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九十七章爱你,又想肏你,快想疯了(微H)

第九十七章爱你,又想肏你,快想疯了(微H)

推荐阅读:舌尖上的霍格沃茨冬岭客穿成恋综买股文里的路人beta民国小公子穿成娃综万人迷我修无情道,师尊恋爱脑王妃他总是寻死觅活瓜气纵横三万里八十年代觉醒娇媳妇大学生会除鬼很正常吧顶流男团幼儿园[穿书]

    第九十七章  爱你,又想肏你,快想疯了(微H)
    徐昆整个上午都在书房办公。
    他对待欣柑,说得好听点儿是难舍难分,说得难听点儿,就是占有欲爆表,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把人锁在身旁。哄着她坐到书房落地大窗前的沙发里,往她手里塞了部ipad,非让人一直呆在自己视线范围内。
    欣柑觉得今日的徐昆有些陌生。
    他出身豪门,又是校园学神,往日里表现再成熟,举手投足之间,免不了矜傲,高冷,耍帅,就是劲儿劲儿的,让人不好接近之余,其实多少仍带少年意气。
    眼前的人精明,世故,处事从容不迫,像商人,又有些像电视上侃侃而谈的政客、领导,完全看不出学生的影子。事实上,他还有半年才高中毕业。
    欣柑原本没有留意会议的内容。徐昆笔电外放的通话语音渐渐变得喧响,一股脑儿往她耳朵里钻。
    徐昆正驳回合同里,客户方非常规付款方式的条款。
    那边的销售团队试图说服他,从客户一贯良好的信誉,合同巨大的交易金额,远高于平均值的Margin,以及后续可能展开的再次合作等等,阐述甲方公司对己方公司业务的重要性。众人情绪肉眼可见越来越激动,又有与会的其他人不时插话,还掺杂着音量略高亢的争辩。
    隔着屏幕,欣柑都能感受到不同立场的人试图克制,却夹带硝烟的对峙。
    作为战场靶心的徐昆支着肘,肩抵椅背,神情和语调都十分平淡,少有波澜。
    越往后,发言的人越少,最后只剩下徐昆一个人的声音。
    办公桌后的徐昆眼梢耷下,并没有聚焦在屏幕,下颌微扬,薄唇张合,语速有条不紊,脸上始终没有多少情绪起伏。
    “没有异议的话,暂时就这样吧。修改之后再递上来。我还有其他的会。”他神色有些漠然,切断通话,抬手阖上笔电,站起身来,目光立刻瞥向欣柑,与她的剪水双瞳正正对上,唇角慢慢勾起。
    “烦了,嗯?很无聊吧?”他蹲到欣柑跟前,握起她的小手。
    欣柑摇摇头,担忧地问,“没事吧?”有好几回她都以为他们要吵起来。
    徐昆啧了声,“能有什么事儿。对他们来说,挣钱第一,要挣大钱,挣快钱。我爸跟我又不缺钱。我的工作是风险规避,风险控制,把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后期款项收不到,单子越大,公司损失越多。过往良好的信誉只能作为参考,钱只有握进手里,才是自己的。那些销售比谁都清楚这个理儿。因为只要合同签下,downpayment到账,他们立刻就能拿到大笔佣金。
    销售与公司的立场利益,向来是统一又矛盾。
    徐昆笑容带着点儿轻嘲,“我不急,着急的是他们。”
    欣柑屈膝跪坐,伸臂环着他的脖子,“徐昆好厉害。”
    徐昆帮她捋了捋略凌乱的鬓发,“心肝儿听过这句话吗?‘干得好不如生得好。’”
    他刚才的表现也就是中规中规。那些人之所以不再提出异议,并不是徐昆最终说明了他们,而是徐昆向他们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可能让步。
    徐昆拥有一票否决权。这项权利来自他的父亲徐竞骁。徐竞骁持有徐氏集团所有公司65%以上的股权。整个徐氏集团都是徐竞骁的一言堂。
    欣柑点头。条条大路通罗马,有的人就生在罗马。
    徐昆玩笑般问她,“心肝儿觉得谁生得最好?”
    欣柑倒是一本正经地回,“徐昆呀,我认识的人里,徐昆家境最好。”
    徐昆点了点她的鼻子,“不对,”凑过去吻她光洁的额头,挺翘小巧的鼻子,最后贴着她饱满鲜妍的唇瓣亲昵蹭擦,“你生得最好。小宝贝儿太漂亮了,把老公勾得神魂颠倒,色令智昏,什么都听你的。”
    欣柑被他逗得“咯咯”娇笑起来。
    徐昆虽然说自己不着急,却是真的忙。会议期间,手机也不停地响,经常需要暂停会议。原本说好十二点吃午饭,愣是拖到将近下午两点才完事儿。
    欣柑不饿,徐昆提前给她准备了牛奶和点心。徐昆还是觉得愧疚,因为工作误了她的饭点。
    “小宝宝,你好乖。”欣柑体型娇小,曲迭着腿儿,整个人都陷入阔大的单人沙发,看上去更幼齿了。
    徐昆怜爱地抱起她。这小宝贝儿实在乖巧得让人心疼。好几个小时,不声不响地陪着他,连丁点儿不耐都没有。说到底,是他享受她的陪伴,才显得尤为可贵。
    “爱你,心肝儿,真他妈爱你……”梦呓般细语,情意缠绵,“以后也这样陪着老公,好不好?家里,公司,出国……想把你揣兜里,哪儿都带着……离不开我的小心肝儿……”迷恋地吻她漂亮的脸蛋,扯了娇软的小舌到自己嘴里含着,大手从睡裙领襟往里伸,掐住一枚粉嫩小尖儿。
    “啊!”欣柑身子打了个激灵。
    揉捏了会儿,徐昆拨了拨明显肿起来的乳粒,故意问她,“奶头硬了没?”
    欣柑微喘着气儿,很小声,“硬、硬了,好麻,好胀呀……”
    “一玩儿就硬,小骚奶头。”徐昆的手摸到她背后,扯下睡裙拉链,顺着肩头往下捋,柔软的布料云似的堆在她腰间,凝脂白玉的半身露出,丰乳纤腰,曲线跌宕起伏,美得惊人。
    徐昆胯部一紧,膝盖下屈,把人压回沙发里,“你骚不骚,嗯?是不是欠肏的小骚货……奶子长这么大,骚透了。先让我吃口奶。”
    欣柑羞得脸红耳赤,“我不骚,你讨厌,不让你吃。”捂着胸,身子往一旁躲避。
    “不让我吃,你他妈让谁吃?”徐昆大笑,单手攥住她双腕,五指收紧,高举过她头顶,“羞什么的,嗯?老公就喜欢你骚。”脸埋到她胸前,含住被捏玩得肿硬的奶头,用力一嘬,将大团奶肉吃进温热的口腔。
    “呃啊……”欣柑娇声呻吟,一身雪似的肌肤战栗浮艳。胸部酥胀得厉害,敏感的小人就像徐昆说的,被玩了会儿奶儿,脑子就犯迷糊,不知羞耻地挺着娇颤颤的肥乳往他嘴里送,恨不得整只都塞进那又湿又热的所在。
    徐昆亢奋得眼底红丝网布,“小淫娃,这么喜欢被男人玩儿大奶子,还说自己不骚?”顺着她的意往里狠吸,几乎把拉长的奶头吞入食道,口腔被过度填充,尖利的牙齿无法避免地陷入软嫩的奶肉。
    欣柑疼得直掉泪,身子往后缩。
    徐昆大手攫向她纤细的颈脖,虎口卡牢后颈脊骨,“躲什么?另一只骚奶子不想被我吸了?”吐出沾满口水的奶头,奶肉颠颠地晃,白波荡漾,粉嫩的乳粒被嗦得充血胀硬。
    徐昆看得眼热,屈指一弹,小淫花儿随波摇曳,白雪红梅,糜艳绽放。
    “好痛!徐昆,你轻点儿。”欣柑簌簌地滚着泪,脑子和胸部都很沉很胀,她既难受,又忍不住情潮涌动。另一颗乳被徐昆含进嘴里时,再次娇喘媚吟,稚气的小脸上,痛楚与欢愉交替交织。
    徐昆舔吃她的奶,嘬着嫩滋滋的小奶头,大手抓起余下那颗,裹在掌中用力搓揉,视线往上,将她又纯又欲的艳色尽收眼底。
    不禁含混呓语,“心肝儿,祖宗,真漂亮,我爱你……爱你,又想肏你,快想疯了……”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