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五十五章我就算疯了,也是个爱你的疯子

第五十五章我就算疯了,也是个爱你的疯子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五十五章  我就算疯了,也是个爱你的疯子
    徐昆精量本就大,憋了好几天,堪称井喷,射了一分多种,欣柑的奶子和逼穴糊满了浊液。
    嘴里含着一大口精液,身上粘腻一片,整间卧室都弥漫着男人体液刺鼻的味道。单纯的小姑娘吓傻了,仰面躺在桌上,双眼散视向天花板,瞳眸无意识地滑动,完全失了焦距。乳房和乳头都肿胀着,皓若凝脂的娇躯指痕斑驳,两条白腿儿分得大开,弧形鼓圆的小肉阜简直被男人的浓精淹没了,肥嫩的外阴唇撑得外翻,内部细节无遮无掩地落在桌前的徐昆眼底。
    他肩膊微耷下,满身都是释放过后的慵懒惬意,薄长眼皮撩起,一眼不错地逡巡欣柑柔弱堪怜的动人情态。
    小女孩儿的性器官,阴蒂,小阴唇,阴道口,一水儿的娇小稚弱,肉质薄嫩得透光,全都无辜地裸露着。部分精液被她流出的蜜水儿稀释,从微微张合的小肉缝淋漓滑落,有些滴在桌面,有些沿着臀隙流淌。少女纯洁粉幼的私处,被一道道黏浊精痕污脏,看上去像真的交媾过,有种被凌辱后的凄艳美。
    徐昆喉结滚着,大手不紧不慢地撸了几把还半硬的鸡巴,随手塞回内裤里,两指把挤歪的裤裆归位,继而拽套上半褪的牛仔。
    ‘嘶啦’,金属裤链扯合声唤回欣柑的注意力,她偏了偏脸,潮润的眸儿眴视过来。
    徐昆精准接住她的目光,唇角勾起笑意。
    他屈下腰,伸指撬开她的小嘴。男性体液特有的腥膻味儿扑鼻而来,又混合了她本身的甜香和稚嫩的奶味儿,算不上好闻,他却餍足得跟再次高潮一样,漆眸弯起愉悦弧线。
    “真乖。”小姑娘一直听话地含着他的精液。
    这样温驯听话的漂亮孩子,徐昆既爱她,又想摆布她。手指捣入,在她嘴里搅了搅,把浊液均匀涂满口腔内壁,柔声哄,“乖女孩,都吃下去,好不好?”
    欣柑睫毛微颤,纤柔颈线拱起,随着吞咽的动作,剔透肤肉上下起伏。
    徐昆很低地呻吟一声,把她扶起来,“心肝儿,小宝宝……”脸埋进她的肩窝,哑声呢喃,“怎么办?忍不住啊……这么乖,这么可人疼,真让人……”
    “你说什么?”他声音低哑又凌乱,欣柑没听清楚。
    徐昆抬头,狭长的丹凤眼水光熠然,眼尾红得刺目,瞳孔幽暗,黑色素异常浓重,似在翻涌流动。
    欣柑不知为什么觉得他这个样子有点可怕,明明他这时待自己是很温柔的。欣柑回想了一下,徐昆每次在自己身上发泄过后,都会特别温柔,好说话。
    “躲什么?”徐昆扳正她扭过去的肩胛,盯着她躲闪的眼眸,轻缓落嗓,“怕什么,嗯?你怕我什么?”
    欣柑酒醉之后的脑子很迟钝,说话没有忌讳,“就是、就是觉得你刚才的眼神有点吓人,像是,呃,不太正常。”
    还挺敏锐。徐昆深看她一眼,慢慢咧嘴笑起来,“别怕。我就算疯了,也是个爱你的疯子。”指腹抚上她红肿的嘴角,是给自己口交撑的。他的小姑娘真是太娇弱了,一不小心,就会把她玩儿坏。
    他得悠着来,不能太急了。欣柑不是一件disposable的小玩意儿,他是要跟她过一辈子的。
    将各种激越纷呈的情绪散去,抱起欣柑,俩人回到床上,他仍然握紧她葱白的素手不放。
    徐昆惦记让欣柑给他口不是一天两天了,终于得偿所愿,心情自然舒畅,逗小孩儿似的哄着她。
    “好疼,嘴巴疼,脸也痛。”他态度温柔,欣柑忍不住委屈撒娇。
    “老公亲亲,亲亲就不疼了。”湿滑的舌头舔舐她泛红的嘴角和脸颊,又喜又忧,“肉真嫩,一碰就红,就肿,可怎么好?”
    捏住一枚肿艳的乳头,手指沾上浓稠的精液,饶有兴味地涂开在雪软的乳肉上,“心肝儿,这里也肿了,疼不疼?要不要老公吸你的奶子和奶头?”
    “不、不用了。”乳头被捏得有些痒,欣柑拽下他的手,把身子缩入他怀内,“身上脏,我想去洗洗。”
    “是呢,心肝儿被我弄脏了。”徐昆揉着她满身嫩呼呼的白肉,沙磁的嗓音情欲未褪,“心肝儿太干净,我想把你弄得更脏,怎么办?”  心底的邪念轻易又被搅动,牵她的小手按在胯部,“老公还想射,射你满身脏东西。”
    “明天再、再那样,好不好?”欣柑记起刚才被深喉的不适,身子颤栗,“喉咙现在咽口水都难受,不能再插了。”她最怕生病请假,错过文化课。
    前几天在徐昆那儿胡闹,错过了下午第一节物理课。虽然晚自习时,老师给补课了,有部分作业却没能完成。回到宿舍,窝在床上,开着手机电筒继续做。困,加上灯光昏暗,效果糟糕,折腾了半宿,第二日精神欠佳,课都没上好,净打瞌睡,成了恶性循环。
    高中学习任务繁重,分秒必争,谁都没有怠懒和任性的权利。
    徐昆微惊,“怎么不告诉我?”扳开她的小嘴,确实,连扁桃体都撞红了,心疼又懊恼,“别怕,等养好了,老公再疼你的小嘴。”他本就没打算今晚肏她两回。他要在欣柑身上发泄肉欲,却不会以她的身体健康为代价。
    欣柑夹紧腿,神情忐忑,“下面也不要插。”
    徐昆沉促一笑,掐她的小软腰,捻起一点滑嫩的腰肉揉着,“不插小嘴,不插小逼,也不插你的小屁眼。”往她小小的耳蜗呵气,“不操你,就射你身上,让不让?”
    欣柑踌躇,她现在只想洗澡睡觉,眼皮一直往下坠。
    温热软韧的东西探入耳蜗,湿淋淋地滑动,一直往耳洞里钻,两粒肿翘的乳头同时被捏住。
    “啊……”她尖细地叫,小脸仰起,“别、别弄了……”
    “让不让射?心肝儿肯不肯乖了?”舌头模仿媾合的动作,在她的小耳洞进进出出,修剪整齐的指甲搔剐红嘟嘟的奶头。就算玩儿肿了,奶头还是很娇小,中间根本看不到出奶的小孔。他舔舔唇。以后生了孩子,孩子交给长辈和保姆照顾,用奶粉喂养。先不许欣柑退奶,他每天用嘴为她吸。
    想象一下产后脂白丰腴的小女孩儿掰开双腿,让他插着无毛多汁的小嫩逼,挺起一对粉糯肿涨,奶水充沛的大奶子给他喂奶,徐昆鼻息蓦地变重。
    他轻慢开口,吐息潮腻,“心肝儿,祖宗,老公有好多事儿想对你做,真的,好多……”手指绕夹起她的乳头,来来回回地拉扯,可怜的小东西很快红得跟血一样。
    “啊,疼……放手呀。”欣柑疼得掉泪,小腹一阵阵酸胀,往后缩起身子躲避他的狎玩,小嗓子不住地喘吟,已经带上哭腔,“让射,让你射,徐、徐昆,你不要再弄我了。”
    徐昆松开手,也在微微喘息,“你自己答应的,可不许闹。”兜着她小屁股往上托了托,站起来,“咱们去浴室玩儿。”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6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