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歌,三生情三世劫 作者:伍家格格
    (乍一听悟尽心帘的名字,千离眼睛又亮了下。)
    悟尽心帘对他和星华来说是修行冥神的极佳去处,对于其他的仙神是个想去而没法去的地方,哪怕是位及上仙的呆呆也不能随意进去,星华带她去那儿,进幕帘关时怕得费些心思了。千离想到麒麟说的飘萝仙力大增,不免
    在悟尽心帘,整个人的心神仙身皆会得到最无尘的放松,待得时间越长心境就会变得越明净。那儿,可以说是让尊神能将三十三重天忘却的地方,除非心已乱或者想佛法得到的大跃升,佛陀天里的神都不会轻易去。到了悟尽心帘,心会静,静到自己都忘却自己的地步。
    千离转着手中的树枝,星华若然对呆呆又动了心思,没可能想她淡忘自己吧?悟尽心帘是能让他们都冥心忘却的地方,她的道行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超过他们,想抵抗住悟尽心帘的天地神力实在不可能。若是另外一种情况出现,那就另当别论了黻。
    “你昨晚见到呆货了?”
    “没有。就跟星华聊了会。”说起昨晚,麒麟肚子里就有气,“昨晚本想在他那儿住的,没成。”
    千离笑道:“把你赶出来了。”
    麒麟的脸一拉,不悦的看着千离,他非要把话说出来吗?憋着会死吗!星华那家伙真是有异性就没人性,对兄弟真是舍得,那么晚让他回自己的宫里睡觉,他又不是没有睡在星穹宫过,还有间房是他的呢,住了一个飘呆呆后,连客房都不让他睡了,活像自己会去偷窥她一般。他的人品有那么低下吗?
    “我瞧着那架势,星华对飘呆呆的照顾可真是上心的。也不看看我和她是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外人,住在星穹宫里怎么了,好像我会把她吃了一样。”而且,以星华的性格,什么事情都不主动说的,很多时候他习惯将什么都闷在心中,只要不是在意的人追问,他极少找人诉说什么,也不会主动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昨晚如果不是我一再追问,他还不得告诉我明天去悟尽心帘。”古煌神兽难得现身,可遇不可求,能抓到当成灵宠养着实在不错。“我问他,能不能抓完古煌神兽再带飘呆呆去悟尽心帘,他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对女人比对兄弟好多了。”
    千离又开始玩起地上的蚂蚁,笑着调侃麒麟,“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是女人。要不然,你重新投个世?”
    “本神这辈子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成为一个男人!没有我这么优秀的男神在三十三重天里时常露脸,那么多神女仙娥们可是要孤单寂寞死,有了我,她们的生活充满了激情,充满了欢笑,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无尽的爱。”
    “这话我信。你牺牲了自己的形象成全了她们每夜想我和星华的疯狂局面。”
    麒麟恨不得连整张桌子都掀起来朝千离砸过去,他为什么总是这么欠揍!他为什么每次都要将人惹毛!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喜欢,不会有人,不会有啊!
    -
    悟尽心帘的洞口。
    星华抱着飘萝站在祥云之上。若是只有他一人,进出悟尽心帘很简单,而他之所以自信自己对她不会到达感情失控的地步就是觉得最后还有悟尽心帘这个地方供他洗心。现在,没想到带着她一起过来了,到了这里,若是时间待的长,很可能会让她对自己的感情也淡下不少,他……不愿!
    是的,若是最初,她将他全然放弃他一定是高兴的,而今,他希望她保持着那份最真心的感情和他生活在一起,带着纯净的感情两人相伴相随。
    星华单手抱着飘萝,一掌挥出数道相连接的金光。金光飞进地上孤孤单单长着的一棵树中,小小的树苗很快长大,变成一个苍天大树,遮蔽到了星华和飘萝的头上,绿色的树叶也在长高的过程里变色,绿色变灰色,灰色变白色,白色变成了淡金色,最后成了浓金色。
    顿时,一颗金色大树耸立入云霄。
    星华广袖飘飞,划出一道‘别有洞天’,强劲的佛法将金色的大树从中劈开,一弧半圆形的金光从树心照射出来,将星华笼罩住,金光一直照射,想将他引入悟尽心帘而没成功,只因感觉到他怀中的飘萝是异物,笼罩了星华许久都没有动静。星华再加佛法,将‘别有洞天’打开得更大,让树心里的金光照射得更多出来,悟尽心帘洞口的金光会根据进去之人的佛法高低来照射,法力越大的人照射的时间越短,打开的入口越大。反之,来人若是法力不够,它则没有金光照射出来,入口也会很小。星华为了带飘萝进去,必须让他施出的法力强到能两人共同进去的水平。若是他自己,直接召唤出这棵名叫金色年华的大树即可,连‘别有洞天’都不用施展。
    tang
    嗖的一声。星华和飘萝的身影消失在空中。
    金色的大树收拢金光,树叶又慢慢变色,从金色变回了绿色,大树也变回了之前的小树苗,孤单的长在光秃秃没有一根小草的地上,迎风而立,千万年不动不移。
    进了悟尽心帘之后,星华将飘萝横抱在怀,慢慢的飞在空中,眼睛四处看着,希望能寻一个最舒服的地方。曾经,他进来过两次,对在什么地方休息一点儿没挑剔,在哪都好。可带着飘萝,他恨不得能在悟尽心帘里弄一个星穹宫出来。这样一想,星华寻了一处平整的河边草地,佛法拂过,一座外形神似星穹宫凌波阁的小楼出现在草地上。
    星华满意的落到小楼前,将飘萝身上的小诀散尽,看着她苏醒过来。
    “天空……”飘萝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便是,“好五光十色的,好漂亮啊。”
    星华稍稍蹙眉,她眼中看到的天空是五光十色的吗?可在他的眼中,悟尽心帘现在的天空是湖蓝色,很明净的湖蓝色,像一块巨大的蓝光镜悬在头顶。
    “星华。”
    “嗯。在。”
    “这里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
    星华将飘萝轻轻的放下,“嗯。悟尽心帘,佛陀天里最能净心的地方。在此处修炼,一日可抵外面千日。”
    飘萝眼睛忽亮,这么好的地方,那可真得长长久久的待着,修一年可胜过在外面修千年,如此算下去,想法力霸天岂不是也能用最短的时间达成。
    看到飘萝眼中对法力的渴望,星华放低声音道:“不过,这里待的越久,越无欲无求。悟尽心帘的最大作用在于净心,将人内心的杂志一点点都清理干净,直到那个人什么都能看透看开,悬静于世。”
    飘萝来不及看周围的风景,猛然转头看着星华,这里是净心忘情绝欲的地方?这么说,他是带她来这里断情断爱的吗?
    “你是不是嫌弃我了?”飘萝问,“如果你觉得我不够好,你可以直接说出来,不用采取和睦迂回的办法。”
    她就说两人之间有了什么隔阂吧。他肯定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了,只是不好说出口吧,才带着她来这种地方,想让她修心忘记他们的感情,然后两人好聚好散。呵呵,想得可真好啊,她付出那么多,他竟然想她忘记一切,这就是他说的永远守护她吗?
    星华双手扶着飘萝的肩膀,“阿萝,我没有觉得你不好。一丝一毫都没有觉得。我更加没有嫌弃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
    她现在的心绪越来越乱,慢慢的会丧失掉最初的理性,很多事情很容易想开,可到了她现在的脑子里就怎么都解不开,只会将事情朝最极端的地方绕过去,越来越多,越来越乱。而她自己,全然不觉自己出现了思维紊乱的情况。若不是看到他每次熬的药汁帮不到她,他何可会带她来悟尽心帘,这已经是最有效的选择了。
    “你就是对我不满了!”飘萝固执的坚持自己的认识,“你肯定是相信素白素淳是我伤害的,你觉得我不配为上仙是不是?你觉得我是心狠手辣的人是不是?你想我忘记你,然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再也不见面了是不是?”飘萝用力甩开星华的手,“我不要在什么悟尽心帘待着,我走,我现在就走,我回仙界。”
    飘萝嗖的一下飞远十丈远,星华不得不将她追回来,落到小楼的门前,紧紧的箍着她,不让她从自己怀中逃出去。
    “阿萝,冷静下来,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想听,你的话是骗人的,你骗我!”
    星华一只手掌托着飘萝的脸颊,将她的脸拨到自己面前,耐心且温柔的哄着她,“阿萝,不要急躁。我没有骗你,你很好,你在我心里一直都很好。我说过,不管什么事生,我都会护着你。最近你太累了,从玺天大典之后就很累,你想想,以你的能力和大梵天王打了一场,仙体肯定吃不消,现在心燥气浮,我们在这里养养心,过阵子我就带你出去,好不好?”
    飘萝不说话,呼吸在星华的注视下慢慢的变得平顺下来。
    “我保证,我不会忘记你。也不会让你忘记我。我们只在悟尽心帘里住一小段时间。”
    飘萝小声的问,“真的?”
    “嗯。真的。”星华的声音愈温柔了,“素白和素淳的事情,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她们已经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别说她们,再来多少人也不会比你更好。”
    星华不善讲温情脉脉的话,可是他觉得如果最近不多多的讲给飘萝听,她心中的不安全感会时不时爆,她已有了控制不住自己心智的迹象了。这样她,他心疼。
    飘萝抬起手抓着星华的腰封,小心翼翼的问,“你最喜欢的人,是不是我?是不是只有我?”
    星华:“……”
    喜欢这个词,他从来都没想过。她这么一问,他忽然就觉得很正式很严肃了。但看着飘萝小鹿般紧张的眼睛,他肯定的点头,“嗯。只喜欢你!”
    飘萝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再叮嘱星华,“你记得啊,我们只在这里面住一段时间,等我觉得自己有点放下你时我们就出去,然后再也不进来了。对了,我们具体住多久呢?”
    “住六个月好不好?”星华问。
    “不好,太久了。”
    星华再道,“可是我以前在这里面都是住三年。这次才半年,很短了。就半年行不行?”太早出去,他担心她的情况没有好转,半年,已经算是很冒险的时间了。“阿萝,陪着我一起修炼,每天我们都在一起,想忘记彼此都不可能,对不对?”
    飘萝想想,似乎也是,还是看见他,那就谈不上放下他们的感情,也许会更也不一定。
    “好吧。”飘萝颇不情愿,但是又不想耽误星华修行的答应了,“就六个月,多一天也不行。”
    “嗯。”
    飘萝贴到星华的怀中,抱着他,似有委屈的和他讲条件,“这半个月我要按时吃饭。”
    “好,我做。”星华搂着飘萝,慢慢的捋着她的后背,总算是将她哄下来了,真不晓得她如果任性起来死活要出去他该拿她怎么办。本来精神情况很好的时候就够折腾人了,现在出了异常,闹起来真是没法安抚她。
    “晚上我们睡在一起。”
    “好,我陪着你。”星华完全的依着飘萝的性子来。
    “你修炼的时候我一定得在旁边啊。”
    “好,我拉着你。”
    有了这些星华答应的东西,飘萝认为在悟尽心帘和星穹宫似乎也没差别了,这里的感觉很轻,空气很轻,草地很轻,连天空大地都觉得是轻飘飘的。
    -
    仙界。
    素白和素淳到了仙界之后,身上的伤都被星华治疗好了,而且由于是佛法疗伤,她们的法力得星华之助增进不少,已九万岁的年龄来说,她们的法力算是很高了,两人在仙界亦算是小有了名气,只因她们竟然跟着飘萝上仙到了星穹宫,而且成为了她的仙侍。
    在仙界里安稳了没几日,不少的人便和素白素淳亲近起来,聊着仙界的事情,顺带也问问佛陀天里星穹宫的事情,有些仙子虽然没走近素白素淳,却也是张着耳朵在不远的地方听着八卦。那些平时觉得三青双白很可怕的仙子这会儿觉得她们也挺好的,模样清秀,说话也温柔。
    没多久,星华在星穹宫里对飘萝很好的传言就传遍了仙界。大家纷纷对之前的玺天大典有了新的认识。原来飘萝上仙之所以能打败大梵天王是因为有世尊帮她啊,她在星穹宫里肯定得到了不少世尊的真传,说不定还是手把手的教导。
    又过了几日,仙界流着飘萝上仙用自己的美色勾.引世尊教她绝世武学的说法传得有模有样。大家对飘萝开始了鄙夷和不屑,认为她是一个没有原则甚至是很可恶的坏心女子,只是大家都替世尊可惜,没想到那么完美的人竟然也逃不过美人计。他不是到了佛陀天里了吗?怎么还会被飘萝上仙的美色打动呢?
    “哎,看来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就是。连世尊都改变不了这个道理。”
    素白听着仙子的叹息,笑了笑,没有说话。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素淳担心的对素白道:“姐姐,现在外面的人对飘萝上仙的说法很多很过份了,如果她晓得我们说的,会不会很生气啊。若是她回来找我们算账怎么办?”
    素白笑了起来,“外头怎么说飘萝上仙都是外头人说的,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世尊大人在星穹宫里对飘萝上仙很好,事实上就是很好啊,你不是看到了吗?”撩开裙子,坐到椅子上,为自己斟上一杯茶,又道,“飘萝上仙怎么也是上仙,我们虽然品阶不是很高,可也是仙。她怎么会随随便便的杀仙呢?再说,我们犯错了吗?
    我们只是就事论事。星穹宫是什么地方,大家都想去,都好奇。我们从那里回来,大家对我们好奇难道不是应该的?既然这样,我们也只是将我们看到的说出来,没有任何诋毁飘萝上仙的意思。这世界,本来就是以讹传讹的,大家一传十十传百,传变了样也不是我们想的,你说呢?”
    素淳听着素白的话,她说的是没有错,可是如果她们不说世尊对飘萝上仙很好,大家就不会猜测更多,虽然飘萝上仙对她们不是很亲近,但是比起世尊总感觉还是好很多,她们受伤的时候飘萝上仙每天都去小殿照顾她们。反而是世尊对她们更显得清冷,他对飘萝上仙是好,但也仅仅只是对她好。
    “好了,我们已经回仙界了,再想去星穹宫也不可能了。”素白眼底有着幽怨的恨,连说话的口气都有些变化,“飘萝上仙有世尊陪着,根本不会回仙界来,她会在那里过得乐不思蜀。你根本不用担心她来找我们的麻烦,更何况,她来找麻烦,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功德被折么?”
    素淳心叹,不能在星穹宫里待着就不能见到麒麟上神,她还是很想见到他,在仙界想见他真的好难,她们回来之后不晓得麒麟上神是不是去了,那次玺天大典他都没有好好和她说一句话呢。
    -
    佛陀天,悟尽心帘。
    星华柔情配着耐心,哄着飘萝过去了五天。这一日,午饭过后,她在树下午休,他在她的身边搂着她,一边为她扇着扇子,过了中午气温升起来她就会觉得热,他扇着凉风她才能睡的安稳。
    千离和麒麟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星华看了眼,没说话,也没表现出惊讶之色,似乎料到他们会来一般。
    麒麟走到旁边,刚想吓飘萝,被星华制止了,仔细的瞧了她一眼,就怕她醒来的样子。
    “你看看,都这模样了,不是动了心是什么。”麒麟对着千离说着星华的状态,“逃不过啊。”
    星华用无声的意念与麒麟千离说话:莫吵了她,难得她安静的睡着。
    千离无声的念回:什么情况?
    星华道:思绪不定,安全感缺失,而且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
    现在的阿萝,他真是一点点小事都不能刺激她,就怕她将自己绕到解不开是死结里。
    麒麟问:是不是玺天大典的那次的问题?
    星华摇头。虽然和玺天大典有点儿关系,但关键的问题不在于那儿,不过是借着玺天大典的幌子给她一个借口,免得她担心害怕。
    看着飘萝安睡的样子,千离默然无话,麒麟觉得,幸好她遇到的是星华。
    校园港

章节目录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伍家格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伍家格格并收藏天歌,三生情三世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