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 作者:大江流

    第142章

    因为比较愧疚,所以徐京阳在沈密出国的这几天,都赖在了牛牛的小床上,陪他睡啦。牛牛还没说什么,倒是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住两天的舅舅先开了口。

    对的,徐京阳和沈密结婚后没多久,他舅舅不知道怎么就开了窍,同意跟吕毅在一起了。许筱蓉原本的意思也是跟徐京阳一样,办场婚礼,把这事儿说开,省的有人在背后嚼舌头之类的。吕毅对此双手双脚赞成,可问题是许山压根不买账,他俩显然是许山说了算的,这事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不过好在,他俩都过了明路了,不多久,两个人都共同出资买了新房,然后他舅舅就大包小包的屁颠颠的搬出去跟吕毅同住了。他俩都是有个性的人,显然跟沈密和徐京阳不是一样的,总有点摩擦,但这几年下来看,感情一直是很好的。

    当然,至于他俩究竟谁是攻谁是受这事儿,徐京阳也好奇了好几年了,这些年他是左套右套,各种方法都用尽了,别说他舅舅,就连他舅妈的嘴巴也跟缝起来了似的,谁也不肯说,让徐京阳那个好奇,那个抓耳挠腮啊。

    平日里,节假日他们是两家跑,他舅舅只有在吕毅出差不能带他去的时候,才会独自回来住几天,因此,徐京阳接了牛牛下学一回家看到他就先问了声,“舅舅你怎么在啊,舅妈去哪里出差了?”

    许山正跟团团和圆圆玩呢,听见他的声音也没抬头,随意说道,“他有事,我回来住两天。”大概是团团拽着他新留的小胡子了,他嘶了一声,然后就跟那小子讲条件,“乖团团放手哈,舅爷爷的胡子要掉了。”可团团显然没放手的意思,拽的还更紧了。

    许山就跟人家爸告状了呗,“你就这么瞧着你儿子捣蛋啊,快点让他放开。”

    徐京阳别的不说,自家三个小崽子是太熟悉不过了,因为都是他带大的呢。他家牛牛是从小心里有数,从不面上表现出来,但千万别惹他,都记着呢。他家圆圆则是个好脾气的小姑娘,大大咧咧的,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说实在的,跟他很像的,总归没啥脑子的样子。倒是他家团团,性子跟沈密却不是像的那么厉害,这家伙不但聪明而且身手敏捷,向来不吃亏。他觉得他家沈大哥,没这样啊。

    他当即就说,“舅舅你肯定说团团坏话了,要不我们家团团不能这么对你。”

    许山抱着这小子简直都没法了,在那儿哭诉,“我又不是不知道他性子,我哪里敢。”他说着,就眼睛转了转,看着团团说,“不是吧,我就是感叹了你妹妹一声,你这也不愿意啊。”

    徐京阳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舅舅肯定又在那儿说他家圆圆长得不够好看这事儿了。

    当然,他舅舅不是坏心眼,其实圆圆作为徐家这么多年唯一的女孩,是最受疼的,他舅舅就是替圆圆有点打抱不平。因为圆圆长得不像他这个漂亮到二代圈子里找不出第二个的亲爸爸,也不像他那个还算是小美人的奶奶许筱蓉,更不像如今四十多了还玉树临风的舅爷爷,反而是像了徐年。

    徐年可是徐家和许家两家人的颜值低谷!可想而知,他家圆圆撑死也就是个清秀小美人的未来啦!从小家里人都有点感叹,可圆圆是个跟他一样的小傻瓜,天天傻吃傻喝顺便欺负哥哥,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不放在心上,压根没表达过意见。倒是他家团团,从听懂话开始,就开始维护妹妹了。

    徐京阳才不同情他舅舅呢,还给他家团团助威,“乖团团,使劲儿!我就瞧着那胡子不顺眼呢,吃饭渣滓都掉在上面啦,脏死了,都给他拽下来。”

    许山:这是父债子还啊!他早年骗过多少次徐京阳,如今都被团团给找补回来了。

    偏偏这话还让从外面回来的许筱蓉听见了,她显然也是不喜欢那胡子的,立时赞同道,“那胡子就是不利索,许山你能不留还不是不留了。明明平日里看着也就三十四五岁,留了就跟四十四五岁似的,你什么眼光?”

    许山一口老血闷在心头,干脆不吭声了。

    因为闷,他又不是个吃亏的性子,等着吃完饭要睡觉的时候,知道徐京阳这两天和牛牛一起睡,他就来了一句,“哪里是陪牛牛,是沈密不在你胆小,让牛牛陪你吧。”

    这是笑话徐京阳是沈密小挂件的本质了。徐京阳倒是没理由反驳,他的确是这样的,沈密出差他能跟着都跟着的,这次没去是因为太急了,他手里项目没完成,实在是不好意思跟他爸请假,所以才单独留下的。

    徐京阳没话说,只能哼了一声,带着牛牛上楼去了。

    等着躺下了后,他照旧给牛牛读了一段睡前故事,然后就拍拍牛牛的小脑袋,说了句咱们睡吧,就关了台灯。结果屋子里一黑下来,牛牛就靠了过来,小胖身子紧紧的抱着他,跟他悄悄的说起了心里话,“小爸爸,我喜欢你陪着我。”

    徐京阳那个妥帖啊,觉得侄子就是比舅舅强多了!他揉着他家牛牛的小脑袋也跟着点头,“小爸爸也喜欢陪着牛牛。你们三都是小爸爸最珍贵的宝贝了。”虽然说徐京阳傻兮兮的,可是对孩子他却天生很敏感,在决定要团团和圆圆之前,他就专门给牛牛做过解释,而且这一年多,全家人都表现的很好,牛牛自然是知道,在这个家里,在爷爷奶奶大爸爸小爸爸,舅爷爷他们心中,他们三都是一样哒!

    牛牛就点点头,“那小爸爸有空就多陪我睡吧,其实……”他不得不撒了个小谎话,“我有时候会害怕的。”

    徐京阳这可是第一次听他说,当即就点了头,“好!”

    结果这话一共没用了两个小时,就食言了。半夜里,徐京阳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怎么跟飞起来了一样,不过随后他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然后就又睡安稳了。等着他真正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正一边脱着他的睡衣,一边亲吻着他。

    屋子里黑乎乎的,徐京阳都快吓死了,忍不住就要喊,然后耳边就传来了闷笑声,那个男人说,“小傻瓜,连自家男人都不认识了。”

    是沈密!

    他几乎太惊喜了,一把就搂住了沈密的脖子,声音里都带着雀跃问,“大魔王,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不说后天才能回来吗?”这个微信里的备用名,他俩一结婚,就被沈密发现啦,然后徐京阳就偷偷叫了起来,反正他家沈大哥就是很魔王吗?当然,他也就成了小兔子,那啥的时候,还穿过兔子服呢!

    徐京阳然后又想到了牛牛,连忙向一边看过去,显然他也怕这种少儿不宜的事儿,让牛牛看到,他还小呢!

    沈密就把他的小脑袋给掰了回来,笑道,“赶了好几天,你不说想我吗?连夜忙完了,就赶回来了。牛牛不在,这是咱俩房间,我把你抱出来了。”

    徐京阳这才放了心,直接起身亲了沈密一口然后才说,“你早说我就等着你啦,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热饭啊。”

    沈密想到他的厨艺就想笑,连忙阻止了,“飞机上吃了,胃里不饿,不过,身体饿。”

    两个人老夫老夫了,徐京阳怎么可能听不懂,当即就脸红了,不过这家伙向来只是脸红而已,对洞房的事儿从来都积极的很,这会儿便是如此,一边嘴巴上说着,“你怎么越来越不矜持了呢。”一边手已经开始滑动起来。

    沈密食髓知味,自然不会阻拦,反而跟着一起,亲吻了起来。

    屋子里春光乍泄,倒是旁边房间的牛牛,这会儿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跟个小老头似的叹口气,睡不着了:明明都说好陪自己的,怎么大爸爸一来就反悔了。哎!他算了算好像自己是争不过大爸爸的,只能认命的裹裹小被子,接着睡去。

    徐京阳折腾了一晚上,到了早上的时候,浑身都懒洋洋的,沈密叫他起床,他却赖着不肯起了。沈密就捏着他的鼻子说他,“今天周末呢,牛牛也不上学,过会八成就要来找你了,你这是什么当爸爸的样子?”

    徐京阳在被窝里哼哼唧唧,“你昨天把人家弄成了那样,几天又要人家早起,你好狠的心啊。”

    沈密想想昨晚这家伙的热情,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这家伙似乎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四五年了,好像每次都很新鲜似的,让他特别有成就感,当然每次也就特别孟浪。沈密替他弄弄贴在了脸上的头发,这会儿也不好意思催人家起床了,只能说,“那收拾收拾再睡,要不孩子过来了你怎么见人?”

    徐京阳这才嗯了一声,又不动了。

    沈密知道,这意思是让自己干。他没办法了,只能拿了睡衣,昨天怎么替人家脱下来的,今天又怎么替人家穿上了。好在床上被单被子都换了,也不怕有什么,他这才下楼,去跟徐年许筱蓉他们打招呼去了。

    徐京阳累得很,不多时就又睡着了,还没进入熟睡状态呢,就听见有走路的声音,显然是门开了,然后他就感觉到左边的被子被掀开了一下,一个毛团子就塞了进来。他闭着眼睛伸手摸了摸,嗯,头发软软的,这是他家圆圆。过了一会儿,又塞进来一个,他又摸了摸,头发有点硬,这显然是他家脾气不太好的团团。

    然后就没音了,他也不睁眼,直接就说道,“牛牛,你在外面干什么,脱了衣服上来一起跟小爸爸睡啊。”

    他家牛牛就是这样的,其实很想来的,可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每次都需要他先开口的。果不其然,他话音一落,右边的被子也掀开了,胖乎乎热乎乎的牛牛就钻了上来。他伸手摸了摸,将人给抱住了,然后说,“乖啊,小爸爸还困,一块睡啊。”

    那俩小的显然是没睡醒呢,这会儿只是换个地方睡,牛牛也趴在他身上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噜,徐京阳就在孩子们的围绕中又睡了过去。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床上一沉,便想睁眼看看,然后就听见了他家沈大哥的声音,“是我,睡吧,我过来陪你和孩子一会儿。”

    他便彻底放了心,沉沉地睡过去了。

    中间的时候,屋子里不知道怎么有了光,他被照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瞧见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他觉得奇怪,那前面不应该是他家的墙吗?怎么会跟没有似的。

    直到那人越走越近,他才渐渐看清了容貌,忍不住地哽咽了起来,那是他哥!

    他试图大声的叫,可是他试了很大的力气,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张着嘴跟个小傻瓜一样,泪流满面。他哥却还是原先的那副模样,穿着好看笔挺的西装,皱着眉嫌弃着他,“都快三十的人了吧,怎么哭起来还跟三岁一样?太丑了!”

    他想叫哥啊。他想说哥你都在哪里,哥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才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我和爸妈都很想你啊。他还想说,哥你有儿子了,叫牛牛,我养着他呢,他可聪明呢,跟你一样,才七岁就比我厉害了。他更想说,哥你能不能留下来,我想你。

    可他都说不出来。

    只能听见徐天跟他说,“我都知道,傻小子,我还担心我走了你那么傻,徐家怎么办呢。没想到你傻人有傻福,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乖,好好生活,好好孝敬爸妈,把我的那份一起做了吧。我也过得很好,跟爸妈说,让他们也放心吧。”

    徐京阳点了点头,就想问,“那哥哥你呢,你能常来看我们吗?”

    就瞧见徐天笑了,他伸出手来摸了摸徐京阳的脑袋,就跟往日里一样,然后才说,“小傻瓜,我会在天上永远看着你们的。”

    徐京阳还想再问,那道光就消失了,他再睁眼,已经没人了。沈密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问,“怎么了,白天做梦都哭醒了。”

    徐京阳就一头栽进他怀里,也顾不上害怕孩子们笑他了,他忍不住就把梦说了,沈密眉头微微有点皱,握着他的手安慰他,“这是哥哥觉得你过得好,来托梦了,他替你高兴呢。以后我们更努力,过得更好,哥哥才会更放心的,更高兴的,说不定还会来看你。”

    徐京阳连忙点了头,睁着泪水朦胧的眼睛,一边同样的紧紧地回握住了沈密的手,一边连忙点头说,“一定会的。”

    哥哥,你会看到,我们这一大家子,永远幸福美满的。

    我和沈大哥跟你保证!

    一定!

    第142章

    -

章节目录

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书只为原作者大江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流并收藏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