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九十三章今天玩儿乳交,好不好?(微H)

第九十三章今天玩儿乳交,好不好?(微H)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九十叁章  今天玩儿乳交,好不好?(微H)
    “回学校?”徐昆愣了瞬,凝眸静看着她,突兀落嗓,“心肝儿,我是真的爱你。”
    欣柑有点儿神不守舍,微抖着唇,轻喃,“是吗?”
    “自然。”徐昆探指摩挲她苍白的小脸,“不爱你,我爱谁?”
    欣柑记起师兄师姐和班上同学对他的评价:跟普通人好像有壁,冷漠,高傲,难以讨好,基本无法接近。
    可是在她面前,他的情绪是生动的,对她近乎无原则地照顾、纵容,偶尔被她气急了,会口不择言,甚至显得孩子气,却从未真正对她动过手。
    别人眼中的徐昆,与自己印象里的徐昆,彷佛是割裂的两个人。
    徐昆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精准捕捉她脸上每一点微表情的转变,舌尖儿顶着口腔内壁的软肉。爱情,是双方,或是一方对另一方,精神与肉体,驯化的过程。表面看来,是他驯服了欣柑,让她变得听话,顺从,任凭他对她为所欲为。
    他俯身,与她前额相抵,神情温柔又宠昵,“心肝儿,我早就说过,我是你脚下的一条狗。”他慢慢笑起来,指腹揉她湿软唇肉,然后换成自己的唇,密贴着去蹭,去舔,轻抿她精致的唇珠。
    “狗这种动物啊,一旦养熟了,就算拎着把刀往它肉里戳,它会缩,会躲,但绝对不会反咬。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嗯?”
    从一见起意,到心生觊觎,然后追逐,捕获,迷恋,爱慕,乃至情根深种,泥足深陷。
    他早就离不开她了。
    “就会胡说。”欣柑娇嗔,也弯了小嘴笑。那些突如其来的羞愧、自厌,消散得也莫名其妙。
    “心里舒坦了?”
    欣柑点头,小胳膊环他脖子,“徐昆真好,我也爱徐昆。”
    徐昆交臂紧紧地回抱她。
    小姑娘甜得像蜜糖,里面裹着毒药。明知道会要了自己的命,他还是心甘情愿吞下去。
    凑首吻她耳后,把透白肤肉舔得濡湿,“乖女孩,吃点儿我的口水?”嗓音被飙升的情欲灼得沙哑。
    欣柑突然记起之前有一回,在徐昆的车里,被他压着,扣住脖子,直接把口水吐到嘴里的情景。
    “不、不那样……”她脸色煞白,转过身,手脚并用往前爬。
    徐昆微愕,蹙着眉站起来,伸手扣住她一只脚踝,轻易把人拖回身下,探手卡住她脆弱的后颈肉,微往下施力,将她按趴在沙发上,轻斥,“躲什么?不疼不痒的,你抗拒个什么劲儿?”
    喉间闷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笑,指头抵着她颈骨一下一下轻轻揉着,“元旦汇演那晚,在后台,心肝儿说口渴,主动求着我往你嘴里吐口水儿。怎的?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欣柑茫然瞋眸。那时候她都被玩儿恣了,又困乏得厉害,压根不记得发生过这事儿。
    “嗯?”徐昆眉梢挑高。
    “不、不记得了。”欣柑勉强摇了摇头。她半张脸被迫埋进柔软的全磨砂真皮里,上半身完全动弹不得,不由溢出几声低弱不甘的泣鸣。
    “又哭?没人要打你。”徐昆欺身挨近,缓和了腔嗓哄她,“听话就放开你,好不好?”
    情知躲不过,欣柑扁着嘴,勉强颤声应下。
    “乖孩子。”徐昆笑起来,把她翻过身,平放在贵妃椅上。
    欣柑头枕着他的肘弯,半张脸被他牢牢扼在掌心。俩人下半身严丝合缝地贴合。她的内裤被扯掉,褶裙堆到腰间。相比徐昆只是解开皮带,拉下裤链,自己已接近全裸。
    她既惧怕,又羞耻得厉害,声音打着战,“徐昆。”
    “嗯,我在呢,不怕。”徐昆将两指掐入她唇缝,“张嘴。”支起半身,居高临下鸱视她。
    上午的阳光并不灿烈,淡黄微暖,透出薄纱窗帘,洒向她一身养得矜贵无比的白嫩皮肉。雪肤晕着微光,呈现出羊脂乳冻般油润诱人的质感,美得惊人。
    徐昆筋络勃发的鸡巴顶着她腿心一连跳了几下。
    欣柑惊呼一声,被他顺势把唇完全撬开,大量涎沫自上而下灌入。
    她怕弄得满脸都是,不敢再挣扎,屈辱地小声呜咽,眼睑紧紧闭合,任凭徐昆大口大口把唾液吐到自己嘴里。粘稠,温热,带着辛辣微苦的烟味和他本身独有的浓冽气息,把口腔塞着满满当当。
    到底不是纯水,密度大,又黏,吞吃不容易。她铆足了劲儿下咽,秀颈薄肤起伏不断,还是被呛着了,脸憋得通红,吞咽不及的,从嘴角漫出,污脏了一片,狼藉不堪。
    “小笨蛋,吃点儿口水也能呛?”徐昆笑着抱起她,拿纸巾帮她拭擦干净,颈脖利落一弯,堵住了她委屈的啜泣,唇瓣狠压下,舌头深捣入,重重地舔吮、搔刮,分享她嘴里属于俩人的味道。
    深吻过后。
    “你混账。”欣柑抽噎着骂了句。
    “嗯,我混账。”徐昆惬意的仍是笑,朝她腿根探指,“小逼湿了没?”挑开外阴唇,往里一摸,热乎乎,水嫩嫩,像滑腻的牡蛎肉,直接沾住他指腹。
    “逼都湿透了,真他妈嫩。”徐昆更高兴,轻咬她耳朵尖儿,“不愿意为什么流水?小骚货,口不对心。”将指尖儿蜜水涂开在她唇上,低头含住舐吮,“心肝儿的骚水好甜。”柔声哄她,“多流些儿,今天玩儿乳交,好不好?”
    欣柑发懵,“那是什么?我不会。”
    不会正常。如果她一副熟门熟路的态度,徐昆就得发狂杀人。
    “就是心肝儿用大奶子夹住老公的鸡巴,让老公肏你的奶子,肏得射精。”他越说越兴奋,头埋进她双乳,嘬住一粒奶头,又开始吃她的奶,一边含糊着嗓吩咐,“乖女孩,腿环我的腰,水儿不够,我再磨磨小逼。”
    欣柑被他吸了一会儿,奶头硬翘,奶子酸胀下坠,酥酥麻麻的感觉不断冲击神经。她昏昏沉沉地抖着腿儿,按照他说的做。都忘了问徐昆,既然是用奶儿夹,怎么又非让她下面流水儿?
    腿根大张,小肉阜被扯动,裂开一道水光粉融的缝。徐昆握住阴茎,龟头在泥泞的逼穴拍打两下,‘啪啪’,响声清脆,汁液飞溅,粉嫩的穴肉立刻泛红。
    欣柑缩了缩身子,颤着声儿喘息,水眸盈盈睐向他,“徐昆……”
    “别急,现在就给你。”徐昆攥着肉棒撸了几下,那东西更加硬硕了,龟头绷得发亮。虎口控着茎柱,一挺身,龟头紧贴湿淋淋的逼缝,自上而下没入她腿心。
    阴茎胀烫,上面虬布的肉筋充血肿大,像条形态可怖的巨蛇,把女孩子小小的性器撑开,莹白的外阴唇外翻,密不容针地紧裹热气腾腾的茎身。龟头外翘的硬棱每次刮过滑腻的阴蒂,小阴唇和蠕动的逼口,都掠起一片激麻。
    性器官零距离接触、摩擦,女孩儿娇媚的呻吟与男人亢奋的闷吭交织响起。
    “心肝儿,小逼被鸡巴磨,爽不爽?”
    欣柑仰起小脸,咬着唇细密地喘息,“爽、呃啊……好麻,好烫……嗯……”雪白的身子泛起浅浅的绯色。
    作者的话:
    看见星星亮啦,谢谢大家。
    会加更的,但是需要时间,一定在晚上十一点半之前就上传。
    大家周末快乐,五一快乐。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