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方大师竟然还懂得剑道!”
    龙算心生惭愧,面对如同高山一样伟岸的方大师,他只能说,自愧不如,难道……仙人就是如此的博学吗?
    “哪里哪里,略懂略懂!”
    方白只能尴尬的陪笑着谦虚道。
    他懂个五颜六色屁的剑道啊,这特么都是看小说看的,重点是,为毛你们这些修真土著总能从我方某人这看似简单而又实际上确实很简单的动作之中,悟出点什么。
    斗地主是,五子棋也是,就连我方某人胡乱编个故事,你们也能悟出点什么……
    你们这搞的我很难受啊!
    “方大师谦虚了,从您刚才那一剑,老夫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属于至高剑道的剑势……”
    “是极是极,刚刚那学子,想必在这一剑中,也悟到了不少吧!”
    “虽然老朽不练剑,但也能感受的到,那一剑有多么完美!”
    “方大师,虽然谦虚是一种美德,但是太过于谦虚的话,还是不好了哟!”
    面对这一群吹着彩虹屁的老头子,方某人只能应付着傻笑。
    他知道,这群人就跟玄天宗,不,边域的那群人一样了,自己无论做点什么,他们都会觉得……有深意,深不可测,深不见底,深,嗯,有点深!
    方白已经无话可说了,但是他知道,谎言总会有被戳穿的一天,只是不知道被戳穿的那一天,自己受不受得了……
    这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
    白天这群老头子就待在教室里听方白的课,下课的时候,他们就会一口一个‘小师兄’‘小师姐’的喊着着教室里的小萝卜头。
    渐渐的,这些小萝卜头也不觉得这群老头子在教室里有什么坏处,最起码,每次这群老头子来了之后,还会给他们带些好吃的。
    然后这群老头子就在不停的问着自己想问的问题,从拼音,到算术,再到方白教的一些东西。
    等放学之后呢,这一群人就待在方白的办公室里,聆听方白关于字典的诉说。
    并且龙算已经开始着手编纂起了所谓的《新华字典》,他想要重现《新华字典》。
    这修仙界有类似于这样的书籍,比如说《万字录》、《解字录》等等,但这样的典籍都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便是无法普及。
    若是没有一个识字的人教授,那么就算将这书籍给你,你也是看不懂。
    这也是为何由古至今,识字率始终不高的原因。
    从宋朝开始,哪怕活字印刷术的出现,也不能改变民间识字率不高的问题,便是因为教人读书的成本太高。
    而这个事情,在改革开放没多久,便直接解决的最大原因,便是因为《新华字典》以及拼音的普及……
    当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引起质变。
    这也是为何我国如此注重义务教育的原因,当每个人都识字后,后面的教育始终会跟上。
    那就有人会说了,这所谓的义务教育和国外的精英教育没得比。
    在最开始的时候,方白也曾想过这个问题,觉得义务教育所学的知识有什么用,进入高中之后所学的那些科目的知识有什么用?对于生活又没有任何的帮助,难不成以后买个菜还要用微积分,牛顿定律去算些什么?
    一直到换了一个角度后,方白才明白这义务教育的作用。
    义务教育的最大用处有三点。
    第一点,扫除文盲,哪怕读书成绩再不好的学生,再经过九年义务教育后,都能够认识常用字。
    第二点,淘汰差生,大学之前所有的考试都带有一个目的,便是淘汰。
    第三点,选拔人才,这义务教育是为之后的大学选拔人才的,能够值得培养的人才,在经过高考,进入大学后,国家出资培养,这一点,体现在本科大学生的学费上。
    若是自费上大学,那本科大学生的学费会高达五位数以上。
    而本科以下和本科的学费之所以相差那么大,便是因为相差的那一部分由国家承担了……
    所以不要试图认为你能撬动一个国家的根本,义务教育已经算得上是国家的根本政策,不会改变,也不会为了谁而改变。
    当一个国家里每个人都识字,都懂法后,那这个国家的文明车轮始终会往前滚动。
    ……
    相比去学府里教书,方白更喜欢待在001班欺负小萝卜头。
    尤其是看到小萝卜头脸上那一幅憋屈的模样,那一种‘你看不惯我,但又干不掉我’的感觉,让方白深深的着迷。
    上了将近一个多星期的课,方白把在白虎峰上的那些东西总算是复习了一边,而小萝卜头们也是差不多都掌握了。
    然后,方白就拿出了属于这个世界的一些典籍,教授小萝卜头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
    但当方白从青木学府的藏书阁借了一些典籍来之后。
    站在讲台上,看着手里这些东西。
    方白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下面的小萝卜头们和坐在后面的大儒们都有点疑惑的看着方白。
    这是咋了?
    看书看入迷了?
    但是,这种讲课的时候,看入迷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应该?
    难不成方老师在看小刘备?
    “方……方老师?”
    坐在讲台下面的李嫣然小声呼喊了一声。
    但方白没理她……
    “方老师?”
    李嫣然又呼喊了一声。
    “啊……哦?!”
    方白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手中的书盖在了讲台上,有些尴尬的看着下面坐着的小萝卜头们。
    “嗯咳!”
    方白咳嗽了一声。
    不是说他看不懂这书上的字,字都简单,就是繁体字罢了,重点是……没有标点符号啊,他断不了句。
    看着那些个什么之乎者也,然后他以为这些什么之乎者也后面断句,但是怎么读都感觉不对味……
    然后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努力回忆起了自己高中学习语文的那个时候,但还是看不懂。
    让他一个物理老师来看语文老师都未必看得懂的典籍,真的有些为难他了。
    于是乎,方白将这本书扣在了讲台上。
    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两行字。
    【养猪大如山老鼠只只死】
    【酿酒缸缸好造醋坛坛酸】
    下面的小萝卜头们和龙算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方白。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老师这两行字写的是什么意思?”
    为了防止小萝卜头以后写的作业也跟这些作业一样,让自己无法断句,方白决定普及标点符号。
    李嫣然举起了自己的手:“养猪大如山,老鼠只只死,酿酒缸缸好,造醋坛坛酸!”
    “没有问题!”
    方白拍了拍手,看向其他人:“还有其他的意思吗?”
    “有!”
    武功举起了手:“养猪大如山老鼠,只只死,酿酒缸缸好造醋,坛坛酸!”
    “哈哈哈哈……”
    教室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也没问题!”
    方白摆了摆手,示意这两人坐下。
    “老师既然都没问题,难不成这两个都可以吗?”
    陈雪瓣疑惑的问道。
    “当然,两个同学的回答,都是对的呀!”
    方白的话让学生们一愣,在他们的逻辑里,既然有一个是对的,那肯定另一个就是错的……
    看着小萝卜头疑惑的表情,方白也不多做解释。
    “从前,有一个商人的儿子外出做生意,两年多没回家,一天,他给父母写了一封信,他就写了一句话!”
    【儿的生活好痛苦没有粮食多病少挣了很多钱】
    方白将这句话又写在了下面。
    “他的母亲读完了这封信,大哭起来,但是他的父亲读完这封信,却大笑起来。”
    “为什么?”
    方白看着下面的小萝卜头问道。
    “因为……”
    “因为……”
    “断句的不一样?”
    李嫣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就是断句的不一样!”
    方白点了点头,又拿出了一根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几个字。
    粉笔和黑板在拿出来之后,就受到了学府里的夫子的追捧,方便实用,能够极大的减少夫子的工作量。
    “这几个字,我能不能读成: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方白问道。
    下面的小萝卜头愕然的点了点头,这么读,似乎没毛病。
    “但是和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习相远比起来,哪个更顺耳?”
    方白又问道。
    “当然是后面这个啊!”
    小萝卜头们纷纷说道,这《三字经》他们背都背下来了,自然是正常的读会好听一些呀!
    “所以!”
    方白将【儿的生活好痛苦没有粮食多病少挣了很多钱】直接用标点符号分了开来。
    变成了【儿的生活好,痛苦没有,粮食多,病少,挣了很多钱。】
    又在下面重新写了一行,继续断句【儿的生活,好痛苦,没有粮食,多病,少挣了很多钱。】
    “意思一样吗?”
    方白笑着问道。
    小萝卜头纷纷摇了摇头。
    而坐在后面的那些夫子大儒则是如同遭受雷击,目光猛然一顿,死死的盯着方白标出的那些点圈上。
    方白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又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字。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这句话,又有多少断句方式?”
    方白这短短的时间内,刷新了孔青等人的世界观。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
    孔青等人不愧是熟读各种典籍的大佬,一下子把这句话所有的断句都给断了出来。
    一开始,当他们看到方白写那对联的时候,还莞尔一笑。
    觉得方大师又在教这些小孩子新东西了。
    但是听着听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他们发现,这东西,似乎……没那么简单,一直以来,他们识字都是由师父带领着,然后再由他们当师父,传授给弟子……
    而此时,方白这一课,让孔青等人都有些自我怀疑了起来,不仅仅是自我怀疑,甚至对很多自己习得的那些典籍怀疑了起来。
    自己的断句,真的是对的?
    难怪藏书阁中无数神通都无法练成,甚至还有些神通练了之后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这一下,孔青等人瞬间就想明白了缘由。
    便是这断句出了问题。
    学府之中并非没有仙人的传承留下,但是那些仙人遗留下来的典籍神通,却是无人练成。
    那些晦涩难懂的功法,再加上断句有问题,导致那些神通都只能束之高阁,甚至还有学子因此走火入魔,修为尽失的。
    “敢问方师,这些小圆点,是否可以普及于每一本书籍之上?”
    孔青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开口询问道。
    “当然!”
    方白点了点头,他弄出这东西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想自己再去断句,他水平不够啊,断不了……
    “这符号,名为标点符号!”
    “若是你们想学……”
    方白微微一笑看着面前这几个人,话都还没说完,便看到这群人疯狂的点起了自己的头。
    “希望孔师龙师……你们习得这标点符号后,可以尽早为每一本书籍注解标号!”
    方白郑重的说道,这样,我特么才看得懂这些书究竟写了些什么东西啊……你们这些书,方某人看多了脑袋瓜子疼。
    “老朽领命!”
    “定不负方师所望!”
    教室后面的那几位大儒纷纷一幅‘我最光荣’的神圣模样,深深的对着方白鞠了一躬。
    然后教室里的小萝卜头们就发现,这一群大儒都搬着小板凳坐在了教室最前面。
    那认真的模样,真的让他们有些自愧不如。
    而大儒的认真模样,也带动了这群小萝卜头,让这群小萝卜头也好好学习了起来。
    标点符号这东西,说起来并不难。
    中文的标点符号并不多,常用的也就那么几个。
    逗号、句号、感叹号、问号……
    看着面前这一群似乎肩负着光荣使命的老头,方白顿时也觉得自己高大威猛了起来,麻烦以后叫方某人,威猛先生!
    我方威猛,就是如此的威猛,又大,又猛……

章节目录

仙界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不喝茶的芋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喝茶的芋头并收藏仙界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