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八十五章“知道什么是双龙吗?”(H)

第八十五章“知道什么是双龙吗?”(H)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二次入伍我的成就系统大有问题我能召唤历史喵我老婆竟是家母的闺蜜狂飙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户外直播间探秘全球:从发现绿尾虹雉开始离婚后成了神豪吟游诗人混迹娱乐圈

    第八十五章  “知道什么是双龙吗?”(H)
    “徐、呃,哥哥,我好累啊。”欣柑是真的疲乏。
    表演本来就是一件极费精力的事儿。她的舞步是单一,但在六分二十秒内,需要不停歇地转圈,既要保证匀速,还要配合同伴走位,不能出错,精神就得保持高度集中,对身体的消耗很大。
    紧接着来到这儿,被徐昆强制高潮了好几回。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吃得消?
    徐昆也不是只顾自己快活,不管欣柑死活,安抚她,“放心,鸡巴不插进小逼里面,就在外头夹着腿,磨磨逼。”舌头从耳郭往内滑动,在小耳洞进进出出,低哄,“听话,硬一晚上了,让我射出来。”
    耳郭、耳洞都很敏感,下面又被他的性器官来回顶撞戳弄,一波波爽意掠起,强势冲入感官意识,占据了主导地位。欣柑节节失守,丢了魂般小声呻吟。
    徐昆就当她答应了。腰肌、背肌同时发力提速,鸡巴开始又急又重地在她腿心抽送。
    “唔……”激麻,磨得也有些疼,欣柑臀尖儿缩了缩,抖着往上抬。
    “躲什么?还有力气?”徐昆腕骨一晃,又往她蜜臀甩了一巴掌。
    “啊!”这下是切切实实的疼痛了。粉润臀肉被拍出波澜,嫩生生的细皮上,五枚指印鲜红刺目。欣柑抽泣着倒回他怀内。
    徐昆揉了揉她的臀,大手握得更紧,指骨深按,丰满的肉从他指缝溢出,“怕被打就别乱动。”越来越快地挺进阴茎,狠戾地蹭着逼肏她的臀腿,嗓音也透出点儿躁厉,“不让肏你的小骚屁股?难道要哥哥插你的屁眼,嗯?”
    欣柑呜咽着摇头,“别插那里……嗯啊……太快了,慢、慢点儿吧,受不了……”
    阴茎温度奇高,又粗硬异常,娇嫩的大腿内侧,前穴,后穴,渐渐被摩擦得火辣辣,撞击得又红又肿。茎身本就堆满俩人体液搅成的白沫,欣柑下面的水儿就没停过,淅淅沥沥淋在上面,性液研磨勾兑成更多的浓浆。阴茎快速在她股沟与逼穴滑动、抽插,俩人性器之间拉起无数粘腻丝线。
    骚痒入骨的麻栗不断冲击脑颅,阴道和小腹一抽一抽地痉挛,又酸又胀,快感与泪意同时激涌。欣柑转过脸去,玉笋芽似的小手揪住徐昆的衣襟,“哥哥,呜呜,好热,好麻……哥哥,我真受不了……”扑凌凌一双妙目水气迷离,潋滟含光,楚楚可怜地朝他顾盼而去。
    徐昆呼吸一颤,“小乖乖,勾死哥哥了。”他揽住欣柑的肩,“妹妹喂哥哥吃奶,哥哥就早点儿射给你。”大手一扳,把欣柑的身子斜转过来,拽起她两条虚软的腿儿盘缠自己腰身,胀烫的阴茎自前而后再次没入她腿心,头往她胸前一低,含住一颗艳红奶头。
    欣柑的脑子已经糊作一团。一双乳粒被他轮流嗦着,咬着,酥麻中夹带着轻微的刺痛。两片外阴唇被进出的阴茎完全撑开,湿淋淋套住茎身,里里外外的嫩肉都被来回不断拉扯,龟头还有意无意地撞击小逼口,好几次甚至把小孔捅开,直接顶戳里面敏感的逼肉。
    腿心、臀缝、小逼,都成了包裹他鸡巴的容器,奶儿又被吸吮着,上下私密的部位没有一处安宁,四体百骸齐齐被密集冲击,过于尖锐的快感对她现下的身体状况而言,更像是一种折磨。
    她整个下身都在抽搐,泪液飙洒,不知道怎的,想起他狎语自己是什么鸡巴套子,心里一阵恶寒,臀被攫住站不起来,伸手去推搡他胸膛,“不要,我不要了……哥哥放开,哥哥饶了欣柑……”
    “闹什么?好了伤疤忘了疼?”徐昆狠狠掐了把她的臀,咬着她耳朵尖儿,“小贱货,是不是还想玩儿spanking?”
    “别打我屁股。”欣柑慌忙去扯他的手。她没有SM倾向,怎么可能喜欢SP。
    徐昆欲火炙灼,被她扰得心烦,单手扣住她双腕,反剪到她背后。
    腕骨和肩胛被扭得很疼,欣柑仰起头,身不由己地往前挺胸。
    大片白花花的奶肉颤颤巍巍送到面前,徐昆低咒了声“骚货”,忍不住低头抿起小块儿皮肉,牙齿施力碾了一周,娇薄细嫩的肌肤迅速发白,回红,在晶莹的乳房留下一圈血似的牙印。白雪绽红梅,十分妖冶动人。
    徐昆湿淋淋的舌尖儿往上面一舔,低笑,“小母狗,喜不喜欢主人给你做标记,嗯?”
    太疼了。
    欣柑开始甚至没反应过来,怔住数秒,倏尔“哇”的放声大哭。
    “卧槽!乖乖,怎么玩儿不起呢?”徐昆一看玩儿过火,也傻眼了,忙松开她双手,又抱又哄,“祖宗,乖孩子,我不好,对不住。逗你玩儿来的,没想真弄疼你,别哭了。”  探指过去帮她抹泪,好声好气地商量,“我就射一次,好不好?你老公都素半个月了。寒假之前,不会再动你。”
    元旦过后两周就是期末考试。之前十几天,徐昆与欣柑见面的地点,除了饭堂就是图书馆。
    欣柑这段时间都绷紧了根弦,废寝忘食地按照大纲复习,海量做习题。
    徐昆陪着她,有时会加以指导,主要也是在刷题。铺天盖地的高考理科综合练习题,历届高考试卷,各科模拟卷子,甚至是晦涩难懂的奥赛试题。览题之后就落笔,基本不怎么停下来思索,草稿纸形同虚设,速度快得让一旁的欣柑目瞪口呆。
    好好一个学霸,被学神衬托成了学渣。
    所以说,智商的降维打击真挺伤自尊的。
    徐昆其实并不觉得如何。他尊重每一个天赋不足,努力上进的人。
    他在学习上虽说是游刃有余,态度也是重视的。
    徐昆不是很执着年级第一。然而一旦成绩掉落前五,学校高层和徐家三个大家长都会被惊动。因而玩归玩,看上去也比其他学生自若,却是有个度,暗地里从来没有真正松懈过。
    欣柑得了徐昆的承诺,无精打采地点头。闹了一场,她更蔫了,柔弱地伏到他身上,小声喘息,实在难受才呜呜哭叫两声,求他轻点儿。
    徐昆漫不经心地敷衍着,不能插进去,总觉得差了些,再轻,他鸡巴爆体都射不出来。
    环臂勒紧欣柑腰身,不让她躲,也避免她倒下去,边用力吸她的奶,边挺动胯骨猛干她的腿,磨她的小逼。欣柑咬着唇,抽抽搭搭地掉泪。
    隔靴抓痒,徐昆还是不能尽兴,于是下流的话,一句连着一句说给他的小姑娘听,把个腼腆怕羞的孩子臊得星眸微嗔,俏脸绯红,借此增加心理上的刺激。
    “妹妹的大奶子真滑真嫩,以后每天都让哥哥吃你的奶,好不好?”
    “嗯……啊!别咬呀……乳头要掉了,不要……”欣柑疼得揪住他一撮额发。
    头皮绵微的扯疼反而刺激了性欲,徐昆随便她揪。张嘴吐出湿肿的奶头,又去叼另一颗。大手握住阴茎根部往她臀缝和逼缝狠压,腰杆疾速操撞不休,肉体拍击,淫汁儿四溅,磨出咕唧咕唧的秽糜水声。
    “小逼和小屁眼也好嫩,一玩儿就流骚水儿。哥哥把鸡巴插进去,嗯?肏你的小逼,肏你的小屁眼,干得你喷水儿、失禁,用浓精灌满你两个小淫洞。”
    “不、不插穴儿里……”欣柑被撞得似风中弱柳,发丝飞扬,胸前肿胀大奶像两只水球一样上下晃动,布满吻痕指印的奶肉被震得波浪迭荡。
    徐昆看得两眼冒火,将两颗乳攥在一起,用力一嘬,一双奶头同时被他含进嘴里。他边嗦着奶,边含糊地笑,“哥哥长两根鸡巴就好了,可以跟妹妹玩儿双龙。”眼梢掀起,瞥向欣柑,“知道什么是双龙吗?”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