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父女三人”武功都有所成,san值也低了一点,因此也不惧赶夜路,当晚就离开了这处美丽幽谷。
    此时已是盛夏,夜里赶路也不燠热。
    寇徐二姝终是年青,逐渐由性别转换的打击回复过来,开始有讲有笑,更由于初窥武技的堂奥,对自己的信心亦壮大起来。
    往南走了七天后,遇上了一条小村,只有十多户人家,其中有灯火的,只有两、三家,可知此处人家在战乱频仍下,都是生活困苦,惟有俭省过活。
    三人有点重回人世的感觉,留宿了一宵之后,买下了几件衣物,再问清楚了附近最大镇县的方向,又上路去了。
    再走了十多天,父女三人来到浙水西端新安郡南的一个叫翠山的大镇,约有二千多户人家,位于鄱阳湖之东,人丁颇为兴旺,石桥瓦屋鳞次栉比,是繁盛的江南水乡镇市,规模虽只有丹阳的四分之一,更没有高墙城门。
    但父女三人一见之下,就决定在这里盘桓一段时间。
    最吸引寇徐二姝的是镇上妇女衣着讲究,无论剪裁和文绣都表现出水乡女儿的玲珑与巧思。
    更令她们高兴的是,这些女子都披上绣花卷膀、足着绣花鞋儿,腰束多褶襉裙、越显得娇娆多姿,成群结队的招摇过市,看得她们心都痒了起来(以上原文如此)。
    她们两个恨不得自己来一套(以上原文不如此)……
    这就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其实吧,他们父女三人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呢。
    虽然寇徐二姝身着男装,而且是很简陋、很难看、很cheap的男装,但是她们丽质天成是怎么都遮掩不了的。
    凭着寇仲娥的火爆身材和徐紫灵的娇媚脸蛋,就算套着麻布袋,照样也有登徒子想上前来“认识认识”。
    幸亏她们身边还有一个傅君卓,他的一席白衣虽然有点破旧和脏污,但是他的卖相和气质放在那里——怎么看都是一位危险至极的大高手,同时还是一个帅到掉渣的大帅哥。
    不知道有多少小媳妇大姑娘对他抛媚眼呢。要不是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说不定还有豪放女子来自荐枕席呢。
    再加上翠山再怎么繁华也不过是一处镇子,没有什么豪横的人物,所以他们三人少了许多麻烦。
    于是,并不缺钱的他们顺利地找了镇中最为豪气的一家客栈住了进去,自然是傅君卓一间,寇徐二姝一间。
    三人这些日子一直在野外,傅君卓本来就爱洁,而寇徐二姝成了女人之后也开始对卫生敏感了起来——没办法,她们也会来大姨妈的啊。
    所以她们第一个要求便是让店小二打了三桶热水,先来洗个澡……
    “好爽快啊……嗯!”
    寇仲娥被热水一烫,猛地发觉自己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
    “好舒服啊……咦?”
    而徐紫灵则是发现自己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什么。
    他们又惊又喜,一时片刻都呆在那里。
    “啊——我明白了!”
    片刻之后,寇仲没有娥突然想到了什么,也不顾自己身上都是水,直接跳出浴桶,光着身子在衣物当中翻找出那本《长生诀》。
    他翻开之后一字一句地念道:“去、洗、一、次、热、水、浴?”
    “去洗一次热水浴!”
    如今也反应过来的徐子陵脸色十分复杂,因为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地道:“原来如此……”
    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小眼看大眼,突然同时一机灵地喊道:“娘亲!”
    寇徐二人胡乱地裹上衣物,冲出房间来到傅君卓的门前,敲了敲门道:“娘,你可变回来了?”
    “嗯。”
    现在屋内已是傅君绰轻轻地答应了一声,便吩咐道:“小仲、小陵,你们让人再打一桶冷水给我。”
    闻听此言,扬州双龙就是一愣地道:“可、可、可是……”
    重新恢复成罗刹女的罗刹女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没有什么可是的,让你们去就赶快去。”
    “好、好、好吧。”寇徐二人对视一眼,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寇仲小声问道:“陵少,娘亲这是怎么了?连好好的女人都不肯当。”
    徐子陵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仲少,当女人有多麻烦你又不是不知道。娘亲有机会做男的那肯定是做男的呀。”
    想到做女人的“麻烦”,寇仲就觉得自己小腹一坠,全身一冷,两眼一黑,不由得点头道:“陵少,你说得对!不过这样一来,娘不就是娘了吗?”
    “这……”徐子陵寻思半天,也只好叹口气道,“这也要看娘自己的意思啊!”
    就这样洗了一个澡之后,他们母子三人从父女三人又成了父子三人,各自换了套男子衣物,便来到大堂用餐。
    此时正是饭点,这家客栈的餐厅里面是人头济济,好不热闹。
    在这里他们就听到了这段时间最为劲爆的消息,那就是……
    只听大堂之内,一个挎刀的粗豪汉子大声对身边的酒友道:“你们有没有听说,龙尊施威,阴阳颠倒的奇闻?”
    众人一起摇头道:“倒是没有,请万通大哥给我们大家说说。”
    “那好,我就给诸位讲讲。话说那日赤龙经天,龙尊降世。他一下凡就吟了一首诗……”
    众人听到了我们龙尊大人的那首诗,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接着万通如同亲见一般地道:“……那个高丽婢暴起突袭,刺中了龙尊……”
    人群中有人不禁感慨道:“果然是胡种蛮女,居然狂妄大胆如此!”
    “嘎达”一声闷响,傅君卓把手中的茶杯给硬生生地捏爆了。旁人还以为他也是义愤填膺,因此没当回事。
    万通又活灵活现地道:“……那两个小瘪三上蹿下跳,还高喊什么娘亲威武……”
    店中又有人斥骂道:“当真是认贼做母,寡廉鲜耻不当人子!”
    “啪!”
    随着一声巨响,有人拍案而起。

章节目录

身为烛龙的我怎么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慕容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鹉并收藏身为烛龙的我怎么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