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薇薇,你是打算把这幅字画裱起来挂在墙上吗?还装饰得金闪闪的,看样子你很喜欢这两句话。”
    李格一边好奇地试着伸手触碰似是已干的纸上的细微金粉,另一边则侧头透过光洁明亮的落地玻璃墙装作不经意地打量周围的家居装修。
    许久之后,他慢慢露出一个很是满意的笑容来。
    “……对,最近我在读一本书,是袁了凡的《了凡四训》。我读到里面的这句话觉得很符合我现在的心境,于是我就想把它写下来当作我的座右铭——然后借此每日提醒我自己,明天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一直静静凝视着偌大玻璃窗外的厉薇像是没有注意到身后人对她家的刻意打量,缓缓沉声说完她的内心之语,片刻后她慢慢转身朝着他扬起一个能令世间最为冷酷的杀手都会柔软心碎的勉强笑容来。
    这一刻,李格觉得自己一下子就穿过这个漂亮女人的层层坚固的壁垒,随后看到并轻轻触碰到了她那颗美丽却又无比脆弱的心。因此,他微微叹息一声,略微端正的面容慢慢显露出他为她诊治时的温和与包容笑容,走近伸手将她拥在怀里,出声安慰道,“都过去了,我不会再让你经历那些了,我保证。”
    “阿格,你会对我好吗?”厉薇柔弱无力一般地轻轻将头靠在他肩上,花瓣似的红艳嘴唇吐气如兰。
    李格像是被她幽兰吐出的气息酥麻得全身微颤,心中念着好不容易等来一次娇兰主动在怀的机会,他慢慢收紧手臂,温声答道,“薇薇,在我为你诊治的期间,我曾无数次地为你和你讲述的故事不停思量担忧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然而,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你竟然会鼓起勇气离开那个牢笼来到我的身边……你放心,我和秦少爷不一样,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可是阿格,我好害怕文姨不会放过我……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明明和平常一样工作睡觉,可那个不期而遇的孩子竟然意外地来又意外地离开了。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她一定会怪我,会指责我说是我杀了我自己的孩子。”
    厉薇至始至终都低垂着眼,让人看不分明那双美眸中的神色。但紧攥着男人衣衫的手却越发用力,像是正在经历极致的痛苦。
    感受到后背衣服的收紧,李格的眼神愈加柔和,他伸手轻拍她的背,“薇薇,你不要担心这件事。其实关于我工作的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在这很早以前,我工作的机构在一次改革变动中被文小姐收购了。当我从你的话语里发现你居然就是娱乐新闻里常能看到的文氏的太子妃时,我也很惊奇我们之间的悄然邂逅。”
    说到此处,他那双可以迷惑任何女人的温柔眼睛正静静凝视着眼前的女人,善于把握的他将六分的深情融进这双眼里从而显露出八分,“不知道我是一开始就对你这位美丽而高雅的女士一见钟情,还是出于听闻你悲惨经历下的同情,文小姐曾好几次来询问我关于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我都只是避重就轻地跟她说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事。所以,就算最后她从别处知道了你曾经不幸流产,身为文氏旗下以及你的心理医生的我一定会帮你作证,证明你当时正因兀自心生的愧疚遭受着极大的心理疾病的折磨。要知道在国外,心理评估也是一项很重要的参考依据……”
    “……谢谢你,李医生。”
    看到美人终于破涕为笑愿意一展芳颜,李格也不禁露出笑来,进而打算趁热打铁为他们结婚进行时暖暖身做点别的什么。想到这,他不禁下腹一紧,一边慢慢将头凑到厉薇漂亮白皙的颈间,一边嘴上试探道,“薇薇,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也听说秦少爷很快就会出国而且不再回来……所以,等改天天晴了,我就搬过来陪你住好不好?”
    口蜜腹剑。厉薇垂眸掩去内里的不耐与厌恶,一边默不作声地将头微微后移,一边缓缓绽出一个美丽的笑容,随后伸手朝他扬了扬不停震动的手机,“阿格,我先接个电话。”
    ……
    吱呀——
    厚重的红木大门被一只纤细的手缓缓推开,里面似乎是拉了帘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光线从而显得极为昏暗,仿佛她正站立的地方便是这个房间唯一的光源。
    对此,厉薇(没有齐姓是因为她进入这个世界之前已经脱离了齐家)不禁微微蹙了蹙眉,伸手将门完全敞开。紧接着再踏着光线静静照耀的毯慢慢走进去,直至确定自己走到了尽头的窗口处,随即将厚重繁复的窗帘一把拉开,转身看向屋里的人——
    仍隐在暗处的男人正含笑看着她,见她一直默不作声就只是微蹙着眉头站在原地,随即他轻笑一声,不慌不忙地掐灭黑暗中仅有的亮光,缓缓起身。锃亮的皮鞋依次踩过座椅边的一地烟蒂与烟灰,慢慢朝着厉薇所在的亮光处走来。
    “怎么猜到我是齐闻恪的?”他的声音满含好奇,然而俊秀与成熟悄然结合的美丽脸庞上却不带有一丝惊讶。
    沉稳并充满生命力的步伐像是正踏在耳边,厉薇静静敛了敛眼,“因为这是你一开始就给我设下的套。”
    从始至终,秦闻恪都牢牢把控着她对妈妈的感情来引导她一步步走完他编撰的这个故事。齐家的秘密是故事的最终结点,就算她一直没有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最终也会来到这里。
    但只可惜——
    现在等来的不是那个完美得不似真人的葛薇,而是已经恢复记忆的厉薇。
    她从来都不是他心目中的葛薇芙,而且她也不愿意为他失去自我去做一个虚无的女神。
    “所以你做了这么多,为的只是像他们说的,让我陪着你永远留在这里吗?”说完,她顿了顿,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声音开始越发冷厉,“因为要给我设套,所以我母亲齐婕的死是必然的开始。而秦闻歌的死也就像是你通过他的嘴告诉我的原因一样,因为我的拒绝,所以他没了存在的价值。”
    “但为什么你要让厉格杀了齐婕,然后催动我的感情去杀了他——难道真像是时安显说的那样,一定要让他用死亡来证明对我的爱至死不渝?”
    听到她的厉声询问,秦闻恪先是微愣,但瞬息之后他俊美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淡淡的微笑。
    “因为我嫉妒他,因为我就是那个可悲又可怜的男人。”嘴上说着情感色彩鲜明的话,然而他的神色却依旧云淡风轻,一如身为优秀演员的他曾无数次对她做过的表情伪装。
    “我和你都没能过上童话里的幸福美好的生活,为什么我要成全厉格?圆满完结一个不属于我的故事,然后继续演葛薇芙的完美丈夫借此得以和你幸福一辈子吗?”
    秦闻恪满是嘲讽地说完,但那双如深蓝夜色般迷人的眼睛却至始至终没有看向厉薇。他都静静眺望着雾霭缭绕的远方,可又像是在凝视着一片虚无。
    “你恨我吗?”许久,厉薇开口问道。
    闻言,他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微勾嘴角反问道,“为什么要恨你?”
    “那你爱我吗?”
    秦闻恪先是猛然一怔,随后无声地张了张口像是准备反驳,然而到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
    见状,厉薇慢慢低眉垂眸下去,不再说话。
    都已经离开了,为什么她还来问这个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
    她不是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骄傲到不肯屈尊爱人,也不值得她去爱的人吗?
    所以就算秦闻恪发现了他一直爱着她,但他也不主动告诉她,而是选择和裴教授设计她从而想方设法把她留下。
    所以他宁可他每个时期的人格都对她说爱她,但他自己却始终不愿意说出口。
    这么多年,他一直逼着她,让她付尽了所有。而做戏入深的她又何尝不是在逼他——或许一旦他亲口说出那句话来挽留她,她就不会决心做出那么多事来寻求离开了。
    但很显然,他们的故事已经走到了结局。他犯过的错和她心怀报复做出的故意的过错,都让他们如古乐府诗唱的那般,东飞伯劳西飞燕——
    最终,各自西东。
    “为什么要救我?你故意开那辆你早就知道被人动了手脚的车,不就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如果离开不是最好的结局,那么能结束所有的死亡一定能让一切云归风,尘归土,进而烟消云散。
    然而等了许久,直至她以为这又会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后,终于在最后一刻听到了他的回话。
    “因为我发现我舍不得带着你一块儿死。”秦闻恪抬起眼来静静看着她,一字一句地慢慢道,“而且,我也想帮你杀了他。”
    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厉薇猛地一愣,美丽如羽翼的睫毛轻颤。
    “就跟你早就发现的一样,你一直戴着的耳坠里有定位芯片和监控器。更何况,吃饭的时候你故意引导他酒醉,扶进车的时候又将他在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横卧——你觉得了解你的我能不知道你在等待什么吗?”
    像是听到一件极为好笑的事,厉薇笑出声来,然后开口问道,“……你了解我?那你说说我为什么想让他死?”
    听着她故意学他以前满含嘲讽语气的笑,秦闻恪微微敛眼,沉默片刻后慢慢答道,“想让他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你利用他对付小姨的同时,他也一直在利用你为他争权夺利。况且,他这颗贪心不足的棋子知道和参与的事太多了——使得你最后不得不对外宣布即将和他结婚,从而将他树成所有人眼中的靶子。”
    “但你又担心容易冲动的程立可能会莽撞出手闹出人命,从而办成拙事将你带回这个让你不断挣扎的漩涡。所以你想亲自动手,或者利用将要出国接受治疗心理疾病的我。”
    秦闻恪低沉好听的声音淡淡,说到自己被利用时也不带有一丝起伏。
    厉薇轻笑一声,抬起那双随着时间与经历的紧密填充,不再如泉水般清澈而似汪洋深海般神秘而美丽的美眸静静看向他,笑着说道,“这是你通过监视我得出的结果,还是你编的一个新的故事?”
    “我一直以为有病的是我,没想到你也冒出一个多人格的心理病。想想你说的话,到底究竟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略带嘲讽地说完,她微微耸肩,似是无奈地朝他摊了摊手——和他曾经刻薄冷酷得令人憎恶的样子一模一样。
    看到她这副模样,秦闻恪觉得自己似乎又开始红起眼眶来。但他深知现在绝对不能哭,随即低下头去狠狠咬紧牙关与腮帮,缓了许久的气,他听见自己慢慢开口问道,“…薇薇,你说你最喜欢的那两句话是‘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所以,能不能,能不能让以前的事都随风过去,我们重新来过?”
    《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就对黎耀辉说过类似的话——
    “不如我哋由头嚟过。”
    然后,他们一次又一次不断重来的最终,只剩下了瀑布下的孤影和远在天涯的浪子。
    “秦少爷,你是在为你以前少不更事犯下的错,向我求得原谅吗?”
    “……对。薇薇,以前的事是我不好,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说到最后,厉薇能明显听到他的声音已经带有了压抑的抽噎声。
    然而,她却不为动容,眼神依旧平静,眼角边不含一丝泪光。
    并非她已经心狠到冷心绝情,而是因为她的泪早为另一个人流干了。
    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生命,它很脆弱却又顽强。在精神和身体已然临近崩溃分裂状态的母亲身体里坚强存活了将近四十二天,然后被它一直念叨着她一定会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好妈妈”狠狠摔死。
    在手术台上木然凝视着那一团几乎模糊不清的血肉,那一刻如扎心般疼痛到快要灵肉分离的她几乎以为已经死去是她这个该死的人。
    因为她为了一时报复的快感和虚无缥缈的自由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厉薇如失去灵魄的木偶般慢慢勾出一个嘲弄的笑,秦闻恪可以接受她心狠杀人甚至帮她解决。但他如果知道了她曾经狠毒到亲手害死他们的孩子,那他还会像现在一样流泪祈求她的回头吗?
    她慢慢摇头,“你可以淡忘掉你的曾经,但我忘不了我做过的事。或许你早就察觉到了,就跟你终究揭露出了我的本来面目一样——在你们面前的那副乖巧小兔子的笨笨模样都是我装的。秦影帝,你说说,就算我最终没能骗过你,但凭我骗了他们十几年的演技也足以得个影后金奖吧。”
    “如果问我为什么要费这么多心思,那你就要问你们自己,为什么你们拥有这么多让人难猜更难以满足的心思。你和你小姨都是心思深沉却又强势的人,越是简单笨拙的人虽在表面上惹得你们不喜,但你们在心里却也更信任他。所以尽管你无数次说要把我送回齐家,但最终的没有实行也就表明那不过是一句气话。继而也有心思万千的文婧留下了我重金聘请的演员,也就是你经常骂他和我一样笨的何明瑞。”
    “我这个心机极深的女人在你这个总爱践踏人自尊的小少爷面前不断示弱,进而纵容你的脾气渐长,越加诡异。出于我的报复心思,我要比宠溺你的小姨更加娇惯你,让除了我的人都不能习惯你甚至无法忍受你,然后我就能在我脱身离开后静静看着你坐吃山空,最后孤老终生。”
    “可我没想到你竟真有演员的天赋,虽然脾气很差,但事业和生活都是经营得风生水起。然而你的幸福得意只会让我的心理更加阴暗,在我即将崩溃毁掉我自己前,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早日离开。于是,我在你和他们的面前越发乖巧懂事,同时又交给何明瑞许多我贪财爱权的证据让他尽力在文婧面前抹黑我,进而对我更加不喜。最后,在始终确定不了你的态度后,我勾引了时……”
    “你不用说了。”秦闻恪冷声打断了她像是要一鼓气地不停说完,从而不给人一点反应时间的一大段又一大段的“自首”之言。
    他静静看着她,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仍带有淡淡的水光,“这些我都知道了,而且很多事只有我知道。”他着重咬紧了最后五个字。
    包括你和你养父达成的将从秦家与文家得到的所以关于被退婚的补偿所得全都交给齐家,从而脱离齐姓不再继续联姻。以及,你故意将对小姨和外公他们试探讨好的心思放到了时安显身上,因为你以为你和他是一类人。
    但你们不是,否则在你离开他的时候他也会和你一样洒脱——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他会从朋友变成敌对关系一样,因为我和他是一类人,也注定了我们会爱上同一个女人,从而为得到她的心不折手段,不死不休。
    许久,她问,“所以,知道一切的你现在愿意和我一起出去了吗?”
    他答,“如果我说愿意,那你会愿意在出去之后给我一个机会吗?”
    “讨价还价?”
    “礼尚往来。”
    “……先出去,机会的事以后再说吧。”在你知道孩子这件事之后。
    “好。”
    END
    --

章节目录

葛薇(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当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艾并收藏葛薇(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