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六十三章“给你舔逼,好不好?”(H)

第六十三章“给你舔逼,好不好?”(H)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六十三章  “给你舔逼,好不好?”(H)
    欣柑是被疼醒的。
    这种疼不是头一回了。徐昆正把她下面入口的皮撑开。上次是为了扩张,把他阴茎流出的前精灌进她阴道里。这次打算做什么?
    现在想想真挺变态的。
    欣柑不明白,看上去特帅特高冷一男神,私底下怎么、怎么……她都想不出一个贴切的词去形容。虽然他反复强调,只对她是这样。即便如此,也不会让他显得正常几分……
    “啊!”那儿本就很嫩,很敏感,被他的手指掐起皮肉往外扯,感觉太过尖锐,她溢出了泣音,眼睛全睁开了。
    室内亮堂堂,不是灯光。
    欣柑心慌,忙往窗口望去,薄薄一层纱帘垂着,阳光能透进来,内外视线被隔断。
    昨晚她告诉徐昆,自己不穿衣服,害怕被人看见。她说过的话,徐昆显然都放在心上。
    欣柑被触动。她表达感动的方式就是乖,更加的乖,让他如愿。咬紧唇忍耐着下身的不适,再难受也没挣扎,只是娇滴滴,带着哭腔叫了声,“徐昆。”
    “嗯。”徐昆掀眸看了她一眼,“心肝儿乖,让我看看小逼里面。”
    她一醒,徐昆就察觉了,小东西疼得双腿打战。他把娇幼的穴口,从米粒般的小孔,强行扯成指头大小的圆洞。
    欣柑连痛楚都忽略了,“那种地方,有什么可看的?”她头皮发麻,差点把变态二字说出口。那里都是肉,没有正常皮肤覆盖的,身体内部的肉,想想都叫人不寒而栗。他为什么要看?忍不住并拢双腿,被徐昆抬手扇了一下大腿内侧的嫩肉。
    欣柑吃疼,腿哆嗦着分开。
    “好看,特漂亮,我还要看心肝儿的处女膜。”徐昆趁机辖住她的腿根,不让她再乱动。
    “处、处女膜?”那个要怎么看?欣柑只知道那个东西长在女性的阴道里面,性交的时候捅破了会流血,具体在哪个位置却不清楚。
    从她的角度,只能见到徐昆乌黑浓密的发顶。
    但她知道他正盯着自己的私处。女孩子羞于启齿,不该被任何男人窥视,踏足的地方,被他的手指扒开,肆无忌惮地打量、观赏。他的目光彷佛是有实质,有温度的,淫性的蛇一样,钻入她的甬道,带来粘腻、炙热的触感。明明心里害怕,下体却一酥,那里的肉随之收缩。
    徐昆清楚看到靠近穴口的粉肉在蠕动,又瞥了欣柑一眼,小姑娘一张小脸红红粉粉,娇俏极了,忍不住拿荤话撩拨她,“心肝儿,被男人掰开腿看逼,是不是很刺激,嗯?”
    欣柑更觉羞腆,那里却诚实地再次缩了缩。
    “骚穴。”徐昆喉咙哑涩,现在才发现,她连里面的逼肉都是粉嫩嫩的。之前瞧见的,艳得糜烂的红色,原来是抽插摩擦之后充血红肿,并非本来的色泽。
    他的小姑娘,遍体上下、内外,不是白的,就是粉的,稍微使点劲儿,立马泛红,肿起,嫩得叫人心尖儿发颤。
    他曾见过亲戚家满月不久的小婴儿,皮肤就是十分脆弱的浅粉。他当时不觉得可爱,反而觉得可怕,连抱都没敢抱那小孩一下,担心她被自己一碰,就裂成一地的碎片。
    当这种娇弱到极致的粉嫩,呈现在心爱的女孩儿身上,却让他惊叹不已,继而生出疯狂的凌虐欲。
    徐昆已经勃起,整根阴茎硕硬上翘,胀成深紫色,肉筋勃发,比平日更加狰狞。
    “心肝儿,祖宗……”想操她,用大鸡巴捅入无毛的小嫩逼,抽插,摩擦,撞击,操得漂亮的小宝贝儿粉逼肿艳,连逼缝都合不拢。
    声音潮腻浑浊,情欲的气息很重,白皙英俊的脸几乎贴上欣柑的小穴。
    一团团热气喷在最敏感的部位,欣柑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热。痛楚还在持续,痒意渐渐滋生,她有些难耐,觉得徐昆要么住手,要么做点别的,现在光折磨她了。心里委屈,泪意上涌,眼尾染开绯红,软着嗓子再次喊,“徐昆。”
    “小宝宝不怕,老公马上就疼你。”  嗓音低柔,内里的宠溺浓得似要溢出来。
    欣柑心里好受多了,温驯地“嗯”了一声。
    徐昆终于看见她的处女膜。
    离穴口大概5厘米处,比他以为的要浅得多,是中空的环形。这也解释了,为何他几次把半根手指都插进去,却没有破坏她的完好,因为从中央的圆孔穿过去了。而昨晚两根手指一同肏入时,怕她疼,只在入口浅浅地弄,根本没碰到膜。
    他还是后怕。那圈薄膜跟逼肉一样,都是粉色的,很嫩,看上去特别易伤。小阴道紧窄得离谱,之前手指一肏入,就被死死缠勒住,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经触及她的处女膜。
    用鸡巴操欣柑之前,他不敢再把手指深肏进去。万一不小心,用手给她开了苞,这祖宗怕是要闹得天翻地覆。这段日子,他把欣柑的性情摸得门儿清。小姑娘在性方面的单纯与保守,是很形式化的。
    对她来说,性交,与破坏处女膜,阴道出血,画上等勾。
    只要处女膜仍在,就算对她做再过分的事儿,宠疼着些,事后耐心劝解一番,她都能慢慢回转过来。
    他抬头,目光与欣柑澄净的眼瞳碰上,“给你舔逼,好不好?”
    “啊?”大清早的,怎么……
    欣柑望进他透出荒淫的黑眸,颜色更深了,似有什么在里面翻涌,心里打了个突,下意识拒绝,“不……”
    下一秒,滚烫的唇已吻上她玉白的小阴丘。湿热的舌头顶开两片肥厚的阴唇,钻入滑嫩逼穴,自下往上一扫。
    欣柑急喘一声,半边身子软了下去。
    舌尖儿勾出薄皮下的阴蒂舔舐,打着转儿戳弄。透质的小粉肉被拔得东歪西倒,又颤悠悠地翘起来。徐昆粗糙的舌面往下压,用力碾磨,小肉珠湿澾澾地粘上来,抖呀抖的,彷佛跟他的舌头长到一起。
    徐昆眸色更暗,舌头一卷,把小东西含进嘴里使劲儿一嘬。
    阴蒂的快感迅速传导至末梢神经,“哼嗯……”欣柑整个下腹都酥了,呻吟出声。
    小小的肉粒被一下一下往内嗦,轻轻地碾,重重地吮,薄嫩的皮被越拉越长,阴蒂渐渐发硬,红肿。
    欣柑攥紧身下的床单,腿心花液一泡泡挤出,穴口泥泞不堪。徐昆趁机将它拉扯得更开,粉嫩的逼肉看得特别清楚,一团团,又多又肥,密密匝匝地蠕动,根本看不到可容异物进出的通道。里面水很多,湿潮的热气,冒泡似的一直往外喷,他脸皮都被烘腻了。可以想见,这时把鸡巴插进去,会有多要命。
    欣柑被他弄得又疼又麻,又难受又好受,小腹上弹,不断痉挛,她扭着身子哭喊,“啊!啊!徐昆,不要再扯了,好不好?要破了。”
    “别哭,这就让你爽透。”
    ‘啵’,阴蒂被吐出,胀大了一倍不止,艳得像血,高高翘出阴阜。
    徐昆低笑,拿鼻尖蹭了蹭,“硬得像石子儿。”脸侧下,舌头伸出,卷窄,从撕扯得透明的逼缝强挤进去。
    舌头比手指粗大,却柔软,自带温度与湿度,并没有为欣柑带来疼感。她缩蜷着手指脚趾,急促地喘息,去适应越来越放大的快感。
    随着韧而有力的舌头不断顶推堵塞的层层逼肉,撑开内壁严丝合缝的皱褶,舌尖儿终于侵入淫液泛滥的甬道,快感一下子飙升。
    “啊!不、不要……”刺激太过强烈,欣柑负荷不了,眼角沁出大量泪液,抽泣着央他,“不、不行了……徐昆,我、呃哈!我、我受不了,啊啊……”
    羊脂白玉的身子被情欲逼出了羞粉。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6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