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古代爱情 > 兄妹兄(骨科 np 高h) > 让二哥看着我被肏(h)

让二哥看着我被肏(h)

推荐阅读:她的猫猫男Omega反派的猫主子又在作妖小说he结局后女配开始反抗香樟少年新婚札记穿进男频文里当万人迷[快穿]失落银河春山黛穿到三国,丞相大人请用膳我也不想拿师尊证道的

    我抱着吴冠清的胳膊,一路上走得极慢。守在殿外的小梅远远地瞧见了我,欢喜地前来迎接:“殿下,您回来了!清清他……”
    她骤然吞下后面那句话,若无其事地扶着我另外一边身子,贴在我耳边小声道:“主子,您怎么和他一起回来了?”
    傻丫头,你说得再大声点,让整个宫的人都听到好了?我朝她挤眉弄眼,暗示她闭嘴,专心走路。
    她看上去有些着急,小脸憋得通红,眼睛快速翻飞得像蝴蝶的翅膀。我被她搞得晕晕乎乎的,可碍于吴冠清在身边,我怕她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只在心里小小地埋了个疑问。
    我强拉着吴冠清将我送到寝居门口,娇羞地看着他:“谢二哥。”
    他被我紧拽着胳膊,却依然面不改色地道:“殿下注意保重身体。”
    小梅一直在我身边紧张地踱步,看起来像是尿急。我不解地看着她,推开我寝室的房门,她居然还试图拦我——
    “啪嗒”一声打开门,一个青色的影子飞快地扑向我,将我整个儿抱入怀中。“殿下,清清可想死你了?”
    我整个僵在原地,感觉整个世界轰然倒塌。
    眼前这位欲求不满的男人,正是我搜罗的十六个男宠之一,清清。
    其实那么多男宠,我也并非一一宠幸过。我只是爱惜男色,将他们通通都收入宫中而已。
    唯一一位经常宠幸,还赐了名的,只有眼前这位,清清。
    每月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唤他来我房里,该死的,我居然把这事忘了个精光!
    吴冠清看起来只惊了一瞬。他很快便收拾好心情,不着痕迹地退开三四步:“原来殿下……那就不打扰殿下雅兴了,告辞。”
    我下意识伸手留他,却被清清一把抓住了手腕,亲昵地往怀里带。他用下巴摩挲着我的头顶,说:“殿下,刚刚那人好眼熟呢。”
    召他进宫这么多天,我头一次对他动了怒。
    我闭上眼,将他推开,三两步追上吴冠清,扯住他的衣袖:“二哥。”
    然后呢,接下来说什么?
    我哑着嗓子,心里纵使有万语千言也只吐出一句:“……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吴冠清苍白着脸,垂眸:“殿下喜好,我有什么好干涉的。”
    “是吗?”我逼视着他,“哪怕他和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你都没什么想法吗?”
    “……只是巧合罢了。”他云淡风轻。
    “二公子聪慧绝伦,却相信妹妹男宠长得与自己这般相像,只是巧合吗?”我回头看着清清,他一脸怔愣。吴冠清与他站在一起,简直像一对双生子。
    吴冠清沉默不语。
    我曾将清清藏得很好,除了小梅,无人知道王女车熙私下里纳了个和自己哥哥极相似的男宠。
    衣袖的一角越攥越紧,我苦笑一声:“二哥,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给他赐名为‘清’吗?”
    吴冠清,清清。
    这位男宠意指是谁,不言而喻。
    吴冠清什么都懂,早在我表白的时候他就懂了,哪怕我将血淋淋的事实捧在他面前,他依然要装不懂:“殿下怕不是为了折辱我。”
    用公子的名义给男宠取名,乍一听,确实是在折辱。
    我撩起他的一缕发丝,被他偏头躲开。我笑了笑:“二哥,我从没想过要折辱你。”
    他一拱手:“殿下说得什么,我听不懂,冠清有要事在身,想先行一步……”
    我当着他的面,勾住清清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上去。
    吴冠清的话戛然而止。
    清清很乖顺,也很聪颖。他搂住我的腰,温柔地回应我的吻。
    小梅默默离开,反手还带上了门。吴冠清被她关在这里,与我和清清一起,我心里暗赞:小梅,你果然是深得我心。
    吴冠清的拳头捏紧了,掩藏在宽大的衣袖里,谁也看不到。他闷声问:“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接吻的间隙,我喘了口气,衣袖柔柔地垂落下来,只露出我如藕的双臂,松松地勾着清清的脖子。
    清清嘴角噙着笑,温顺地替我将散乱的发丝别好。
    我靠在清清怀里,懒懒地给了他一眼:“二哥,你不是不懂我在说什么吗?那妹妹就展示给你看,我是什么心思。”
    我主动拂去一边的衣服,露出半截白得发光的玉肩。乌黑的发丝披在身后,我嘴角又有些红肿,此情此景,暧昧极了。
    吴冠清仓皇地将眼神移开。
    我主动将清清的手放在鲜红的肚兜上,还不忘了调笑他:“二哥,你不是不懂我的意思吗,那你怎么还不快回头看看我?”
    清清熟练地揉着我的胸乳,力道正好,我忘情地哼着,将他的头埋进我胸口。
    清清隔着薄薄的肚兜,伸出舌头细细地舔舐着。口涎很快将肚兜洇湿,大半个胸乳若隐若现。他的技术很好,我领会过多次,一边呻吟着,一边喊:“二哥,你为什么不敢回头看我。”
    吴冠清几乎要躲进墙角里,他不想看见,可我就不想让他如意。既然看不见,那就听见好了。
    我抬起一边的腿,清清会意,一手穿过我的腿,扶到他腰际。火红的宫裙撩开大半,露出花白的大腿,淫靡地缠绕在男人身上。我将半个身子向后仰去,清清稳稳地扶住我,用嘴叼起肚兜的一角,向下一扯,肚兜轻飘飘地掉在地上,露出我浑圆又饱满的乳房。
    “二哥,我肚兜被他脱掉了,你不回头看看我吗?啊……嗯嗯……啊……二哥,你看……你快看……他在……他在亲我的胸……”
    清清含住我的奶头,用舌尖灵活地挑逗着。同时,一手也不闲着,顺着光洁的大腿向下,一路摸到富有弹性的臀部,有节奏地揉捏着。顺着他的动作,花穴也被隐隐带动,打开又合拢,爱液从股间滑到清清手上,他笑了笑:“殿下,您湿了。”
    我看着他那张与吴冠清极相似的脸,此刻正在吸我的奶,捏我的臀,我也轻轻一笑:“清清,说大声点,让我们二公子听见。”
    他很顺从:“二公子,殿下流水了,流了很多。”
    “叫我名字。”
    “二公子,车熙流水了,您妹妹……被我摸得流水了。”
    我满意地摸了摸他后颈,更加淫乱地把自己的花穴往前送,磨着他的坚硬。他闷哼一声,手指摸到我的花穴,轻车熟路地找到我的花核,我叫出了声:“啊啊啊……啊啊……二哥……他摸我……摸我的穴了……他还……他还把手指……插进来了……啊啊……”
    清清托着我的臀好让我站得更稳,另一只手覆住我的花穴,在甬道里作祟。蜜汁汩汩地流了出来,渴求着更多。清清将我整个向上托起,摁在他早已勃起的阳具之上,顺溜地插了进去:“啊……嗯嗯……唔……我被插了……清清……我被清清插了……啊啊……二哥……”
    我的腿死死地环在清清的腰上,在大白天的院子里,在吴冠清还在身边的时候,我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和别的男人做爱了。
    两个性器的亲密接触伴着咕叽咕叽的水声,淫靡极了。我脱离了地面,爽得更加飘飘然,在性交的快感之中,唯一让我不满的就是,吴冠清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哪怕他耳朵都涨红了。
    我娇喘一声,夹紧了清清,附在他耳边道:“抱着我去他身边。”
    他点头,一边走路,体内的阳具更加嚣张地顶弄着我。我放荡地呻吟着,突然大叫了一声:“吴冠清!”
    他果然下意识地回头看我。
    然而入目的确实这样的场景——他的妹妹,我,此刻衣衫不整,雪白的胸乳暴露在空气中,被身下人的动作搞得一颠一颠的。端庄的礼服之下,粉红的花穴正被一粗鲁之物来回抽送着,他离得极近,甚至能看清拔出来的时候花唇都被掀开,粉嫩的肉瓣混着透亮的淫水沾染在二人的交合之处。而我平日里总是盛着甜甜的微笑的脸,红唇微张,脸颊通红,写满着淫欲中的快感。
    身后,就是那张与他极像的脸,那人脸上也写满了情欲,见他望来,还故意低头吃了一口我的奶。
    看见自己的脸和妹妹做着这种事,吴冠清只感觉自己脑袋似乎轰得一声炸开了。
    他脸上青红一片,一时忘了把目光移开,只死死地盯着我们的交合处。而那里,最原始的性交还在继续,粗大的阳具几乎要将娇嫩的花穴抽插出白沫。
    “啊啊……唔……嗯……啊啊……冠清……冠清……你看……现在……像不像……我们在……在做……”
    在他清醒的注视下,身为妹妹的我,在清清的卖力下抽搐着达到了高潮。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27115/45471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