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56章他感情的归处,都在儿子和欣柑身上

第156章他感情的归处,都在儿子和欣柑身上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他感情的归处,都在儿子和欣柑身上
    徐竞骁扼住她下颌,肌肉紧致的臂膀内侧,苍白皮肤下幽青筋络曲张蜿蜒。
    “躲什么,嗯?”他气息紊乱,“爸爸只是心疼宝宝……舔一下……就不疼了……”吮吃她果冻般软滑的小嘴,口鼻弥漫着小女孩儿带清甜奶味儿的稚嫩体香。
    他极力遏制把舌头捣入她口腔的冲动,含混低哄,“又不伸进去,不算……接吻……”
    欣柑下巴被他捏得有些疼,啜泣着抿紧唇缝,唯恐他的舌头插入。
    “小怂包。”徐竞骁又爱又恨。记起日前,她对自己与阿昆不经意的抗拒与冷漠,不敢逼迫她太过,轻咬一下她的唇肉,便不再纠缠,将唇贴向她微微拱起的后颈。
    欣柑精神略为放松,顿觉身上虚乏疲顿。
    她闭上眼,胸膛起伏,每寸肌肤都似点着了一般。
    两个男人的唇舌与手指都像燎着火,要把她燃烧起来。
    她浑身发热,越来越炙烫难耐,全部的血液都被烘至头顶,又往下奔到小腹,化作一股热潮,从剧烈收缩的嫩穴儿喷溅而出。
    被送上顶点的女孩儿浑身颤栗,十根脚趾都绷蜷起来,抽噎着往后倒去。
    徐竞骁扶着她的肩胛,尖利的犬齿在她白薄的颈部用力碾了碾,留下两枚白点,娇嫩的皮肉迅速回血,形成鲜红的齿痕。
    彷佛烙下自己的印记。
    他满意抬首,将欣柑紧紧揽入怀内。
    大片生理性泪水自欣柑的眼眶滚落,雪白的小脸被冲涮得更加剔透莹亮。
    徐昆将塞在欣柑逼里的中指往外抽。甬壁咬得太紧,湿腻的穴肉黏附着他的手指不放。
    欣柑里面的伤刚好不久,他不敢像以往那样粗暴,把她里面的逼肉生生扯到体外,动作十分缓慢,一点一点地拔。
    欣柑被刺激得娇吟不止。
    水光淋漓的指尖儿脱离肉缝,穴口软红的嫩肉颤抖着又吐出一泡透明花液,淅淅沥沥,洒在地板上。
    在徐竞骁面前被徐昆弄高潮,欣柑羞耻不已。徐昆这时从她胸前直起腰,她立刻掰开徐竞骁环扣自己肩头的手臂,娇娇滴滴地唤,“徐昆。”伸出两根白嫩的小胳膊。
    徐昆受宠若惊,忙将她抱到自己身上。
    徐昆捋了下她凌乱的鬓发,“心肝儿,舒服吗?”又去抹她眼下的泪水,慢慢亲着她潮红漫溢的艳丽小脸。
    “舒服的,徐昆真好。”欣柑依恋地偎在他胸膛,觉得安心多了。
    徐昆瞥了眼她攥紧自己夹克的两只小手,好笑地问,“我爸怎么得罪你了,嗯?”
    “亲她几下,不乐意了。”徐竞骁站起来,拍了拍欣柑的小屁股,半真半假地叹,“你呀,就是件漏风的小棉袄,贴不到爸爸心坎上。”
    视线掠过儿子,蓦地一顿,“你的脸……”
    徐昆不在意地摆手,“我自个儿抽的,没事儿,等会儿就散了。”
    徐竞骁低头瞅两眼猫咪般温驯的欣柑,再回到儿子通红的脸颊,又微微一叹。
    徐昆以为他仍在纠结欣柑与他不够亲近,使劲儿在欣柑脸蛋啃了两口,“不是都说隔辈亲?以后我跟心肝儿给你生个贴心贴肺的大胖孙女儿。”
    徐竞骁淡淡一笑。
    他没有一般长辈对孙辈的期待。
    他感情的归处,都在儿子和欣柑身上。
    医院很快把欣柑的血项检查报告单发给Gerik  Cheung。
    普通内科的主任医师看过报告,给出的诊断与Gerik并无出入。欣柑就是炎性发热,现在吃的药也对症,并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诊断结果报给徐竞骁,他说了句“知道了”,还是亲自把报告单看了一遍。
    出门前,叮嘱儿子盯着欣柑吃药,让她多喝热水,多休息,还特地把徐宁叫来,让她通知下去:这些天家里要尽量保持安静,不许弄出大的噪音,打扰欣柑养病;厨房不许做口味重的食物,给欣柑准备的饭菜以清淡和容易消化为主;她这段时间胃口不佳,挑嘴,别跑去问她想吃什么,她的性格,肯定是说什么都好,她都吃,吩咐她们多做几样,变着法儿去弄,弄得新奇漂亮,叫她见了高兴,让她自己挑拣喜欢的吃。
    徐宁一年到头也没听徐竞骁说这么多话,这可不是对未来儿媳妇的态度。
    亲闺女,心头肉,也不外如是了。这么多年,只得徐昆有这待遇。
    她不敢敷衍,一丝不苟地照办,做饭的时候,更是一趟趟往厨房跑,亲自盯着。
    徐宅负责做饭的叁位阿姨都是高级技师,有技师职业资格证书,在本地的五星级酒店担任了多年大厨,厨艺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往常徐竞骁父子的口味不算清淡,徐宁怕她们习惯使然,味儿给放重了。
    也不知是本就到了该好的时候,还是心里的郁结纾解有助病情,次日,欣柑的体温渐渐稳定下来,夜间仍有些低烧,但没超过38度。
    又过了两日,她终于不再发热。
    徐昆和他爹既喜又忧。
    体温虽然正常了,折腾了近十天,本就不算结实的孩子看上去摇摇摆摆,弱不禁风,肠胃被药物损坏得很严重,常常吃几口饭菜,就搜肠刮肚,大吐特吐起来。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父子二人再心疼也没什么法子,只能仔细照顾,让她好好养着。
    晚间,徐昆抱着欣柑接吻,舌头刚在她嘴里搅了几下,就被她推开了。
    欣柑鞠下身子,捂着胸口喘气儿。
    “怎的?心口疼?”徐昆伸手给她顺背。
    “不是,就是闷,有些透不过气儿来。”
    欣柑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目泪光点点,眼下有淡淡的乌青。她这些日子瘦了不少,显得有点儿憔悴,小脸的弧线往内收敛了些,轮廓更加精致可怜了。
    活脱脱的病美人。
    “‘西子捧心’,‘病如西子胜叁分’……”  徐昆喟叹不已,心疼,又痴迷,“病了一场,倒是愈发勾人了。”
    他把欣柑扯到怀里,替她揉胸口,揉着揉着,大手忍不住就挪了位,探入领襟握住一只肥软的乳儿。嫩滑无比的奶球在他掌心又滚又颤,肉多得从指缝溢泻出去。
    他舒服地抓裹了几把,“幸好奶子还是一样大,没缩水,玩儿着好爽。”
    欣柑惊呼一声,小手揪着他的衣袖,娇娇弱弱地央他,“徐昆,还、还不能做的。”
    徐昆已经硬了,裤裆鼓起,又胀又热抵着欣柑的臀。
    不过他其实没那意思,“放心,暂时不肏你,就玩玩奶。”低头去咬她耳朵尖儿,“宝贝儿,你怕是西施转世吧?病了还这么美。”掐起她下颌,细致地端量,边谑笑,“沉鱼落雁,小西施,小沉鱼。”
    欣柑顿了下,呓怔,“沉鱼……”
    “嗯?”徐昆掀起眼皮,“咋地?不喜欢我这么叫你?”
    “我爸爸的小名就是沉鱼。继母私下里这样唤他。”
    欣夷光,施夷光。徐昆巡着欣柑绝美的眉眼,“伯父跟你很像?”
    “我长得像爸爸。”哪有讲长辈生得像小辈的,欣柑纠正他的措辞,“小时候,别人都说我跟爸爸似足了七、八成。”
    徐昆心头一热,“心肝儿,给我一张你小时候的照片吧。”欣柑现在的相貌就精致得像个小人偶,他无法想象欣柑更幼小时,有多可爱,多招人疼。
    “只有一张我五岁大和爸爸的合照,电子版,妈妈给我扫描的。原件没有。”欣柑幼年时期的照片,父亲欣夷光的照片,以及俩人的合照,都作为欣夷光的遗物,被沉莲禅封存起来,谁都不许碰一下,看一眼。
    她打开手机相册,把照片发给徐昆,一边笑着说,“我再长几岁,蓄短发,眉眼更利落,更立体一些,差不多就是爸爸的模样了。个子不行,我爸爸很高大,跟你和爸、呃,徐爸爸差不多。”
    徐昆话都顾不得说,先把文件点开。
    十年前的照片,黑白,像素低,画面都有些模糊了,他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彷佛在午后直视了太阳。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05767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