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六十章对她的爱意与欲念,是层层缠绕在身

第六十章对她的爱意与欲念,是层层缠绕在身

推荐阅读:行路难长官,你抑制剂掉了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恶龙被勇者催更了[系统]女配读心后改选禁欲太子入慕之宾带着全村隐居一万年后顶峰热恋绑定论坛系统后烂尾漫画成为神作救赎小可怜皇子之后(重生)

    第六十章  对她的爱意与欲念,是层层缠绕在身上的链条枷锁
    洗过澡,俩人回到卧室。
    徐昆帮欣柑把头发吹干,搂着她倒在纵深横阔的大床上。
    他从床头柜摸过手机,打开APP划拉几下,把公寓的照明设备逐一熄灭。
    窗帘收起,巨大无比的全通透落地窗外,视野宽阔怡人。
    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拔地参天的高楼仍旧灯火辉煌,大都市的纸醉金迷轻易掩盖了夜空的星月黯淡。
    一室静谧。
    “你刚才像疯了一样。”哪有正常人会喝别人的尿液?即便是仅余的少许。
    徐昆也不是邋遢不讲究的人。他其实挺事儿逼的。身上的衣物但凡沾上一星半点污垢,就绝对不肯再穿,鞋子也不例外。别人的白球鞋白板鞋就是个名字,他脚上蹬的,永远洁白如新。连学生公寓每周的家政清洁都比别人要频繁很多。
    女孩儿的嗓音就像她的人,娇嫩,糯甜,细弱,惹人垂涎。
    “我是疯子,变态,色魔。”徐昆把她抱在怀内,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俩人面对面侧躺,四目相对,“只在你面前是。只对你这样。”正如第一眼瞧见她起,各种杂沓而至的幻想、欲望、渴求,纯粹又复杂,深沉又露骨。打一开始,对她的爱意与欲念,是层层缠绕在身上的链条枷锁,蟠屈缭纠,无从理清,他也不打算理清。只要将她禁锢在身边,控辖在掌心,他所有的爱与欲,都能一一被填满。
    欣柑软白细指描画他轮廓分明的五官,神情迷惘,更有怜惜与不忍,“那个好脏的,怎么可以吃呢?”
    徐昆十分享受与她肌肤滑腻似酥的相触,漫不经心地笑,“不是气我尿你身上?你直接尿在我嘴里,咱就当这事儿扯平,翻篇儿,你也甭留心结了。”
    欣柑觉得歉疚,虽然她并未要求徐昆做出这么极端的弥补,便带着点儿讨好地抚摸他的鬓角,短发乌黑,顺滑,在指缝穿疏流动。
    徐昆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没事儿,不脏,除了丁点儿咸味儿,跟白开水没两样。”  他舒服得微眯起眼,“小手真嫩。”额侧下,让她摸得更自在,又笑,“心肝儿很干净,只要是心肝儿的东西,我都喜欢。”恨不得生吞入腹那种喜欢。
    这一刻,他脸上的笑容格外孩子儿,又彷佛缠着一抹奇异的血腥味儿,“小宝宝,真的好喜欢你,好想要你啊。”指腹捻着她颈间脆弱透薄的肤肉,“想把你吃了。”
    物理意义上的。一口一口,皮、肉、骨、血,一点儿不剩。那她就真的是他的了,丢不了,跑不掉。他也就不用再疑心,牵挂,不安,彷佛悬在半空中。
    欣柑的手一抖,被他牢牢握住。
    徐昆绕了她一缕秀发在指间,轻声问着跟之前一样的问题,“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好不好?”
    欣柑回看他。自己跟他已经这样亲密,其实也无法想象再跟其他男人做同样的事。况且见识过徐昆的肆戾与疯狂,她心有余悸,勉强一笑,点了点头,“好。”
    “乖女孩。”徐昆收臂扣揽她的肩,大手攫着她的腰臀,翻过身。
    欣柑轻呼一声,严丝合缝地趴伏在他身上。
    热腻的两团奶球紧压向他的胸膛,挤得半扁,软泥似的乳肉外溢,嫩得跟黏在他身上一样。
    “心肝儿,我都硬了。”徐昆勒紧她的腰,挺胯撞了撞她腿心,”脸生得这么纯,奶子又大又软,小逼又骚又嫩,哪个男人见了,不想玩儿你,操你,把你占了?”指尖挑起边缘的乳肉,细细地揉。
    欣柑感觉到了,硕长的一根,抵在腿间,很硬,很烫。
    她微微喘息,“别人不会看见、看见里面。我又不让别人脱我衣服。”
    徐昆呼吸一顿,唇角往上扬起,“只让我一个人看,一个人玩儿?”
    “本来就没有其他人。”欣柑对他频繁的,莫名其妙的猜疑也是服气。
    徐昆看上去挺满意,轻捏她的唇,“咱们亲一会儿再睡?”
    欣柑很困了,眼睑渐渐阖上,仍听话地张开嘴,舌尖儿娇颤,若隐若现。
    徐昆扶住她后脑勺,舌头长驱直入,与她旖旎交缠。
    阔长与娇幼,粉嫩与腥红,大小悬殊的两根舌头,湿渌渌地厮磨勾弄,越缠越紧,两片肉彷佛长在一起,每次分开一点,都拉出大片黏腻白丝,口液翻搅之声,在彼此唇齿间渍渍作响。
    欣柑呼吸渐渐紊乱。
    徐昆的舌头出奇地热,很灵活,明明是柔软的,舔嘬含吮时,却特别有力,从舌尖儿到舌根都被他嗦得酥酥麻麻,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他吸出去了。口腔被填得很满,不止他的舌头,还有他的气息,说不出具体的味道,就是觉得清冽,浓烈,霸道,男性荷尔蒙充斥其中,黏连成团,有种撕扯不开的潮重感。
    带辛辣微苦烟味儿的唾液不时哺过来,每次量都很大,吞咽不及,嘴角就湿了一片。
    他真的好喜欢喂自己吃他的口水。欣柑突然想到,其实不止口液,精液也喜欢往自己身体里灌,嘴和小穴都弄过。今晚居然连尿液也……他最后射了不少进里面,尿液温度也很高,侵入感特别强烈……
    欣柑神思恍惚,喘息渐重,到后来几乎喘不过气来,往后仰着脸,难受地呜咽。
    徐昆终于把舌头从她嘴里拔出来,眼皮撩起,直勾勾睨向她潮红的小脸。
    俩人的唇挨得极近,吐息都融在一起。欣柑带幼儿奶味的甜香扑了他满脸。
    “心肝儿,接吻舒服吗?”
    欣柑点头,睫毛轻扇,唇角抿笑,瞳仁转盼流光,“好舒服。”比起其他的亲热行为,她最喜欢徐昆的吻。这次更是少有的温柔。
    “小逼湿了没?”声音离得太近,直接洇入耳膜。
    欣柑双腿颤了颤,“嗯。”他亲得太色气了。
    徐昆嗓低哑,也微喘了声,“怎么不告诉我?不问你就不说?”手掌滑入她大腿内侧,指腹贴在上头摩挲,肉很嫩,她的身子,就没有一处不滑嫩的,真跟婴儿一样。
    “别——”欣柑不安地合拢腿。
    “嗯?”徐昆闷笑,继续追问,“湿了为什么不说?”手停在那,没有再往内移。
    欣柑松了口气,应他,“这有什么好说的。”
    徐昆笑吟吟,挠她的下巴尖儿,“那怎么我每次硬,都告诉你?”口里的热气全喷在她唇上。
    欣柑哑然,自己也没让他告诉呀……
    “什么都跟你说,你该烦了。”无奈地挤出句话。
    “不烦。有关你的事,所有事,事无巨细,我都想知道,都要知道。”徐昆曲臂把她大腿挤开,挑起阴唇把手指送入,湿淋淋全是水儿,指尖儿往下刚抵着逼口,那小淫嘴儿就跟要把他往里吸似的收缩蠕动,还一直冒着热气儿。
    “心肝儿,你流了好多水儿。小骚逼又痒了?”她的身子不止美,还特别敏感,真的操进去,不知道多要命。徐昆忍不住呻吟,指腹沾着些她的淫液在穴口嫩肉揉开,“想老公用手指操你,还是用舌头舔?再喷一次,好不好?”
    “不要啦。”欣柑忙拽住他的臂,“我真的好累啊。明天再弄,好不好?”
    徐昆摸了摸她的脸,红潮晕着青白,透出点儿病态。
    “不动你了。”他撤回手指,环着她细软的腰肢把人抱紧,“小宝宝,没跟你说笑。你是我的,什么事儿都不许瞒我,知道吗?”
    湿了都要告诉他,自然是一句玩笑话。
    然而,他的人生,他的世界,对欣柑是完全敞开的,没有丝毫的隐瞒和设防。他对她的爱意,欲望,对俩人未来生活的规划,早就对她全盘托出。
    那么相对应的,欣柑也该是这样。
    感情无法控制,态度可以。
    徐昆需要欣柑毫无保留的坦诚,他们之间不能有留白。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6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