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17章“畜牲!你他妈找死?”

第117章“畜牲!你他妈找死?”

推荐阅读:虐恋蜕变【原神】联诵(旅行者荧中心向all荧中短篇合集)重生年代文的路人甲替身金丝雀考公记(np)黑恶强制男主有肉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养娇夫之后(穿越1v1)小梨花(校园h1V1)心情小雨(1v1强制)观音兵(骨科)

    第一百一十七章  “畜牲!你他妈找死?”
    阿仑站起来,喉间滚出两声分贝低沉的闷响,朝欣柑的方向迈步。
    欣柑从它矫捷的步伐中,愣是看出了几分幼儿学步的笨拙与忐忑。
    她遏捺着没有后退,随着它愈发靠近,总觉得腥气儿扑面而来,手指紧紧攥住裙摆。刚才照顾阿仑的叔叔说了,阿仑一个月没吃过生肉,不该有血味儿残留,应该是错觉……也许是因为,它外形实在太像猛兽,虎,豹……野外凶兽,择人而噬……
    “阿仑从来没攻击过普通人。”徐昆挨过来,握住她微抖的小手。他不会勉强欣柑,如果她肯尝试接纳阿仑,他自然欣慰。
    普通人?“阿仑是警犬?”欣柑杏目睁大,光彩熠熠。
    她对军人、警察和消防员的滤镜有八百米厚。
    “军犬,不过它没有正式的军队编制。”阿仑想跟他回家,不愿意留在部队,他尊重它的选择。
    “它在营地接受过正规的训练,还曾经参与军中的战斗行动和巡逻执勤工作。”
    他捏紧欣柑的手,慢慢告诉她,“阿仑咬伤过八个人,咬碎了一个人的喉咙。”颈动脉破裂,当场毙命。阿仑一般不攻击嫌疑人的要害。当时情况特殊,那人要引爆一枚巨大的核地雷。核地雷威力惊人,一百多米外仍具备杀伤力,还会造成严重的核污染。
    欣柑脸色发白,“那些都是坏人?”
    “敌人。”立场不同,各为其主,不能笼统以善恶、好坏论,“如果你觉得阿仑身上有血气儿,那是因为,它真的见过血,杀过人。”
    越是柔弱没有自保能力的小动物,越具备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徐昆怜惜地摩挲她苍白的脸颊,“怕的话不用勉强自己。阿仑在爷爷家里,受不了委屈。”
    “这样不好,它的家是这里呀。”欣柑使劲儿摇头。阿仑今年六岁,已经保家卫国。自己马上就十六岁,什么利国利民的事儿都没做过。她还不如阿仑对社会有贡献。
    “一条狗,好吃好喝供着还不够?哪来那么多有的没的。”寻常人家,一家几口每月的花费加起来,兴许都比不上阿仑。光它的狗粮和每日搭配的肉类,一个月下来就好几千。到了徐老爷子家,待遇也不会有丝毫下降。徐昆自问对它够意思的了。
    他不以为然,垂首去吻欣柑,“别多心了,你过得自在最重要。”
    说到底,徐昆就是个大大咧咧的直男,还是个被捧惯了的高干子弟,富家子弟,感情上十分粗暴专横。所有有限的细腻、体贴、怜爱之情,都给予了欣柑,也只限于她一人。连养了多年的爱犬也不能幸免。
    欣柑抬手轻轻推开他,又去看阿仑,“阿仑,来我这儿,好不好?”她腿软,再也迈不开步。
    阿仑听话地挨着她坐下。如狼如虎的巨兽,用鼻子发出类似“嗯、嗯”的,极轻缓柔和的鸣叫,似在对她倾述着什么。
    欣柑突然想起一句西方的诗:心有猛虎,细嗅蔷薇。(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她被这种反差极大的温柔细腻蛊惑,鼓足勇气伸出手。
    徐昆见她坚持,瞟了眼她几乎抖成筛糠的小手,体贴地包到自己手心儿,带着她抚摸阿仑黑亮的皮毛,“别担心,阿仑很健康,很干净,不流口水,没有体味。日常就是狗粮和新鲜宰杀的牛肉鱼肉配搭着吃,从来不吃外面的脏东西。每天刷牙,每周洗澡两次。眼睛、耳朵、肛门腺隔天清理一次。定期做体内、体外驱虫,接种疫苗。”
    欣柑“哦”了一声。
    她其实只是害怕,并没有考虑卫生问题。不过听了徐昆的话,确实安心许多。
    阿仑黑曜石般深邃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凝在欣柑脸上,淡红色的大舌头慢慢伸出,试探性地舔了舔她的手心。
    徐昆眉心聚拢,有些不乐意。不过这是狗类亲近人的惯性反应,他一时也不便发作,怕把欣柑好不容易生出的勇气吓退回去。
    欣柑小手微抖,倒是没有抽回。
    阿仑鼻子持续发出低沉动听的鸣叫,似是在安抚她。
    欣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阿仑的目光与叫声,有种说不出的悠长缠绵,彷佛极通人性。有一刹那,恍惚觉得,坐在自己身边的不是一头凶猛雄健的犬兽,而是一名温柔俊美的人类少年。
    “啊,好痒,阿仑别这样……”湿热粗糙的舌头落在腮颊,来回滑动。欣柑回过神,慌忙往后避了避。
    徐昆脸色一沉,厉声喝止,“阿仑,别舔了,妹妹不舒服。”  他不知道欣柑舒不舒服,他心里是真的不舒服。
    阿仑缩回舌头,双眼紧盯欣柑张合的小嘴。
    狗眼睛看到的世界与人类不同,并非色彩斑斓的,只有黑、白、黄、蓝、灰色。
    然而妹妹唇肉润湿丰满的质感,小巧贝齿莹润的光泽,藏在口腔的小舌嫩得近似透光的色泽,有种奇异的吸引力,不断冲击它的眼膜,还有丝丝熟悉的香气从她唇缝飘出,径直钻入它的鼻尖儿,与它藏起来的衬衫一样的气味儿,更好闻,更浓郁……
    阿仑又再凑上前,宽大的舌尖儿这回直接舔上欣柑的唇瓣。
    徐昆额角青筋一抽,出手如电攫住阿仑颈背大块皮毛,铁钳似的五指收紧,手背骨头高凸,幽淡静脉曲张暴起,“畜牲!你他妈找死?”
    阿仑发出痛苦的哀嚎。
    电光石火之间,一百多公斤的超大型獒犬,被徐昆随手甩到一旁。
    徐昆的怒火突如其来,欣柑吓得花容失色,跌坐在地上。
    耳畔是徐昆冷戾的呵斥和阿仑委屈的嗷嗷狺吠。
    头顶大片阴影投下,一双锃亮的皮鞋站定在她身前。
    欣柑仓皇仰起头,徐竞骁居高临下鸷视着她,茶色瞳孔内,彷佛有什么东西在滋生,骚动,翻涌,眸色越来越深,暗得近乎泼墨。苍白瘦削的脸上,肌理微微抽搐,似在压抑着什么激烈的情绪。
    这一刻的徐竞骁,给欣柑的感觉陌生又可怕。
    “爸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她视线失焦,脑子糊涂成一团。
    徐竞骁弯腰俯身,一手托臀,一手环腰,把她抱起来。
    身体凌空,视线一下子拔得很高,欣柑惊呼一声,小胳膊搂住他修长的脖子。
    徐竞骁凑近她耳侧,低声哄,“心肝儿,腿儿夹住爸爸的腰。”
    欣柑惘然转眸,艰难地消化着他的话,突然被他挺胯重重顶了一下腿心。
    “啊!”隆起很大的一块,很硬,把她腿心鼓胀胀的小肥肉阜撞得凹塌下去。
    欣柑不敢细思那是什么东西,青白的小脸洇染起一抹突兀粉晕,两条腿儿哆嗦着分开,盘绕他劲窄腰身。
    “别怕,”徐竞骁脸色也有点儿异样,见欣柑背脊绷得僵直,安抚地揉了揉她腰侧细肉,揽她腰肢的手松开,往上扼住她半张脸,“宝宝不用紧张,试着放松,嗯?”低下头,湿热软韧的舌头贴上她的唇。
    欣柑眼眸蓦地睁得滚圆。
    爸爸他、他是在吻自己?
    又好像不是。
    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舔。宽大的舌面缓慢地扫刮她的唇瓣,细致,有力。真的挺用力,饱满微翘的唇肉被摁压下去,带来轻微的刺痛。他的舌头还裹着口水,湿漉漉地抹开,再一点点吮舐干净,从嘴唇蔓延至脸颊,彷佛在一丝不苟地完成一项清理工作,留下满脸粘腻的痕迹。
    欣柑惶惑不安,“爸爸,难受,不要……”怯声怯气地哀求,小脸在他掌心轻晃,声音透出泣腔。
    徐竞骁松开手,只余二指捻着她下巴核儿,清了清嗓,喉腔仍略带沙哑,“狗的舌头不卫生,可能带着细菌,爸爸只是帮你消毒。”
    这、这样吗?欣柑还是惊疑不定。
    可是徐昆说阿仑很健康干净。如果真有细菌,岂不是都被爸爸舔他嘴里了?爸爸是不是也要消毒口腔?
    她脑子都不够使了,懵头懵脑地道谢,“谢谢爸爸。”
    徐竞骁声线郁沉,一字一顿,“别再让阿仑吻你。”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8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