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川听话的去问了,得知经过后,得到全家的一致同情。
    “大哥,你保重,”黄老二重重地拍一下他的肩膀,“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弟弟一定给你收尸。”
    想了想,又补充道,“用我的私房钱,给你买个柳木棺材。”
    更好的他买不起。
    “滚!”
    黄老大咬牙吼出这句。
    他怎么可能需要棺材!
    黄老二觉得很委屈,却因黄老大的怒气不敢再多说话,默默地把自己缩到一边。
    然而,眼眸中那满满的同情与惋惜,让人想忽略都难。
    “黄树,我还没死呢!”黄老大真想把弟弟暴打一顿,“眼珠子再乱转就别要了。”
    什么眼神!
    自己活的好好的,却被他看成死尸,越想越生气。
    此时此刻的黄老大,特别想把刘安直接丢出去。
    这次真的被他害惨了。
    “大哥,”黄小三也跟着开口,“要不先缓缓,等过几年这些老头子都死干净你再去?”
    “小三,”黄老二幽幽地开口,“那些老头子死了,还有儿子孙子,别说拖几年,拖几十年也没用。”
    就是因为想通这些,黄老二才不看好自家大哥。
    闻言,黄小三脸一下黑了,“二哥,你别说话成不?”
    谁会想不通这么简单的事?还不是怕大哥多想。
    他本来就生气,二哥还一直添堵,没动手只能说兄弟是亲的。
    黄小三觉得换成自己,他是绝对不可能忍的下去。
    黄老二:“不说就不说。”
    果然,忠言逆耳。
    “大哥,”黄小三建议,“要不多带点人保护?”
    “别担心,”刘安悠悠开口,“本阁已经安排好,不会有事的,放心。”
    闻言,众人不约而同地把脸别到一边,心里闪过两个字:不信。
    如此明显的轻视,刘安炸毛了,顿时,气哼哼地说,“本阁说到做到。”
    怎么说也是阁老,就这么不能让人相信?
    他刘安确实被安钟两位压一头,可也只有他们,其他人谁敢?
    “刘叔,”黄老大为难地开口,“不是我们不相信,实在是事情太大,已经没办法收场。”
    这不是得罪几个,更不是得罪一群,而是得罪全天下。
    文人雅士,但凡有这个条件,谁不会广纳美妾?
    “又不是我们得罪的,”刘安勾起唇角解释,“老夫已经把事情的经过传扬出去,放心,那些人对你最多只是迁怒,安主辅才是罪魁祸首。”
    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气的跳脚!
    自己为这次的安排不惜跟祁庸那狗太监求和,还允诺了不少事,若是达不到效果,真的会气死!
    “祸水东引?”
    “会不会说话,”刘安狠狠地瞪黄小三一眼,“分明是拨乱反正。”
    “好处他一个人全得,锅全甩到咱们身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本阁绝对不会同意!”
    拿了好处还不想担责,绝对不可能。
    “什么词并不重要,”黄小三无所谓,“关键是桃李满天下的安阁老可能……”
    黄老大学政务的时候,两人也没闲着,只要有空就跟着一起,早就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吴下阿蒙。
    三大阁老,以安阁老为主,一人之力掌控六成的政务,包括户政、科举、课税、监察百官,几乎一呼百应。
    钟阁老其次,掌握三成,包括农事、天下百工及各地贡品,势力也不弱。
    刘安最年轻,资历也最浅,只掌握一成,主要负责宗礼、祭祀以及各种典籍的整理修缮,看起来清贵,其实没多少实权。
    不过,即使这样,刘安也不容小觑,他能成为阁老,就是最好的证明。
    “无碍,”刘安非常自信,“本阁自有办法。”
    桃李满天下又如何,祁庸又不怕这个。
    这么多天,刘安终于想明白一个问题,祁庸这阉人受宠,是真的有他的道理。
    论揣摩圣上心思,三个阁老加起来也不是祁庸对手。
    他也只猜到圣上会割肉,可祁庸已经主动把自己当成那把刀。
    “刘叔,”黄老大纠结地看着他,“侄子再信你一次?”
    虽这么说,却没有一点信心。
    “怎么?”刘安不敢置信地问,“不相信本阁?”
    “当然不是,”黄老大尴尬地笑了,“侄子只是觉得学的那些东西很有用,继续学下去好处多多。”
    还是把希望放在自己身上吧。
    就算这次躲过去,保不齐下次又被坑。
    闻言,刘安气得不行,“朽木不可雕!”
    说完,干脆甩袖离开。
    他确实比不过安钟两位,却也不是没有丝毫自保之力,现在没有从阁老的位置退下,背后还有圣上和护国夫人两座靠山,完全不用怕。
    更何况,这庄祸事也没那么严重,黄川最多吃点苦头被打压的不得志,只有个别脑袋发热的人才敢对他下死手。
    神仙打架,池鱼遭殃。
    他之所以重视,是害怕各方都敌视的黄川被牵扯进各种祸事。
    必须谨慎行事不假,可看到黄川如此胆小怕事,真的气得不行。
    “大哥,你怎么把人气走了,”黄小三非常着急,“事情还没问清楚。”
    “你觉得靠谱?”黄老大幽幽地开口,“先是被祁庸吊在树上教训,又被安阁老狠狠坑一把,我很怀疑他……”
    黄小三也怀疑。
    眼见为实,仔细想来,刘阁老似乎真的不怎么靠谱。
    良久,黄小三神色复杂地看一眼自己大哥,“大哥,你多保重吧!”
    刘安的能力,其实并不算差,从他平时行事和谈吐就能知道。
    可依旧三番两次被整治,由此可见,朝堂多么的可怕。
    他一个混迹朝堂几十年的阁老都这样,自家大哥……
    只是想想,黄小三就觉得没希望。
    或许,我也应该提前攒点钱,万一出事,跟二哥湊一下,说不定能买一副上好的乌木棺材。
    又一句保重,还是从他聪明过人的三弟口中说出,这一刻,黄老大只觉得胸口插了一箭。
    脑袋一空,忍不住低吼,“我死也不用棺材。”
    话音落地后,黄老大感觉整个厅堂都寂静无声,气氛也变得古怪起来。
    “也成,”黄老二煞有其事的点头,“弟弟给你买两床草席。”

章节目录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一代妖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代妖孤并收藏我穿成了极品婆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