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55章“宝宝,我想吃奶。”(微H)

第155章“宝宝,我想吃奶。”(微H)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宝宝,我想吃奶。”(微H)
    欣柑被他勒得呼吸不畅,也想查看他脸上打得严不严重,正要将他推开些,听到他彷佛意志消沉的话,心里一突,忙与他保证,“不会的,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就没听说谁发个烧就死了的。
    她有些好笑,也有些感动,伸手去环他的腰,“我就是发热,过两天烧退,自然就没事了。你别胡思乱想,自己吓唬自己。”
    徐昆弓起背,反把自己庞大的身躯往她娇细的怀里拱。
    欣柑被撞得一个后仰,又被他轻易拽住。
    他真的太魁梧了,还毛毛躁躁。
    欣柑握起拳头泄愤般轻轻捶了他背脊两下。
    “嗯,打我,心肝儿再使点儿劲打我。”徐昆瓮声瓮气来了句。
    欣柑“呸”的啐他,松开手指改为摩挲,彷佛在安抚一头躁动不安的巨兽。
    “宝宝,我想哭。”
    胸前很快有了粘腻感。
    欣柑手上一顿,脸上神情出现些许微妙的转变,慢慢咬住唇。
    “对不起,我弄疼你,弄伤你了……我真不是有心的……”
    “你太美了,又很小……小,还嫩……忍不住想用力揉,用力肏……”
    “太舒服,太刺激……做梦一样,根本控制不住……”
    “心肝儿,你知道的,对吧?我爱你,很爱你……”
    “……从来没想过……伤害你……不能……没有你……”
    胸膛的湿意越扩越大,身前男人语不成调,微微颤抖起来。
    有什么积压多时的东西,从胸口渐渐散去。欣柑的眼圈也红了,扁了扁嘴,“那你以后,尽量再注意一点儿,好不好?我那日真的很疼,很害怕啊。”
    “好,我一定注意。”徐昆嗓音沙哑,“心肝儿,你原谅我。”
    “我不怪你了,别再哭啦。你哭,我也很难过。”
    徐昆一味顺着她,“嗯,不哭了,不让心肝儿难过。”还是带着明显哽腔,喉头不断滚伏。
    “你抬起头,我想看看你的脸。”欣柑摸着他乌黑顺滑的短发。
    徐昆从她胸前直起身,眼睛通红,疏长的睫毛沿着垂下的眼弧,湿渍渍塌在冷白的皮肤上,脸颊被扇的地方红得刺目,狼狈,又显出几分异于往常的脆弱。
    高峻挺拔,接近两米的大男人,此刻在她面前,乖得像个小孩子。
    俩人四目相对,男人眼里犹蕴着泪液,暗光流转,幽邃似深潭,爱意也深似渊潭,轻易将心思单纯的女孩儿湮没其中。
    欣柑心软了,轻喃,“我、我也爱你的,你别多心。”细白的小手拂过他的眼睑,帮他擦泪,又将手轻轻贴在红痕上,“也不要打自己,多疼呀。”
    “我欠抽,我活该。”
    这是那日做爱,欣柑扇徐昆耳光时骂他的话,徐昆拿来自嘲。
    欣柑胸口酸胀,柔声安慰他,“放心,我很快就会好起来。”
    徐昆无法放心。
    他又快乐,又痛苦,两种情绪激烈拉扯,急需一个宣泄口。
    “宝宝,我想吃奶。”他更想操她的逼,又不敢,也是不忍心。
    她身子太虚了,自己会把她肏晕过去。
    徐昆总是这样,正经不过叁秒。欣柑无奈,偏过薄红的小脸,娇怯怯地“嗯”了一声。
    徐竞骁刚踏入房门,耳朵就捕捉到涩昧的吮咂声,眉心一动,步伐不自觉地放轻。
    欣柑上身赤裸,柔媚丰盈的曲线一览无遗,每一寸肌肤都晶莹透白,被屈膝坐在地板上的徐昆压得深嵌入沙发背。
    小家伙潮红的脸儿高仰起,粉白颈线扯得纤直,双眸紧闭,眼角不断沁出泪液,红菱角似的小嘴一张一合,娇喘微微,几线亮晶晶的香涎从嘴角滑落。脸上的表情似痛楚难忍,又似欢愉难耐。
    徐竞骁的脚步近乎无声,渐行渐近,她一无所觉。
    徐昆倒是察觉了,往后瞥了一眼确定是父亲,也就不再理会。
    徐竞骁原本打算检查一下欣柑的针口,就出发去公司,这时又不舍得了。幽沉眼眸巡向欣柑裸露的半身。
    徐昆的脑袋在她胸前移动,嫩白的奶肉,娇粉的乳珠,在他淡红的唇间吞吐进出,啜吸出潮腻水声。唇缝与奶肉唾液黏连,搅研成白沫,细细地堆了一圈,看上去色情极了。
    另一只奶儿被他抓着把玩,粗糙的虎口卡住乳根,将肥白的奶球攥成上翘的淫荡形状。食指指甲来回拔刮乳首,还不时掐入中间微不可见的乳孔。小乳头跟他嘴里那粒一样,还是粉嫩的色泽,尚未被玩儿成骚熟的艳红色,但已经明显肿硬,俏生生地立起。
    徐昆的右手并没有搁在欣柑身上。
    徐竞骁的视线下移,只能看见他袖子卷起,露出白皙悍瘦的小臂,手掌整个儿没入欣柑的裤腰,在腿心的位置拱起一大块,还在簌簌地动着。
    一边被吃奶,一边被玩儿逼,难怪青涩的孩子一副迷离痴态。
    徐竞骁唇弧勾起,紧挨着欣柑坐下。
    臀下陷进去一大块,炙热的呼吸喷在脸侧。
    欣然骇然瞋眸,撞入徐竞骁笑意盎然的茶色眼瞳,她松了口气,脸却更红了,“爸爸。”
    “心肝儿,冷吗?”
    欣柑还未应答,徐竞骁的胳膊一横,拥着她纤薄柔润的肩头,将她揽入怀内,“爸爸给你捂一捂。”唇贴上她耳畔,“小宝宝还病着呢,可不能再着凉。爸爸和哥哥担心得每晚都睡不好。”
    欣柑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确实不可以冻着,不能再给爸爸和徐昆添麻烦了。
    徐竞骁骨节分明的大手一点点抚过她后背光裸的雪肌,粗糙的指腹暧昧地捻揉翘起的蝴蝶骨,摩捋凹陷的美人沟,往她本就被情欲挟裹的身子不断燎添热意。
    欣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背部紧贴着徐竞骁的胸膛,胸乳埋着徐昆的头颅,两粒奶尖儿被他轮流吸吮,穴儿塞进去他修长的中指。全身的敏感点都被两个男人掌控、撩拨。
    像有一根无形的线,将她的感觉神经串联起来,渐渐越绷越紧。
    她的小腹开始痉挛,与宫腔相连的肉道随之共振,团团穴肉蠕动收缩,一汨汨汁液涌出,侵泡着里面抽送得越来越快的长指。
    ‘咕唧咕唧’,淫水泛滥,手指奸操嫩穴的声音,与胸前唇舌嗦奶的‘啵滋’声,萦绕回荡,冲击耳膜。
    欣柑雪色耳郭迅速泛红。
    徐竞骁眸色一暗,掀唇含住她绯艳耳肉,“小宝宝,”他嗓音哑得失真,“你尿了,嗯?水声好大呢。”
    欣柑耳蜗都抖起来,连连摇头,“不是,没尿。是、是穴儿……”
    徐竞骁忍不住低笑,“原来是心肝儿的小逼流水儿了。为什么呀?”轻啧一声,“小逼为什么吐这么多水儿?你听,都流地上了。”他落嗓越发沉缓,带着温腻热气,羽毛似的拂向欣柑敏感的耳洞,“小淫娃,咱们家的地板,都被你骚逼里面出来的水儿浇湿了,全是你的骚味儿。”
    欣柑被他调侃得眼眶滚下一串泪珠,“欣柑不是淫娃,呜呜……是、是徐昆,他在、在……”
    “因为哥哥在吸心肝儿的大奶子,插心肝儿的小骚逼,对不对?”
    欣柑艰难地点头,乌亮的睫毛已沾满了泪液。
    “舒服吗?被男人玩儿奶,玩儿逼,嗯?”
    欣柑哪里肯回答他这样的问题,贝齿咬紧红唇,唇瓣充血,鲜妍似能飞溅出汁液。
    徐竞骁眼底微热,凑过去,舔去她腮边的口水,湿滑舌尖儿蛇一般在她饱满唇肉游走,一边低声呢喃,“乖孩子,别咬……太嫩……破了,怎么办……”
    “爸爸,不要……”欣柑往后缩着脸儿。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03314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