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阿鲁卡还是说动了部落的首领。
    跟南边交易,对于草原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这都是私下里做的。
    以前的时候,只要不出现大群的游牧民族人就行了,出现几十个普通人,长城边的秦军根本最多也就是出来驱赶一下。
    若是带着牛羊的那种,那边就会很默契的派人出来接洽,谈好了价格之后,直接就地交易。
    全部食用是不可能的,自己养的根本不够吃的。
    养个一两年的才能吃几天,哪有那么多功夫去放牧?
    所以交易才是最划算的。
    因为说动了首领,所以这一次的交易活动也自然而然的升级了。
    由阿鲁卡打头阵,带着部落二百多青壮,骑着近千匹马,赶着数千只牛羊浩浩荡荡的南下进行交易。
    正是因为这种因为生活所需的必备物资太缺少,想要阻止靠近边境的部落去跟汉人交易也是不现实的。
    所以挛鞮氏这次直接下令,不准一匹马流落到汉国,不然严惩不贷。
    显然,挛鞮氏对于这种交易也是默认的,只不过是给了个条件而已,只要不触碰这个条件,自然问题不大。
    何况阿鲁卡还以刺探军情为由了呢?
    虽然这个时间点有些晚了,但是走的快一些的话,半个月内还是能够顺利赶回来的。
    差不多能够赶在最冷之前回来。
    而阿鲁卡在离开之前,也教会了部落里怎么去搭建棚子。
    毕竟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活。
    八天后,阿鲁卡一行抵达了云中郡的边关长城。
    长城并没有修完,但是这一段长城是早就修好了的。
    毕竟在秦始皇的预设中,云中郡是秦军主要的出兵点之一,也是游牧民族最容易南下的地点,所以各方面的事情都是优先解决的。
    站在边关长城下,阿鲁卡的内心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
    两年了,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离开故土的地方了。
    虽然不知道还要在草原上待多久。
    而这一刻,阿鲁卡不由得想起了出关之前,都督告诉他们的话。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都督转告他们王上想要转告他们的话。
    “你们的付出,虽然没有人能够看的见,但是孤知道,汉国知道,此行出塞,生死未知,未来未知,孤会照顾好你们的父母妻儿,将来不论你们在草原做出了什么决定,孤都不会怪罪你们,更不会迁怒你们的家人,孤会在洛阳为你们每一个人都立下长生牌,等到五十年后,再将它公布于众,昭告天下,大汉国这么多年来的安定祥和,是因为有你们在外为他们负重前行……”
    洛阳的长生牌会不会被泄露,会不会被匈奴人知道。
    这些都不重要,出关前他们就用了假的名字,到了草原又起了草原名字,就算自己抱着自己的长生牌,匈奴人也不知道牌位上的人是自己。
    “阿鲁卡,我和你过去跟他们交流吧!”队伍停下,首领的儿子牧仁骑着马走出来说道。
    交易有交易的规矩,必须要事先交流好了才可以,不然等待着他们的绝对会是长城守军的箭雨。
    牧仁并不是首领唯一的儿子,但却是他最重视的儿子。
    派他来,主要还是为了能够亲自看一下汉国的部署。
    阿鲁卡点了点头,跟着牧仁一起朝着长城关卡下走去,牧仁很有眼色的走在了落后阿鲁卡半步的位置,显然,他并不想暴露自己高贵的身份,以免引起麻烦。
    “站住,干什么呢?”两人距离长城还有数十步远,便被长城上的守军喝停了下来,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是对准了他们的弓箭。
    “我们是来交易的!交易的!交易的!”阿鲁卡大声的回应道。
    “等着……”长城上的守军回了句,然后便能看到一些人头在走动。
    不大会儿的功夫,城门开了一道缝隙,两名汉军军官步行走了出来,但也没有走到阿鲁卡两人的面前。
    只是离开城门数十步的位置便停了下来,然后朝着阿鲁卡两人喊道:“下马,过来一个人!”
    “牧仁,你过去还是我过去?”阿鲁卡看向牧仁问道。
    “你去吧!”牧仁摇了摇头,他又不懂汉话,只能听懂极个别的字,去了也交流不了。
    让阿鲁卡去交流,自己先在这里观察一下也好。
    阿鲁卡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行,我先过去跟他们交流一下,看能不能让我们两个进去。”
    阿鲁卡随即下马,将战马交给同样下了马的牧仁,自己一个人缓步走了过去。
    “你都带了什么东西?”汉军军官问道。
    “牛,羊,加起来一千多头,还有你们想要的东西!”阿鲁卡淡定的回复着。
    “那你们想要换什么东西?”汉军军官接着问道。
    “粮食,盐,还有我们想要的东西!”阿鲁卡继续说着。
    “想换多少?”汉军军官继续问着。
    “我们来了二百人,一千匹马,装满就行了,我觉得这很公平,你说呢?”阿鲁卡依旧老成持重的说着。
    “一千匹马才能带多少?”汉军军官依旧问着。
    “驮着的话也就五石吧,但现在下雪了,我们可以做一些木筏在地上拖着走,一匹马怎么也得带七八石吧?你们缺肉,我们缺粮食和盐,这个数字很公平。”阿鲁卡说道。
    “但是我不觉得这很公平!”汉军军官突然说道。
    “以前我们跟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军官交易过,就是这个价格。”阿鲁卡依然平静的说道。
    “欢迎回来!”汉军军官依旧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就连语气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声音稍微低了一些。
    经过这么一番交流,他们已经确认了阿鲁卡斥候的身份了。
    这里面有很多的暗语,可以根据任何情况来随时的变化。
    例如说刚才的三遍交易的,就是告诉汉军自己斥候的身份,所以下来对接的,自然是斥候军官。
    你要的,我要的,两遍公平,以及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军官,对接的军官会引导你,给你机会,而你要顺着这个意思把这一套说出来。
    只有说完一整套,才能最终确认身份。
    穿着黑色衣服的军官,这个人是谁?
    没有固定的人,但斥候体系能穿黑色衣服的,也就总督彭越,位于洛阳的那些都督,和负责各分部的正副都督这些人。
    “挛鞮氏前些日子杀了头曼单于自立为大单于,最近正在整顿,头曼单于的忠臣正在被清洗,这个人必须重视,开春以后会对月氏发动攻势,前段时间来这边是为了吸引汉军注意力,这次我能回来,目的是为了探一下防御虚实,匈奴不想我们帮月氏,那边是我们部落首领的儿子,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让我们进去转一圈。”阿鲁卡连珠炮似的说着,没有丝毫的停顿。
    “行,你先过去,小心点!”汉军军官点了点头。
    阿鲁卡转身回到了牧仁的身旁。
    “谈的怎么样?”牧仁关心的问道。
    “基本没什么问题,另外我告诉他们,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长期跟他们交易,但是希望跟他们的将军亲自谈,他们回去问将军了,如果待会他们同意了,进去以后你小心一点,别被他们看出来我们的目的,另外谈的话,我开口给我们一匹马装满八石粮食,不过我估计不太可能,再说这天气也未必能拉回去。”阿鲁卡简单的说着。
    “能带回去多少是多少吧,不过我感觉汉人应该不会轻易答应让我们进去的吧?”牧仁说道。
    “不知道,这个要看他们将军怎么想了,早知道的话,应该再多带一些牛羊来了,这样应该会吓到他们的,甚至让他们认为我们对他们有好感,这样的话想拿到一些消息就更容易了。”阿鲁卡显的有些后悔道。
    很快,两人接到了城门楼上守军的通知。
    将战马拴在城下的拒马上,然后步行进关。
    而在走到城门前的时候,也再一次被告知,拿出来所有的武器。
    甚至为了稳妥起见,还有汉军士兵对着两人搜身了一番,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带着两人进去。
    进去之后,自然不可能让两人在内部随便乱逛。
    但是又需要透漏一些消息给他们,不论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说的未必是真的,亲眼见到的,也未必是真的。
    于是,两人直接被领上了城门楼,这里地势最高,基本上能够看到一切。
    而登上长城的那一刻,牧仁直接就惊呆了。
    长城上面很宽敞,也很平稳,足足能让两架马车并排行驶,而且还有女墙,士兵可以躲在女墙后放箭。
    这是牧仁第一次站在长城上面观看,跟以往远远的看起来感觉都不一样。
    站在这上面看去,给人带来的冲击力更加震撼。
    而放眼望去,长城内部,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整齐有序的屋舍,似乎还看到了有人正在修缮加固?
    “阿鲁卡,他们在干什么?”牧仁下意识的问道。
    “在修房子,但是这么一大片,人还这么分散,情况可能不太好啊……”阿鲁卡也故作惊讶道。
    “为什么?”
    “一个屋子能住五十个人,那些大一些的能住一百个,这么大一片,而且还到处都是修缮的,说明后面有很多很多的汉军要过来,看样子,至少也得是十万人往上的规模……”

章节目录

大汉从吹牛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末日游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日游侠并收藏大汉从吹牛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