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微绪本就被这一阵一种的腹痛折磨得很不舒服,她也不指望拂苏这个王八蛋能做出什么正常事,但这人不说人话也就罢了还要在这冷嘲热讽……
    林微绪本就脾气不好,再加上这会腹痛难忍,听完拂苏的话,轻轻吸了口气,当即忍不住挥起缰绳往拂苏脸上甩了过去。
    拂苏正阴沉地盯着林微绪,冷不丁被她手里的缰绳甩过来,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林微绪甩过来的缰绳,更是缓缓拧起眉,自认为说着凶狠至极的话语:“我知道林微绪你现在看不上我这张脸了,但你看不惯也只能看着,不要妄想毁了我的脸。”
    林微绪恨不得当场把他拽下来揍一顿再掉头走人,但未等她有所行动,便见马背上的小祉骄抱着小木弓,弱弱地小声讲:“娘亲,拂苏,我们很快要落后别人家半圈了。”
    林微绪这才想起正事,只得强撑着不适,跃身上了马出发。
    尽管已经落后了旁人半圈,但两个人认真起来,不一会就遥遥领先反超了别人一大截,并且很快到了靶位既定距离。
    小祉骄迫不及待拉开了小巧的木弓箭,林微绪察觉出来小家伙弓箭抬得有点低,刚伸手过去要帮小家伙抬一下弓箭,没想到拂苏同时伸了手过来,正好覆在了林微绪的手背上。
    拂苏的手掌温度很凉,又很硬实。
    林微绪只被碰了一下就不太自在的把手抽回来了,手指无意识地蜷弄了一两下。
    而拂苏低头正好看到林微绪冷淡紧绷的侧脸线条,未等他的手握住林微绪的手,林微绪就把手抽走了。
    仿佛是对他的触碰厌恶至极了的。
    察觉到这一点,拂苏更是脸庞沉冷。
    最后不出意外的,他们这一队拔得头筹,拿到了第一名。
    祉骄领着太傅奖励的糖罐抱了过来,跟拂苏和林微绪一起分享。
    “娘亲,太傅说我这次表现得好厉害,还给了我最大的糖罐!他们的糖罐都好小的,只有我的这么大这么漂亮!”
    小家伙止不住地跟林微绪一边比划一边炫耀,那小模样看得林微绪轻轻弯了下唇角,附声说“祉骄好厉害”。
    祉骄听了可高兴了,耳朵尖都忍不住跟着轻轻张了张,还要转头跟拂苏再炫耀一遍。
    拂苏却没搭理孩子,冷着脸率先上了马车,准备下山离开。
    “娘亲,拂苏是不是又生气了啊?”
    祉骄看到拂苏冷漠地转身走了,嘟着小嘴也有点郁闷。
    林微绪没作声,帮祉骄把脑袋上的小头盔摘了下来,换回白色的学子帽,这才带着小家伙往马车那边走过去。
    尽管林微绪并不想跟拂苏坐同一辆马车,但为了祉骄,她也只能忍着。
    上了马车后,林微绪往拂苏对面的坐榻坐了下来,祉骄犹豫了一会,也坐到了林微绪身边,因为好久没有得到娘亲的抱抱了,一路上都要抱着娘亲才踏实。
    不过,下山的路明显比来时还要颠簸,林微绪身体本就不太舒服,坐了一会就觉得有些头晕犯呕。
    只是碍于小鲛还黏在身边,林微绪不想让小家伙担心害怕,便微微侧开了头,望出车窗外,并且有些用力地抿住了双唇,极力克制住想要吐的冲动。
    但这一幕落入坐在对面的拂苏眼里,却更是落实了林微绪不想跟他待在一块更不想看他一眼的事实。
    拂苏盯着林微绪别开的半张脸看了一会,炽痛地眯起眸,也冷冷地移开了视线。
    马车到了相府后,不等祉骄跟林微绪道别,拂苏叫了骊南先把祉骄带回府里。
    林微绪却一副忍耐克制得很辛苦的清冷模样,也要下车去。
    拂苏在她起身下马车之前,冷脸拦住了她,掴住她纤细的手腕,把林微绪压回坐榻,目光盯着林微绪,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我送微微回去吧。”
    林微绪说“用不着”,抬手要把他凑近过来的身体推开,但与此同时,马车却再次出发了。
    拂苏扣住了林微绪的手,略有些温凉的指腹按着林微绪手背上的肌肤,尽管知道林微绪如今有多厌恶被他触碰,却还是故意要碰林微绪。
    拂苏只是没有想到,林微绪的反应比他想得还要严重,他刚扣紧了林微绪的手腕,俯下脸,尚未贴近林微绪的脸颊,林微绪就侧开了脸,那表情竟是难受到要吐了的。
    拂苏看到林微绪这个反应,脸色黑沉下来,心口子仿佛被什么攥住了,猛地狠狠抽了一下。
    他缓缓而用力地按着林微绪的手腕,低头看着林微绪,微微顿了顿,很轻声地问:“微微你现在连装都装不下去了?”
    他表情冷漠的把她的下颌转过来逼迫她看自己,又接着语气凉薄地说道:“既然这样恶心跟我坐同一辆马车,又何须来这一趟?”
    话罢,未等那张色泽冷淡的嘴唇开启,拂苏故意要难受林微绪似的,狠用力地吻了她的唇。
    反复地碾压。
    扣着她手腕的手也在加重力道。
    指腹按在她手腕骨那里的肌肤,也按得很用力。
    等感觉到林微绪有些喘不上气了,拂苏方才稍稍松开嘴。
    拂苏眼眶发狠地遍布着红,阴郁郁地盯着林微绪,俨然要把林微绪拆吃入腹了的狠怨表情,又做好了被林微绪打的准备。
    并且他这次不会阻止。
    但是林微绪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林微绪被他猝不及防压着唇这么狠吻了这么一会,刚得以轻轻地喘着气。
    就在拂苏以为林微绪会一巴掌扇过来的时候,林微绪眼神有些迷迷荡荡的,嘴唇动了动,忽然抑制不住似的,偏开头干呕了出声。
    那一瞬间,拂苏看着她,脸色一点点变白。
    第一次感到赤`裸裸的难堪。
    他知道林微绪恶心,但没想到林微绪会这样恶心他……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但就因为那个人回来了,她不止厌恶他,厌恶他的触碰,现在连被他吻一下,都恶心到要吐……
    拂苏低头看着她干呕了一会,眼睫动了动,很轻地开口问:“微微,我让你这样恶心吗?”
    (不好意思,明天中午补加更

章节目录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清清有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清有窗并收藏鲛人弟弟又咬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