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58章“问我爸没用,他听我的。”

第158章“问我爸没用,他听我的。”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五十八章  “问我爸没用,他听我的。”
    往年春节徐昆父子和阿仑都呆在老家,徐宅没有主人,佣人都能放假,只留下小部分安保人员看屋子。今年多了个欣柑,是二人的心头肉,本来计划带她一同返乡。
    谁知欣柑在床上被他们蹂躏过度,受了伤,一直缠绵病榻,拖到过年了,还是体弱,不宜出行。她本人也对去徐氏老家这事儿抵触甚深,只好作罢。
    他们打算过了正月初七“人胜节”,上坟祭祖之后,就提前回来陪她。
    欣柑在家里,阿仑是一定要留下来跟她作伴。徐宁也得每日过来照料她的生活,同时安排了部分佣人轮休。
    徐竞骁还特地指派多名保镖保护欣柑,苏钦.塔尼正是其中之一,他很得徐竞骁信重。
    苏钦十几岁时被亲生父亲卖去抵债,打黑拳。
    徐竞骁去泰国出差,跟合作伙伴聊完生意吃过饭,当晚的饭后节目就是看泰拳格斗。坐VIP席,近得能清楚听到参赛选手一拳拳击打对手皮肉骨头的声音。
    苏钦那场打赢了,对手是个熊一样壮硕的成年男人,体型是他的两倍。苏钦把他的颅骨砸碎,对方当场毙命。
    苏钦是有些天赋的,不然也不能在血腥残酷的地下拳场熬过两年。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又没接受过正规的训练,凭着一股狠劲儿,一腔孤勇,拿命去搏,弄死对方,自己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几根,浑身被打成了血葫芦,倒在地上,抽搐扭动着爬不起来。
    徐竞骁摁灭手上的雪茄,他的合作伙伴殷勤地替他点了支烟。
    徐竞骁笑笑,夹在指间,吸了一大口,薄唇慢慢散出一缕白雾。
    赛场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对苏钦施行急救,拽起他一条腿直接把他往擂台下拖。
    过了今晚,这个孩子不死,也会落个终身残废。
    徐竞骁淡淡睃过去。
    浓稠的血浆从他额头滴滑,渐渐漫过眼睑。他竭力睁大眼,瞳孔已经开始涣散,泪水混着血水从眼角淌出。
    细长的眼弧,漆黑的眼瞳。
    与阿昆彷佛有些相似。徐竞骁眉心一动。
    徐昆马上要过十叁岁生日,徐竞骁提前大半年就开始准备他的生辰礼物,一艘意大利豪华游艇,单造价就高达四亿。
    有些小贵,怕孩子折了福,干脆替他积点儿福。
    徐竞骁帮苏钦还清了他欠地下拳场的钱,算是为他赎了身,又送他到当地最好的医院救治。
    他不要苏钦还钱,也不要他卖命,治好伤就放他自由。
    苏钦不肯走,非跟着他不可,追着他喊  “kun  po”。
    他的生父是个畜生,嗜赌成性,常年家暴,失手打死了他生母,又卖了他。在他十七年的人生里,徐竞骁是最接近父亲的人。
    跟就跟吧,徐竞骁好人做到底,将他带回国,送他去念书,聘请最好的师傅,教导他正宗的泰拳。苏钦毕业之后想给徐竞骁当保镖,徐竞骁就跟他签订正式的雇佣合同。他不允许苏钦喊自己爸爸,苏钦不敢不听他的话,就管小自己五岁的徐昆喊哥。
    摇车里的爷爷,拄拐的孙孙。喊他哥的人海了去了,徐昆不以为然。
    “徐昆。”欣柑追上徐昆,拽住他的手。阿仑跟在她旁边。
    “嗯?”徐昆手掌一翻,将她细软的小手握在掌心,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瞧,“舍不得哥哥,改变主意,要跟爸爸和哥哥一块儿去?”
    欣柑脸色一滞,随即晕开薄红。
    徐竞骁低笑一声,牵起她另一只手,“哥哥跟你说笑呢。心肝儿想干什么?”
    “爸爸。”欣柑脸带希冀睇向他。
    徐昆扳过她下颌,“问我爸没用,他听我的。”捏了捏她秀致的下巴尖儿,“你也一样。”
    欣柑打量他不是不能商量的样子,倒像是要自己求他。
    “徐、哥哥,我就早晚出去一趟,跟阿仑在家附近逛逛,不会乱跑的。”摇了摇他的手臂,“可以吗?哥哥,求你了。”
    一声声哥哥地娇声叫唤,落在耳内,甜得能拉丝。
    徐昆满意了,“每天最多出去一趟,四十分钟内回家。”
    半个小时多点儿,就是打个白鸽转,一条街区都走不完。
    “哥哥——”欣柑还要再求。
    徐昆打断她,“要不还是别出去了,省得我记挂。”
    “去的,我要去。”欣柑不敢再争辩。
    徐昆略提声,“苏钦,过来。”
    一个皮肤黝黑的寸头男人趿拉着拖鞋,有些懒散地从后面踱过来,很高大,肌肉轮廓明显,脸很英俊,但细长的眼睛眯着,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徐先生,哥。”
    “刚我的话你听清楚了?”
    苏钦作势掏了掏耳朵,“一个字儿都没落下。”
    “跟紧小姐,在外面一步都不许离开,绝对不能让小姐出事。”徐昆冷冷地看着他。
    苏钦眯成一道缝的眼睛睁开,眼弧流畅漂亮,瞳孔是纯然的墨黑,“小姐出事儿的话,我就去死。”
    欣柑吓得身子哆嗦了下。
    徐昆安抚地捏她的小手,一边冷笑着睨视苏钦,“你他妈猪脑子?她出了事儿,你死一万遍顶个屁用?看好了,不许出事儿!”
    “我一眼不落盯着。有车撞过来,我冲前面挡着。”
    在家门外打个转儿能出什么事儿?
    有车开来不是该第一时间躲避,把人拉开?
    欣柑觉得两个男人都不靠谱。
    徐竞骁把她搂了过去,摸着她白净的小脸,“听话,好不好?别叫爸爸和哥哥挂心。”
    欣柑见他神色很淡,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自己心里也有些离愁,忙应他,“我不会惹事的,爸爸不要担心。”
    “嗯,乖孩子。”徐竞骁的目光落到阿仑身上,“家里到处都装有摄像头。你要是敢对妹妹不规矩,等爸爸和哥哥回来,就带你去做绝育手术。”
    “嗷嗷。”阿仑低吠两声,嗓子拖得略尖细,耷拉着尾巴,匍伏在地。
    欣柑觉得阿仑有些怕徐竞骁,不算不亲近,就是在徐竞骁面前,会格外拘谨,小心,不如在徐昆和自己面前活泼。
    也许是因为,即便是一条狗,呆在徐竞骁先生身边久了,也会明白,他每一句轻描淡写,状似随口玩笑的话,都是认真的。
    “阿仑别怕。”欣柑曲膝,想蹲下安抚阿仑。
    徐竞骁手臂一紧,将她勒进怀内,很用力,精悍臂肌上淡青筋络充血晰凸。
    “爸爸?”欣柑吃疼,微惊。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瞧着呢。
    徐竞骁茶色狭眸沉凝,静看她几眼,慢慢松开手,俯低腰,“心肝儿亲亲爸爸和哥哥,就回去吧。手都吹凉了。”
    欣柑踮起脚,往他苍白昳丽的脸庞吻了吻,就被徐昆揽过去。
    徐昆掐起她的小嘴狠狠地吮了几下,又把舌头插入唇缝,在她口腔翻搅一通。
    舌头拔出时,欣柑娇嫩的唇瓣都肿了,微微抖着,呼吸紊乱。
    徐昆探指抹去她嘴角几丝涎沫,沉声对阿仑说,“带妹妹回去吧,站太久了。”又吩咐徐宁,“给她端些热饮暖暖胃,鲜奶,粥,汤水,都可以,随她喜欢,看着她喝完。”
    徐宁忙应下。
    欣柑与阿仑慢悠悠地往回走。
    花园里拔地参天的百年古树挂了些别致的红布条,兔子式样的红灯笼,看上去很喜庆。
    大门贴了寓意平安吉祥的对联和福字,家里会客厅和起居室还摆了盆橘,兰花和桂花,颇有几分小时候过年的氛围。
    欣柑最喜欢那几株金球桂。树形丰满挺秀,枝叶青茂,数十朵小花簇拥在一个节位,围拢成一串串金黄的小花球,光彩灿烂,花香馥郁怡人。
    这些年味十足的装饰都是徐昆父子为了讨欣柑欢喜,特别吩咐人布置的。以往别说盆橘,花株,对联,灯笼,二人连福字都不叫贴一只,嫌颜色晃眼土气。
    那几株金球桂花更是金桂中的珍品,费了大价钱弄来。桂花的花期是九月至十月,为了给欣柑一个惊喜,特地雇手艺出众的花农想法子人工催化,才二月初就开花了。
    下午,欣柑计算着两国时差,估摸继母和继兄已经吃过早饭,给沉莲禅打了个电话。
    作者的话:
    “欣柑这张脸,长在女人身上已经很犯规,长在男人身上,简直是妖孽。”
    上一章这句话没有贬低女性的意思。是说相似的美貌,在男女身上出现的效果差异很大。
    可以参考木村拓哉的小女儿,以及尊龙的蝴蝶夫人。
    苏钦.塔尼算不上男配。
    后面会出来男配,勉强算男叁吧。其实前面铺垫过,不是突然冒出来的人物。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12333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