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一百零九章你哪儿都不许去,一辈子留在这

第一百零九章你哪儿都不许去,一辈子留在这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零九章  你哪儿都不许去,一辈子留在这儿
    徐竞骁与徐昆生活都不算奢侈。
    家里帮佣的人堪堪十指之数,主要还是因为徐宅太大,维护起来不容易。里头包括园丁,保洁,做饭的阿姨,专门照顾阿仑的人,司机由保镖兼任。还有一个类似管家的,上了年纪的妇人。
    徐竞骁称呼她“宁姐”,徐昆也唤她一声“宁姨”。以前徐夫人别居养病,就是由她看护。
    欣柑见她虽然也会称徐昆为“少爷”,多是与旁人转述,二人交谈时,她一般直呼徐昆名字。然而对自己,却是一口一个“欣小姐”,她多少有些别扭。
    徐宁端上一盘炙子烤肉。刘晖馨说欣柑经期吃点儿羊肉对身体有好处。到家后,徐竞骁吩咐厨房现备上一道。
    欣柑就跟她说,“宁姨还是叫我欣柑吧。”
    徐昆慢慢嚼着嘴里的菜,不时替她夹一筷子,闻言首先不乐意,“不行。”他可受不了除他和他爹以外的人,整日“心肝、心肝”地喊他的媳妇儿。
    锐长眼瞳斜睃向徐宁,眸色很阴沉,“如果她听得不舒坦,也许不是因为称呼有问题,是你的语气、态度,有问题。”起筷往欣柑碗里搁了块炙烤得香嫩的羊腿肉,筷子尖利的前端将沾着的一点儿羊皮戳下来,夹到自己碗里。
    他支起腮颌,偏着脸又瞭过去一眼,目光却没有聚焦,显得散漫,矜冷,“再不然,就是宁姨,你这个人,有问题。”
    这么大一顶帽子劈头盖脸罩下来,徐宁吓得差点儿没站稳,手掌撑扶桌沿。
    她们这一行,最忌讳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失了分寸。一旦出现倚老卖老的端倪,也就干不长了。
    况且她打从心底怵怛徐竞骁和徐昆。
    因为她亲眼看着徐夫人,从风华正茂,光彩照人的高门贵妇,慢慢被折磨成一个神情呆滞,面容枯槁的疯女人。那还是徐竞骁的发妻,徐昆的生母呢。
    父子二人,一个心黑手狠,不念夫妻情分;一个冷眼旁观,不念怀胎生育之恩。心肠冷硬,罔顾人伦,叫人细思后,脊梁骨发冷。
    徐宁的父亲与徐昆的爷爷从同一个镇上出来。
    她姓徐,可是与徐家其实没有亲戚关系。别人打趣她在徐宅算半个主人,她听一回,就厉声驳斥一回。说到底,她就是一个在徐家打了二十多年工,家里与徐氏有一丁点儿渊源的保姆而已。
    “徐先生,我——”她忙转向徐竞骁,想解释自己没有对客人不礼貌。
    话刚开了个头,就被徐竞骁扬手打断,“她不爱听别人喊她‘欣小姐’,觉得见外,那就称呼‘小姐’,跟阿昆一样。你去通知家里的人,别叫她不痛快。”
    徐昆这才松开眉心。
    欣柑还没说明她并没有感觉被冒犯,只是不习惯被一个年长自己的人用敬称,事态诡异的发展就把她打个措手不及。
    害徐宁吃了徐昆的挂落,她十分不安,不敢再提出异议。尽管在她看来,“小姐”和“欣小姐”并无区别,她还是觉得赧颜,不好意思。
    徐宁低头迭声应是,一边悄悄睇向欣柑,有些心惊。
    徐先生亲弟亲妹家的堂少爷、堂小姐,表少爷、表小姐来家里,先生都没说过这样的话。就算是场面话,客气话,先生也从来不允许别人跟他儿子比肩。
    她把欣柑当作先生亲戚家的孩子来定位,自认为足够尊重,她的态度落在父子俩眼内,恐怕还是怠慢了。
    她垂首往大门赶,步子很促,后面的簌簌絮语还是一股脑儿钻入耳膜。
    “Cat  got  your  tongue?”  徐昆打趣鹌鹑似的小女朋友,笑得很张扬。
    “我就是嘴笨。我是不是不适合在你们这样的人家生活?”欣柑突然觉得压力好大。她在电视上看到的豪门太太,都是千伶百俐,待人接物游刃有余。她胆小内向,连自己真实的想法都没法儿表达出来。
    “做我们家的媳妇儿,唯一的要求就是讨我喜欢。除了你,没人能达标。”
    “我老早就告儿你,只有别人讨好你的份儿。婚后也是一样。外头的人,你想见就见,不想见就拒了。见了面,高兴呢,就赏个笑脸,不高兴,你一声不吭,别人还得揣摩你的心思,上赶着巴结你。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好了,不许再拉着张小脸。家里的人你要是看不顺眼,就都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别、千万不要,我没有看任何人不顺眼。”
    徐昆低声说了句什么。
    欣柑好像被吓坏了,一着急,语气就显得很冲,嗓音还带着哭腔,“你还讲不讲理了?你再这样,我、我就走,不跟你在一起,也不要再来你家里。”
    ‘啪!’
    筷子被重重拍在餐桌上。
    “你就搁我这儿横是吧?样儿大了你!走?你走哪儿去?”
    “跟没跟你说这就是你的家?再敢提这些有的没的,老子他妈干死你。”
    屋里默了一瞬。
    女孩儿闷出娇弱的抽噎声,哭声渐渐密集,带着缓不过气儿似的急喘。
    徐竞骁沉声插话,“好了,你吓唬她做什么?欣柑别哭,来叔叔这儿,叔叔疼你。”
    窸窸窣窣的细微响动。
    “乖孩子,坐叔叔腿上……唔,好乖,叔叔亲一下就不怕了。”
    “阿昆脾气有点儿大,你不要跟他硬碰硬。”
    “不过欣柑也别再提离开的话。你哪儿都不许去,一辈子留在这儿,陪着阿昆和叔叔。”
    ……
    徐宁听得头皮发麻,跑到院子里,大太阳底下站了会儿,慢慢也就缓过来了。
    高门大户是非多。再龌龊的事儿,徐宁其实都听惯见惯了。相比之下,徐家已经是难得的清净。
    出轨、乱伦、争产、撕逼、绑架、谋杀……豪门乱象五花八门,能颠覆普通人的三观。跟这些搁一块儿,父子俩看上同一个女人真不算什么,丢水里,连声响都听不着。
    她只是有些同情那个女孩子。
    在徐家,在徐竞骁身边呆的时间足够长,她很了解,徐先生并不是外人以为的那样高风峻节,品行端正。他是真的能做出强占儿子爱人这样的事儿。
    如果闹出丑闻,欣柑多半无法光明正大嫁入徐家。毕竟大户人家对外,最讲究颜面。
    清清白白的孩子,谁愿意当个没名没份的情妇?
    小姑娘看上去真的很小,肯定没成年。
    特别白,看得见的皮肤全都又白又嫩,跟能透光似的。标准的杏仁眼,形状完美,很惹人怜爱。眼珠子黑得隐隐泛滥,像个小婴儿一样。
    干净,天真,让人不忍心看着她落入不堪的境地。
    徐宁从小厨房端起餐后果盘,沿着过道,绕过饭厅,穿过会客厅,来到一层的起居室。
    然后看到一个多小时前暴跳如雷,整个徐氏都无人敢惹的徐大少爷,坐在横阔纵深的单人沙发里,把欣柑抱在自己腿上,正跟供祖宗似的劝着小女朋友喝汤药,徐宁觉得自己刚才那点子同情心廉价又可笑。
    以后怎么样不好说,小姑娘这几年的风光肯定是少不了的。徐竞骁和徐昆都不是小气的人,她一两年间得的好处,平常人打工一辈子兴许都比不上。
    这年头笑贫不笑娼。谁有资格同情她,笑话她?
    徐宁自己还是个社畜呢。想到小儿子申请Princeton  University硕士学生的全额奖学金,再一次被驳回。他们家有车有房有存款,她在徐家工作,工资和福利都很过得去。不过要支付儿子在美国几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用,还是有些吃力。儿子自小娇生惯养,她也不指望他能“工作助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的日子又是容易的……
    徐宁满脑子生活的柴米油盐,工作态度更端正了,连脸上笑容都标准了几分。
    “我都吹温了,正好入口,心肝儿听话。”徐昆端起小瓷碗,半强迫,半哄劝地往欣柑嘴里喂。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