己:到底是不想结婚还是不想跟他结?
    她还在役,别说婚讯了,连有男朋友这事都是最好遮掩着避免媒体的长枪短炮。
    那退役之后呢?
    她想起陆璟的话有些动摇,她扪心自问自己确实不是坚定的不婚主义者,只是觉得结婚麻烦自己还没到急这个的年纪。也从没想过不沾男人,她就是没有男人的大鸡巴干就受不了的骚货,而陆璟是一个很不错的固定伴侣,在床上能轻易把她操得汁水淋漓。
    还有一个是,有了陆璟的扶助她能更轻松一些。
    说来好笑,大龄选手最惨的事情是刚出名就要考虑该怎么平稳落地了,更年轻反应更快更敢操作的年轻青训真的太多了,这片赛场上从不缺少天才。
    她很幸运,分手回国后只穷了几个月就从一众青训中脱颖而出,签了正式合约,从父母养到沉珩养,这是她真正成为一个经济独立的人的开始。
    后来总决赛大胜,她一跃成为联盟最顶级的明星选手,签约费翻了十倍,各种商务代言资源数不胜数,她的年收入终于赶上了沉珩当时的生活费,能供给自己富足的生活,这也是她之前都不需要陆璟为她做什么的原因——她已经不缺钱,陆璟就算手里的权势大到能上天也不能请个人在桌子底下替她打比赛,她干的这是技术活,只能靠自己。
    但退下来之后就不一样了,对荣誉退休的选手俱乐部一般只开几年大名单低保,就算友情价给她翻两三倍每年也就她现在一辆车的钱,她又不想做主播,直播吃余热确实也能挣点,但一也跟职业一样不是长久之计,二不想每天盯着数据想方设法维护和各个陌生金主的关系,想想都觉得有这心力不如花在陆璟身上还能得到更多。
    读博是更不可能读博的,她可不是陆璟那种六年三顶刊的奇行种,她回忆起了读硕水文章时抓耳挠腮最后用沉珩的钱给自己找了枪手的心虚,读博简直是害己害导。
    说起来陆璟确实是个很不错的路子,其实也不需要他真的做什么,只要背靠上了陆家这个名头,那么一切都大有可为。他既想要,她也不亏,这一点头不就是双赢?
    思索间手机屏幕亮起,上面的“母上大人”让冯宜心里感慨,这算是上天的指引么。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11751/18235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