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村里没有守孝这一说,田家的丧礼办了没多久,就又接着办了喜事,娶桃儿过门。这个时候的桃儿已经显怀了,不过,田家之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大家也没有计较桃儿未婚先孕的事情。
    过门半年,桃儿就生了个女儿。因为没有足月,孩子瘦得跟只小猫崽似的。桃儿也没有初为人母的喜悦,坐着月子就整日在床上以泪洗面。
    桃儿的娘家妈劝她不要在月子里哭,不然老了以后眼睛见风就要流泪。桃儿也不想哭,可是,母亲又怎么知道她心里的苦?也许是当初受了惊吓,田帅已经完全丧失了男性的能力。没有生女儿时,她试过很多次,但那东西从来没有过反应。次数多了,田帅便烦了,再也不让她碰。
    当初是她一门心思要嫁田帅的,可是,如今他变成这样,桃儿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田帅变得很多,身上再没了十七八岁小伙子的朝气,每日只知道在地里死做,也不跟人搭话。每天晚上上了床,也是倒头便睡,不论桃儿哭还是孩子哭,一概不管。
    时间久了,桃儿也就死心了,两口子各过各的,互相不搭理。
    桃儿出了月子没多久,林玉也生了。原本林玉怀得比桃儿早,但因为未足月便生产,所以林玉反而赶在了后面。
    林玉怀足了日子,孩子才呱呱坠地。因为魏大刚照顾得精心,每天都扶着出去走一走,所以虽则是头胎,但林玉生起来也没遭多大罪,,阵痛之后近叁个小时,孩子就下来了。
    魏老头抱着大孙子喜极而泣,他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大孙子,魏家终于后继有人了。魏大刚则弯着身子立在床边,给媳妇儿擦拭满脸的泪水与汗水,心里到现在都还没平静下去,刚刚媳妇儿叫得那么凄惨,他又是担心又是心疼,直在心里说再也不生了再也不生了。
    林玉坐了足足四十天月子,魏大刚每天出门打猎,给媳妇儿弄来新鲜的野味补身子,直把林玉补得白白嫩嫩,水水润润。
    为了媳妇儿的身体着想,先前魏大刚足足吃了十个月的素,愣是忍着没碰自家的娇娇媳妇儿。孩子生了之后又紧接着四十天的月子,魏大刚怕媳妇儿落下什么病根,于是强忍着让媳妇儿比别人多坐了十天月子。
    林玉出月子的那天晚上,魏大刚早早洗好澡,等媳妇儿奶完孩子,才把那个每天憨吃傻睡的臭小子扔给他爹,抱着娇软的小媳妇儿上床颠鸾倒凤去了。
    自此,魏大刚是夜夜笙歌,每天一有空闲就把媳妇儿压在床上滚床单,以弥补自己十几个月以来的损失,日子过得赛神仙。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一个月后,林玉又开始哇哇的吐,接生婆来看了,笑着恭喜围在旁边的叁个男人:“恭喜恭喜,已经怀了一个月了。”
    魏老头脸都快笑烂了,魏大刚苦着一张脸,妈的,这意思是说媳妇儿刚出月子那晚,他就给种上了?想想吃素的滋味儿,不由得恨恨的骂:“妈的,老子现在就去结扎!”
    ——————繁体版——————Ρó18ん.νīΡ
    小山村里没有守孝这壹说,田家的丧礼办了没多久,就又接着办了喜事,娶桃儿过门。这个时候的桃儿已经显怀了,不过,田家之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大家也没有计较桃儿未婚先孕的事情。
    过门半年,桃儿就生了个女儿。因为没有足月,孩子瘦得跟只小猫崽似的。桃儿也没有初为人母的喜悦,坐着月子就整日在床上以泪洗面。
    桃儿的娘家妈劝她不要在月子里哭,不然老了以后眼睛见风就要流泪。桃儿也不想哭,可是,母亲又怎么知道她心里的苦?也许是当初受了惊吓,田帅已经完全丧失了男性的能力。没有生女儿时,她试过很多次,但那东西从来没有过反应。次数多了,田帅便烦了,再也不让她碰。
    当初是她壹门心思要嫁田帅的,可是,如今他变成这样,桃儿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田帅变得很多,身上再没了十七八岁小伙子的朝气,每日只知道在地里死做,也不跟人搭话。每天晚上上了床,也是倒头便睡,不论桃儿哭还是孩子哭,壹概不管。
    时间久了,桃儿也就死心了,两口子各过各的,互相不搭理。
    桃儿出了月子没多久,林玉也生了。原本林玉怀得比桃儿早,但因为未足月便生產,所以林玉反而赶在了后面。
    林玉怀足了日子,孩子才瓜瓜坠地。因为魏大刚照顾得精心,每天都扶着出去走壹走,所以虽则是头胎,但林玉生起来也没遭多大罪,,阵痛之后近叁个小时,孩子就下来了。
    魏老头抱着大孙子喜极而泣,他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大孙子,魏家终于后继有人了。魏大刚则弯着身子立在床边,给媳妇儿擦拭满脸的泪水与汗水,心里到现在都还没平静下去,刚刚媳妇儿叫得那么凄惨,他又是担心又是心疼,直在心里说再也不生了再也不生了。
    林玉坐了足足四十天月子,魏大刚每天出门打猎,给媳妇儿弄来新鲜的野味补身子,直把林玉补得白白嫩嫩,水水润润。
    为了媳妇儿的身体着想,先前魏大刚足足吃了十个月的素,楞是忍着没碰自家的娇娇媳妇儿。孩子生了之后又紧接着四十天的月子,魏大刚怕媳妇儿落下什么病根,于是强忍着让媳妇儿比别人多坐了十天月子。
    林玉出月子的那天晚上,魏大刚早早洗好澡,等媳妇儿奶完孩子,才把那个每天憨吃傻睡的臭小子扔给他爹,抱着娇软的小媳妇儿上床颠鸞倒凤去了。
    自此,魏大刚是夜夜笙歌,每天壹有空闲就把媳妇儿压在床上滚床单,以弥补自己十几个月以来的损失,日子过得赛神仙。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壹个月后,林玉又开始哇哇的吐,接生婆来看了,笑着恭喜围在旁边的叁个男人:“恭喜恭喜,已经怀了壹个月了。”
    魏老头脸都快笑烂了,魏大刚苦着壹张脸,妈的,这意思是说媳妇儿刚出月子那晚,他就给种上了?想想吃素的滋味儿,不由得恨恨的骂:“妈的,老子现在就去结扎!”
    --

章节目录

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谜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谜团并收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