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不出来。
    那就暂时不查。
    反正以对方的实力,迟早都会露出端倪。
    对于古佛皇来说。
    一个新晋的强者,他也没有太过担心。
    毕竟现在修炼力量规则的人,以自身走的最远,这一点古佛皇还是很有信心的。
    真要到了阻道的那一刻。
    他一样能够镇压诸强。
    就在古佛皇安心疗伤的时候,蓦然间又是重新睁开双眸。
    古佛秘境外。
    万里地域天穹已是变成了赤红色。
    一股杀戮的意念从所有生灵心中升起,随后便是侵入了他们的脑海中。
    一瞬间。
    所有人都变得暴戾起来。
    原本只是正常的交流,正常的买卖,一下子演变成了大打出手,乃至于生死相斗。
    “嘿嘿,杀吧!杀吧!”
    “天地已经污浊,需要一场杀戮来洗礼!”
    鬼魅的声音,在万里地域回荡。
    听闻这个声音的人。
    双眸顿时变得血红起来,出手再也没有半点留情。
    “杀!”
    “杀,杀!”
    厮杀,无处不在。
    有的修士被斩断了一条手臂,却仍然掐住另外一名修士的咽喉不放,甚至于扑上去撕咬,将咬的血肉模糊。
    也有修士被穿胸而过。
    却仍然疯狂的抱着敌人同归于尽。
    这一刻。
    万里地域化为修罗战场。
    无边的杀戮冲天而起,弥漫于天穹上的赤红色变得更加浓郁。
    没有持续多久!
    古佛秘境中一尊大能级别的石人走出,看着眼前犹如修罗炼狱的一幕,登时震怒不已。
    紧接着。
    便是双手合十,万丈佛光爆射而出,似乎要将天穹的赤红色血云驱散。
    “何方魑魅,也敢来我古佛一族领地制造杀戮!”
    “给我现出原形吧!”
    佛光暴涨,古佛大能一掌向着血云轰击过去。
    虚空崩裂。
    血云徒然间崩裂,但又很快恢复了过来,只是相较于方才稀薄了一些。
    也在这时。
    万里地域发出一声声刺耳的笑声。
    古佛大能眉头紧蹙,冷声说道:“装神弄鬼!”
    只见他脚下真元化为金色莲台。
    旋即石化的身体盘膝而坐,口中兀自念着什么咒语。
    顿时。
    那刺耳的声音退散,下方正在杀戮的众多生灵也是清醒了过来,感受到了身上的伤势,顿时发出痛苦惨叫。
    “古佛一族,真的是讨人厌啊!”
    一声叹息,一只洁白的手掌自虚空中印出,瞬间出现在了古佛大能的面前。
    古佛大能早有预料。
    同样是一掌轰击出去。
    两掌相对。
    虚空登时破灭。
    等到古佛大能定眼看去的时候,便恰好跟一双血红色的眼眸对上。
    眼中。
    尽是暴虐的杀戮。
    “你到底是什么人?”古佛大能心中一惊,顿时厉声爆喝。
    “我是什么人?”
    “嗯,我应该算人族吧,不对,我好像不是人族了,那我到底是什么人呢?”
    司瀚海陷入了沉思,口中兀自呢喃自语。
    良久过后。
    他抬头看向古佛大能,微微笑道:“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哼,本座管你是什么人,胆敢杀戮我古佛领地的生灵,今日本座便要除魔卫道!”
    古佛大能冷哼。
    他觉得眼前的司瀚海有点不对劲。
    但是哪里不对劲。
    古佛大能一时间又是说不出来。
    但那些都不要紧。
    他可以感觉的出来,眼前之人实力虽然很强,但也不如自己,既然敢来古佛领地搞事,那就杀了了事。
    “除魔卫道?”
    “魔,对,我是魔,哈哈哈,今日我便是立下魔族,我便是那魔道至尊!!”
    司瀚海疯狂大笑,旋即又是望天嘶吼。
    魔族!
    没错,他就是魔族!
    这一刻,司瀚海好像明悟了本心。
    轰隆隆!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
    天地传来阵阵轰鸣,赤红色的血云上空,是无穷的雷霆环绕,但雷霆中又好像孕育了大量金光,两者正在互相纠缠。
    很快。
    雷霆破灭,金光削弱。
    仅余下一缕金光破开血云,直接落在了司瀚海的身上。
    刹那间。
    司瀚海身上气息顷刻暴涨,天地间的杀伐,也在这一刻好像多出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
    那位古佛大能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再看到仍然站立不动的司瀚海时,也不敢有任何迟疑,顿时向着对方发起攻击。
    佛光氤氲。
    破灭虚空。
    司瀚海看着轰击而来的攻势,修长的手指中爆射出血色真元,强行将佛光撕裂。
    紧接着。
    他一步迈出,身体仿佛穿越虚空一样,已经是出现在了古佛大能的背后。
    手爪撕裂。
    莲台上金光破碎。
    古佛大能心生不好,想也不想的回身一拳轰出,正好跟手爪碰撞在了一起。
    恐怖的力量爆发。
    司瀚海发出一声刺耳的笑声,在这股力量的震动下,已经是失去了踪影。
    下一秒。
    天穹上的血云化为一朵巨大的血色莲台,将古佛大能给吞没了进去。
    血色莲台中。
    古佛大能盘膝坐于金色莲台中,面色凝重的紧守本心。
    周围。
    杀戮的意念不断的冲击过来,想要将之污染转化。
    金色莲台金光大盛。
    无穷的佛光氤氲,正在跟杀戮做着斗争。
    从外界来看。
    古佛大能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天地间只余下一座血色的莲台,正在那里停留。
    而没了古佛大能的镇压。
    那股本来消退的杀戮,再度弥漫了过来,使得下方生灵瞬间陷入了杀戮当中。
    “我看你天赋不错,不如入我魔族,成为我魔族护法神将如何?”
    “古佛一族又有什么好的,浑身都是石头疙瘩,纵然修炼出血肉也终究不是真正的生灵,入我魔族我赐予你血肉之躯吧!”
    魔音绕耳,古佛大能紧守心神,真元不断的汇入金色莲台中,保证自己不被血云侵蚀。
    他根本不担心自己会出问题。
    因为这里是古佛领地。
    古佛一族的强者俱是存在于这里。
    要不了多久。
    必定会有强者到来。
    在古佛大能看来,司瀚海虽然诡异,实力也是强大,但在古佛一族的大能面前,也绝对掀不起什么风浪。
    “我等古佛一族,又岂能于魔为伍!”
    面对司瀚海的话语,古佛大能平淡的回了一句。
    此时。
    血云中。
    司瀚海现出了身影,看着古佛大能笑道:“什么是魔,难道杀戮便是魔吗?你修成大能之身,又是经过了多少杀戮,又有多少生灵死在你手上。
    若我是魔,你应该也是魔,我们本就是同出一源。”
    “不要再抗拒了,你本就沾染了无数血腥,心中魔性深种,又何必刻意压制自己!”
    “来吧,入我魔族!”
    司瀚海仿佛化身千万,声音不断的传入古佛大能的耳中。
    古佛大能紧守本心。
    再也不回答司瀚海的话语。
    也在这时。
    血色真元徒然间爆发,转瞬便将金光撕裂。
    正在紧守心神的古佛大能心中一惊,想也不想的向着一边挪移,那般强悍的攻击只是轰击在了他的手臂上面。
    石头破碎。
    血液流淌。
    转瞬间,又已经恢复了过来。
    司瀚海面色遗憾,笑道:“你又何必抗拒呢?”
    这时。
    他的面色突然间变得凝重。
    “何方邪魔,敢乱我古佛一族!”
    一股浩瀚的气息从古佛秘境中升起。
    一尊石人的虚影镇压虚空。
    紧接着。
    一只手掌囊括虚空寰宇,直接向着血色莲花镇压了过去。
    轰隆隆!!
    一瞬间,血色莲花崩裂,好像随时都会破碎一样。
    古佛大能大笑:“我皇已经出手,你的末路到了!”
    “古佛皇!”
    司瀚海没有跟他扯皮的意思,抬头通过血色莲花的裂缝,看向了那尊浩大的虚影。
    旋即。
    他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古佛大能的身上,邪魅笑道:“我还会回来找你的,你天生便该是我魔族的一员!”
    话音落下。
    司瀚海身体徒然间消散,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与此同时。
    一只手掌将血色莲花捏爆,然后把里面被围困住的古佛大能释放出来。
    古佛皇看着空无一物的虚空,神念横扫十万里,但却一点收获都没有。
    片刻后。
    虚影顿消。
    一切都回归了平静。
    古佛秘境里面。
    古佛皇面色凝重:“逃的倒是挺快,魔族,上古时候也不曾见有所谓的魔族出现,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有生灵入魔了。”
    生灵入魔。
    他也是第一次见。
    但在古佛一族历史久远,也曾有过相应的记载留下。
    但这些记载里面。
    从来都没有提及什么魔族。
    方才天地涌现金光的一幕,分明是认可了这个种族的出现。
    “魔族!”
    想到这里,古佛皇也是感到有些棘手。
    司瀚海的实力不是很强。
    但对方遁走的手段,是真的出神入化。
    他虽然没有动用真身,但那化身的力量,也能镇压许多大能强者了。
    可就算是这样。
    还是让司瀚海给逃了,而且一点端倪都没有察觉。
    对此。
    古佛皇也是不得不慎重对待。
    作为强者的本能在告诉他,这个魔族的出现对于古佛一族,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可惜我现在身体受创,不便亲自出手,否则又哪里轮得到你逃走!”
    “再有下次,便是你的死期!”
    古佛皇心中涌现出杀意。
    旋即。
    古佛秘境中,便是一道命令流传。
    “即日起,古佛一族全力诛杀魔族!”
    紧接着。
    便是司瀚海的样貌,出现在了所有古佛一族生灵的脑海中。
    这一日。
    古佛秘境震动。
    古佛一族乃是大族,虽然不如妖族,但也差不了多少。
    因此。
    发生在古佛一族的事情,很快就流传了出去。
    人族那边,也是同样得到了消息。
    就在秦书剑准备动身去凉山城的时候。
    许元明就来回禀他有关于司瀚海的事情。
    “魔族!”
    秦书剑脸色错愕,他没想到司瀚海还真的摆脱了人族身份,自号魔族。
    不但如此。
    还敢去古佛领地搞事情。
    这都不是最主要的。
    真正主要的事情是,对方的实力提升的也太快了点。
    能够围困一尊古佛大能,最后还在古佛皇出手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遁逃。
    这样的实力。
    秦书剑怎么也联想不到,原先的那个司瀚海身上。
    “魔族!”
    戮神刀叹了口气,说道:“自立一族,这是极为少有的事情,曾经也有入魔的生灵,但他们从来立下魔族,但如今不同了。
    魔族立下,乃是一个不小的事情。
    任何一个种族成立,都能够承载天地气运,魔族就他一人,得到的气运必定是强大无比,我可以肯定,他的实力蜕变绝对会超乎你的想象。
    还是那句话,要能遇到还是杀了为好,不然的话便是为祸苍生。”
    戮神刀也是没想到。
    一个人族修士入魔,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而且,还立下了什么魔族。
    任何一个种族,不是说立下就能立下的。
    必须要明悟本心。
    最后与天地契合,才能够立下一个种族。
    以往入魔的生灵早就被杀伐侵蚀,又如何谈得上明悟本心。
    但戮神刀不清楚。
    为什么司瀚海可以做到。
    闻言。
    秦书剑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为什么要杀他,他现在是在跟古佛一族作对,与我人族又有什么干系,往大了说斩杀古佛一族的生灵,于我人族便是一件好事。
    这等人物,不篆刻于人族丰碑中也就罢了,但要是出手斩杀的话,岂不是让其他种族看了笑话。”
    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杀司瀚海。
    在联盟没有破裂前,大家还算一定程度上的盟友。
    更重要的是。
    司瀚海没有跟自己作对。
    没有作对,那又算什么敌人?
    秦书剑巴不得司瀚海将古佛一族骚扰的焦头烂额,最好可以将妖族神族都给光顾一遍。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想法不太现实。
    司瀚海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人。
    凭借对方如今的实力,一个人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那些大族。
    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如果自己是司瀚海的话,秦书剑感觉,他会挑那些小族来下手。
    毕竟强者不多,容易成功。
    戮神刀沉声说道:“他现在不对人族动手,不代表日后不会对人族动手,真要到了那时候,司瀚海的实力必定会更加的强大。”
    “强大又如何,前辈莫不是以为我的实力会不如他?”
    秦书剑反问了一句,面色自信的说道:“况且他对人族出手,也不一定是与我元宗为敌,真要到了那一步,我也能够将之镇压。
    现在考虑这么多,我看没什么必要,还是等到日后再说吧。”
    开玩笑。
    司瀚海的实力就算进步的再快,难道还能跟开挂的自己相比?
    真要那样的话。
    秦书剑也得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现在规则的领悟。
    已经让他真正拥有了不下于皇者的实力。
    换做地灵皇在这里站着。
    秦书剑感觉自己都不需要逃走,就能跟对方正面的战一场。
    这就是实力。
    以往他跟诸皇最大的差距。
    就是在于规则的运用上面,对方领域一开,自己所借用的规则力量全部退散。
    如果不退的话。
    那就有的打了。
    不过。
    这也只是秦书剑自己的猜测,没有真正的交手前,他也不敢肯定太多。
    “古佛皇!”
    秦书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可没有忘记。
    规则长河中的古佛皇虚影。
    双方。
    迟早都会有一战。
    如果可以的话,秦书剑更愿意提前一步,将古佛皇给斩杀了,减弱自己成道时候的阻碍。
    他也相信。
    古佛皇只怕也存在这样的想法。
    随后。
    秦书剑也没有再去想这些事情,直接动身前往凉山城,找到了住在客栈里面的宿战。
    “修为上有些许进展,导致耽搁了一会,还望宿阁老不要见怪。”
    秦书剑微笑说道。
    闻言。
    宿战内心也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什么叫修为上有些许进展。
    难道他的进展,还不够快吗?
    吐槽归吐槽。
    宿战倒也释然了。
    反正大家差距都这么大了,好像秦书剑是否变得更强,跟自己也没有太大干系了吧。
    所以。
    宿战淡笑说道:“秦宗主言重了,眼下秦宗主已经忙完,那我们就一起动身前往吧!”
    “好,走吧!”
    秦书剑点了下头。
    很快。
    两人就出了客栈,向着传送之门走去。
    北云府距离千山府还是挺远的。
    要是单靠自己赶路的话,又哪里会比动用传送之门舒服。
    没多久。
    两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千山府。
    进入千山侯后。
    宿战干脆也不再用传送之门,带着秦书剑御空而行,向着地点赶去。
    半个小时不到。
    秦书剑就感觉到了一股压制的力量,骤然间降临了下来。
    那是规则。
    “地域的压制力量便是规则的力量,难怪就算是天人大能来到这里,也不能发挥出超越规则限定的实力,一旦超过就会有天劫降临!”
    随着对规则了解的越深,秦书剑对于规则就越是了解。
    要想在真域凡域里面,完整的发挥出自己实力,而不用担心规则惩罚的话。
    那么修士,必须要达到真仙的地步。
    正如戮神刀所说。
    能够抗衡的规则的,只有同为规则才行。
    同样。
    要想超脱一条规则的束缚,本身也要同等的存在才有资格。
    大能为什么在真域凡域里面,可以发挥出比其他人更加强大的实力,达到了凝聚寰宇天锁的程度。
    就是因为大能对于规则的了解很深。
    这样的了解。
    能够让大能解放出一丝微弱的力量。
    也在这时。
    一股更大强大的压制力量,从天穹上碾压下来。
    这一刻。
    秦书剑明白,他已经进入了凡域里面。
    在凡域中。
    秦书剑也是感受到了数股强横的气息存在,对此他不由皱眉说道:“天地衍生应该有所波动才对,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宿阁老,你确定这里会有新生地域出世?”
    他看向宿战的眼神,已经充满了狐疑。
    这怕不是在忽悠自己吧。
    面对秦书剑的质疑。
    宿战笑道:“秦宗主放心,老夫骗谁也不会骗你,我敢把你叫过来,那便可以肯定,这里会有新生地域衍生出世。”
    闻言。
    秦书剑也只好压下心底的疑惑。
    没多久。
    两人就出现在了天地屏障的面前。
    七彩霞光化为屏障,似乎将天地彻底分隔开来。
    而在这里。
    秦书剑也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千山侯顾长青,一个则是云阳侯。
    看到秦书剑跟宿战到来。
    两人都是将视线落在了秦书剑的身上,随后拱手说道:“见过秦宗主!”
    “两位客气了!”
    秦书剑也是略微拱手回礼。
    此时。
    他也明白了这次人皇对于新生地域的重视了。
    在场的人里面。
    除了云阳侯处于入圣巅峰以外,其余三人,都是大能级别的强者。
    嗯,,秦书剑很自觉的将自己归类到了大能那一行列。
    说起来。
    他的实力说是大能都有点委屈了,屹然算得上是一族的至强者。
    想到上次地域衍生,总共才来了几个天人。
    大能的话。
    还只有北云侯一个。
    现在面对地域衍生,却有三尊大能同时存在。
    “千山侯,好久不见!”
    秦书剑看向顾长青,微笑说道。
    顾长青面色略微一僵,然后也是笑道:“秦宗主说笑了,你我不是前些时日才碰过面吗?”
    “哈哈,可能是秦某忘记了吧,没办法有些事情过去太久,总会忘记的,不过有些事情,秦某还是会比较记得住。”
    秦书剑意味深长的说道。
    对此。
    顾长青心中也是无力。
    他也没想到,秦书剑会这么记仇。
    跟没想到。
    昔日的一个小宗门宗主,已经成长到了连自己都要仰望的地步。
    对于自己当初的决定。
    顾长青现在也只能咬牙往肚子里吞。
    谁让他倒霉。
    千挑万选,结果选了一个不好招惹的人。
    看到顾长青尴尬的面色。
    秦书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正大家现在都是人族,也不好搞得面子上过于难看。
    而且。
    上次顾长青也将沈弘的储物戒指给他,算是弥补了一些。
    不过这件事情要想让秦书剑完全放下,也没有那么容易。
    此时。
    他将视线看向天地屏障,然后侧头对着宿战说道:“宿阁老,此地应该没有地域衍生吧,以我的眼力要是有地域衍生,怎么会看不出来?”
    “秦宗主不要着急!”
    宿战微笑说道。
    ps:今天有点事,所以码字时间不多,先给一更吧,剩下的正在写!

章节目录

从山寨npc到大BO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白驹易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驹易逝并收藏从山寨npc到大BO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