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二十四章只有别人讨好你的份儿

第二十四章只有别人讨好你的份儿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二次入伍我的成就系统大有问题我能召唤历史喵我老婆竟是家母的闺蜜狂飙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户外直播间探秘全球:从发现绿尾虹雉开始离婚后成了神豪吟游诗人混迹娱乐圈

    第二十四章  只有别人讨好你的份儿
    晚自习马上开始,宿舍基本都空了。
    欣柑飞快洗了个澡,就往教学楼赶。
    “回来了?吃啥啦?吃得怎么样?”方小茹正嚼着口香糖,给她递了一颗,发出灵魂三连问。
    欣柑放嘴里咬,西柚味儿的,甜里带点儿微苦,凉沁沁很舒服,“粤菜,挺好吃的。徐昆给你们带了烧腊。”
    方小茹眼睛一亮,“有叉烧吗?我最喜欢吃蜜汁叉烧,肥瘦相间那种。”
    “有。”正宗梅头肉做的,晶莹油亮。她揭开餐盒瞟了眼,卖相让人特别有食欲。
    “哇哦,”方小茹欢呼一声,“我做卷子的动力有了。”
    晚上回去,大部分学生肚子开始闹空城计。两个房间的女孩看到宵夜很高兴,抱着欣柑嘻嘻哈哈谢她,又让她帮忙谢徐昆。最后干脆都聚在一个宿舍,边吃边聊,满屋子浓郁的烧腊香味儿。
    “有白糖吗?我吃烤乳猪就喜欢蘸糖吃,不喜欢蘸酱。”
    “我这儿有。”欣柑对面床的女孩从自己的咖啡盒里翻出几包太古白砂糖,直接倒到餐盒空白的边角。
    欣柑肚子还撑着,就端了杯温水看她们吃。不知怎的,想起徐昆,手指比脑子快一步,往手机屏幕一滑拉,红点跳出,开始呼叫。欣柑反应过来,赶紧摁断。他跟朋友聚会,自己贸然给他打电话不好吧,像查岗似的。况且也没什么非说不可的话。
    她正要把手机放下,徐昆已经拨过来。
    刚按下接听键,对面徐昆的声音与鼓点强劲的音乐一同传来,“心肝儿,你找我?”  嗓音低沉,漾着笑意,轻飘飘钻入耳内。
    欣柑耳朵尖儿一热,觉得不好意思,“我没什么事儿。打扰到你了?”
    “太吵,等我一会儿。”
    欣柑也避到宿舍外面,趴在围栏上。男女宿舍都处于门禁时间,楼下校道几乎不见人迹,月光和路灯都透出几分寂寥。手机里鼓噪的电音还在持续刺激耳膜神经,手机内外,彷佛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音乐蓦地消失了。
    刚以为联接断开,徐昆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心肝儿,还在吗?”
    欣柑忙应,“在的。”
    “是不是想我了?”带着点玩味儿,是开玩笑的口吻。
    “刚才突然就想了。”欣柑实话实说。
    对面安静了瞬。
    “心肝儿,”语气沉凝下来,分外的温柔,宠溺,“我现在去接你,好不好?一晚上净惦记你了。”
    欣柑微惊,“我、我马上要睡觉啦。”
    “那就睡,我抱着你。在我身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夜里去酒店睡一宿也行,去我的公寓也行,都随你。咱们一早就回学校,不耽误你上课,嗯?”
    欣柑抠着栏杆上斑驳的纹路,“这样不好,夜不归宿,同学会说闲话的。”想到他对自己的体贴照顾,软着声气与他商量,“要不,下次?周末放假的时候。”
    徐昆笑起来,“周末肯跟我出来?”
    欣柑“嗯”的应了,“别太乱就好,我没去过夜店,怕不习惯。”
    舞池里镭射灯光疯晃,群魔乱舞的情景,确实与他乖软的小姑娘格格不入。“咱们陪心肝儿在包间里玩儿,不乱,也不吵。”徐昆嘴角叼着支烟,白雾衍漫,棱角分明的脸有些暧昧不明。
    “我不会说话,怕让你的朋友觉得没意思。”她其实是个特别无趣木讷的人。
    徐昆不以为然,懒洋洋又吐了口烟雾,“只有别人讨好你的份儿。”他还得供着她,哄着她呢。
    欣柑陪他再聊了会儿,就挂断电话回去休息了。
    徐昆把耳麦摘下来,摁灭烟头随手一弹,小半截烟尾不偏不倚落入几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慢慢往回踱,耳边彷佛还回响着欣柑甜得能拉丝的小嫩嗓音。
    徐昆不会觉得欣柑无趣。于他而言,她的沉默是乖巧,她的怯懦是文静,她哭得涕泪横流,落在他眼里,就是楚楚动人,惹人怜爱。徐昆这样的人,他爱谁,认准了谁,那个人在他心里,就不再存在缺点。
    徐昆在护短,偏执方面,与他的父亲徐竞骁如出一辙。
    “还以为你跑路了。”方者山搂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
    女孩很高挑,雪白的腿匀称笔直。
    方者山不爱玩儿外围,嫌经手的人太多。这个女孩子是正经的模特出身,拿过奖,走了几场大秀。方者山正捧着她,打算年后给她投资拍电视剧,也是先试试水。影视娱乐行业现在正是蓬勃的上升阶段,谁都想分一杯羹。
    徐昆没有坐下来。
    卡座里多了几个衣着清凉,妆容精致的女孩。方亦野坐他堂哥边上,神色如常,不显醉态。其余几人喝得有些高,手脚不安分,嘴里也不干不净,就是在夜店这种地方,都显得放浪形骸,不堪入目。
    “太挤。”他的气场本就不好接近,脸色淡下来,愈发显出一种高高在上的疏冷感。
    方者山拍了拍女伴的屁股,“自个儿跳舞玩儿去吧。”
    女孩子很乖巧地站起来,喊了声“昆哥”,老老实实钻舞池里去了。
    桌上其他人后知后觉地安静下来。
    方者山递了支烟过去。
    徐昆夹在指间。一旁接待他们的夜店销售忙擦燃打火机帮他点火。
    徐昆白皙的脸颊鼓动,轻吸,吐雾。
    眼皮撩起,吩咐销售,“给他们再开个大卡。人多,挤。”不是周末,位置还多的是。
    销售“哎哎”地袖手应着,脸上有点儿诚惶诚恐。
    徐昆和方者山是店里最优先的一批VIP客户,也是他最大的客户。点单阔绰,结账爽快,从来不让他帮忙签酒,也甚少需要他跑宵夜埋单。
    他入行多年,人脉还可以,手上有不少固定联系,颜值上乘的网红,都是天菜,年轻,玩得起。他现在只服务VIP客户。
    但凡徐昆和方者山过来,他一整晚的注意力基本都在他俩身上,随传随到,把卡座服务员的工作都承包了。比起和气的方者山,销售更喜欢高冷的徐昆。方者山兴致上来,会让他叫批女孩来助兴,也会让他帮忙喝酒耍猴逗女孩子开心。徐昆在女色方面堪称绝缘体,片叶不沾,省事得很。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个圈子里,徐昆是少有的,称得上洁身自爱的二代、子弟。
    不过徐大少爷自然也不是什么清高独美的高岭之花。你玩儿你的,爱怎么着怎么着,可不能碍了他的眼,倒了他的胃口。不然脾气上来,也够喝一壶的,谁的情面都不给。
    销售咽了口唾沫。刚才那几位少爷嫌人少不够热闹,就让他叫些漂亮的小姐姐来。时间太紧,正好旁边戏剧学院几个相熟的女大学生过来玩儿,上了妆,挺能唬人,就喊过来暖场。人到底是他找来的,他担心吃挂落。
    除了方者山和方亦野,其余人都忐忑地站起来,气氛凝滞。
    徐昆乌睫掩下,慢慢掸着烟灰,随后不知想到什么,嘴角竟扯出抹轻淡的笑来,下巴朝销售点了点,“唐培里侬和黑桃A各来十二瓶,都记我账上。”
    销售如释重负,继而欣喜不已。这一单抽成已经十分可观。徐昆不爱喝香槟,肯定还会再点,他几个月的业绩都稳了。
    方亦野吹了声口哨。所有人都松下一口气,重新说笑打闹。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5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