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六十八章又抠逼又玩奶儿,心肝儿是有多浪

第六十八章又抠逼又玩奶儿,心肝儿是有多浪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二次入伍我的成就系统大有问题我能召唤历史喵我老婆竟是家母的闺蜜狂飙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户外直播间探秘全球:从发现绿尾虹雉开始离婚后成了神豪吟游诗人混迹娱乐圈

    第六十八章  又抠逼又玩奶儿,心肝儿是有多浪?(H)
    “真他妈骚,叫得鸡巴硬死了。”
    “人骚,逼也骚,流了我一脸骚水儿。”
    “大鸡巴插小骚逼里操你,好不好?”
    粗俗下流的Dirty  Talk,在特定场景,确实能刺激性欲。
    欣柑呼吸一滞,随后更加促乱。
    徐昆更是嘶着气儿粗喘,厚粝的大舌头在她稚嫩逼穴又重又急地舔弄,一边含含糊糊地出言谑戏,话越说越淫秽不堪。
    “老公的鸡巴很粗,很长,能把小嫩逼撑大,喂饱,还能一直捅进心肝儿的小骚子宫。”
    “咱玩儿宫交好不好?很舒服的。小心肝儿会爽得喷水,失禁。”
    “淫水和尿液全都喷老公身上,脸上,好不好?”
    “不……”欣柑被他说得不止逼口在缩,连尿道口都彷佛在翕动,本就粉潮的小脸羞得媚红一片,微哑的小嗓子带着泣音,“不、不要尿……”她才不要再被弄失禁,她又不是小婴儿,太丢人了。
    “嘴上说不要,逼怎么更湿了?”小肉洞像个饿馋了的小嘴,亮晶晶的肉缝一张一合,源源不断地往外浸出丝丝水液,在她腿根和会阴淌滑,也沾湿了他的下巴。
    徐昆边给她舔逼,边抿唇吮嘬,吞吃穴口冒个不停的淫汁儿。
    房间里充斥着二人沉躁紊乱的喘息,各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色情水声,还有徐昆的淫词亵语。
    “水儿真甜。心肝儿这么乖,给老公喂骚水儿,老公也给你喂精水。”
    “肏完子宫,老公就内射你,热乎乎的精液灌满心肝儿的小子宫,心肝儿肚子会被灌得鼓起来,像个怀胎三、四个月的孕妇。”
    “小骚孕妇也要张大腿,自己掰开小逼缝让老公肏,知道吗?还要挺起大奶子给老公喂奶水儿。”
    “嗯啊,嗯……都说了没有奶、奶水……”好麻,也好痒,穴儿内外都痒得受不了。听徐昆提起奶子,欣柑觉得连奶头都是刺刺麻麻的,很想伸手挠一挠。
    “现在没有,等怀了我们的宝宝,自然就有了。”想到自己的精子会侵入到欣柑宫腔最深处,让她受精、受孕,然后孕育带有俩人共同基因的孩子,徐昆就兴奋得灵魂都在颤栗。
    他掀眸去瞧她的表情,却见小东西两根白嫩小指正掐着一枚肿艳奶头捏捻。
    他倒抽一口凉气,死死盯着看了会儿,轻问,“心肝儿,自己玩儿自己奶头爽吗?”
    “爽……”欣柑一脸迷迷怔怔瞥向他,“不过没有徐昆玩儿得爽……”
    “操!”徐昆差点被她天真直白的淫语送走,只觉心痒,手痒,浑身都闷痒难忍,猛地扯开她的手指,腕骨微晃,往硕大的奶子扇了一巴掌。奶儿颠荡,白花花的奶肉滚起层层波浪。
    “小骚货,我操死你……”徐昆眼底血丝迅速四散蔓延,大手揉向摇曳不休的奶乳,还不忘探指去捏她艳红夺目的奶头,“又抠逼又玩奶儿,心肝儿是有多浪?咱不等寒假了,现在就做,好不好?大鸡巴插小逼里肏你?很爽的,我俩都会爽死。”一边勾舌挑起她的阴蒂,抿唇含住,脸颊微微下陷,蒂珠被嘬入口腔,舌尖儿绕着圈拨弄舔咂。
    欣柑被他玩儿得上上下下又是酥爽,又是止不住的瘙痒,冰火两重天,两条腿颤得厉害,神志都不清醒了,一时说”好”,一时又挣扎着拒绝,“不插进去”,“你答应不真做的”……
    徐昆眯起眼。小东西都水流成河了,还是不肯松口让他肏。真的半诱奸,半强迫地上了她,事后不知道会怎么哭闹。
    自己想操她都快想疯了。
    他把嘴里的阴蒂狠吸数下,叼在齿间。小淫核被玩儿得鼓胀胀,撑得薄嫩,好像轻轻一咬,就能破皮儿,溅出淫汁。上下牙齿咬合,残忍地,带着点儿惩罚意味,碾了碾脆弱的根部。捏玩儿奶头的二指薄甲掐入根部,一下一下往外扯,滚圆的玉葡萄被生生撕扯成长条状。
    “啊!不、不要,好疼……”欣柑失声惨叫,痛楚将堆迭成峰的欲望引燃将至临界点,身体深处的嫩壁似被无数丝絮搔挠刺激,小腹剧烈痉挛,泪液飙洒,哭喊着求他,“徐昆,我疼,下、下面,穴儿里面也难受,好难受……痒……我要徐昆,我要徐昆……”
    徐昆撩了撩眼皮,默着脸。
    只说要徐昆,从来没有主动说过,要徐昆肏她。
    她要他把她弄高潮,让她爽,就是不准他插小逼里干她。
    “我他妈就一舔狗。”徐昆心里骂自己没出息,一仰头,见欣柑哭得脸都花了,还是忍不住哄,“给你,这就给你。别哭了,要什么都给你。”舌头下滑,戳顶汁液泛滥的逼口,舌尖转动着,挤开嫩红肉缝,插了进去。
    一阵电麻急窜起,快感飙至脑颅。欣柑嘶声尖叫,身子一软,径直坐到徐昆脸上,高挺的鼻梁顶着阴蒂,粗大的舌头就着压力,破开层层黏连的逼肉,整根肏入穴内。徐昆被湿腻紧致的肉壁夹得头皮发麻,清楚感觉到舌尖将那层嫩滋滋的薄膜撞出一个夸张的弧度。他眉心一紧,还没来得及把舌头抽出一些,已经被浇了满脸的淫水。
    欣柑直接被他插喷了,小逼不停地溅着汁水儿,身子也软成一滩水儿,遍体无暇白肌透出冶媚的嫣粉,眼睑半阖,哭得一抽一抽的,泪液撒珠子似的滚了一脸,不知是爽的,还是羞的,抑或两者兼有。
    徐昆手掌托住她的小屁股,将舌头略拔出小半截,才在甬道里模拟交媾的动作继续抽插。
    “嗯呃……”欣柑湿淋淋的眸子转了转,喘息着小声呢喃,“够、够了,徐昆……”
    徐昆随意“嗯”了声,也不放心上,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沾满淫液,沿着臀缝往上,指尖按压着洞口揉了揉。小屁眼之前被插过,后来欣柑的身体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后穴现在还是松软的,两指并拢,慢慢往内抵。
    小家伙这次只是抽噎着喊了几声疼,竟由着他把两根手指全部插入肠道。
    徐昆边拿舌头插她的逼,边拿手指肏她的屁眼。两个穴儿都很幼窄,极致的紧,极致的嫩。每次抽动,肉与肉之间湿淋淋的摩擦,都在欣柑体内带起触电般的激麻,不过两三个来回,她就抽搐着又去了一次,叫得声音都哑了。
    果然,只要把她玩儿恣了,不管前穴、后穴,都入得容易多了。
    徐昆心里莫名就想到“双龙”这个词。自己长两根鸡巴就好了,他不无揶揄地想。可以跟他的小姑娘玩儿双龙,同时塞满她两个小淫洞,前后夹击,把她肏得爽翻天,像只小母狗一样,只会摇着屁股呻吟浪叫。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