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七十五章这次全射给你,试着都吃下去,好

第七十五章这次全射给你,试着都吃下去,好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第七十五章  这次全射给你,试着都吃下去,好不好?(H)
    “好累,别弄我了……”欣柑不愿意,挣扎着撑起半身,突然啜泣一声,又颤抖着倒下,腰肢扭了扭,已完全瘫软下来。
    徐昆托着她的小屁股,把脸埋进她腿间。猩红舌根快速摆动,舌尖儿在泥泞的阴唇,腿根和臀缝细致舔扫,将俩人的性液全部卷拨到自己嘴里。无论是欣柑流出的淫水儿,还是他遗留在她小逼的唾沫,前精,丝毫不嫌弃三者掺杂在一块儿后,变得粘腻的口感,与乱七八糟的气味儿,一概舔吃得津津有味。
    下身不断出传来暧昧色情的吸吮和吞咽声,欣柑羞得耳朵尖儿都红透了。舌头湿软,柔韧,灵活地舔遍她私密之处,还有意无意地戳弄阴蒂、穴口,又让她异常舒服,忍不住发出娇媚的喘吟。
    徐昆最后凑近她犹在翕张的小肉缝,抿唇含住,在她骤然提高的呻吟声中,把穴内残存的腻液都吸到自己嘴里。
    欣柑潮红满脸,杏目水波流转,娇怯怯地朝直起身的徐昆顾盼而去。
    徐昆在同一时刻向她瞥来,狭眸欲色沉燃,薄唇微张,水光潋滟,数道银丝自嘴角黏连垂至线条利落的白皙颈颌。
    那是自己私处流的东西……欣柑急喘一声,本就润泽的眸儿湿得似要漫溢出汁水儿。
    徐昆紧盯着她的眼睛,唇角上提,殷红舌尖儿伸出,绕着唇瓣,极缓慢地舔滑一周,轻声一笑,“甜的。”
    欣柑拿手捂着脸,不敢再看他放荡又邪气的表情。虽然被舔得很舒服,还是忍不住腹诽,他这个样子真的有些变态。
    他老自称是什么舔狗。可是所谓的舔狗,根本不是字面的意思。长得挺矜倨一帅哥,怎么总爱舔自己下面,还、还把舌头插进去,连后面的穴儿也……
    欣柑越想越羞赧,十根手指紧紧扒住脸皮。
    “你打算把自己憋死?”徐昆扯下她的手,牵着去碰自己硬梆梆翘起的阴茎。
    滑嫩微凉的肌肤抚上滚烫的棒身,绷得肿亮的龟头爽得张开马眼,一线半透明水液激涌。
    他单只大掌包住欣柑一双小手,带着她重重地撸了几下,修白长指掐起她下巴尖儿,“鸡巴胀得要爆炸。不是不想怀孕?不射你逼里,帮老公舔射?”
    欣柑咬着唇点点头,爬跪到他胯间,雪白的腰肢塌下去。
    “不急。”徐昆伸手挡了下,不让她含,手指顺势揉了揉她丰翘的唇肉,“先擦擦,太脏。”他的阴茎裹满了二人的体液,怎么舍得爱洁的小姑娘直接给他舔。
    从床头柜摸出包纯水湿巾,抽了几张拭擦性器上的白浊浆沫。
    这也是在自己里面沾上的……欣柑脸皮像点着了一样,慌忙移开眼。
    徐昆一直盯着她瞧呢,乐了,大手扳过她的脸,“怎么着,羞了?我大腿跟卵蛋全都湿了。小淫娃,水儿怎么这么多?”
    “别说了。”欣柑羞得差点儿把唇瓣都咬破了。
    徐昆闷笑,不再调侃,两指撬开她牙关,“乖,让你老公爽一下。”一沉胯,小半截肉棒插了进去。
    用嘴也舒服,又湿又热,加上欣柑口腔娇幼,里面的肉很软,很嫩,紧紧裹住鸡巴。不能说像插小逼一样爽,徐昆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享受,比得上肏入他姑娘的小嫩逼。然而视觉的刺激却更甚。
    纯洁烂漫的小女孩儿,生得跟天上仙女似的,把男人紫红胀硕,不断沁着性液的鸡巴含到她粉嫩的小嘴里,淫荡地吞吐舔吮,天真的小脸被撑得胀鼓鼓。巨大的反差,足以令人血脉贲张。
    虽然是第二次帮徐昆口,过于夸张的尺寸还是给青涩的孩子带来很大压力。小嘴张大到极限,才恰恰含住,塞得满满当当。尽管徐昆把大半根留在外面,每次挺腰前插,仍差点儿顶到欣柑喉头,引起难以忽视的窒息感和呕吐感。
    男人性器的包皮皱褶撑张,茎身爬满了勃发的青筋,一根根粗大鼓立,热力惊人,马眼不断吐出前列腺液。欣柑机械地吞含着,鼻尖儿迂绕着腥膻微甜的味儿,耳畔是他又促又重的喘息,热气一股股喷在脸上。大团奶肉被他攥在掌心,奶头被两指夹住,一边往外拉扯,一边摁压搓捏。
    “轻……徐昆,轻点儿,胸疼……”他手劲儿太重了,欣柑吃不消。
    徐昆漫不经心地“嗯”了声,换了另一只奶子把玩儿。
    欣柑被他浓烈的男性气息完全笼罩着,渐渐身上也有些燥意。尤其是两颗被他轮流揉玩的乳儿,好像在逐渐胀大,夯沉往下晃坠。乳头已经很硬了,他的指甲掐在上面,虽然挺疼的,又麻麻痒痒,感觉尖锐,难耐,又很舒服。她身子都酥了,头脑晕晕乎乎,下面又再往外淌蜜水儿。
    徐昆留意到她下身抖索,两股战战,手指往她腿心一抹,温热的,显然才刚流出来。
    “给我含,你湿什么?”饶有兴致地瞥向她媚红的小脸。
    欣柑臊得厉害,目光低垂躲开他露骨的眼神,才发现他的虎口始终扣住冠状沟下沿,只把肉棒前端插入她嘴里。
    难怪这次不怎么疼。这样是不是不容易射出来?感觉已经舔了好久。
    徐昆彷佛会读心术,攥紧茎身,一边插着她,一边自己撸,淡淡地笑,“昨晚不是说喉咙被撞得很疼?让你再养养。没事儿,能射出来。”
    自己说过就忘了,他居然还记住,欣柑不禁多看了他两眼。
    徐昆摸了把她的脸蛋,“知道我疼你,心肝儿就更乖些儿。”耐心引导她,“别只用嘴,上回不是教过你?也拿舌头去舔。鸡巴最上面的小裂口,吸一吸,把水儿嘬出来的话,我会很爽。”又牵她的小手去揉他硕大的阴囊。
    “唔,对,小乖,揉我的卵蛋,用力握住,轮换着揉……”欣柑手太小,双手都包不拢一颗。
    “很棒,再使点劲儿,多重都没事儿,舌头也舔重些儿……爽死了,我的心肝儿真乖……”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温驯得不像话,跪在胯下给自己咬鸡巴。小舌又嫩又滑,很乖地舔舐茎柱,吸吮马眼,小软尖儿每每戳入铃口,直接碰触到里面最敏感的嫩肉,都令他头皮激麻。
    快感相当强烈了。徐昆喘息着仰起颈颌,一只手上下套弄阴茎,一只手抓裹她的奶子,绷紧腰背肌肉,渐渐提高速度,小幅度高频次在她嘴里进出。
    射意逐渐上升。他瞥一眼欣柑,就算是浅尝辄止地操弄,她的嘴角还是红肿起来,额头冒出密密的汗,应该是累的。
    心疼,不打算忍着。五指继续收紧,套弄的动作快得出现了残影,脑子里回想鸡巴插入她身子的感觉,小阴道又紧又软,水儿特别多,所以很热,很滑,逼肉嫩生生,层层迭迭不断地挤压绞缠鸡巴,肏起来时,肉棒与逼肉湿淋淋地紧密摩擦,爽得要命。
    他  “嘶”的急喘,捏起欣柑的下巴,“第二回了,这次全射给你,试着都吃下去,好不好?”
    欣柑一直在难受地呜咽。就算不是深喉,时间太长,抽插的速度太快,她的嘴还是被蹭得木木的,口腔内壁也火辣辣地疼。
    她连连点头,只想他快点儿释放。
    “乖女孩。”徐昆揉了下她的长发,手掌后移,扶着她的后脑。这次不再卡位,肉棒戳进去一大截,再拉出来,然后急撞入内。挺腰耸胯,狠狠地抽送了数十下,龟头抵着她的舌面,腰眼一松,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不断喷射。
    欣柑被呛得眼泪夺眶而出,翻滚而上的呕吐感被大量灌入食道的精液反冲下去。她铆足劲儿往下吞咽,精量太大,嘴角还是淋淋沥沥外溢了不少。
    等徐昆把半软的肉棒拔出,她捂住嘴,娇小雪白的身子玉山颓欹般,蜷缩在床上,大咳特咳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