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童打断他,许宣哲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出来。
    她撑着面池站直身体,精液就从光裸的腿间流了下来。
    一股又一股白浊滴滴答答,看起来像是失禁。
    许宣哲蓦地红了脸,他刚才射了很多,扎扎实实全都灌了进去。
    他不后悔,但还是担心尹童不舒服,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
    一直放在里面的安全套也在慌乱之间掉了出来。
    许宣哲没有解释,在尹童的注视下捡起来又塞回了口袋。
    他不知道,那一刻尹童其实有些难过。
    尹童不禁责怪自己,是她让许宣哲变得不再像他。
    让他变得患得患失,不择手段。
    也许最初在洗手间遇到他时,她就不该贪图美色,在他心里种下一颗淫邪的种子。
    “对不起……”她油然说道。
    许宣哲忙摇了摇头,还以为她在为出轨的事道歉。
    “我原谅你。”
    他仔细想过,他要的是尹童的未来不是过去。
    “只要你跟温凌、沈城分开,以后只喜欢我一个人,只跟我一个人做,你以前做过什么都我原谅你。”
    尹童沉默了一阵,问道:“不然呢?”
    许宣哲愣了愣,不明白这个“不然”的内涵。
    她道了歉,他原谅了她,这件事不就已经结束了吗?
    怎么还会有另一个选项?
    像是冰面裂出了一条缝,冒着细小却危险的气泡。
    许宣哲看到了,但是他不想面对。
    “走吧,我送你回宿舍清洗一下。”
    “如果我不跟他们分开呢?”尹童直接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一脚踩塌了冰面,许宣哲赫然坠落在寒冷的湖水里。
    “那我就放弃你。”
    他说出口的刹那,声音虚幻到自己都听不清。
    可尹童听得很清楚,点了点头,像是认可了他的选择。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但现在才发现,我可能没那么好,至少没有你好。”
    她释然一般地对许宣哲笑了笑,许宣哲却慌了神。
    “我也许值得其他人爱,但不配得到你的爱。”
    许宣哲听得懂却不愿意懂:“你在胡说什么?”
    恐惧压得他无法呼吸,像一场噩梦,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后续。
    “我的确只是想睡你,并不想和你谈恋爱。”
    “别说了,我不想跟你吵架。”
    “许宣哲,放弃我吧。”
    沉默在两人之间凝固,许宣哲呼吸不到一丝氧气。
    他气愤又无措,茫然四顾,眼里却只看得到尹童。
    “你为什么这么贪心?”
    她可以让他窒息,也可以让他呼吸,许宣哲上前抱住了她。
    “我一个还不够吗?”
    他怪罪她,自己却在痛,痛到连嚎啕的力气都没有。
    泪水流了满脸,可耻又可悲。
    “不是你的错。”尹童冷静地说道,“是我太自私了,我只想单纯的被爱,你要的一心一意我给不了。”
    完美的许宣哲,本就应该拥有完美的爱情,值得比她更好的人去爱他。
    “对不起。”
    “我不要你对不起,我要你喜欢我!”
    尹童牢固的缄默再次将他击溃,许宣哲埋在她肩头失语大叫。
    她想要拍拍他,手却在半空中打止,已经不能这样安慰他了。
    直到许宣哲的力气被心绪耗尽,尹童才推开颓软的男孩。
    “我给了你选项,你做出了选择,这不是一件坏事,我们都没有违背自己的原则。”
    许宣哲失魂落魄地矗立在原地,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我们只是不适合恋爱。”
    这一刻,他的睫毛才动了动。
    “所以还是做回普通朋友吧。”
    他的世界容不得渣滓,而她无法给他纯粹的爱情。
    “你就当做没有在洗手间遇到过我,我只是转入实验班的普通学生……”
    尹童对他笑了笑,就像初次见面的问好。
    许宣哲却笑不出来。
    可理智告诉他,尹童说的没错,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摘掉心里淫邪的种子,重新回到各自的轨道。
    “好吗?”
    许久,待爱恨近似枯竭,许宣哲才点了点头。
    他选择了好学生该选的标准答案,无痛无痒,可心里却空了一片。
    初恋是渣女
    两人没有刻意避嫌,先后走出洗手间,混在刚刚下操回来的学生当中。
    尹童走在前面,许宣哲如幽魂一般跟在后面,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不近不远。
    气息相似但神情冰冷,没人能想得到他们刚刚还亲密无间。
    直到尹童走到教室门口,遇到早已等在那里的温凌。
    温凌看到尹童,也不管面前跟他聊到一半的同学,就兴冲冲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抱住。
    “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好久了。”
    尹童推着温凌,却猝不及防被亲了一下。
    “你干什么?”
    他们约好了不在学校里暴露关系,可温凌却像是在故意宣示主权。
    尹童挣扎着让温凌放开,直到许宣哲走了过来,她才卸去了力量。
    许宣哲看着他俩,两眼空洞如死灰。
    “你刚去哪儿了?”温凌当做没看到许宣哲,只问尹童,“我在楼下都没看到你。”
    这一句忽然提醒了许宣哲,让他在败局的灰烬中发现了残余的火星。
    “事后避孕药最好早点吃。”
    话虽然是嘱咐尹童的,许宣哲却一直死死盯着温凌,毫不掩饰地释放着自己的恶意。
    周围许多同学都听到了,却不明白许宣哲在说什么。
    或者说,觉得这话不可能出自许宣哲的口。
    可温凌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难怪他刚才在尹童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啊啊啊,处男真该死!
    见温凌神色变化,许宣哲知道他正中下怀。
    胜利者抽回刀子,带着刻薄的喜悦,转身进了教室。
    但是还没走出两步,就被身后冲上来的温凌拖了出去,拽到在地。
    “你他妈的长没长心!怎么能让她……”
    温凌不好当着人将话说全,只能骑在许宣哲身上一通乱揍。
    不等同学过来拉架,温凌已经意识到了不对。
    许宣哲竟然完全不反击,就这么瘫在地上任他殴打。
    “许宣哲你疯了吧你!”
    可能是吧,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在说什么。
    直到尹童上前拽了温凌一把,说道:“算了,结束了。”
    这一刻,许宣哲断片的记忆忽然接上了——
    是啊,他们结束了。
    他这才抬头看了温凌一眼,这位是“现任”。
    哦,不止,还有一个狼狈为奸的沈城。
    许宣哲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荒诞啊,他竟然输在了不能“苟且”。
    可是作为正人君子,他又说不出“好好对她”的祝福。
    不甘心,打他都不足以解气,只想拿把刀阉了他!
    尹童将温凌拽起来,没有管许宣哲,只是对着他说道:“我要回趟宿舍,帮我请个假吧。”
    普通同学的距离,普通同学的语气,许宣哲不禁佩服起尹童,怎么能这么快转换清楚他们的关系?
    也许她之前就根本不喜欢他,才能这么冷静地消化好一切。
    是的,她说过,她只是想睡他。如今目的达到,自然可以洒脱离开。
    可是她明明也说过,他好可爱。
    花言巧语的骗子,贪心浪荡的渣女,拔屌无情的……坏蛋!
    苦涩的初恋将他的泪腺打磨到不堪一击,许宣哲又想哭了。
    在眼泪流下来之前,他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故意挤过尹童和温凌之间……跑了。
    头也不回,逃也似的朝楼下冲去。
    尹童看着许宣哲的背影,百感交集。
    她想,还是自己亲自去请假吧,也顺便帮许宣哲请一个。
    带她回家
    尹童没有回成宿舍,而被温凌带回了他家。
    尹童原本以为,温凌是担心许宣哲找到宿舍来,才将她带离了学校。
    所以她也没拦着,确实需要避开许宣哲,给他一些自我消化的时间。
    只是以往温凌都是将她带到酒店的,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去他家。
    温家和许家在一个小区,但更靠里一些,尹童之前夜里走错路来过一次。
    只在门外晃了晃,还被他当时的女朋友砸了一头玫瑰。
    相比许宣哲家,温凌家“人气”足得有些过分,单是鞋柜里的拖鞋就像是市场批发来的,挤得满满当当。
    毕竟温凌是出了名的“交际花”,叫一大群朋友来家里玩,也确实少不了拖鞋。
    尹童随便峮琉叁伍思扒霖久思霖换了一双,走过玄关就被震撼到了。
    明明跟许宣哲家是差不多的户型,但看起来却“小”了许多,因为东西实在太多了。
    单是客厅就堆满了各种游戏外接设备,乱到她都不敢随便动,只能等温凌给她指路。
    温凌还当她客气:“随便坐啊,就当自己家。”
    “你让我坐那儿?”尹童觉得好笑,“地上都没有位置吧。”
    温凌被调侃得一阵发燥,想起干净整洁的许家,又咂摸出几分被比较的醋味。
    他撇着嘴将沙发上的衣服挪了挪,坐下之后对尹童张开双臂。
    “这儿不是有位置吗?”
    言下之意,让尹童坐他怀里。
    “神经。”
    尹童懒得理他,自己找到了洗手间。
    “我想洗个澡。”
    门还没关上,温凌就挤了进来:“我给你洗吧。”
    即便知道温凌可能目的不纯,尹童也没拒绝。
    反正最后都要吃药,倒不如一次享受个痛快,也不算白白遭罪。
    不过温凌家虽然乱,但他对各处都很了解,不用多找就能翻出新的毛巾和洗具。
    尹童不禁问道:“你家里的阿姨是只管做饭吗?”
    毕竟这个收纳整理水平看起来确实性价比不高。
    “我家没请阿姨啊,平时都是我收拾的。”
    温凌想了想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好,显得他家务无能一样。
    “其实我也不怎么收拾吧。”
    见尹童不解,他才避重就轻地解释了一下。
    “我家情况比较特殊,不太方便请人,而且我爸妈也不常在这边住……”
    其实说到这个程度,尹童已经明白了。
    温凌他妈是大明星,他爸又是娶了大明星的富豪,两个一结合就活在媒体镜头下。
    遇人不淑可能会引起大新闻,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不过似乎有些委屈温凌。
    也难怪他喜欢跟朋友鬼混,家里除了游戏连口热饭也没有。
    “害,不说他们了。”温凌不喜欢气氛因为他冷下来,“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们还是去酒店吧。”
    他原本想让尹童更了解自己一些才将她带到了家里。
    好像只要带她来了,就完成了某种仪式,从此尹童就是他的正经女朋友了。
    可是他忘了,他的世界是个乱糟糟的烂摊子。
    那些对他趋之若鹜的小姑娘,也许会盲目地将他的糟粕当珍宝。
    可尹童不一样。她经历过许宣哲,拥有过沈城,可能还吸引着其他比他更优秀的男性。
    他每多暴露一丝拙劣,就可能会被其他男人比下去。
    温凌有些后悔自己草率的决定,他不该幼稚地贪图尹童的关心。
    是我的错
    尹童并没有想那么多,对她来说哪里都一样。
    反正她也不是第一个来温凌家的女性,自然也不会认为温凌带她来有什么特殊意义。
    她只关心另一件事:“你家里有避孕药吗?”
    “没有。”温凌的心情一瞬间跌落谷底,“我家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
    这话应该尹童问他才对,为什么没有?毕竟带女孩回家的次数应该不算少吧。
    “我还以为你会常备。”
    温凌委屈极了,这话简直是对他的污蔑。
    “我跟许宣哲不一样,我都戴套的!”温凌想起来就生气,“许宣哲要射进去,你不会反抗不会揍他不会喊人吗!”
    “是我默许的。”
    尹童不愿让温凌说许宣哲的不好,主动揽过全部的责任。
    “就当是对我的惩罚吧,我不该招惹他。”
    一开始她将许宣哲当做脱离沈城的浮木,后来又贪心他的温柔和美好,想将他占为己有。
    她如洪水猛兽,将他淹没吞噬,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考虑过许宣哲想要什么。
    也许换个角度去想,许宣哲在洗手间如果遇到的是其他女孩,他同样会出手相助。
    而他品性纯良,优秀正直,哪个女孩不会爱他?
    说到底破坏这场际遇的其实是她。
    只要不是她,许宣哲绝不会痛苦收场。
    她自私地享受了被爱,如今脱身离开,总该付出些什么,以填补对许宣哲的不公。
    “别这么说,你没有错。”温凌抱住尹童安慰道,“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他要真的是正人君子,有本事鸡巴别硬啊。”
    “至少不该在追求他的时候,还跟两个男人上床吧。”
    尹童自嘲地笑了笑,温凌心都要碎了。
    “是因为那杯酒。”
    “让你们两个留下的时候我是清醒的。”
    “你是因为没有别的办法……”
    “不是,就是我贪心。”
    温凌说不过她。
    正如沈城所说,尹童主动邀请他们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无论他怎么说,尹童都会归咎在自己身上。
    “是我的错……”
    是他下了药,叫了沈城来,还故意让许宣哲目睹了一切。
    可是温凌不敢说,埋在尹童颈窝不知所措,他怕说了尹童会对自己的彻底失望。
    “帮我去买药吧。”
    尹童拍了拍温凌,让他放开自己。
    “不要,”温凌瘪着嘴,“不想让你吃。”
    “你是想让我和许宣哲奉子成婚吗?”
    温凌气得跺脚,仿佛被许宣哲内射的是自己,恨不得踩爆他的鸡巴。
    “你知不知道那个药你吃了有多难受?”
    尹童只是大概了解过,并没有真的吃过。
    唯一一次吃到了嘴里,又被沈城抢了过去,替她吞下。
    说句实话,除了程薇露这个渣滓,沈城其实保护她保护得很好。
    尹童想起被撤走的座位,不禁问道:“程薇露那件事是不是影响很不好?”
    她还记得谢应知的警告,想必沈城是真的因此被禁足了。
    “哦,有点吧。”
    温凌正为她抱不平,忽然被泼了盆冷水。
    许宣哲这边还没完,她心就又飘到沈城那里去了。
    “你后来有见过他吗?”
    “没有。”温凌酸溜溜地说道,“怎么,你想让我帮他吗?”
    且不说“帮”的意义有多大,单是沈城都没有主动开口跟她说明就已经违背了当初的许诺。
    她明明告诉过他,不许对她有秘密,做任何决定都要经过她的同意。
    “他愿意一个人扛着就让他扛着吧。”
    听尹童这么说,温凌松了一口气。
    其实事情发生在他家酒店,他能配合着谢应知堵住所有人的嘴,也自然能帮沈城找到替罪羊。
    只是他留了私心,选择了让谢应知抓住沈城的小辫子。
    毕竟除掉了程薇露,沈城和尹童之间就没有了障碍,感情的修复只需要交给时间。
    他知道尹童嘴上不认,但其实心里对沈城旧情难却。
    温凌并非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对哪怕万分之一的意外感到恐惧。
    如果尹童选择了别人放弃了自己,那他要怎么办,放手吗?
    做不到的,他想想就难受。
    所以他只能提早断绝一切恐惧的源头。
    本書來洎紆:uPō①㈧.Cōм
    --

章节目录

校服裙下(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卜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卜鸣并收藏校服裙下(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