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他想做贾珍

推荐阅读:行路难长官,你抑制剂掉了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恶龙被勇者催更了[系统]女配读心后改选禁欲太子入慕之宾带着全村隐居一万年后顶峰热恋绑定论坛系统后烂尾漫画成为神作救赎小可怜皇子之后(重生)

    第一百零叁章  他想做贾珍
    他原以为自己不会对柔弱的生物感兴趣。
    徐竞骁慕强。
    儿时的偶像是秦始皇嬴政,唐太宗李世民,明太祖朱元璋,苏联的朱可夫元帅,以及我们的开国太祖。女人他只欣赏汉高后吕雉。尽管武周皇帝武曌名气更大。
    都是靠当皇帝的老公上位,武曌的丈夫唐高宗李治是御姐控,宠妻狂魔。汉高祖刘邦不止是个渣男,还是个地痞流氓出身的人渣。相比武曌,吕雉的政治生涯,开启的是地狱模式。
    徐竞骁本身也是个十分强大的男人,各方面而言。
    他娶的妻子,他生的儿子,连带家里养的一条狗,个顶个张扬强悍,有着十分旺盛的生命力,和极其强韧的意志力。
    与徐夫人的结合是家族联姻,却是经过他点头首肯的。
    徐夫人虽然是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还是个愚不可及的恋爱脑。然而端看她被丈夫监禁了将近二十年,仍然高傲倔强,不肯服一句软,就可以看出她的性格是何等坚定不移。
    “徐昆……”床上的小孩突然嘟呶起来,鼻音很重,听着还是软软糯糯,与其说是哭闹,更像是在撒娇。
    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五指微动,彷佛想要抓住些什么,像朵风中摇曳的栀子花。
    徐竞骁眼睫掩下,恍若未觉,指腹在手机屏幕划动,再次拒绝了儿子的通话请求。
    “徐昆,我难受,欣柑好难受呀……”真向男人撒娇时,小嗓子更软更甜了,像他小时候吃过的液态麦芽糖,缠绵粘浓,在唇齿间拉出无数糖丝。
    他轻啧一声,唇角扯了扯,慢慢走过去,视线巡向她在空气中摸索的小手,静看片刻,还是抬腕攥住。
    他的手很大,瘦削修长,骨节感很明显,手背静脉一根根晰凸,透过惨白的皮肤,泛着幽暗的青色。
    “徐、徐昆?”女孩儿乌睫频动,眼睑始终没有睁开,仍然处于深度睡眠。
    “嗯。”徐竞骁从鼻子里哼了声,捏了捏掌中凝脂玉冻的柔荑,目光自她的手,移至她雪白的小脸,漫不经心地问,“小东西,想怎么着?”
    “肚子疼,欣柑肚子疼,徐昆捂一捂……”往下拉拽他的两根长指。
    徐竞骁坐到床沿,顺着她的意,把手伸入被子,覆在……她滑嫩的肚皮上。
    他眸色一暗,掀起薄被。少女干净甜稚的体香与一缕微妙的血气儿钻入口鼻。
    她并不是赤裸的,睡裙滚得凌乱,大片剔透的肌肤露出,白得泛起点点微光。身体线条姌袅曲折,每一处惊心动魄的起伏,都让人目不暇接。
    成年男人炙热的体温慰藉了冰冷下坠的小腹,女孩儿小声地呼气,一截浅粉小舌在她微张的丰艳唇间若隐若现。
    男人喉结滑动,‘骨碌’,突兀一响。
    两根手指毫无预警地掐住她的腮颊,轻轻往内一捏,小软舌娇颤着冒了个尖儿,随即被吞嘬到一个湿热的所在。
    徐竞骁小臂撑去她脸侧,虚伏在她身上,含住她的唇,像是品尝什么佳肴美馔似的吃着她的舌头。
    鼻尖儿萦绕丝丝小婴孩的奶味儿。
    确实是个要男人命的心肝儿。
    下面起来了,裤裆隆起骇人的一大团,还在不停地弹动。
    他上次勃起是什么时候?太久,已经记不清。
    “徐昆?”
    闻到陌生的,混合着烟味的微辛柑橘香,欣柑心里不安,细弱地求证。
    “嗯,在呢。”徐竞骁低笑应着,一边近乎饥渴地吻她,一边轻轻帮她按摩白嫩的小肚子。浑然不知,半个小时前,他儿子也在做同样的事儿。
    欣柑被吻得呼吸不畅,含含糊糊唤了几声“徐昆”。
    徐竞骁有些沉迷,或者说,沉沦。
    叫得真好听。
    叫“爸爸”应该会更动听。
    如果这漂亮的小心肝儿肯在床上娇滴滴喊他一声“爸爸”,他怕不是跟阿昆一样,对她有求必应。
    ……
    徐昆进门看见他爹并不意外。大群西装革履的保镖在外头楼道矗着呢。
    喊了声“爸”,把大衣挂衣帽架上,“您怎么一直拒接我的电话?”转过身,他爹似笑非笑地睃来。
    徐昆想起在药店结账,解锁手机,弹出一连串好几十个鲜红的,来自他父亲的未接来电显示,舌顶了顶口壁,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本来要回去的,心肝儿突然不舒服。我刚才陪她睡觉,把手机设成静音了。”解释完,又问,“怎么是您亲自过来了?”不放心的话,派个保镖或是助手过来瞧瞧就行了。他是儿子,不是闺女。
    徐竞骁微微地笑,“阿仑想你了,央着我去接哥哥。”
    徐昆一言难尽地看他爹。阿仑是条狗,平时开开玩笑就算了,他爹真当阿仑是他二儿子?
    “阿仑不会开口说话,偷跑出去撒野,也知道到点儿就回家。你呢?舌头是个摆设?”不能按时回去,就不能提前告诉一声?
    徐昆挨近欣柑的身,别说他爹,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他自知理亏,干笑了声,“您看见您儿媳妇了?”
    儿媳妇。
    徐竞骁审视地睨向他。
    徐昆淡笑着与父亲对视。
    “嗯,”徐竞骁慢慢点了点头,“在你房里歇着。”
    “喜欢吗?”
    “很乖。很漂亮。”也很娇贵,属于需要男人细心呵护才能过得好的类型。
    他沉吟片刻,徐徐开口,“你的女人,你喜欢就够了,我的意见不重要。”
    徐昆敛了笑容,语气十分恭敬,无端显出些距离感,“您要是不喜欢,看不上,这次我就不带她家去。结婚之后,我和她搬出去住,不碍您的眼。”他不会忤逆父亲,也不能让欣柑受委屈。
    徐竞骁捋着自己衣服肩肘处微不可见的皱褶,指尖儿从上往下滑落,拉出一道微白的划痕。
    嘴里还残留着女孩儿甜蜜诱人的味道。
    如果说,他曾经有过一刻的犹豫,也在儿子这番话里灰飞烟灭。
    关起门来,谁管你一家子是不是聚麀之诮,两牡共乘。
    他想做贾珍,却自信远比贾珍有能耐,阿昆也不是废物一样的贾蓉。他俩都能护得了自己的女人周全。
    鱼与熊掌,他都想要。
    抬眸看向年少英俊,比自己还高出一个指节的儿子,“走吧,去把她抱上。家里菜都热好几轮了。”
    这是接纳的态度。
    徐昆眉心舒展,举起手上印着药店Logo的可降解纸袋,“我先叫醒她,让她把药吃了。”
    徐竞骁拿过药袋,“婚前婚后,你都不许离家。”  语气中,有种瘆人的平静。
    “知道了。”徐昆早过了叫嚣独立自主的叛逆期。他与徐竞骁的关系远非寻常父子可比。
    一辈子跟欣柑在一起,一辈子跟他爹在一起,两者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对立关系。
    徐竞骁随意翻了翻几盒药板,冲剂,“问了店里的员工买的?”
    徐昆点头。
    “扔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止疼药物你就敢给她吃?”把袋子丢回给徐昆,“给你尹叔打个电话,让他派个妇科的主任医师到家里候着。”
    徐竞骁注资超过百分之六十五,在宣荥市开设了私人综合医院。
    婺远省卫健委六年前公布的叁级医院评审结果,他的医院顺利通过评审,成为“叁级甲等”综合医院,是首家在宣荥地区获此评定的民营医院。
    医院院长由徐竞骁指派他的一个堂弟担任。
    四个副院长里,尹侧柏分管科研。
    尹侧柏是国内外有名的肿瘤科权威专家,也是徐竞骁在美国留学时的校友,二人分属不同院系。当时学校里的华人圈子很小,普遍团结和睦,关系大多都不差。
    作者的话:
    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徐竞骁是个子控。
    徐昆在与他爹的关系里,不处于弱势。
    我不写弱势的男主。
    亲爱的们看文愉快。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7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