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26章让他的心头肉爽得浪叫,摇着小屁股说

第126章让他的心头肉爽得浪叫,摇着小屁股说

推荐阅读:行路难长官,你抑制剂掉了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恶龙被勇者催更了[系统]女配读心后改选禁欲太子入慕之宾带着全村隐居一万年后顶峰热恋绑定论坛系统后烂尾漫画成为神作救赎小可怜皇子之后(重生)

    第一百二十六章  让他的心头肉爽得浪叫,摇着小屁股说爱他(HH)
    “说呀,小宝宝,究竟怎么样了?”徐昆低笑着,绷紧臀肌往后一拉,几乎把阴茎全部撤出她的穴儿,再往下沉腰,又迅速插回去,整个娇幼的肉穴塞得满满当当。
    “啊!”欣柑被插得上半身支起又倒下,透明水液被挤压飞出,溅湿了俩人相连的下体。
    “轻、啊……徐昆……慢点儿……好胀,穴儿要撑破了。”她十根手指掐入徐昆腰部强韧的肌肉,有气无力地喘息,声音始终带着哭腔。
    她这会儿十分畏惮徐昆蛮性起,对自己动粗,便迂回地求他,“也、也不是不好……就是你太大了,撑得我疼,有些、有些不舒服……徐昆,咱们做快些,你早点儿射,好不好?”
    欣柑也不是全然撒谎,如果没有体会到快感,穴里何来这么多的淫水儿。但她也是真的难受,加上被养得格外娇气,身体有丁点儿不适,心神就全搁上头了,只想着快些完事儿,并不懂得配合,以及享受性爱的乐趣。
    她装也没装好,敷衍都摆在脸上了。徐昆又轻啧了声,果然是伺候祖宗,轻不得,重不得。就算跪下来舔她,还要看小祖宗肯不肯赏这个脸。
    如果俩人的初次,以欣柑的不甘不愿开始,以她的眼泪与痛楚结束,他跟强奸犯有啥区别?
    “疼?不舒服?”徐昆探指过去抹掉她眼下的泪液。水儿可真多,流不完似的,上下都在出水儿。别的女人是水做的,他家这位,怕是个水儿成精吧?
    看似腹诽,其实心里喜欢得不行。女人水儿越多,男人肏得越爽。
    徐昆坐起身,把阴茎拔出。
    ‘啵!’俩人性器分离,破空声黏连潮腻。
    欣柑两条白腿儿神经反射地蹬了下。
    徐昆低头吻了吻她汗涔涔的额角,一边调整俩人的体位,“会让你爽的。让你跪下来唱征服。”
    大部分人都有的东西,他的小姑娘身子这么敏感,水液这么丰沛,怎么可能没有。以往他并不执着于搜寻欣柑体内的G点(兴奋点)。一来是怕不小心戳破她的处女膜,二来阴蒂就是女性最主要的外显兴奋点,刺激她的阴蒂,同时再玩玩奶子,轻易就能让小家伙高潮。
    在体外把她玩儿高潮太多次,她怕是觉得不插入照样能享受男欢女爱。总得让她切身体会,真枪实弹地交媾,是其他花样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就像一场寻宝游戏,地图已经打开,他只要把那个点精准找出来,就能让他的心头肉爽得浪叫,摇着小屁股说爱他。
    徐昆挫了挫后槽牙。瞧她一副憋屈委屈的小模样儿,怕是都不怎么爱自己了。
    欣柑确实有些怨气,下身的胀痛得到舒缓,忍不住槽他一句,“我才不要唱什么征服。你是老古董么?”多年前的梗还拿出来逗她。
    徐昆虎口卡着阴茎根部撸了两下,包皮上下扯动,肿亮的龟头更为贲凸。他屁股往前挺,张开的马眼正对不停吐着汁水儿的湿嫩逼口。马眼里艳红的肉被他粗暴的动作拽得外翻,前列腺液一丝丝涌出,直接滑向逼穴,一部分甚至被蠕动的穴肉卷入洞内。
    温热稠腻的男性体液自外往内贯入,带来纯然的酥栗。欣柑娇呼一声,小屁股往后抖缩,被徐昆的大手扣住。
    “别乱动。”他喉结滚了滚,握住茎身,重新抵住不断收缩的小肉缝,“老古董?成呀,那就让你跪下来喊爸爸。”
    知道他又要把大得可怕的生殖器插入自己身体里面,欣柑突然记起父亲去世之后,每回生病,继母带她去医院,打针的时候,继母都会攥住她的手臂,把纤细的血管露出来。护士手中尖锐的针管离她越来越近,她心头的恐惧就越来越浓重。
    可是她不敢挣扎,甚至不敢哭出声。虽然年幼,那时的欣柑已然明白,生父不在了,继母对她的抚养照顾,是恩惠,恩赐,而非义务,继母没有责任娇宠她,心疼她。
    这时的心情,与那些时候何其相似。
    虽然徐昆待她很好,一直都很疼她。
    欣柑渐渐发现,在床上的徐昆,性欲勃发的徐昆,彷佛一头野性未驯的猛兽,稍有不慎,就会失控,将她撕碎。
    她不敢看俩人挨着的下体,引颈就戮般,把小脸别到一旁,颤着嗓子回了句,“我也不要喊什么爸爸,你这人怎么……”话没说完,眼泪不期而至。
    徐昆再次破开她的身体。
    欣柑双手按到他悬空在自己上方的胸膛,想推开,最终只是无力地蜷瑟,虚握成拳,“慢、慢点……我怕疼。”
    “嗯。”徐昆头也没抬,意味不明地应着,气息也有些紊乱。
    他进入得不算急切。比欣柑拳头还大得多的龟头慢慢顶开那道细细的肉缝,撑大、扯薄穴口皮膜,一点一点挤入穴内。
    里面很紧,很软,浸满了温乎乎、滑腻腻的汁液。随着阴茎逐渐往内推进,肉壁再次被超负荷地拓展,每一寸穴肉都被最大极限地拉伸开。
    好疼,好涨啊,他实在太大了,他会把自己弄坏的……欣柑又疼又怕,怯生生地呜咽出声,脸转回来,撞入他直勾勾巡过来的黑眸。
    “心肝儿,你逼里好湿好热啊,泡得鸡巴爽死了。”大半根阴茎操进去,填满了她的幼穴儿,湿滑滚烫的嫩肉一圈一圈缠上来,把茎身密密麻麻地绞勒包裹。徐昆托着她的臀,一路破开层层黏合的肉壁,猛地贯穿到底。
    “别、啊……”欣柑被插得小腹拱成一张弓,徐昆却连个缓冲都没给她,手掌上滑,掐住她纤细的小腰,将疼得抽搐扭动的小人牢牢钉在床上,再次将阴茎整根拔出,紧接着又狠狠捅入。
    “啊……我、呃哈……”欣柑仓皇地挠他的臂,臂肌又热又硬,指甲像刮在铁块上,几乎被折反过来,大颗眼泪夺眶而出,“徐……疼、慢啊……呜呜……穴、穴儿要撑破了……”
    “破不了。小骚猫,给我挠多少指甲印了,嗯?”徐昆闷哼了声,又疼又爽,胸膛闷出沉沉喘息。他直着上半身,跪坐在欣柑身前,与她胯部紧贴,窄臀速耸,打桩似的,一下下在她体内抽送起来。
    在他的视线里,小女孩儿白得发亮的大腿腿心,本来更为白嫩的小玉阜被撞击得红肿,穴口肉膜被粗硕的肉棒撑得透薄发白。白薄嫩皮包裹着紫红柱身,随着他抽插的动作,艰难无比地吞含着肉棒。薄膜被套扯着翻出又陷入,造成大面积的毛细血管爆裂,泛起无数血点。乍眼望去,红红白白,像朵染血的栀子花。既娇柔惹人怜惜,又能轻易激起男人的凌虐欲。
    “操死你!小骚货,老公操死你,好不好?”徐昆白皙英俊的脸兽欲丛生。
    欣柑觉得自己也许真的要被他弄死了。
    太快太重了。她从来没承受过这种频率和力度的撞击。
    徐昆好像一下子解了禁,越来越猛烈地操干欣柑,腰胯摆动快得出现了重影,微翘的钝硬龟头还不断变换方向,抵着肉壁直戳至底,每一寸穴肉都被来回地顶弄蹭刮。
    欣柑被他戳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身子不断被拔离又填满,一时虚一时胀,里面好像已经坏了,穴肉失控一般拼命收缩,水儿跟失禁似的冒泡。
    徐昆每次拔出阴茎,源源不绝的滑腻淫水儿就从艳红的肉缝刮出,附在她的逼穴和会阴处,还有些沾到徐昆的阴毛、阴囊上。阴茎和阴囊高频率拍击小穴儿,流动性尚可的汁水儿被研磨成浓稠的浆沫,在俩人的性器官之间黏连出无数白色丝线。
    欣柑神智都迷乱了,脑子昏昏沉沉,已分不清究竟是好受还是难受,小嘴咿咿呀呀地叫着,亮晶晶的香涎自嘴角滑落。
    终于不再一昧喊疼了。徐昆唇角轻提,凑过去舔她腮边的口水,“心肝儿,舒服吗?老公肏得小逼爽不爽?”
    他汗湿的胸膛不断起伏,沟壑流畅的背、腰、臀、腿,一块块肌肉贲张鼓突,迸出凌厉强悍的线条。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091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