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五十章咱们这就回家,老公疼你

第五十章咱们这就回家,老公疼你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五十章  咱们这就回家,老公疼你
    徐昆额角一抽,“天赋异禀你妈逼。”一手抄起桌上的蓝色水晶烟灰缸,朝他脑袋砸去。
    看在祖辈的交情,他没打算给人开瓢,力度不重,随意一抡,壮硕的男人仰面滚落在地。
    高低不一的惊呼响起,又被扼住喉咙似的,戛然而止。
    周围的人纷纷往后退了好几步,腾出一圈真空地带。
    没人敢扶他,王詹自己爬起来,捂着额。他挨徐昆揍也不是第一遭儿了,脸上有些慌,有些恼,更多的是懵逼,“昆哥……”
    徐昆站起来,巍峻挺拔,比他高出半个头,抬腿,‘砰’,把他踹回地上。
    “菜?什么菜?在我面前,你他妈算哪盘子菜?老子准你喊哥了?”
    “傻逼!”
    “滚蛋!”
    方者山冲王詹身后的人打了个眼色。几个人连搀带抱,陪着笑,“詹哥”、“詹爷”地求着,哄着,总算把大少爷弄出包房。
    室内一时落针可闻。
    徐昆甫发作,欣柑就吓哭了。
    一静下来,小女孩儿怯生生的哭声显得有些响。她自己反被吓得打了个嗝,忙捂住嘴,抽噎声跟雏莺初啭似的,细弱又娇糯。
    徐昆深看她几眼,闷笑出声。
    他坐回沙发上,长腿懒散外展,胳膊一环,把她揽入怀内,“心肝儿,想哭就哭,干嘛忍着,嗯?”
    他一笑,屋里人人都松了口气。
    “好了,热闹看完了,该干嘛干嘛去吧。”方者山打着圆场,又冲徐昆瞥去一眼,“徐昆啊,知道你着急回家陪小媳妇儿。这样吧,呆会儿跟兄弟们玩儿几把牌,就放你走。”
    “行吧,你们先耍着。”徐昆扬了下手,不再理会其他人,一心哄着欣柑。
    指腹抹过她红得婬冶的眼线,“胆子这么小,没我护着,怎么办?”
    欣柑止住眼泪,鼻息还有些重,“对不起,我不该动不动就掉眼泪。”别人该觉得她矫情了。
    徐昆淡笑开口,“我不是说了,你爱哭就哭,想闹就闹,干什么都成。”
    自己真那样,他就该烦了。欣柑不以为然。
    徐昆俯身,扣住她下颌,“没哄你,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视线直勾勾,落嗓沉缓,“只要你别走,留在我身边。”
    话题转得猝不及防,欣柑心头一突。
    徐昆凑得更近,与她额抵着额,缱绻轻喃,“心肝儿,你会离开我吗?”他的小姑娘生得太招摇,招蜂惹蝶,他担心她被外面的油头小子花言巧语哄骗了去。
    他的瞳孔是浓酽的黑,乌沉沉压下来,欣柑有种被深渊凝望的恐惧,下意识应,“我、我不敢。”
    “不敢?”徐昆微愕,随后叹息似的笑,轻拍她小脸,“那也成。”
    欣柑是真不敢。徐昆两次暴怒,把她吓坏了。她不认为自己经得住他一巴掌。
    她微垂眼睑,把他往外推了下,“去跟你的朋友玩吧。不用一直陪着我的。”
    徐昆侧头眴视她的脸,神情暗晦,“心肝儿,我想玩儿的,只有你。”
    欣柑心生一股厌烦,咬唇,忍耐着,“不是、不是说要打一阵子牌,才能回家。”
    徐昆与她暧昧悄语,“哦?想早点儿跟老公回家?”探指来回摩挲她肩颈细肉,“是不是想老公疼你了?”
    热力自指腹导入肌理,有些许痒。欣柑扯开他的手,站起身,把他也拉起来。
    徐昆大笑,随着她的意。
    他答应陪方者山他们打两圈麻将,麻利点儿的话,一个小时不到就能完事儿。他不赌钱,徐家子弟,黄、赌、毒绝对不沾。输得最多的人,照例开黑桃A神龙套。
    欣柑挪到沙发拐角最边上,刷着手机打发时间,把大部分位置给其他人腾出来。
    都知道徐昆醋性大,坐过来的全是女孩子。茶几上渐渐多了好些吃食和五颜六色的鸡尾酒。
    欣柑是社恐,不是没教养,谁坐下来,都脆生生喊一声“学姐”。徐昆提过他的朋友还在念书。在她狭隘的认知里,学生自然是跟学生交往的。
    这些女孩都很年轻,有一部分的确还是学生,余下那些,不是毕业不久,就是中途缀学,对这个称呼也不反感。
    欣柑一身过膝的制式百褶裙校服,坐得端正,小脸白白净净,一头长发乌蓬蓬,浓密,柔软,云似的堆满后背和肩膀,看上去特别像展柜里的洋娃娃。
    年纪幼小,又乖,看上去就是个小孩子,一点儿茶味都没有。
    原本对她心怀嫉妒的人,这时都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发,一摸,滑得跟丝绸一样,又细又软,让人心都软了。
    “萌死了,这是要骗我生女儿?”一个飒美飒美的短发女孩忍不住捏了把欣柑的脸蛋。
    欣柑在手机上默读了几篇高考英语范文,觉得口渴。她记得四杯无酒精鸡尾酒里,其中名字叫Virgin  Margarita的,颜色是很清新的淡黄,味道应该不会像Shirley  Temple那样甜腻古怪。
    巡视桌面,终于找到眼熟的宽口高脚酒杯,抿了一口,同样是酸酸甜甜,却一点儿不腻,气味略浓烈,有点生涩,  带清鲜果香和一种说不出的特殊香味,非常清爽。杯口沾着一圈粗盐,与饮料混合,催生出一种更为奇异的口感。
    欣柑从来没喝过这样刺激的饮品,眼睛睁大,亮晶晶。好喝,但味道呛辣,她只能慢慢抿,偶尔还低咳几声。
    最先发现欣柑异样的,是那个帅气的短发美女。
    小姑娘还是很乖,正襟危坐,就是脸红得不正常,两颗眼珠子跟浸水里似的润泽,挤一下,估计都能出水儿。
    “徐少,”她不敢乱动欣柑,提声通知徐昆,“你家小朋友好像喝醉了。她还没成年的吧?”
    徐昆脸色微变,丢下牌,“这把算我的。”大步走过来。
    方者山、方亦野紧随其后。
    小丫头攥着个空杯子。
    “心肝儿?”徐昆蹲在她跟前,轻唤。
    欣柑歪头望着他,眉尖儿略蹙,水眸迷离,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吭声。
    徐昆小心掰开她细白的手指,拿起杯子嗅了嗅。
    “Margarita  ?”方者山扫了杯子一眼。
    徐昆点头。
    Margarita算是鸡尾酒中的烈性酒,一般是30%。Margarita和无酒精的Virgin  Margarita颜色差异不大,又都装在宽口高脚水晶杯里,欣柑定是搞错了。
    他没责问谁把Margarita跟无酒精饮品混搁一块儿。照看欣柑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目光触及她娇嫩欲滴的小脸,些许怒气荡然无存。
    醉了之后更乖,更艳,媚态横生。
    “小心肝儿,不认得人啦?”徐昆抱起她,柔若无骨的一小团。
    欣柑如梦初醒,“徐昆,你回来啦。”酡红的俏脸仰起,泪光点点,娇喘微微,“欣柑难受,欣柑害怕,头好沉,我的头是不是要掉了?”
    “不会掉。”徐昆笑出声,热气呵在她敏感的耳郭,“乖宝儿不怕,咱们这就回家,老公疼你。”
    作者的话:
    有读者担心下部会有暗黑的内容?
    不会的,这就是一篇宠文,甜文呀。
    我所说的虐心,欣柑会有比较虐的情节,是指她不愿意徐竞骁上她,或是不愿意跟父子俩3P。
    这文不会有性虐,不会有折磨、毒打或是折辱她的情节。
    怎么会呢?徐昆和徐竞骁都很爱她的。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6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