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穴都麻了[h]
    【小穴都麻了[h]】
    南风易察觉到了颜石的分心,他吻住颜石的耳廓,下体更深更重的往潮湿紧致的小穴里面顶。
    “小石头,你在想什么?”
    小穴被大肉棒肏得扑哧扑哧作响,颜石哎哎的叫着,哪有神智去回答南风易的问题。
    “流了好多水,好像都流到我大腿上了。”南风易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人,他的大手在两人交合处摸了一把。
    再抬起来的时候半个手掌上全都是黏黏滑滑的淫液,他放到鼻端嗅了嗅,笑道:“小石头下面流的水也是香的。”
    颜石被南风易的举动弄的羞红了脸颊,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情欲牵动,脑子里也没办法去思考过多的东西。
    “我不是故意要流那么多的……哼……”颜石说话时被硕大的龟头顶住了花心。
    才休息了两三天的小穴又恢复了最初的紧致,南风易的阳物进出都颇为困难,花心更是闭得紧紧的,连续撞了十几下都没有要开的意思。
    颜石的花心被顶得又酸又麻,穴里面的嫩肉有生命一般的蠕动着。
    南风易的腰眼被颜石嫩穴里面的吸力吸得发麻,要不是强力克制住射精的冲动,怕不是当即就要喷出浓精了。
    “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南风易将颜石的两条腿勾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这个动作让颜石的双腿因此分开,腿心中间的小花绽放,两片粉嫩漂亮的花唇贴在被淫液涂得油光水滑的肉棒上。
    颜石双眼迷迷蒙蒙的看着南风易的脸,小臀被拍得啪啪作响微微泛红,晶莹的蜜液随着每一次大肉棒的侵犯而四溅开来。
    颜石很是不禁肏,南风易还没真的用力肏她就神智迷糊,只知道吟叫了。
    南风易怜惜的吻了吻颜石的嘴唇,他呢喃道:“要是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该有多好。”
    颜石抬眸去追寻南风易的脸庞,她一边喘息一边问道:“阿风,你刚刚说什么?”
    南风易手臂上的青筋鼓起,以势不可挡之势闯入了花心。
    “啊——”颜石痛呼一声,双腿不自觉的开始乱蹬,眼角渗出了泪花,“好痛……阿风,你弄疼我了。”
    南风易没给颜石太多时间,刚肏进花心就开始抽插。
    龟头下的冠状沟每次拔出来时都会刮过花心,带出一波淫水。
    “现在还疼不疼?”南风易一边大力的肏弄一边问道。
    颜石的身体很快就重新获得了快感,水儿一阵一阵的往外流,将南风易的阴毛和精囊都打湿了。
    “唔哼……好舒服。”颜石伸出纤细洁白的双臂,勾住了南风易的脖子,主动献出了自己的唇。
    南风易任由颜石像小狗舔人一样在自己唇上下巴上乱舔,他双臂托起颜石的身体,硬邦邦的肉棒破开花径,次次都尽根没入。
    颜石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南风易的手臂上和阳物上,那种身体被完全侵占的感觉过于明显,她觉得自己的人都要被贯穿了。
    热潮混合着情潮往上升腾,将颜石的脸熏得发烫。穴里面的媚肉也被大肉棒磨得发麻发热,若是用手指撑开花穴,就能看到原本粉色的花肉被肏成了熟红的颜色。
    可惜那嫩穴被肉棒撑得满满当当,一丝空隙都没有,只能看到外面两片嫣红的小花唇和挺立的花珠。
    “啊哈……太大了太深了……”颜石本就被肏得没有力气,所以刚刚吻南风易的时候像是在舔,现在濒临高潮,连舔都做不到了,只能伏在南风易的肩头发出低吟声。
    南风易干穴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性欲中掺杂着妒意,这股妒火焚烧着他的理智。平时还有所克制,但到了做爱时就无法自抑。
    颜石雪白的臀被撞得臀波阵阵,一片绯红,充血肿大的小花唇更是红得像滴血。
    密密麻麻的快感扩散开来,遍布全身,颜石底下的小嘴死死的咬住南风易的巨根。
    肉棒进入时拼命的吸入,出去时又极力的挽留。
    颜石突然被肏到高潮,紧缩的穴肉刺激着南风易埋在颜石体内阳物。尤其是花心的嫩肉像一张小嘴一样吮吸着龟头,南风易终于在颜石喷潮的瞬间也一起射出了浓精。
    颜石胸口剧烈起伏着,鬓角被汗水濡湿,身体软软的倒在南风易的怀里。
    南风易吻了吻颜石的唇,将人放在床上。对于南风易而言仅一次是远远不足以平息欲望的,所以南风易就着刚刚射进去的浓精再次肏进了嫣红的小穴当中。
    阳精和淫液的触感不一样,浓浓的阳精更加的滑腻,有了精液的润滑,本来进入应该有些困难的巨大阳物居然极为顺利的就滑了进去。
    肉棒肏穴的扑哧声太过明显,颜石光是听着就觉得淫靡极了。她每被顶一下就发出一声轻哼,双腿不由自主的合拢,但是又被南风易的大手掰开。
    身体完全敞开,任由伏在自己身上的强壮少年肏弄享用,颜石整个脑袋都被情欲的狂潮席卷,除了感知快感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性交的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颜石感觉自己要承受不住了,那种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肏烂撕裂的感觉让她爽快到头皮发麻的同时也害怕的想要逃离。
    南风易像是心里憋着一口气,即使颜石都被肏哭了不停喊停下他也没有任何放过颜石的意思。
    ====================
    走了好多章剧情,也该吃吃肉了。
    92.真的要被肏坏了[h]
    【真的要被肏坏了[h]】
    颜石啊啊的叫着,嗓子都有些哑了,但还是只能被推向极致的高潮。
    “啊——”颜石低叫着,穴肉吮吸着大肉棒索要着浓精降下。
    南风易没让颜石等太久,很快就射出了阳精,将小小的子宫灌满。
    此时的颜石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被撑开一个小孔的穴口汩汩的往外面流淌白精。
    颜石被南风易抱着翻来覆去的肏,在不知道泄了多少次后,颜石趴在床上,圆润的雪臀翘起,承受着大肉棒的鞭挞。
    在性爱上,南风易所拥有的技巧并不多,但他的性器的粗长程度远超一般男性。以他的条件根本不需要技巧,单凭力气就能把颜石肏得欲仙欲死。
    事实上颜石也的确是爽的快死了,颜石的脸埋在被子里,似愉悦又似痛苦的呻吟声被掩盖。她的雪臀被撞得发麻发疼,可灭顶的快感又好像能盖过一切。
    太快太满了!颜石鼻子都开始发酸,她的小手无意识的去拍打南风易结实的大腿。
    但她的抗拒根本就无法拦住南风易的动作,她的手反而被南风易握住。
    南风易一只手就同时握住了颜石的两只手,颜石的手腕被紧锁扣在后腰,臀肉被粗硬的阴毛扎得泛着细密的疼。
    南风易都可以说是干红了眼,但凡他还有一丝理智都不会这样毫不留情的肏颜石。
    硕大的精囊拍打在花珠上,溅起一片滑腻腻的淫水。里面满满的白精也被龟头下方的冠状沟给带了出来,啪啪的在穴口打出白色的沫子。
    颜石的两团嫩乳贴在床上被挤压成两个小小的圆盘,纤细的腰肢不停的扭动着,想要摆脱大肉棒的掌控。
    “呜呜……不要了……不要了,快被肏坏了啊——”颜石仰长脖颈,整个人像是被突然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嫩穴里面像是发了潮一样往外喷水,全都淋在了南风易的龟头上。
    南风易又提腰猛干了数十下才射出了阳精,滚烫的精液又将颜石烫得浑身一颤。
    结束后南风易拔出了自己体积还颇为可观的性器,小穴里面的东西没了大肉棒的堵塞,里面的精液和淫液就一股脑的往外涌。
    颜石趴在床单上,呼吸都有些微弱,眼眸失神小嘴微张,身上都是斑驳的指痕与吻痕,下体更是泥泞不堪,小花唇被蹂躏得不成样子,隐约还能看到两片花唇中间的小孔里靡红的媚肉。
    南风易看着这样仿佛被玩坏了的颜石,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南风易的心头涌上了后悔的情绪,他抱着颜石的身体去浴室清理。
    颜石的身体很轻,南风易将她抱在怀里感觉自己像是抱着一片云。
    晨辉高中宿舍的配置很是不错,浴室里面还有一个浴缸。不过这个浴缸的大小仅仅只能容纳一个成年人,南风易进去了颜石就只能坐在南风易的怀里。
    颜石经历了激烈的性爱,精力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她半阖着眼将头靠在南风易的胸口,思绪已经逐渐飘远,眼见着马上就要进入梦乡了。
    南风易挤出沐浴露,大手从颜石的胸口滑过。南风易的手心粗糙,即使有沐浴乳的润滑也仍然给颜石带来了一阵痒感。
    “唔好痒。”颜石扭着身体躲着南风易的手。
    南风易低头去哄颜石,“乖,不要动,我帮你洗澡。”
    颜石捕捉到洗澡这个关键词,接下来就没乱动得那么厉害,只是有时候痒了还是忍不住缩一缩身子。
    南风易帮颜石洗澡的时候很细心,他下体的巨物虽然隐隐有抬头的趋势,但是被他给忽略了。
    今天不能再做了,再继续的话颜石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颜石逐渐的开始享受南风易帮自己洗澡的这个过程,就在她脑袋一点一点马上就要进入梦乡之时,她听到了一句令她瞬间清醒的话。
    “小石头,你的‘前女友’是不是就是梁子谦。”
    93.不想撒谎[h]
    【不想撒谎[h]】
    颜石的身体有些僵硬,她不敢转头去看南风易的脸,她莫名的心虚起来。
    空气仿佛都凝固住了,气氛因为颜石的沉默而更加的尴尬。在长达两分钟的沉默之后,颜石终于开口了。
    “嗯,是他。”
    南风易垂着眸帮颜石清洗光滑的后背,他缓缓道:“小石头,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有他。前几天也是他救了你。”
    上次在露营的时候南风易就已经知道梁子谦和颜石曾经有过一段。
    作为男人,南风易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梁子谦对颜石抱有怎样的感情。
    梁子谦是颜石第一个男人,也是颜石第一个喜欢的人。就算现在他们没有在一起,梁子谦在颜石的心中一定留有一片位置。
    南风易一直都当做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那是因为他不想让颜石尴尬,也不想让颜石重新想起梁子谦。
    但梁子谦不是这样想的,他频繁的出现在颜石的身边,又在一群不怀好意的人手上救下了颜石。
    南风易知道,颜石的心已经动摇了。
    颜石此刻的反应更是无声的言明了一切,南风易只恨自己不够勇敢,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还不停的避开和颜石的接触,这才让其他人捷足先登。
    颜石嗫嚅着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南风易拥抱住颜石的身躯,他将头埋在颜石的颈侧,温热的呼吸全都喷洒在颜石的脸颊上。
    “小石头,能不能诚实的回答我?”
    颜石心乱如麻,想要说实话但又怕南风易会生气难过。如果撒谎的话,的确是能暂时不再烦恼这个问题,但未来肯定会埋下隐患,到时候就不是坦白能挽回的了。
    经过艰难的心理斗争,颜石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头,“有。”
    南风易的嘴角浮现了一丝苦笑,他抱着颜石的双臂收得更紧,鼻子深埋在颜石颈侧,嗅着颜石身上的气味,他的声音有些模糊,“真希望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你时我就向你告白。”
    颜石又是愧疚又是心疼,她转过身去想要去抱南风易的身体,赤裸的身躯在南风易的怀里扭动着,丝毫没意识自己的动作有多么危险。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阿风,你生气的话可以骂我,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该骂。”颜石抱着南风易的脑袋,眼泪又冒出了眼眶,她讨厌这样花心的自己,可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颜石这一抱,直接将南风易的头按在了自己滑腻白皙的胸脯上。两团嫩生生的雪乳鼓涨涨的像两个小奶包,正好就贴在南风易的脸上。
    南风易高挺的鼻梁抵在一团嫩乳上,鼻端就是少女身上的清甜香气。
    “啊。”颜石轻唤一声,她感觉到自己的奶子突然被人舔了一下。
    南风易从颜石胸口抬起头来道:“我舍不得骂你,但我想‘打’你。”
    这个时候南风易已经顾不上颜石的身体承受不撑得得住了。
    颜石的双腿被南风易的大手分开,嫣红的穴口再次被粗硕坚硬的肉棒进犯。
    浴缸里面的水因为激烈的性爱而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大量的水被挤出了浴缸,在地上留下一片片水渍。
    “嗯哈……不要了、真的好累了,啊——”颜石感觉热水随着南风易大肉棒的挺进被带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南风易的性器本来就大的惊人,加上热水的充盈,颜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要被撑裂开了。
    那种饱涨到极致的感觉既舒爽又疯狂,然而颜石同时也难以拒绝。
    明明刚刚被肏了那么多次,怎么说她的身体也应该被喂饱了,然而南风易的阳具一插进来她小穴里面的媚肉又层层叠叠的贴了上去。
    紧致的一点点都不像是已经被大肉棒肏了那么多次一样。
    “可是我还没有累。”南风易双臂一提,轻松的将颜石的身体抱起来。
    颜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一轻,但下体还和南风易的巨物相连接。被磨到嫣红的花口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水,滴下的水珠晶莹透亮,不知道是小穴里面流出来的淫水还是刚刚被带进去的洗澡水。
    南风易将颜石按在了浴缸边,坚硬如铁的肉棒不停的在泥泞的嫩穴中进出。颜石半个雪白的小臀浸在水中,水花随着南风易每一次撞击飞溅开来,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颜石是属于较为单薄的少女身躯,已经开始发育了但还没有成熟女性的丰满,尤其是在跟南风易这个一米九的男性在一起,就显得更加小巧瘦弱。
    透着一层薄粉的雪白娇躯被肏得颤抖,颜石的两条大腿都软了,根本就跪不住,腰也塌了下去。
    南风易单手就捞起了颜石的腰,颜石的雪臀完全贴在了南风易的腹肌上。
    “阿风、阿风!不要肏了,啊——”颜石的话都说不完整。
    从南风易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颜石的小穴是怎么把自己的性器吃进去的。
    颜石雪白的臀肉上全是指痕,本来浅粉色的穴口被蹂躏成靡红的颜色。南风易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过分了,但是他没有办法停下自己的行为。
    妒意从他的心口开始蔓延,只要一想到颜石的心里除了他还装着其他人,他就难以控制自己的心。
    假装大度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只好借由性爱短暂的忘记一切。
    最后颜石被做晕在浴缸里,南风易重新帮她洗了个澡才将人抱回床上睡觉。
    94.甜蜜的早晨
    【甜蜜的早晨】
    颜石这一觉睡得特别沉,作业太累了,导致颜石早上都睁不开眼睛。
    即使有理智在,知道自己今天还要去上课,颜石也不想起床。颜石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灌了铅,胳膊也抬不起来,更不想睁开眼睛。
    还好有南风易在,南风易帮颜石换好了校服。
    “唔……不想起床……”颜石换好衣服之后又趴回了床上,整张脸埋在蓬松的被子里。
    南风易用手推了推颜石的肩膀,脸上的笑温柔多于无奈,“起床了,还有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
    颜石因为脸埋在被子里,所以声音瓮声瓮气,“不想起……阿风你再让我睡一会好不好?”
    南风易直接将颜石翻了个身,他捏了捏颜石的脸蛋,然后将人抱起来。
    “那我帮你洗脸。”
    对于南风易来说颜石的身体轻飘飘的,轻而易举的就抱了起来。
    颜石懒懒的窝在南风易的怀里,眼睛还是没有睁开,甚至还在南风易的胸口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南风易感觉到颜石的动作,心房也忍不住柔软了。
    颜石被抱到了卫生间,南风易为了帮颜石洗脸刷牙,索性就单手抱着颜石,另一只手去拿牙刷挤牙膏。
    单手操作对于南风易来说并不难,他挤好牙膏后给颜石喂了口水。颜石还以为是给自己喝的,咕噜噜就咽下肚了。
    南风易英挺的眉蹙起,他着急的去捏颜石的脸颊,“小石头,那不是给你喝的,是漱口水。”
    “你好吵,再让我睡一会。”颜石甚至还用南风易胸口的衣服擦了擦自己的嘴。
    南风易揉了下颜石的头发,哄着人张嘴刷牙。
    颜石那叫一个不情不愿,任由南风易怎么哄都不张嘴,就是要睡。她实在是太累了,除了睡觉之外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你继续睡,把嘴张开好不好,不累的。”南风易其实可以直接掰开颜石的嘴,但是他不想那样做。要是颜石嘴巴闭得太紧,他又没收住力估计会伤到颜石。
    颜石这个时候意识已经有一点清醒了,她这才愿意把嘴巴张开。
    “啊。”颜石眼睛闭着,小嘴张开了,露出了里面两排糯白的小牙和红色的舌头。
    南风易拿起牙刷帮颜石刷牙,自己给自己刷牙和帮别人刷牙是完全不一样的。
    尽管南风易下手的动作已经足够轻了,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弄疼了颜石。
    颜石皱起眉头,发出了唔哼的声音,睡意也散了几分。
    帮颜石刷完牙之后南风易又打湿毛巾帮颜石洗脸,颜石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南风易的左手手臂上。
    南风易和颜石的体型差,让颜石像个小女孩一样被南风易单手抱着。
    颜石就这样在半梦半醒当中洗漱完了,下了楼人还有些迷糊,还是程以眠把她领到教室去,不然她恐怕会走错教室。
    过了早读之后颜石的脑袋才完全清醒过来,经过昨天和南风易的对话,颜石已经下定决心要接纳梁子谦。
    南风易已经知道了,但是程以眠还不知道。颜石不知道该怎么和程以眠说这件事情,她看着程以眠的脸欲言又止。
    程以眠看出来颜石有话要说,但是每次都是说两个字又吞回去。程以眠是个急性子,大课间的时候就把颜石拉到了楼梯间的小仓库。
    “小石头,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吧。我看你再不说出来就要把自己憋死了。”
    颜石一下子更是说不出口了,她觉得自己这种渣女都不配被他们喜欢,心里装了一个又一个。
    “我、我我……”
    程以眠弯下腰眼神认真的盯着颜石的脸,等待颜石说出后半句话。
    结果颜石半晌都没我出个名堂来,程羣柳散伍肆捌零玖肆零以眠伸手去拧颜石的脸颊。
    “小石头你再不说我就要用特殊手段逼你说了,说,想要被挠咯吱窝还是脚心。”程以眠说是拧颜石的脸颊,但跟摸一把没太大的区别。
    程以眠越是对颜石好,颜石心里就越愧疚。
    欺骗是现在最快最能逃避一切的方法,但颜石不会这么选择。颜石知道被欺骗的感觉多么令人难受,比起虚假的欺骗,她宁愿接受残酷的现实,至少知道真相的时候不会那么难以接受。
    颜石还记得她的母亲还说要陪着她长大,永远不会离开她。但大人最擅长的不就是撒谎?她从未见过面的父亲骗了母亲,母亲又骗了她。
    颜石不想那样,所以颜石还是下定决定要把她对梁子谦的感情说出来。无论程以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愿意接受。
    但如果程以眠真的决定跟她分手……颜石只要一想到这种结果就心脏闷疼。
    “以眠,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听我说完。”颜石说道。
    颜石眼神中蕴含了太多情绪,程以眠望着颜石的眼睛,知道颜石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有话要说。
    程以眠道:“小石头你说吧,我听着。”
    95.真希望时光倒流
    【真希望时光倒流】
    颜石将自己和梁子谦的事情告诉了程以眠,她说的不算详细,但是该提到的都提到了,不至于让人听不明白。
    程以眠沉默着听着,脸上没了往日里的灿烂笑容。
    颜石看着程以眠的脸,心逐渐的沉下去。她舍不得和程以眠分开,可她不能那么自私。
    是否继续和她在一起,这应该由程以眠自己来做决定。
    “我都说完了,以眠……我、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其实你不想继续跟我在一起我也能理解——”
    程以眠忽然用自己的唇堵住了颜石的嘴,颜石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少年的这个吻带着属于他的气味铺天盖地的笼罩住颜石,灵活的舌头撬开颜石的唇,入侵进口腔,肆意的掠夺。
    颜石的呼吸都被程以眠夺走了,缺氧令她无法清晰的思考。
    程以眠一边吻着颜石一边将颜石的身体往自己的怀里按,他真想把他的小石头藏起来,让谁也见不到。
    程以眠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是自己一开始就发现自己喜欢小石头该多好,这样小石头说不定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卷着颜石的舌头,唇瓣用力的吸吮,汲取着颜石口腔里每一滴甘美的汁液。
    可惜,他没有时光倒流的能力。
    颜石也不知道自己被吻了多久,她只觉得自己的嘴唇又痒又麻,还有一点细微的刺痛,可见程以眠吻的有多狠。
    程以眠依依不舍的又啄了几下颜石的唇,他捧着颜石的脸庞,与她额头相抵。
    颜石抬起眸来,撞进了程以眠的眼底。
    那双澄澈漂亮的眼睛里居然透出一股淡淡的悲伤,这是她第一次在程以眠的眼中看到这种情绪。
    颜石喜欢程以眠,自然是见不得程以眠露出这样的神情,她的主动拥抱住程以眠的身体,侧脸贴在了程以眠的心口。
    耳畔少年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可闻,这颗心里装的是她。
    颜石告诉自己,只要程以眠还喜欢自己,她就不会主动离开他身边。
    这时程以眠开口问道:“这件事情南风易知道吗。”
    颜石沉默了一瞬,答:“嗯他已经知道了。”
    “我明白了。小石头,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们在一起我不反对。但是他曾经伤害过你,你就这样原谅他了他可能就不珍惜你了。小石头,你答应我,你要把他排到我和南风易之后。”
    颜石仰头愣愣的看着程以眠的脸,片刻后唇不可抑制的翘起一点。
    程以眠不满道:“那小石头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颜石点头,“嗯,我答应你。”
    就这样,颜石心头一直压着的那块大石头被搬开了。
    回教室的时候老罗注意到了颜石的嘴不对劲,就好奇的问了一嘴。“这是怎么了?石头你嘴巴肿成这样。”
    颜石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唇,嗫嚅着答不上来。
    程以眠一把搂住了颜石的脖子,笑着说道:“我刚刚请小石头吃辣条了,魔鬼辣,要不要试试?”
    老罗闻言连忙摆手,“算了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吃辣了。”
    =======
    虽然颜石已经和南风易还有程以眠说了梁子谦的事情,但是她没有第一时间就和梁子谦在一起,而是继续和梁子谦保持着原来‘朋友’的关系。
    时间很快就临近语文知识竞赛了,竞赛的场地不在本市,参加竞赛的学生需要坐车去隔壁市。
    带领众人去隔壁市参加竞赛的人正是梁子谦,梁子谦作为学生会长身上有一股领导气质,安排起事情来也有条不紊,面面俱到,基本上大家都不用操心什么,跟着梁子谦走就是了。
    学校给的经费很足,学校给大家包了车,两三个小时就能抵达隔壁市。
    因为语文知识竞赛一共举行两天,所以大家要在隔壁市歇两个夜。颜石毕竟是个女孩子,比男生要讲究一点,所以带了一整个书包的东西,背在背上还挺沉的。
    上车的时候颜石忽然感觉自己的包被人扯了一下,她下意识回头,发现身后的人是温天霁。
    “怎么了?”颜石问道。
    温天霁用手指勾起颜石的书包背带,道:“看起来很重。”
    颜石点头,“嗯,没什么事我上车了。”
    脑回路过于直的颜石都没反应过来温天霁是想帮她拿包,她直接背着包上了车。
    温天霁的手指从背带上滑落,梁子谦从后面走来,他绕过温天霁紧随颜石而上。
    车上,颜石找了个中间靠窗的位置,她才刚坐下,梁子谦就来到了跟前。
    “不介意我坐在你身边吧?”梁子谦微笑问道。
    颜石愣了下,随后摇头,“不介意。”
    梁子谦知道,这是一个讯号,他道:“那我帮你把包放到行李架上。”
    颜石道:“谢谢。”
    放好颜石的书包后,梁子谦坐在了颜石的身边。这个时候温天霁也上了车,恰好就坐在了两人后面一排的位置上。
    更哆内容請上:vpo18.com
    --

章节目录

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Co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晨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晨辉并收藏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Com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