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九十二章“骚货,连条公狗都想肏你。”(

第九十二章“骚货,连条公狗都想肏你。”(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九十二章  “骚货,连条公狗都想肏你。”(微H)
    高一期末考试共九门课,分叁天进行。第一天叁门,第二天四门,最后一天两门。
    欣柑最薄弱的数学就在第一天下午考。她的心理压力挺大,担心开始就考不好,影响后两天的发挥,走路都有点儿同手同脚。
    高二分文理重点班也会参考高一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并不是只看第二学期。
    徐昆忍俊不禁,怜爱地亲她,与她商量,“考得好,这个假期就适当放松,算是奖励自己。考差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起码知道那些知识点掌握得不够。我给你请最好的补习老师到家里,每天两个小时的课程,为你查漏,巩固,加强,把坏事变成好事。”
    这可比虚泛的安慰管用多了。
    欣柑还是紧张,却没那么着急忙慌了。
    其实考试一旦开始,哪里还顾得上悲春伤秋?叁天时间,‘刷’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照例先放叁天假让学生放松,也是方便老师阅卷评分。之后返校,学校会公布各科考试成绩,班级、年级排名,布置假期作业,接下来就是全体师生翘首以盼的,将近一个月的寒假。
    欣柑第一天是在宿舍睡过去的,吃了睡,睡了吃,昏天黑地。考试压力大,忙于复习备考,一个多月里,没有一天睡眠是充足的。松弛下来,年幼体弱的孩子就支撑不住了。
    徐昆有事回家一趟,顺便把欣柑一件贴身的衬衫带回去,让阿仑先熟悉她的气味儿。
    第二天回四中,他把欣柑接到自己学校边儿上的公寓。
    徐昆原计划寒假前把这套豪宅转到欣柑名下。欣柑就说,如果这样的话,她再不来这了。
    她不同意徐昆在婚前为她置业,与他争执了几次。
    徐昆脾气上来,把她最喜欢的Meissen蓝洋葱系列九件套茶具摔得稀巴烂,质问她是不是存了日后离开他的念头,才要在钱财上分得清楚明白。
    这么一大顶帽子套下来,欣柑立马怂成了鹌鹑。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还没出社会,普遍比较单纯,清高。她心里再明白钱财的重要性,还是有些从众心态,认为情侣间大咧咧谈钱、谈物质,挺俗,挺市侩,彷佛污染了纯洁的爱情。
    于是求他至少不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办,她就还能自欺欺人,权当没有这么一回事儿。
    旁人也许会讥嘲欣柑是又当又立。徐昆看待欣柑,自带滤镜,反而觉得她的话有点儿歪理。当年蒋介石为了追求宋美龄,连哄带骗将其时的妻子陈洁如送到美国去,不就是图个眼不见为净嘛。
    顺着她的意思,远远在另一个直辖城市为她买下一套价值不菲的房子。
    “心肝儿,想不想我?”徐昆一踢上公寓大门,就饥渴难耐地吻她的唇,又啃又吮,“想老公了没,嗯?”
    俩人充其量就一天没见面。
    高大得骇人的男人,一靠近就从头顶投下大片阴影,彷佛连阳光、灯光都透不过来。“轻点儿呀。”欣柑唇肉被他牙齿磕疼,满嘴都是他带烟味的浓冽男性气息,脑子有些发懵。
    她狼狈地迎合徐昆的话,“想、想的。”一边往后缩脸躲他凶狠的唇舌。这人怎么总是一副要把她吞吃入腹的蛮戾劲儿?
    徐昆把她压在会客厅巨大的转角组合沙发里。每一张椅子都大得夸张,欣柑被仰面摁在贵妃位,头脚都碰不到边儿。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她的衬衣衣襟,往两侧一扯,纽扣‘噼呖啪啦’蹦了一地。
    “衣服都被你弄坏了。”欣柑吓了一大跳,怕他把自己也掰骨折,抖着手挡在身前。
    “遮什么?”徐昆拉下她两条白嫩胳膊,手劲儿倒是放得很轻,“坏了就再去定做,赔你,十套,一百套都成。你乖点儿,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大手隔着内衣揉了揉她颤悠悠的大奶,再绕到后面摸索,自腰线上滑至背脊,探指压着胸罩暗扣一聚一揭,解开,拽下,随手往边儿上一抛。
    两只大白兔子欢脱跳出,被他粗鲁的动作带得上上下下晃荡,白花花的奶肉甩出一片糜浪,顶端两点桃尖儿又小又嫩,浅粉近似透明,随波羞怯摇摆。乍眼看去,差点儿以为她没长乳头。
    稚幼与成熟,纯洁与骚浪,在她漂亮的肉体上,矛盾又完美地契合起来。
    “操!祖宗,身子真他妈绝了。”徐昆眼都看直了,脑袋埋进去,“让老公吃一下骚奶子,昨晚想得不行。”
    “你别、啊……”欣柑的手胡乱隔了下,被他随意拨开,敏感的乳尖儿被男人含进湿热的口腔,乳晕,大团乳肉也随之被吃进嘴里,她的呼吸立时就乱了。
    其实不止昨晚,自从元旦汇演那晚吃着她的奶儿,玩儿着她的小逼入眠,徐昆做梦都想跟欣柑住一块儿。就算不真做什么,单是夜里挨着她一身婴儿般娇嫩的皮肉,就足够让男人爽得找不着北了。
    “心肝儿,奶子真大,奶头真嫩。”徐昆嗦着奶头,吃着她的奶,“香死了,浑身都是奶味儿,怎么就吸不出奶水?好想心肝儿给我喂奶。”
    蓦地沉沉闷笑,“阿仑嗅着你的衣服,立马就扒到身下,不许别人拿走。”  一边伸手下去解自己的皮带扣,啧了声,“骚货,一股子奶味儿、骚味儿,勾死人,连条公狗都想肏你。”
    “你胡说什么?”欣柑恼怒地揪住他一撮头发,乌密的发丝顺滑得像泥鳅,又短,一拽就自她指缝脱滑开。
    “急了?我也是你的狗,我不也一天到晚想肏你?”徐昆抓着她的小手去碰自己耳垂,头跟她那儿凑过去,“往这儿揪,宝贝儿。‘耙耳朵’知道吗?往死里揪就对了。”
    耳朵欣柑也没揪住。
    徐昆小儿吸奶般往内嘬着她的奶头,每嘬一下,就是一阵电麻窜起。她被握住了命门,身子很快就酥了,手上压根儿使不出劲儿。
    她难耐地咬着指头细喘。奶儿麻得厉害,奶头被吸得有些疼,垂眸看去,浑圆的雪乳被徐昆的嘴抿扁,拉长,小半截消失在颜色浅淡的唇缝内,自然分泌的涎唾被挤压成沫,黏黏腻腻浮在唇乳相接处,堆成不规则的一圈,看上去有种引人犯罪的污秽感。
    大白天,剥去衣衫,半裸着身子,被男人压在身下吃奶儿。
    这样的情景,于她的阅历、年纪而言,显得太过荒诞淫乱。
    白净脸颊浮上赧色。
    元旦晚会过后,大半个月,她忘餐废寝地复习,徐昆没再缠着她约会,见了面也是一同看书做题,甚少动手动脚。她有点儿回复到与他交往前的心态。
    这会儿廉耻心涨到顶点。
    “徐、徐昆……”颤着小嗓子喊他。
    “嗯?”徐昆漫不经心地抬头瞥向她,薄唇濡湿,嘴角水亮涎丝垂落,白皙如玉的脸英俊得甚至有些邪恶。本就深邃的眼眸被欲望浸染如泼墨,所有情绪都被掩埋其下,无法辨清。
    欣柑脸色微变,几近仓皇地撑起身子。
    “怎么?”徐昆眉心一紧,轻扣她纤薄肩胛,“我弄疼心肝儿了?”  嗓音沉柔,十分缠绵。
    “没有。”欣柑眼圈渐红,垂下脸,语带哭腔,“我想、想回学校,回宿舍。”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