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九十八章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想要你

第九十八章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想要你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九十八章  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想要你(微H)
    徐昆被汹涌的欲望逼得低喘,“肏你的小骚逼,把大鸡巴全部插进去,一直肏到你的骚子宫里……”
    “别说,别说了……”欣柑咬着指头,把脸全部埋入沙发,荒淫下流的话还是一股脑儿往耳朵眼里钻。
    “为什么不说?”肉欲高炙的男人无所顾忌地向小情人诉说自己最深层的渴望,“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想要你……肏你,占有,内射,把你的逼,你的子宫都灌满我的精液。”
    欣柑恨不得自己聋了,脸皮热得像被火烘烤,“别再说这些话了,好不好?徐昆,我不——啊!”她弓起身子,疼得频频哈气,“别……疼,疼啊,别咬呀,呜啊……”
    欣柑差点以为徐昆把她的奶头都咬下来了,小手拼命推他的脑袋,力量相差悬殊,好比蜉蝣撼大树。
    “好疼,好胀,呜呜……好难受……”
    徐昆又舔又嘬嘴里的香腻丰腴,“只是难受吗?不爽?”大手粗暴地揉向另一颗,奶肉软滑如水,在指缝流淌。
    “呃,嗯啊……轻、轻点儿,徐……”
    “轻怎么玩儿爽你?大奶子真滑真嫩……再叫浪些儿……骚货,操死你,操你的奶子,操你的嫩逼。”他有点儿不受控地粗喘起来,隔着裤子把屌往她的逼乱拱,“以后屁眼儿也让老公肏,好不好?心肝儿身上所有洞,都要被我插,被我玩儿……灌精,灌尿,塞满了……”
    他鸡巴挺胀得老高,快把裤子撑破了,不断散发着热力,两层布料都被前精洇湿。
    欣柑的内裤更湿,已经能清楚看出肥鼓阴丘精致娇幼的形状。
    俩人胯贴着胯,越磨越湿,黏黏腻腻,衣物都胶到一起了。
    欣柑内裤很薄,湿了之后跟没穿似的,小粉阜被他的生殖器顶了几下,淫水儿越流越多,人也迷糊了,张着小嘴嘤嘤呦呦地娇吟。
    “骚货,被磨磨逼就发浪,真他妈欠操。”徐昆漆眸紧盯她潮红的小脸,阴茎更加肿胀,恨不能隔着衣料就直接插入她逼里,捅穿她的处女膜,把她占了。
    然而又不能真的动她。
    补偿心态之下,话越说越露骨,动作也没了轻重。女孩儿娇嫩的奶头和奶肉被他烙下无数浅红的齿痕、指印,抓裹奶子时,手劲儿大的,像要把饱满的肉球捏爆,乳根薄皮绷得透亮。
    “疼,好疼啊,呜呜……徐昆,松、松手,别弄……啊,啊……  “欣柑徒劳地蹬着腿,不断扭动身子,被他的手臂勒得更紧,抑制不住地又啼哭又浪叫,下面很快就泄了。
    她随时会来生理期。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本就该小心呵护。徐昆爱她爱得要死,特别紧张,内裤都没扒她的,更不舍得特殊时期在她身上发泄性欲。把小姑娘伺候得舒坦喷水儿,就将人抱起来,慢慢吻着,拍着,柔声安抚。
    “下午我应该没事儿,带你出去玩儿?”徐昆把她濡湿的鬓发捋到耳后。
    欣柑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儿。
    “咱们开车瞎逛呗,你想起去哪,就去哪。实在想不出来,到大桥上看日落也成。”  宣荥市深秋的日落,烧云拂雾,余晖潇洒大气,是别样的恢弘景致。
    欣柑挑了条格纹羊毛束腰衬衫式连衣裙穿上,“桥上不能停车吧?”
    “能,交200停车费,随便停。”徐昆过来帮她系扣子,把裹进衣领的头发拉出来。
    那不是临时违章停车嘛。欣柑腹诽。
    徐昆的手机铃响起。
    他耳麦早摘了,往屏幕睨了眼,眉心蹙着,伸手握起,指腹抵着面板向上一滑,递到耳边,“说。”
    他态度十分冷淡,一边还屈膝蹲回欣柑身前,继续单手帮她往上提拉黑色印花连裤袜。
    不会又有公务吧?欣柑紧张地揪了下裙摆。她不是贪玩儿非要出门,而是觉得徐昆今天已经太忙太累,怕他连轴转,吃不消。
    “不方便,不欢迎。”
    “我是你孙子?我的事儿要跟你写报告?”
    “到了咋滴?不能往回开?合着你们买了地府单程票,有去无回?”  一句连着一句,刻薄,直白,语速滚得飞快,透出一股子不耐烦。
    “行了,快滚吧,别搁我这儿耍嘴皮子。”
    欣柑听见手机那头还在簌簌响着,不止一个人在说话。
    徐昆可不管别人话说没说完,索性他的意思表达得够清楚了,直接挂断电话,随手抛回桌上。
    “这是……”欣柑欲言又止。不太像处理公事,像打发要饭的。
    “一帮街溜子,不用管。”徐昆从鼻子里哂了一声。
    J大寒假放得比四中早,方者山他们开车来找他。徐昆最烦别人打扰自己跟欣柑的二人世界,叁言两语给打发了。
    “保姆包递我一下。”他用掌纹刷开大门,脚尖抵着门边儿,交代往外走的欣柑。
    “什么保姆包?就爱胡说。”欣柑从桌上拎起一只大号的牛皮双G黑色拼接单肩手提托特包。徐昆怕她着凉,里面装了条羊毛羊绒混纺花缎盖毯,还塞了些她喜欢的小点心、软饮啥的。
    徐昆接过提包,一手去搂她的腰,“怎么不是?给我心肝儿喂奶换尿布。”大门在他们身后自动闭合上锁。
    欣柑又好笑又好气,在他臂上掐了把,肌肉硬梆梆,反把自己的手指硌疼了。
    俩人跨进私家入户的主人电梯,往下直达地下停车场。
    徐昆打着方向盘把车驶出园区,抬眼就看见前面百米开外,辅路边上停着辆骚包抢眼的亮橙色Urus,驾驶座的车窗降着,往外搭出截修长手臂,瘦白指间夹了根烟。
    轻啧了声。这些人阴魂不散。
    他放慢车速,降下副驾驶位的车窗,单手控盘,倾斜着身体,右手探出窗外,擦着那辆Urus过去时,往自家车身重重敲了个响指。
    方者山探头看过来。
    徐昆指了指路边的禁止停车标志牌,淡声,“素质!”
    你还打算在桥上违规停车看日落呢。丈八的灯,照见别人,照不见自己。副驾座上的欣柑抿了抿唇。
    两辆车靠近时,徐昆半个身体挡在她前面,她没法儿跟方者山他们打招呼,隐约瞧见他旁边的是方亦野,后排还坐着个人,没能看清楚脸。
    同一时间,方者山也瞥见徐昆留给他的白眼,以及,他那辆又高又大的墨绿色揽胜屁股后面排出的尾气。
    “操!”他连忙点火,踩油门,拨动加挡拨片把P挡换到D挡,启动车子急追上去。
    后座的王詹猛拍大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者山啊,昆哥也不怎么待见你嘛。”
    方者山从后视镜睨了眼他幸灾乐祸的脸,“对,他谁都不待见,就待见你王少爷。”
    方亦野回头对王詹咧嘴一笑,“打是亲,骂是爱。昆哥确实对你另眼相看。”指了指他的额头,“去医院拍过片儿了吧?可别脑震荡留下点什么病根儿。昆哥不得心疼死。”
    “行,行,我闭嘴,成了吧?别他妈再恶心我了。”王詹左手横伸,掌心向下,右手指尖抵向左手掌心,做了个休战的手势。
    他埋头划着手机,倏尔笑了两声,“昆哥不愧是我哥,那小妞真他妈正点。刚才光露了半张小脸蛋,顶啊,愣是把我给看傻了。几个月不见,怎么好像更绝了?”
    ‘咯噔!’
    车辆急刹踩死。
    王詹惯性前扑,差点被收紧的安全带把肺都给勒出来。
    “我靠!”他看了看前方畅通无阻的路况,叁两下解开安全带,破口大骂,“方者山,你他妈有病?”
    “是你有病。”方者山转过身,定定地看着他,瞳孔暗凝,像两潭死水,“你脑子有病,你要找死,现在滚出去,随便找辆重卡,往车轮子下一躺,齐活儿,别他妈连累我。”
    王詹担心徐昆不让他进家门,把自己的超跑扔方者山家车库,厚着脸皮蹭上他的车。方者山本来无可无不可。没想到这货差点儿被开瓢,还是这么口无遮拦。
    “徐昆甚至不允许其他男人直呼她的名字。”
    “欣柑,心肝,他徐昆一个人的心肝宝贝儿。”
    “他跟欣柑学妹的关系已经在徐世伯跟前过了明路。”
    “徐世伯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哦,也对,世伯对徐昆一向百依百顺。儿子不待见你,人亲爹也懒待瞧你一眼。”
    “过几天,徐昆会把她带回家。”
    方者山指了指车门,“再管不住嘴,你现在就下车。”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