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九十四章“你他妈敢勾我?”(H)

第九十四章“你他妈敢勾我?”(H)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九十四章  “你他妈敢勾我?”(H)
    欣柑的逼太小,徐昆嫌接触面不够,健硕的大长腿把她一双纤嫩腿儿夹紧在腿间,阴茎插入她腿心,往前顶戳已被磨成浅粉的逼穴,龟头自股缝穿出。在前头看,视觉上与交媾已一般无二。
    紫红的粗长茎身深陷入她奶白的内侧腿肉,溢出的肉又弹动着往内裹,像个套子似的咬紧他的鸡巴。
    徐昆觉得视觉上很勾他,她大腿和屁股肉特别多,又软又嫩,肏着也挺舒服。
    欣柑有点儿反感这种从头到脚,几乎没有空隙的束缚感,一面扯他的臂,一面往后缩着臀。
    “老实点儿。”徐昆扬手就朝她不安分的小粉臀甩了一巴掌。
    “啊!”欣柑又疼又羞耻,低泣着控诉,“好疼。别老打我好不好?”
    “这是打吗?”徐昆声音很淡,五指收紧揉了揉她肥嫩的臀肉,唇弧勾了下,“我看你是没真挨过揍。”
    瞥一眼欣柑憋屈的小脸,“怕疼就听话。”大掌扣攫她微抖的小屁股,摆动窄腰,胯骨不断上耸,青筋盘布的狰狞阴茎在女孩儿丰腴的大腿与娇幼的嫩穴来回进出,操干缓慢而有力,带起淫靡的肉体拍击和汁水翻搅之声。
    小阴户青涩敏感,徐昆十几天都没怎么动她,这会儿被男人性器直接刺激,生理反应来得又急又烈。不过是夹腿磨逼,略抽送了几十个来回,欣柑就觉得下面跟缺了堤似的,水液汨汨往外泻。男人性欲勃发的阴茎裹满研磨成浊白沫状的性液,拔离时拉出成片黏腻丝线。
    高潮过后的小姑娘小腹痉挛,脑子混沌成一团,被徐昆抱起,含着嘴儿,抚着后背,软语抚慰。
    “真容易喂饱。”徐昆微叹。
    欣柑欲望太浅,每次弄两下就泄。身子还弱,泄几次就承受不住。通常是他性致正酣,她已经又哭又闹不想再做。
    “娇气包。”他慢悠悠拨着她粉滟的奶尖儿,“爽透了吧?让老公也爽一下?”
    欣柑点头,水雾迷离的眸儿带着点儿对未知的恐惧。
    “别怕,不疼的。”徐昆把本就沾满腻液的鸡巴,往她还在小股吐淫水儿的逼穴来回挪蹭,涂得更湿。然后揉着她臀尖儿,将她摆弄成一个婉顺的跪姿,膝盖到脚背都紧贴沙发,赤裸的身子直起,稍向前倾,一双白得扎眼的奶儿便些微下垂,惯性地颤悠,像两只弹性十足的大水球。
    他站在沙发前,直勾勾地盯着她用同样白嫩的小手捧起两团美乳,挤出让人血脉贲张的深沟,把自己尺寸骇人的肉棒夹在中间。
    奶子很大,嫩嫩弹弹的肉几乎把半根鸡巴都裹起来。徐昆肏她小逼时,一般只敢插入大半个龟头。他舒服地呻吟一声,摸摸她圆溜溜的小脑袋,“小乖,动一动,嗯?”
    欣柑笨拙地上下揉动乳儿去按摩肉棒。她的乳房皮肉晶莹剔透,细滑如丝。徐昆阴茎涂满粘腻的性液,动起来毫不涩滞,肉与肉的贴合摩擦,撕拉出缕缕氤着热意的骚痒,二人的气息都逐渐混乱起来。
    “心肝儿做得好棒,越来越会伺候你男人了。”徐昆眸色幽沉,惬畅地眯起眼。
    欣柑拿奶儿去夹蹭他的性器,自己也受影响。润滑足够,胸部被磨得热辣辣的,却不疼,只是越来越酥,越来越麻。她强忍住不叫,身子却无法不颤抖,又大又软的奶儿首当其冲,被带得晃荡,肉浪一圈连着一圈翻出。
    徐昆触觉、视觉双重刺激,眼底猩红点点,“妈的,真浪……小贱货,还挺会弄,贱奶子也骚,肏得好爽。”腰臀肌肉一绷,胯部往前狠顶。
    奶儿被肉棒用力戳了戳,男人语言下流,声音透出肉欲的嘶哑。
    欣柑羞臊咬唇,“你别说。”他怎么总要把这些羞辱人的荤话说出来。
    徐昆垂眸,盯着自己胀红发紫的龟头从女孩儿肥嫩透白的奶肉冒出,缓缓拉出一截血筋盘布的肉茎,茎身沾满白沫,稠腻黏连,这是从她小逼流出的骚水儿搅磨而成。
    他眼瞳更黯了,“不爱听?那小奶头怎么就翘起来了?”他笑得很混,“只许心肝儿偷偷发骚,不许别人说,嗯?”
    修白长指轻扯两粒红珠儿,“奶头翘这么高,骚不骚?”曲指去弹,“小骚奶头痒了吧?要不要老公给你玩玩?”
    欣柑高潮过后身子有些虚,这时胸口酸涨,奶头再被他又扯又掸,整双奶儿像被吹了气儿似的胀起,又沉硕地直往下坠。
    她感觉已经弄了好久,徐昆还没有丁点儿要射的意思。脑子像被填了浆糊,不太清明,手腕越来越疲软,木木的,有些支撑不住夯沉的奶子。
    “徐昆,还要多久?我、我快托不住了。”她楚楚可怜地仰起小脸。本就重心不稳,一分神,摇摇摆摆的身子直接被晃动的大奶带着往前栽去。
    徐昆伸手扶了扶她腰肋,大掌往里一滑,兜住她的乳根掂了掂,“奶子太大,心肝儿捧不动了?”
    欣柑小脸红红地点头。她真的好累啊,一双黑白分明的妙目含着水儿向他顾盼,嗓子也是含着蜜水儿似的,黏丝又甜腻,“徐昆……老、老公,你帮帮欣柑,疼疼欣柑,好不好?”
    ‘嘭!’
    一股邪火直冲天灵盖,徐昆腰眼一麻,一泡前精涌出,要不是意志力过人,险些就喷了。
    “妖精,祖宗,招我?”徐昆大手扣住她下颌,低颈就吻,尖利的牙齿啃咬她红嘟嘟的唇肉,“你他妈敢勾我?”嗓喉粗嘎,语气狠戾,“不知死活,啊?吃定了我,笃定我不会真肏你,是不是?”
    唇被咬得很疼,隐隐有丝血腥味儿。欣柑心里忐忑,眼皮频跳,刚要分辩自己没有勾引他,几根手指已摸到她腿心。
    徐昆掰开阴唇,长指寻到冒着热气儿的小嫩逼眼,指尖儿一沉,挤入穴内,立刻被又湿又软的逼肉死死缠住。
    欣柑惊呼一声,身子猛地打了个摆子。
    “爽吗?”徐昆慢慢抽动手指,“逼里面全是水儿,真好插。鸡巴可以插进去吧?”
    “不,别、别插我……”欣柑放下奶儿,仓皇去抓他的手,“徐昆……”声音破碎,带着哭腔。
    “怕了?”徐昆不在意她手上那点儿力气,继续插着她的穴儿,“个小骚货!早干嘛去了?消极怠工?勾引我?老子拿大鸡巴肏你的逼,好不好?”
    “不好,不好。”欣柑眼睑下滚出一片泪液,又捧起自己的奶儿去裹他硬邦邦的阴茎,顺着他的喜好说荤话儿,“我用奶、奶子给你做、呃,乳交,帮你弄出来。你别把那个插进去。”吸了吸鼻子,“徐昆,我怕……”眼圈是红的,脸儿是白的,可见吓得不轻。
    徐昆眼眸沉敛,喉结上上下下滚了几个来回,终于慢慢哄了句,“别哭,不肏你。”横竖就几天,没必要这会儿食言,给她留下话柄。阖了阖目,抬指过去抹她的泪,“想我快点儿射?”
    欣柑点头,见他态度好转,大着胆子撒娇,“我没有偷懒,手腕酸得转不动了。”
    徐昆知道她没撒谎,刚才伸手拽他,她整条小臂都在抖。
    “不用动了,就拿奶子夹紧鸡巴就行。”  揉了揉她被自己咬得肿起的唇,“小嘴含住龟头,拿舌头舔,会吗?”
    口交过几次,欣柑是会的,乖乖张开小嘴,吃力地把鹅蛋大的蘑菇头吞含进去,小舌头自觉地往上缠,把马眼的前精舐吮干净。
    毫无章法的吞吐、舔弄,然而这些讨好来自心爱的小姑娘,徐昆心理上的愉悦甚至超越了感官的享受。
    “乖女孩。”薄唇逸出餍足的叹息。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