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迁根本就没有一点要避讳的,他就怕这些人不会闹腾呢,但凡这些人有那么一个敢闹腾的,到时候被抓出来,好好的收拾上一顿,也好让他的心情好上不杀的不是?
    慕迁可不认为自己所说的这么一番话会有那么大的作用的,这些人可是一个个都是身故高位的,哪里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的?
    这段时间,这些人可是受到了不少的委屈的,而今日傅月初可是已经将自己的态度都给表明了,他们这些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在这些人的眼中看来,只要他们背后的靠山不倒,那他们就绝对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他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朝廷之类的。
    现在傅月初都要将他们这些人给杀了,如果说这些人不闹腾的话,那显然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的嘛。
    慕迁的心中也是有自己的算计的,不出他预料的那样,那些人才被放出了地窖,就一个个的破口大骂了起来,而慕迁自然是听不得这些的,当即便下令将士们,对着这些人好一顿拳打脚踢。
    不过是一会儿功夫罢了,这些个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人,全部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身体稍微虚弱一点的,甚至于都给晕了过去。
    对于这一切,慕迁自然是不会在意的,于他而言,这些人都不过是一群将死之人罢了,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即便是死了,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等到慕迁将人给带过来的时候,傅月初看着那一个个的鼻青脸肿的模样,忍不住给笑了起来,他就知道慕迁这个憨憨是绝对不会平安无事的将这些人给带过来的,现在他的猜测也没有一点的错,慕迁当真是没有辜负了他的期望呢。
    “慕迁,你看看,你都将他们给打成了什么样子了?这不是想要让我难受的吗?你不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这些丑八怪了?看看他们这一个个的模样,恐怕我方才吃下去的东西都给给呕出来了……”
    说着傅月初还给做了一个呕吐的姿态,看得那些个已经受了不少委屈的官员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傅月初,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你有什么资格如此对待我等的?莫非你这是想要同满朝文武为敌不成?劝你还是最好将我等放了,我等大人不记小人过,倒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马的……”
    傅月初:“……”
    别说是回到魏国之后了,即便是当初还在齐国做人质的时候,都还没有人如此跟他说过话的呢,想不到这会儿竟然还有人敢说这种话出来,这是真的不怕死啊。
    今天这一天本就是憋屈了一天了,到了这会儿,竟然还被人如此威胁,傅月初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了,当下便抽出了自己腰间佩戴的纯钧剑,随即缓缓朝着那带头之人走了过去。
    “呵,你是不是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还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会放过本公子?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你想要放过本公子是吧?好啊,那本公子现在就杀了你,看看你背后的那些人到底会如何行事……”
    说着傅月初手中剑芒闪过,那人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咽喉,瞳孔渐渐扩散,而后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谁也不曾想过,傅月初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说杀就给杀了……难道说此人当真不惧怕朝中的那些人不成?
    “哼,胆子倒是不小,敢如此跟本公子说话,这简直就是在找死,来,站出来,本公子倒是想要看看,还有谁要同本公子商谈一下的?只要不怕死的,尽管来威胁本公子好了,一群无能之辈,只知道贪图享乐,却不思如何报国,似尔等这般嘴脸,当真是让人恶心。”
    傅月初脸上的嫌弃可是一点都做不得假的,淡淡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亲兵,“将此人的尸体拿出去,让百姓亲眼看着鞭尸一千,而后丢到那乱葬岗,喂了那些猛兽,至于他的家眷,全部都罚没为奴。”
    看着傅月初这样的雷霆手段,血魂军的将士们自然是早就已经成了习惯了,毕竟他们可是跟在傅月初的身边都那么久了,对于傅月初的一些习惯什么的,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但是这些人却没有一个人知晓的啊,这会儿一个个的都已经被傅月初这样的手段给吓懵逼了,他们从来都不曾想过,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真的是太让他们震惊了。
    原本他们觉得,傅月初是绝对不会对他们动手的,现在将他们给抓起来,那也只是为了要惩罚他们没有处理好了赈灾的事宜罢了,可他们却没有想到,傅月初竟然会真的动手了,而且下手还没有一点要留情面的意思。
    这会儿让他们开口认错?那显然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说现在认错了,那绝对会牵连出一大堆的事情的,到时候反倒没办法收拾了,还不如就这样撑着呢。
    他们有这么多的人呢,他傅月初纵然有再大的能耐,也不敢将他们这么多的人一口气全部都给处决了的不是?即便是君上给了他这样的权力,谅他傅月初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上上下下的官员那么多呢,一个不小心,那整个魏国的北方可就全部都要乱了套了,这样的风险是他傅月初绝对无法承担的。
    而且,他们的那些靠山也不可能会放任了他傅月初乱来的,如果说他傅月初胆敢乱来,朝中的那些人绝对会施加压力的,到时候嘛,他傅月初也绝对不会好受了的不是?
    傅月初看着这些人,眼中满是肃然之色,他现在也已经基本上掌握了这些人的情况了,也懒得再去问他们了,反正他们的后台这一次也绝对跑不掉的。
    恐怕到了现在,他们这些人都还不清楚吧,现在他们的那些个后台,恐怕一个个的都已经快要给后悔死了,这些年他们所拖欠了的税赋,那可是顶的上国库十年的收入了。
    这么庞大的一笔钱财从他们的手中溜走了,而且他们还无可奈何,如何能不心痛发疯的呢?
    都不用这些人来说,他傅月初现在就已经跟朝中的那些人给对立起来了,这些人的生死,对于他们之间的博弈根本就没有什么帮助。
    不管这些人是否会死了,都不可能会改善了他同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的,如今早就已经为敌了,那就没有善了的可能,不管是他傅月初自己,还是朝中的那些世家,他们都不可能会轻易善罢甘休了的。
    “尔等都给本公子听清楚了,本公子同朝中的那些世家,你们所谓的靠山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和解的可能,若尔等想要多活那么几天的话,最好不要再提这件事情,本公子兴许还能让尔等一路好走,如若不然,那就别怪本公子手下无情了。
    今日实话告诉尔等,本公子此次离开安邑之时,早就已经同那些人撕破了脸面了,用那些人来威胁本公子,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明白了吗?若是尔等还不明白的话,那本公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到时候你们的人头落地了,想来应该也就清楚了。”
    听着傅月初这样的话,在场的这些人一个个的全部都傻眼了,他们谁也不曾想过,傅月初竟然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是,他傅月初的确是深受君上的宠信,可那又如何?他傅月初竟然敢同这满朝文武一同为敌,这怕是太过于小瞧了那些世家的力量了吧?
    他们的心中很是不爽,可这会儿却也不好说什么,方才傅月初的手段已经将他们都给吓到了,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跟傅月初说什么了,这个时候还跑去招惹傅月初,那纯粹就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嘛。
    一想到傅月初方才带着一脸的笑意,翻手间就将一条性命给夺走了,他们的心中就已经生出了一丝惧怕,这人分明就是一个笑面虎的嘛,似这样的一个人,那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况且如今他们落在了人家的手中,人家若是想要了他们的性命的话,那可不比喝水困难多少的,只需要人家吩咐一声,那关押他们的将士们绝对会听从了傅月初的命令的。
    “今日让你们过来,本公子只是想要知道,你们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何要那么对待百姓?你们为政一方,难道就只是为了捞取好处不成?看看你们这一个个的肥头大耳的,看上去油光满面的,可你们知道你们到底有多恶心吗?看到你们,本公子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傅月初这可是将这些人都给嫌弃了一遍的至于说此刻傅月初所说的这些,到底是在指他们的外貌还是他们的内心,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傅月初对这些人的厌恶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就是了。
    “原本吧,本公子是想着,将你们给关在那地窖里面,让你们好好的享受一番的,不过现在,本公子后悔了,本公子若是让你们给躲在地窖里面,那岂不是对不起这凛冽寒冬了?”
    怔怔的看着傅月初,这些人有些不明白了,傅月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他们的心中却控制不住的生出了一丝很不好的预感,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预感,就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周波,这次你做的很好,本公子还想如何收拾你们呢,却不想你已经替本公子想好了方法了,你放心,本公子一定不会辜负了你的。”
    周波看着傅月初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中都快要骂娘了,他有做过什么吗?这口锅他可背不起的好吧,这么多的人呢,这要是一会儿受到了什么非人的折磨的话,那还不得将他给拆的一个骨头渣都不剩了?
    想到这里,周波就抬头朝着傅月初看了过去,想要辩驳一番,可话到了嘴边,却根本就无法说得出口了。

章节目录

权宦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江月初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月初梦并收藏权宦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