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九十六章我不要你的命。你长命百岁。

第九十六章我不要你的命。你长命百岁。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九十六章  我不要你的命。你长命百岁。
    徐昆的视线存在感太过强烈,欣柑有种小动物被天敌盯紧的恐惧。她一动不敢动,连呼吸几乎都屏住了。
    房子隔音太好,外界的人声,车声,大自然的各种响声,全部被隔绝在外。
    室内唯二的俩人都不言语,一时间,空气彷佛都凝滞了。
    欣柑心跳得更快,每一响,都像直接敲击在耳膜上。
    渐渐的,心脉的搏动生出了重音。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脉搏是不可能有重音的,除非她有两颗心脏。
    所以,那是徐昆的心跳声?‘咚咚咚’,比她的跳得更促,更响。
    他在紧张吗?
    为什么?
    徐昆比谁都清楚,她不敢反悔,也无力拒绝他。
    就算她出尔反尔,他也多的是手段,叫她屈服、驯从。
    徐昆没有紧张的理由。
    心理作用吧,欣柑抿了抿唇,一时惘然若失。
    心理防线随之崩塌,失去了坚持的勇气。
    “好。”
    她听到自己带颤音的回应,脸上微凉,一摸,全是泪。
    “心肝儿也爱我,不是吗?”
    冷凝的气氛被打破,徐昆的态度与以往有一般无二,声音甚至萦绕些许缠绵悱恻的情意,慢悠悠地洇入耳内。
    温热的大手同时伸过来,探指去抹她眼睑下的泪液。
    欣柑身子一抖,别开脸想躲避,下颌被他扣住,男人庞大的身躯压下,带着烟味的炙冽吐息直接喷在她脸上,灼疼皮肤。
    徐昆掀开一潜蛔印3赡昴腥说氖终瓶泶螅钋喾衾洌趋婪置鳎ィ耆沧∨⒍喟字赡鄣男∈郑逯富郝匮箍郏亟谝唤谝唤诳ㄏ拢纤亢戏斓亟坏战簟�
    指骨支棱与细圆无节,粗粝悍韧与柔弱无骨,对比鲜明,又如此熨契,彷佛已合为一体。
    “两情相悦,水乳交融。情到深处难自禁。”徐昆扶额,彷佛是被自己逗笑,“好了,不装逼了。”轻拍欣柑白净的脸蛋,“不过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我自打第一眼瞧见你,就无时无刻不想肏你。怕你难过,一直忍到现在。乖女孩,不许再拒绝我。”
    他顿了顿,“还是说,你一直在骗我?压根就没喜欢过我?”语气似在开玩笑,彷佛怕吓着欣柑,嗓音还特意放轻。
    欣柑却抖得更厉害了,视线里,只有自己濒死般,高速扇动的睫影。
    “我当然爱徐昆。”爱字咬音特别重,是在说服他,更是在说服自己。
    毕竟,除了爱上徐昆,欣柑实在看不到第二个可供勾填的选项。
    他在自己的人生里出现得太早,表现得太过强势,她又过于弱小,打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如果不爱徐昆,又必须顺从、迎合他,那她……欣柑不寒而栗,手指下意识挣了挣,被徐昆握得更紧,与他五指卡扣的关节开始隐隐作痛,像被铁钳夹住一样。
    他的手,与他的为人一样强硬,难以动摇。
    答应了徐昆的事,他不会允许自己反口……
    欣柑又再低泣,“我就是害怕。徐昆,我、我怕。”
    “怕什么?”徐昆攥了她的手摁在自己左胸腔。
    他心室所在温度奇高,欣柑指尖儿被烫得抖了下,心头却蓦地一松。
    并非心理作用或幻听,徐昆心跳剧烈,‘咚咚咚咚’,又快又强劲,把她的手都震麻了。
    “心肝儿,你知道的,对吧?我很爱你,只爱你。”徐昆笑了笑,有些无奈,又有些奇异的满足,“如果你要,我的命都可以给你。”他低头巡着她泪光掩映的眸,“所以,你有什么好怕的?”
    欣柑咬着唇,慢慢点头,“我知道了,不会反悔。”拼命忍住泪意,支起身子,颤颤巍巍去亲他,“别乱说话。我不要你的命。你长命百岁。”怯懦之余,也有些怜惜他的主动示弱。无论他是真心,抑或故作低姿态迎合自己。
    徐昆闷笑出声,眉眼勾勒出愉悦的弧度,长指掬起她下巴尖儿,反客为主,吻住艳红唇肉,有条不紊地吮着,舔着,含糊低语,“那我把自己给你,嗯?”口水哺过去,喂她吃下,“乖乖,唔,小舌头真软真嫩……”拽她的小手去碰高高隆起的裤裆,“来,命根子也给你。”
    “不要脸。”欣柑小声嗔,被他逗的,忍不住也抿了小嘴笑。
    徐昆哈哈大笑,“心肝儿,祖宗,真可人疼。“抱紧了她使劲儿啃。
    他把欣柑哄睡,盖上薄被子,站在床边看了许久,才轻步离开,关上卧室门。
    一径来到厨房的拐角阳台,抖出根细天叶,点着,深深吸了一口。时间拉得太长,不知道还算不算事后烟。
    他勾头眺了眼窗外。
    拔地而起的高楼,四通八达的马路、立交桥,各处人流如潮,车水马龙。整个宣荥市的繁华盛景彷佛都被他踩在脚下。
    如果此时打开阳台的外窗,公路上汽车的喇叭声,满街行人的喧嚣声,会把这个宁静的上午,变成一锅烧开的,上下翻滚的热米粥。
    远处天碧如洗,与宣荥湛蓝澄澈的海湾连成一线。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金芒万丈,热力四射,将周围的云层晒得透薄,随风浮荡。
    这里之所以是宣荥市数一数二的天价豪宅,除了建筑本身设计奢华高端外,地段得天独厚,观景开阔,无与伦比,才是重中之重。
    看多了,其实也就那样。
    徐昆关心的是,不知道欣柑喜不喜欢住在这里。他好像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明年他升入大学,欣柑势必要搬出来与自己同居。如果她对房子内部不满意,得按照她的喜好,提前重新装修布置。
    他右耳别着无线麦,肘搭防护栏金色的铝包边,嘴角叼着烟,一边漫不经心地在电话里交代生活助理需要打包的菜品,末了,吩咐他外带一杯大杯手冲。家里有咖啡豆研磨机,也有一体机。只是他并不常来这儿,欣柑又不爱喝咖啡,他懒得费劲儿。东西都是簇新的,搁壁橱里就没拿出来用过。
    欣柑睡得迷迷糊糊,被徐昆叫起,“心肝儿,吃了饭再睡。”
    徐昆帮她套上睡裙,抱到厨房去。
    欣柑对气味敏感。泰国菜味儿比较重,厨房装有排烟通风换气的设备,徐昆干脆就在厨房宽大无比的中岛台摆盘。
    欣柑偎依在他胸前,眼睛还闭着,直到徐昆往她嘴里塞了勺汤。
    酸甜,微辣,椰香,奶香,各种香料混合,辛烈又奇异的味道冲击味蕾。
    她坐直身子,掀开眼皮,“好喝。是冬阴功汤?比以前喝过的要香浓。”目光瞥向桌面。
    徐昆体贴地给她说了一下菜式,让她挑自己喜欢的吃。
    脆皮青咖喱蟹肉黄金包,椰奶青柠汁带子沙律,鱼子酱煎鹅肝,泰式沙嗲牛肉,炭烧和牛扒,泰式柠檬香茅烤石斑,虾干芦笋炒椰菜苗,大虾冬阴功汤……种类不少,样样小巧精致,加起来量不算太大,两个人吃尽够了。
    “喜欢就多吃点儿,全吃光都成。我不饿。”徐昆并不动筷,支起腮颌,另一只手的指尖儿在咖啡外带杯的杯身慢慢刮着,饶有兴味地看欣柑吃。
    欣柑站起来给他也盛了碗汤,“你觉得我是有多能吃?这么多菜,两个我也吃不完。”
    徐昆显然很享受欣柑的殷勤,接过来,很给面子,叁两口全抿了,笑吟吟上下打量她,“绝代佳人,举世无双。天下间哪来第二个心肝儿,嗯?”
    欣柑捂了脸,娇声笑倒在他怀内。
    徐昆紧紧揽住她,干脆握起筷子,一口一口喂她吃。
    次日上午,九点到十二点,徐昆需要参加四个远程视频会议。这是一周前,助理得到他的确认,定下的schedule.
    徐竞骁今年调整了集团下面公司的销售流程,合同金额过大的常规项目,或是金额达到某个阈值的非常规合同,递交Region  Head和CFO申请最后审批之前,合同需要先拿到Regional  Manager的special  approval.
    大区经理(Regional  Manager)是个比较空泛的头衔,这里流程的特别审批人特指他的独子徐昆。对集团上下来说也是个重要信号,太子爷正式参与徐氏集团的核心业务管理。
    欣柑一起床就有些心神不宁。明天回学校,老师会公布考试成绩。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