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七十七章我死了,也会保证你下半辈子安宁

第七十七章我死了,也会保证你下半辈子安宁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第七十七章  我死了,也会保证你下半辈子安宁富足
    欣柑轻易被蛊惑,哽着喉咙问,“我们算是、算是做过了,对不对?”
    她记得他的阴茎插入时,身体很疼,像被撕开了,弄坏了。
    她不敢看,也不知道插进去多长,只觉得整个下身都被撑开,拓展,又酸又胀。开初特别疼,疼得恨不能晕死过去。后来胀麻的感觉把痛楚盖过去,小腹抽搐很厉害,水儿不停地流,里面渐渐变得酥麻,骚痒,越来越舒服,到最后神智都不清明了,脑子糊涂成一团。直至他把阴茎拔出,她都是浑浑噩噩的。
    清醒的时候再不情愿,再羞愧,做的过程,身体的确得到欢愉,她甚至没有立场谴责徐昆。
    这才哪到哪呀?自己就他妈操进去个龟头,最后也是释放在她嘴里。徐昆眉心聚拢,原来欣柑在纠结这个。
    “所以呢?真做了,还是没真做,有区别?”话脱口而出,才发现语气有些冲,往下敛了燥火,缓着腔,“我二十一岁了,只对你一个人动过心。我有多认真,你还不明白?你也说过喜欢我。既然你情我愿,have  sex,make  love,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我是喜欢你……”欣柑讷讷,却未到能为他交付所有,不顾一切的地步。
    徐昆轻易看穿她的心思,一股戾气窜起,轻嗤了声,“我俩互相口交,我的鸡巴插进你逼里。你呢,吃过我的精液,我也吃过你小逼流的水儿。你身子哪一处,我没有给你玩儿爽?你自己说说,咱们算不算做过?”  扼起她的下颌,灼灼对视,冷笑,“是,你的处女膜还在。你不说,我不说,骗骗外面的傻子是没问题。”手掌一翻,手背往她白嫩的脸蛋拍了拍,“怎么着?瞧不上我,想待价而沽?欣大小姐是打算留着让哪个野男人给你接盘、破处,嗯?”
    话音刚落,已觉不妥,语气略有不稳,“心肝儿,我……  ”舌头少见地打结,干脆攥着她的小手往自己脸上呼,“扇我,心肝儿使劲儿扇我。”
    欣柑只想离他远远的,咬紧牙关不让哭声泄出,拨开他的手,跳到地上,撒腿往外冲。
    徐昆三两步越到她身前,欣柑收势不及,撞上他胸膛。徐昆趁机揽住她腰肢,手臂收紧,把人揉进怀内,低头想要吻她。
    “不要,不许你碰我。”欣柑撇开脸,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拼命推搡他凑近的脑袋,又用力掰他铁箍似的臂膀,“放开,你放开。”声音破碎,瘦削的肩头也抖得厉害。
    徐昆捏过她的下颌,白净的小脸淌满泪水。
    他心跳停顿了一拍,“我错了,真错了。别走,陪着我。咱们心平气和聊一下,好不好?”丝毫不敢提及门锁需要掌纹或密码,她压根出不去。
    欣柑避开他的眼睛,哭得有些促喘,“我要回宿舍。你欺负人,我不要跟你呆一块儿。”
    徐昆干脆盘膝坐到地板上,胳膊肘往下一带,欣柑跌坐在他腿上。
    “我改,只要心肝儿高兴,我什么都改。”再次低颈试图去吻她。
    欣柑摇着头,伸手格挡他的脸,唇紧紧抿住,胸口不规律地上下起伏。
    徐昆蹙眉,单手扣住她双腕,另一只手绕到她背后,“哭出来,别憋着,不然心脏压力太大。”自上而下为她抚背。
    欣柑抽泣出声,泪水顺着眼角密落,渐渐连成一片。
    “我患得患失,才会口不择言。”徐昆胸膛也是闷作一团,一字一顿地开口,嗓音哑沉,眼尾泛开一抹淡红,乍眼望去,彷佛也曾落过泪。
    欣柑不由怔住。
    徐昆静看她片刻,略提了唇角,自嘲地笑,“怎么,我示弱很奇怪?我不是你的狗吗?”
    “我没让你这样。”欣柑憋着气,有些挫败。
    “嗯,我犯贱,就愿意跪舔你。”  探手过去拂拭她的泪,指腹蜿蜒往下,与她脸颊肌肤微湿微凉的轻揉细捻,带出一缕缠绵的情意。
    欣柑的脸偏过半寸,咬了咬唇,“你再胡说。”他自轻自贬,她也过意不去,软着声气地嗔,”刚才也是,话说得特别难听。你总是这样,脾气一上来就朝我撒。”想起他刻薄的讥诮,眼眶又红了一圈。
    “那些话是混账。可我的意思你能明白。我俩这样,跟真做确实没什么区别。”他递过脸去,与她四目相对,“有什么不好吗?我也是第一次。你是我的了,我不也是你的?”眼尾艳得近乎赤,眼瞳也染上湿意。
    如果单纯为了泄欲,多少女人上赶着替他纾解?他爱欣柑,才想跟她一起沉沦,同赴极乐。欣柑眼里,不见情,只看到欲。地位与力量上论,他比欣柑强大太多;在俩人的爱情里,他始终处于弱势。
    一再妥协,退让,亦步亦趋,如履春冰,他也有自己的委屈与求而不得。
    欣柑的心,就像黄药师在桃花岛布置的奇门五行阵法,看似只是些树木石头,不堪一击,走近方知,机关遍布,防御森严,不容外人越雷池半步。
    欣柑也是心如乱麻,纠结不已,“可是我们太快了……你是个大人,自然可以做,我才几岁?我看其他同学,她们男朋友都是差不多一般大,同年级的。就我俩不正常……”
    她的话说得颠三倒四,徐昆却听懂了。
    槽多无口。
    不知道是哪些傻逼给欣柑灌输的观念,让她以为现在十五、六岁的傻逼男生有多纯情,多自律呢。
    就他妈无聊,无稽,外加浪费他的时间。
    轻啧了声。谁让这是自己的心头肉?只好耐着性子教她,“小孩子跟小孩子玩?大人跟大人玩?心肝儿以为恋爱是什么?过家家?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与年龄有什么关系?我比你年长,更能照顾你,替你把生活安排妥当,这样不比毛毛躁躁的半大孩子强?”
    好像挺有道理。欣柑呆愣愣地点头。
    倒是他说什么就信什么,他傻不拉叽的小姑娘哟。徐昆抓了抓额发,亏得她遇上的是自己。要是遇着渣男,歹人,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探指揉着她玉白的小耳珠,“现在十几岁的中学男生,精虫上脑,把女朋友搞怀孕,跑去做人流的还少吗?你不信,可以上网查一下。我国近年来人流低龄化,未成年人流产的比例一年比一年高。”
    “啊……”欣柑杏眼圆睁,彷佛被刷新了三观,唇张开又阖上。
    “心肝儿,你太单纯了,以为你这个年龄的男孩,都跟你一样?他们面对你的时候,脑子里肮脏的念头,不会比我少。”他撩起眼皮,嘴边儿勾了丝嘲谑,“唔,是不完全一样。我不是毛头小子,我是成年人,思想成熟,发泄欲望的时候,会为你着想,考虑你的感受,顾及你的身体健康。”
    欣柑鼓了鼓腮,气儿一下子泄了,慢慢靠到他怀里。
    徐昆唇角上挑,拥着她肩头。
    “你觉得我俩发展太快,怎么不试着从另一角度看?咱们是情投意合,水到渠成。”
    “我有钱,有能力,足够强大,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也可以负责你的人生。”
    “心肝儿,你始终不肯把自己交给我,你到底在怕什么?顾虑什么?”
    欣柑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逼入墙角,满脸彷徨,“我、我不知道……况且,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你现在这样想,怎么知道,日后,就不会变?”她对自己都无法确定,他呢?他怎么就能如此笃定?
    她小声哭起来,“我害怕,你别逼我。”
    “你怕什么?不外乎我变心,不再爱你;或是我早逝,没法儿再照顾你。”徐昆完全不去考虑欣柑自己变心的可能性。
    “我不会变,要我放手,除非我死了。我死了,也会保证你下半辈子安宁富足。”
    “我的心没法掏出来让你看,我的话,你不能完全相信。”
    “心看不见,爱情可以变现。”
    “你不能安心,心存顾虑?我给你保证。金钱,物质;精神,生活。”
    “我是你的男人,你没有安全感,就是我的过错。”
    徐昆淡淡一笑,“傻孩子,瞎担心什么?我自然会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