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葭抽开被他按住的手,一本正经回道,“我可从来没有撩拨过你,倒是你,心不清,身不静。”
    大公子挑眉“诶”了一声,“吃干抹净转头就不认账了是吧?昨儿个夜里是谁求我来着?求我呜呜……”
    泠葭一把死死捂住他的嘴,血气都蔓延到耳根,咬牙皱眉呵斥,“闭嘴闭嘴!”
    昨夜两人行事的那一幕幕经他这一提又霎时涌入她的脑海,那些画面实在不堪入目,她想想都觉得羞耻,他还偏要说出来。
    见他仍一脸别有深意的笑,泠葭恨声道,“明明是你一直别有用心,带我来此,又准备那些个羞耻衣服诓我穿来,现在却反而倒打一耙!”
    他一直静笑着看她,可能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生气时的她,才显得更有烟火气息,因为她平日里实在是太乖了,有时他甚至觉得她离自己太过遥远,明明触手可及,可总觉得也许下一秒就消散了。
    所以他偶尔故意激怒她,她生起气来有种有别于平日的美,仿若那静美的垂丝海棠变成了带刺铁海棠,粉赤赤的小脸,五官都生动起来,他心头越发的爱意蓬发,忍不住亲了她一下。
    这样的亲吻,不带一丝欲望,只是单纯的心爱绵绵。
    泠葭愣愣的看着他,轻轻移开捂住他的手指,缩成小拳收在自己胸前,不过眨眼间,铁海棠又变成了垂丝海棠。
    他的大掌覆上她的后脑,微微使力,将她按压在他的怀里,两人静静楼抱着,虽然身下那位“小公子”依旧不安分,可大公子实在不想再折腾她了,所以只得委屈下“小公子”,强自忍着欲望只待它自行平复下去。
    “咱们在这里住两天,等回去了,我就要出门些日子。”他把玩着她的长发,平声道。
    这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却令泠葭心头一紧,她的手臂绕过他的宽背,紧紧抱住了。
    其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原先他就时常离家,这不过就跟往常一样,可如今她已无法再如之前一样淡而处之,她把身子给了他,好像也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遗落在他身上,他在时她才是完整的,他走了,她就是残缺的。
    不想被他看出,她又低低埋首下去,闷闷道,“什么时候回来?”
    “这次却说不好,快则一两月,慢则叁四月也是有的。”
    她不说话了,只是更紧的抱住他。
    其后两日,二人在清凉洲悠闲度日,挽手散步,看书,写字,画画,他给她画眉,她为他篦发,白天分秒不离,夜晚缠绵无休。
    这清凉洲除了几个仆人,只有他们二人,泠葭在这里忘却了尘世里的世俗教条,二人如胶似漆,如寻常夫妻一般。
    可时间无锁,两日眨眼间即过去,大公子带她登船回家,泠葭站在船尾,看离清凉洲越来越远,再细想这二日的时光,犹如美梦一场,如今转醒,心头万般不舍。
    傅燕楼站在她身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心下了然,柔和了眉眼,展臂从后搂住她。
    “喜欢这里?”
    她没有说话,只是抬手覆上他。
    他用鼻尖摩挲她的细发,“等我回来,咱们再来这里。”
    不管再如何不舍,可泠葭还是如往常一样为他收拾行装,他自清凉洲归家就开始忙碌,总是早出晚归,在家又呆了不过两日就准备启程。
    启程这日一大早,他自拜别了长辈,华氏便亲自送他出门。
    对于她的这个长子,华氏没什么不满意的,只是不管自己的孩子多大年纪,到底是儿行千里,为母之人如何能做到心无挂碍。她也不说别的,只是将他的甲胄理了又理。
    “儿子不孝,不能常在母亲膝下侍奉,儿惭愧。”
    华氏拉起长子,心之切切地嘱咐,“你如今大了,许多话自不必我说,你心里也当明白,只把自己看顾好便是,家里无需你操心。”
    大公子不再耽搁,翻身上马,临行前在人群中一眼锁定泠葭,她缩在众人之中,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只见她目哀容戚,二人隔着众人,遥遥相隔,也没有说话,只一眼,便胜过人间千言。
    他掉转马头收紧缰绳,令喝一声,领头打马行去了。
    直到再也看不见那远去的身影,华氏才转身往回走,泠葭垂首壁立在一边角落,华氏经过她身前时,身形微顿,只撂下一句“泠葭随我来”就先行去了。
    原Tχτ℃y.℃○M
    --

章节目录

浮生辞(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敬亭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敬亭山并收藏浮生辞(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