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作者:biohazrd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一百零五章 五街五号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105)五街五号

    作者:biohazrd(心慯遗憾)

    字数:9183

    没久,辆电瓶的小摩托车缓缓地驶过来,上面下来了两个穿着保安制服

    的人,下车便询问在我身边的保安,「现在什么情况?」

    「个小子在附近鬼鬼祟祟的,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我身边的保安粗略

    地说了下状况。

    我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我靠,我什么时候鬼鬼祟祟了?我哪里像是不怀好

    意的样子?额,我的行为是有些鬼鬼祟祟的,但我的样子绝对没有不怀好意啊,

    难道我看上去这么像坏人吗?如果不是怕引起争端,真想把这几个肥头大耳的保

    安揍趴下。

    虽然听了我身边的保安说了下情况,明显这位看似保安头头的,也没有立刻

    做出什么举动,而是向我走过来,「你是说你是来做客的?可以说下哪家住

    户吗?」

    「额……」,看看,难怪可以做到保安头头,说话水平就是不样,经这位

    保安头头的客气问道,我的心瞬间舒缓了许,没了许不忿。

    于是我的态度也好了许,「是十街六号三楼3……」

    到最后我还是决定不要制造的麻烦,虽然我是很想见到这户主人到底是

    谁,若是能把她惊扰出来就好了,可是现在这情况,要是闹上警察局就不好了。

    缘而于此,我便报出了莫提冯的家门牌号。

    「十街六号三楼3?」

    「是莫先生家」,位跟保安头头同过来的年轻小保安上前步跟保安头

    头道。

    只见保安头头点点头,示意了下旁边的年轻小保安,「打电话跟莫先生确认

    下,噢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夏鎏枫」

    「嗯,问下莫先生认不认识位叫夏鎏枫的小兄弟」

    「好」,年轻小保安便掏出了对讲机,似乎要联系保安前台去打电话确认。

    没久,对讲机另边传来了信息,我确实是莫提冯家的客人。

    确认我的身份无误后,保安头头顿时露出了笑脸,「小兄弟不好意思,误会

    你了,我们也是为了园区的秩序,请别见怪啊」。

    「没事,下次不要随便怀疑人就行了」,我冷冷地说道。

    经过集团上的历练,我的身上出了种气质,种无形的霸气,让人不自

    觉地感觉到压迫。

    这下子保安头头眼睛亮,神采中了几分特别的意味,突然对眼前的年轻

    人正视了起来。

    开始他也只是秉着和气的态度而已,但经过我身上气质的变化后,他便不

    再敢小觑眼前的这位年轻人。

    他作为这小区里最年长的保安,加上这小区的特殊性,可没有少人拥有这

    样的气质,其中他见过的好几个,现在都已经是身居z市的高位。

    可想而之,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绝对不简单。

    为人处事老道的他,顿时笑容凝,朝着身边那位逮住我的保安冷冷喝,

    「小吴,还不赶紧跟夏先生道歉,以后不要随便见到人就觉得人家是坏人,这小

    兄弟如此年轻帅气,气宇轩昂,怎么可能会是坏人」。

    坏人两个字又不会长在头上,何况不是你吩咐的吗,对于这五街五号定要

    重点看待,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吗?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啊。

    这位叫小吴的保安心里腹诽道。

    不过他表面还是不敢违逆保安头头,「对不起夏先生」

    「嗯呵呵,你也是按规矩办事而已,没事了」,既然势与威已经到了,那么

    就不必再继续纠缠下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我这些日子得出的经验,况且我也有些心虚呢。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夏先生您了,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保安头头就欲要带走两个小保安,却是突然……「怎么回事?吵吵闹

    闹的?」

    突兀阵香气席卷而来,不仅仅是我,连几位保安统统不由得侧目。

    只见风韵动人的美妇从屋子里缓缓走出,红色的披肩随风微微飘到,道

    深韵点缀在胸前,瞬间所有的华丽内敛,不像是电视中出现的明星贵妇那么俗

    气的奢华,反而十分的朴素。

    彷若把所有的矜贵都收入到骨子里,贵的本身而不是外在。

    体态略显丰腴,看似丰满,却真实并不是胖,似乎每分的肉都分配到了它

    该去的地方,分显胖,少分便破坏掉整份的美。

    成熟的风韵气质像是刻印在骨子里,然而她的样貌又不像是四十的女人,

    在看见的第眼,我便在心里暗暗跟妈妈还有温阿姨做了做比较,发现眼前的美

    妇,除了在胸部和冷艳的气质上输给妈妈,在温婉动人与之古典优雅方面输给了

    温阿姨,其它方面丝毫不差,甚至在风情熟韵上胜妈妈和温阿姨筹。

    此刻的风华是属于这位美妇的,我和几位保安痴痴地在原地,像是傻了

    般看傻了。

    还是年长的保安头头率先醒悟了过来,他毕竟年长了些,定力比之年轻人要

    好了许,看见身边的两个年轻小保安像是傻了样,不由得轻咳了两声。

    「孙女士你好,不好意思惊扰到您了,刚才在您家门口发生了点误会,不过

    现在已经解决了,打扰到您真不好意思呐」

    「误会?唔……好吧,下次有事请离远点说,我不喜欢我周遭太过于喧闹」

    「好的好的,我会吩咐下去的了,以后保证不会有此事再发生,抱歉打扰到

    您了」

    虽然很不解他们的头头为什么这么低声下气,不过两位年轻小保安还是低头

    与之他们头头同躬身保证。

    「她就是陷害我妈妈的源头吗?」,我心中暗暗想道,当我再次看清美妇的

    样子的时候,差点惊叫了出来。

    然而这时候这位姓孙的美熟妇也转过头看向了我,霎时瞪大了眼睛,只不过

    与我不同的是,美熟妇看到我的眼神,有着惊讶,有着惊喜,甚至还有些埋怨…

    …「是你!!!?」

    「是你!!!?」

    两人同时叫出了声。

    「两位认识啊?」,见此场景,保安头头略微有些讶异。

    心中暗忖,果然如他所料,这年轻人果然不简单,他可不同于他身边的两位

    年轻小保安,他在这里也有些年头了,对于这里的每家每户都十分的了解,自然

    清楚这门牌刻着「五街五号」

    的主人有大能量,所以他才会吩咐下去,定要特别关注这周遭的情况,

    有情况马上向他汇报。

    「我……」,我迟疑了下,不知道该肯定还是否定,毕竟我当初对人家做

    出那种事。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度重逢。

    相比于我,美熟妇就显得从容许,虽然她瞳孔中的神色有些奇怪,不过她

    还是点了点头,「唔……算是认识吧」

    没有否定也没有很确定的回答,使得场中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怪异。

    保安头头也嗅到了这诡异的气氛,不由得觉得奇怪,尽管心中有些疑惑,但

    经验老道的他知道有些事不是他该好奇的,知道的越死的越快,自古好奇心过

    重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点他很清楚。

    「既然两位认识,那么事情就好办了,都只是些误会而已,你和夏先生聊吧

    ,我们就不打扰了,我们还有其它的园区要巡逻,就先行告退了」,保安头头很

    识趣的拉着身边两位年轻小保安要走。

    其中个还有些挣扎,明显露出了好奇,却还是被保安头头在耳边说了两句

    ,强行拉走了。

    余下我和美熟妇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突兀整个世界都变得十分安

    静。

    「你好啊……」,我首先打破了沉默,脸部的肌肉硬挤出了丝笑容说道。

    「要进来坐吗?」

    美熟妇没有回应我的问候,反过来面无表情地问了我句。

    我微微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只见美熟妇深深地看了眼,转身往屋里走去,然而却没有把门关上,意思

    已经很明显了。

    而美熟妇这时已经先步地走进屋里了,见此,我深呼吸了口气,暗暗沉

    下心也跟了上去。

    屋里的布置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繁华,切都十分朴素,无论是装饰,茶几

    ,亦或者是沙发,几乎都是木做的,除了地板以外,很都给人种白素的感觉。

    然而如果我对木制家具有所研究的,必定能看出这套木做的家具中的不简

    单,若是有懂行的收藏家在场,怕是会尖叫出声,黄花梨木家具,而且从上面的

    花纹,工艺凋刻,都不是现代的作品,也就是说这些黄梨木家具都是古董。

    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黄梨木家具,能有保存如此完好,全天下怕是都找不出

    几套,这里居然摆着整套明清黄梨木家具。

    要知道现有的已知持有这些明清黄梨木家具的,便只有首都某几个红色家族

    ,且还是顶天了的那种家里才有,都被那几个把持着整个国内大陆最高权力的老

    头子当着宝样呵护着,根本不可能送人的。

    最主要是这套黄梨木家具还是海南黄梨木,显得加珍贵,能够拥有套这

    样完整无缺的明清黄梨木家具的,光是有钱是不够的,这根本不是有钱就能买到

    的东西。

    可想而知这家的主人是何等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愣在门口干什么?过来坐吧」

    美熟妇的声音如同细线般细腻清晰,只是在我的耳里犹如催命音样,使得

    我的心凝成了线。

    我步履蹒跚地挪到了美熟妇面前,幽幽襟坐下,眼睛死死地盯着茶几,丝毫

    不敢把目光投向美熟妇。

    「真没想到还能再遇见你」

    「我……」

    美熟妇首先打破了沉默,亦然我却句话也说不出口。

    突兀我勐然地躬下身子,「对不起,当初都是我的错,是我时间没忍住才

    会对你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如果你要怪要怨的,都冲着我来吧,请你放过

    我妈妈……」

    「这什么跟什么啊,如果你是说我喝醉你对我做的事情的话,我早就不放在

    心上了……」,美熟妇慵懒地往后躺,细微之间尽显媚态,风情和成熟两种风

    韵不断在美熟妇身上流连,不经意之间都能让我看呆。

    「那你为什么……」

    「我还没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刚想问为什么要对我妈妈下手,就被美熟妇给打断了,我便只好老老实实

    地回答美熟妇的问题。

    「我叫夏鎏枫」。

    「夏鎏枫?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美熟妇屯然眉头皱。

    「你今年几岁了?」

    「我……我十七岁了,我……」

    「十七岁吗……是小了点,这就有点麻烦了……」

    我又刚想说些什么,又被美熟妇被堵在喉咙难以开口。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试过了,这些日子以来,我在温阿姨的医院集团担任ce

    o的位置,从来都只有我讲,下属只有听的份,就算要插嘴也是等我说完话后。

    明明接任ceo的位置才不到个月的时间,为什么我总感觉过了很久了呢?这样的感觉还挺怀念的,想当初妈妈也是……只有她说没有我说的份……不知

    道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以前的样子……「什么麻烦?你到底在说什么,我

    怎么句话都听不懂,我……」

    「你听不懂没关系,以后有你懂的时候,唔……十七岁……还在上学的年纪

    ……确实小了点啊……」

    我感觉我快要疯了,每次我都要开口了,却是又被堵回来,这种憋屈的感觉

    ,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了。

    「喝茶吗?」,未等我回答,美熟妇就先步将个紫砂茶杯放到了我的面

    前,顺势往杯子里灌满了茶水。

    浓郁清香的气味顺着蒸汽飘飘,弥散到整个客厅,澹澹的清香又带着安宁人

    心神的力量,闻着这股茶香,我顿时心情都平静了下来,没有了先前的浮躁。

    我悠悠地抿了口清茶,道上了句。

    「谢谢」。

    「为什么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你还能如此平静地对待我,按照道理你不

    是应该很恨我吗?」,喝下茶水后,我整个人宁静了许,没有刚才那般那么急

    切地想要从美熟妇那里知道为什么要陷害妈妈的答桉了。

    美熟妇同样品了口茶水,深深地看了眼手中紫砂茶杯里荡漾的茶水,「

    那样的事情?你是说上床吗?呵呵,我又不是十七二十的花季少女了,况且我这

    具身体,还有资格恨谁吗?」

    「呀呀呀,你怎么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这时轮到我脸红了,没想到

    这些日子的历练经历了那么的大场面,居然还像是个纯情少男样脸红。

    「呵呵呵,你还真是个可爱的小男孩,也难怪会把个陌生人随便地抱去

    酒店,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吗,故意让你带我去酒店,然后讹你的钱吗?」

    「我当时没想那么,只是看到你晕倒在地上,万出什么事怎么办?我不

    能见死不救啊」

    「你所谓的见死不救就是把我带去旅馆,然后把我上了?」,美熟妇笑吟吟

    地翘起二郎腿,羊脂玉般的大白腿让人忍不住地想要上去摸把的冲动。

    我霎时不由得阵羞窘,虽然我很想反驳我开始并没有那个意思的,可是事

    实上我确实把人家带到了旅馆,还把趁着人家喝醉把人家给上了,这让我时无

    言以对,想反驳又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我……我……我……开始并没有那个意思的……只是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样?」

    「后来……后来……我把持不住就……我……总之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对

    不起……」

    「好好补偿我?你能怎么补偿我?要知道我失去的可不是贞洁这么简单,我

    已经结了婚甚至有了孩子,你这样要我如何对得起我的老公?」

    「我……」,听美熟妇这么说,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补偿,错误已经犯下

    了,对人家造成的伤害都已经造成了,再说什么补偿不会有些过份了吗?「我知

    道我犯下的错误是无法弥补得了的,只是求你给次机会我,至少能让我的心里

    好过些」

    也许……美熟妇就是这样才迁怒到妈妈身上的吧,这切都是我的错啊……

    「愧疚?愧疚就对了,你可要好好怀着这份愧疚的心就行了」。

    「啊?」

    美熟妇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使得我十分不解。

    只不过这时我继续说道,「其实我能不能问你件事?」

    「嗯?」

    「为什么当初第二天起来发现是我上了你,你没有报警抓我?」

    「报警?我倒是很想找到你,问题是,你我素味相逢,后来我回去那间旅馆

    问过,你根本就没有登记身份证,加上那间旅馆本来就不合法,个摄像头都没

    有,就只是单凭旅馆老板的描述你要我如何在人海茫茫去找你?况且那时你走的

    时候我才刚醒,对你也只是个很模煳的印象,即便现在再次遇见你,我也是迟

    疑了两秒才认出你来,你觉得我报警会有用吗?」

    额……我靠,我才想起来当初我住下的那件旅馆,根本就没有登记身份证,

    且那个地方又偏僻,两个人又不认识,别说只是上床了,就算杀了人跑路也不

    定能把我找出来。

    妈蛋的害我那时候担心受怕了那么久,差点妈妈都要为我牺牲了,原来这

    切都只是我自己吓自己。

    「也是……」

    说完这句后,忽然气氛变得很尬,两个人相顾无言,陷入了种诡异的沉

    默。

    「额……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这次轮到我打破了这片寂静。

    亦然美熟妇稍稍露出了异色,「这就回去了吗?难道你就不想留下来和我再

    发生点什么吗?」

    说着美熟妇水汪汪的大眼睛涟洏轻眨,宛似在暗示我什么,阵香气向我扑

    面而来,我差点又把持不住了。

    不过我脑海中妈妈的容颜闪而过,使得我躁动的心瞬间平息了下来。

    「错了次就够了,我不想再错第二次」。

    「嗯哼哼」,美熟妇嘴角突然扬起道笑意,眼里写满了某种特殊的涵义,

    收起了媚态回到了正经的神情,「你刚刚不是还有事情要问我的吗?这就要走了?」

    听到身后美熟妇传来的声音,刚走到门口的我忽然顿住了,霎时回过头,「

    我……嗯……我确实有个问题想问你,只是不知道该不该问……」

    「你问吧,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哦」

    「唔……」,我深呼吸了口气,「我想问的是为什么要陷害我妈妈,如果

    你真要怪我玷污了你的身子,你就冲着我来好了,为什么要对我妈妈下手?你要

    杀要剐随便你好了,请你可不可以放过我妈妈……」

    「你妈妈……」,美熟妇忽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眼里阵惊慌。

    「你妈妈……夏鎏枫这个名字……」

    美熟妇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是又不敢确定。

    再次抬起头的美熟妇,霎时丧失了适才的从容,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你…

    …你妈妈……你妈妈不会是叫……叫陈淑娴……吧……」

    「嗯,没错,我妈妈是叫陈淑娴,求你……」

    我点点头。

    我话都没有说完,便被美熟妇给打断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你……你怎么了……」,见到美熟妇的样子有些不太对,我不由得错愕。

    「哈哈哈,老天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吧,为什么!!!为什么你妈妈会是陈

    淑娴那个女人!!!」

    「我……」,我很想说,这我又不能选择,妈妈这种生物能是我这个做儿子

    可以选择的吗?只不过美熟妇现在的状态,好像陷入了纠结与痛苦之中。

    「你没事吧,你还好吗?」

    「滚开」

    见美熟妇身子摇摇欲坠的样子,我刚欲要走过去搀扶,却被美熟妇把推开。

    「你给我滚,所有跟陈淑娴那个女人有关的都给我滚出我的视线」。

    「额,我妈妈到底怎么了吗?你不是因为我才对我妈妈下手的吗?怎么……」

    「因为你?」,美熟妇笑了笑,旋即变得无比的冷酷。

    「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给我滚听到没有」。

    「我……」,我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看见美熟妇宛似要杀人的眼神,我连

    忙改口,「那我改天再过来好了,你……你保重……」

    待得我离开了以后,美熟妇忽然瘫软了下来,似是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她伸

    手去抚摸了下肚子,缓缓地了起来。

    走到旁边的个架子处,拿起了个相框,看着相框里的人像,不知觉地呢

    喃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给了我希望以后又让我得知如此的真相,我该怎

    么办才好……」,美熟妇放在肚皮上的纤纤玉手浑然捏紧,不知道是抓着衣服,

    还是抓着衣服底下的肉。

    「常儿,你说妈妈该怎么办……」

    走出了「县衙」

    小区,我静静地矗立在门口,至今我都还是搞不懂,美熟妇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妈妈?没错了,似是在美熟妇听到我妈妈就是陈淑

    娴后,就突然间性情大变。

    「难道妈妈真的和她有什么渊源不成?」

    边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边想道。

    可是现在妈妈变成了那样,想要求证也是不可能的了。

    现也只好等过几天看情况再过来趟拜访美熟妇,看看能不能找出中间的原

    因,为什么美熟妇会如此怀恨妈妈……只是美熟妇的身影我怎么觉得好熟悉,好

    像在哪里见过,而且印象尤为深刻,不然不会看到第眼就涌出无比的熟悉感。

    不关是那天晚上的艳遇,而是在久之前,好像我就有见过美熟妇了,到底

    是何时呢?时间有点想不起来了,或许我真有在之前就见过美熟妇也不定,

    说不定就是那时候和妈妈结下渊源,然后才会酿成今天的结果。

    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在没有证实之前都不能确定,是否真是妈妈的原

    因。

    至于我的原因,从刚刚美熟妇的表现来说,貌似美熟妇点不在意和我的

    夜姻水情缘,应该不太可能是因为我,而且美熟妇的变化是从我提到妈妈开始的

    ,尤其是我说到我妈妈是陈淑娴的时候,美熟妇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

    看来真是妈妈的原因了。

    我怀着重重的心事回到了家,首先温阿姨迎向了我,自从和温阿姨真的同居

    了以后,温阿姨就像个温柔的妻子般,每天守候着我这个丈夫回家,为我献

    上柔情的笑容,让我天以来所有的劳累,下子统统消失不见。

    「你回来了」

    「嗯」,我想着美熟妇的事情,所有没有过的回应。

    「你有心事?」,然而温阿姨下子就看出来了。

    「是集团的事情么?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可以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给你

    提供什么建议」。

    「都不是,只是遇到了些想不通的事情而已,没事的,让我自己解决吧」

    我没有把美熟妇的事情说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提起,难不成我要说我

    今天去找了陷害我妈妈的罪魁祸首,发现她竟然曾经和我有过夜情,这要我怎

    么说的出口?况且还是当着温阿姨的面。

    就相当于要个丈夫向自己的妻子说出他曾经鬼混过的个女人,如果不是

    逼不得已,怕是全天下的男人都不会说的吧,毕竟本能的求生欲在提醒着小命重

    要啊。

    「我先去看下妈妈吧,妈妈今天的情况还是那样吗?」

    「依旧没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

    「哦」,我略微有些失望。

    其实我每天都么衷心希望,有天回家,妈妈会像往常样,就算是打

    我骂我,我都觉得是幸福。

    只是可惜这天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

    「吃过饭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去帮你把饭菜热热」

    「不用了温阿姨,我吃过了」

    说完便往妈妈房间的方向走去。

    温阿姨看着我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并不是为我对妈妈关注而

    感到吃醋生气,只是有些不忍与心疼我。

    她知道我的心里直对妈妈有份愧疚,觉得是我当初和她做爱的场面令到

    妈妈遭受打击变成这个样子的,所以直都无法释怀。

    她何尝又不是如此呢,尽管没有我心里那么难受,但她亦是对陈淑娴有着

    份愧疚感。

    不然她也不会如此悉心地照顾,怎么说再怎么大气,彼此都算是情敌不是?

    而眼前,对于自家心爱的男人的举动,她非但不会觉得生气,只会觉得有种无

    奈,还有期盼。

    或许只有等到陈淑娴清醒过来的那天,她的那份愧疚感才会放下吧。

    我推开了妈妈房间门走了进去,虽然有些失落,但我仍旧不会放弃任何丝

    的希望,只要有时间我就会陪在妈妈的身边,试图借此来唤醒妈妈。

    毕竟在妈妈的心目中,无论是身为儿子的我,还是身为男人的我,都是妈妈

    心底里最重要的。

    我来到了妈妈的床头,妈妈没有睡,而是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瞳孔

    里仍旧没有任何的色彩,全是晦暗的片,看不到丝毫的瞳光。

    看到妈妈这幅模样,我不由得揪心痛。

    我坐到了妈妈的身边,轻轻抚摸了下妈妈的脸庞,柔情地说道:「妈妈,

    你知道吗?今天我终于找到陷害你的源头了,只是事情有些出乎意料」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竟然无法对她提起恨意,明明是她害得妈妈你

    这么惨的,我却连恨意都恨不起来」

    「缘分这种东西还不知道该说奇妙好,还是该说这也许就是命」

    「我大概可以确定陷害妈妈你的人就是她了,只是不知道她为何这么恨妈妈

    你,我才刚提到妈妈你的名字,她就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或许妈妈你应该

    知道真相吧,但是现在想向你求证也不可能了,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剩下的时间

    不了,拜托你妈妈,求求你快点醒过来吧,不然你这幅模样,就算我再怎么努

    力想要保住妈妈你校长的位置,都难以再继续下去了,加上还有省城上面下来的

    压力,顶我也就只能再坚持个星期了」

    「妈妈,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我怀着对你愧疚,痛苦地过辈子吗?」

    我抓住妈妈那没有温度的手,试图把我的体温,还有我的心情,我的爱传达

    给妈妈。

    亦然这切都是徒劳无功……我抽泣了下,看着妈妈苍白的小脸,「我不

    会放弃的,我会等你,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去做的……」

    说完我便走出房间……倏而,在我离去不久,妈妈的手指忽然动了下……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一百零五章 五街五号

    -

章节目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biohazr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biohazrd并收藏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