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时,黎枭第一次和比自己年龄大、体型大的男孩子干架。
    最终以对方用半块红砖砸破了他的额角,他咬脱了对方一嘴肉告终。起因是可恶的小胖子抱了自己。
    而黎枭,在此之前,连她的手都没好好牵过。
    他生命的表象是灿烂和热情,像一把突如其来的大火,肆意燎燃她整个青春,也燃尽了他全部的爱意。
    黎萱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会将选择的天秤慢慢向他倾斜,会一次次为他心软。也许是他冒着大雨,跑了几条街为她买了第一包卫生巾;也许是他义无反顾,在每次陈芳挥出巴掌前的舍身相护;也许是他为了自己安全回家,一次次站在那些挑衅斗恶的家伙们面前;也许是他每次从部队回来后,隐忍而克制的窥视。
    太多也许,他润物细无声渗进自己生活的所有缝隙里。她只能倔强抗拒,又无奈接受。会想着,怎么样还给他。如同将生养换做金钱,全部还给陈芳一样。
    可他像个蛮横的狮子,什么都不要,唯一渴求,竟然是她从不曾考虑过的。
    倘若有人炙热干净的眼里,只有你,用一腔爱意侵蚀你本就不甚牢固的外壳,能坚持多久不被打动?黎萱说不上来,大概是会害怕自己陷得更深,才一次次告诫自己,要做清醒的那个人,要做跌落悬崖前勒住缰绳的那个人。
    可惜。
    德国的夜,看起来和国内并没有什么不同。黎枭还在睡觉,她借着幽蓝月光躲在月色里打量他。
    山峦起伏般的侧脸线条,干净利落。大男孩的模样一点点褪去,多了坚毅隐忍,还有冷酷。盯得久了,她伸出手,还没碰到他,手便被他精准握住。
    “不困?”黎枭睁开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可虚无的视线,仍能迅速锁定她的位置。
    那只手掌掌心粗糙,指腹上的布满薄茧,伤痕显眼,再不复当初。黎萱没说话,带着他的手,一点点贴在脸上。
    “我要是真的看不见了,你会要我吗?”他知道自己会得到怎样的答案,方才在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中,她被迫说了无数次会要。但这会夜深人静,最适合来些深度的聊天内容。
    “会。”
    黎枭笑着揽过她,吻上她的前额。很想再问另一个问题,算了,只要她回来,只要醒来后,纵使眼睛看不见,心却知道她就在那儿。
    他顿了顿,霎时联想到另一个可能。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瞎,所以回来可怜我?”
    黎萱轻笑,探出身子,主动吻上他的唇,“我爱你,弟弟。”
    黎枭眸色渐暗,沉睡的身体倏尔全然苏醒。
    看,所有的问题,都将在最后汇成同样的答案!
    ——
    微博抽风,番外回来发
    --

章节目录

双轨线(姐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懒散蒲公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散蒲公英并收藏双轨线(姐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