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经常去孤儿院做义工,教孩子们念书,包饺子做蛋糕,日子过得很充实,看着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她觉得自己心情好了很多,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看见她走的时候,齐声喊着“小小姐姐,谢谢你”,她笑着和他们挥手告别,心里默念着:其实姐姐要谢谢的是你们。
    齐茂也经常去孤儿院,看她与孩子们互动,他远远站着抱着胳膊含笑望着她,有几次女孩的目光不经意落在男人身上,心里寻思岁月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十年过去了,这男人身上少了些霸道张扬,添了份成熟内敛,知道回别墅后她不愿意理他,他就经常跑这里刷存在感,不管自己给不给他好脸色,只要没事就跑来等她。
    那天接着她回去,齐茂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那些小孩叫你姐姐,叫我齐叔叔?”
    女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因为你老了!”
    看男人不说话吃瘪的样子她心里痛快极了。
    晚上她躺在床上,隐隐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悠扬琴声,她细心听了听,推开门走到客厅,是齐茂在弹钢琴。
    黑夜里男人的背影显得有些寂寥,她跟了他那么多年,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会弹钢琴,还弹得非常好,虽然不知道弹的什么曲子,也能听出其中的悲凉。
    他静静弹了好一会儿,女孩倚在门边听了好一阵,她突然觉得,齐茂其实也很可怜,母亲自杀,有那么一个眼里只有情人的父亲,还有强势的祖母,真正属于他的东西并不多,难怪他心心念念要掌握天新,那样才有抗衡的资本。
    成年人的世界,不讲对错,只看结果,齐茂错了吗?她错了吗?他们都没错,最终好像他们都得到了当初想要的东西,齐茂拥有了公司掌控权,她也让这男人心甘情愿提出要娶她,可为什么他们都不快乐呢?
    其实要是没有自己,齐茂会比现在过得好吧!
    男人忽然转过头来,望着她笑笑。
    “还没有睡觉?是不是我吵着你了?”他问道。
    “我……睡不着,起来走走……”齐茂满脸的脆弱与落寞让她不忍心像平时一样转身离去,但又害怕再和他呆在一起。
    “我去睡觉了。”小小有点慌乱,说不清心里还夹杂着什么情绪。
    “小小,”男人叫住她,“我也睡不着,陪我去花园坐坐吧。”
    两人来到了草坪的长凳前坐下,小小望着天上的月亮,想起以前齐茂把她关在家里,她也是这么看着窗外,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可他们都回不到当初了。
    “今天是我妈妈的忌日。”齐茂开口道,“下午我去看了她,本来想带着你一起去的。”
    “……想你肯定不愿意,回来我去孤儿院接着你,你说我老了,刚才我想了好久,我确实老了,今天弹的这曲子还是妈妈以前教我的,她去世已经二十年了,和你在一起也有十年了,这些年我做了很多错事,以前你给我讲过的那部电影,男主角得了一样宝物可以穿梭时空回去,如果老天也愿意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回到过去,我肯定会以最好的模样迎接你,不会负你,不再让你伤心难过……”
    男人哽咽了,剩下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商场上他运筹帷幄,一看十步,可对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却总觉得不知所措,想把所有最好的都给她,可又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对她好的。
    她想走,他不想放手,即使恨着他,可他又想她快乐,像个孩子一般得无忧无虑,她什么都不用担心,他会站在她身后,为她遮风挡雨,护着她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阿木……”女孩好久没有这么唤过他,齐茂觉得血液一下冲上头,全身说不出的畅快。
    “小小。”
    他激动得抱住她,抚着她光洁的小脸,很想往那两瓣朝思暮想的红唇覆下去,可他不敢,曾经这具任自己肆意采撷的身体,如今却连一个吻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小小。”他又喊了一遍。
    --

章节目录

他只是想睡我(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无可言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可言说并收藏他只是想睡我(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