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书 > 都市言情 > 心肝与她的舔狗(校园H 强取豪夺) > 第118章你老公就一根鸡巴,没法儿跟你玩儿三

第118章你老公就一根鸡巴,没法儿跟你玩儿三

推荐阅读: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炮灰前任重生后春日宴和顶流隐婚后心动了好运小狗九十九次追妻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渣A她真的不想爆红[娱乐圈]我在唐朝卖奶茶渣过的前任变老师[甄嬛传同人] 华妃重生:先给欢宜香加点料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老公就一根鸡巴,没法儿跟你玩儿三明治,双龙入洞
    狗怎么懂亲吻?它就是无意中舔到自己嘴唇而已。
    欣柑心里颇为无语,还是点头表明了态度。
    徐昆和徐竞骁的反应把她吓坏了。
    徐竞骁眸色黯昧,静看她片刻,“心肝儿,听着,”  顿了两秒,声音放得更轻,“绝对不可以让阿昆之外的男人碰你,知道吗?”
    他忍受不了。阿昆是唯一的例外。
    他甚至无法容忍一条公狗跟她亲近。他知道自己多少有些不正常,或者说,病态,心理疾病。
    他逡巡着欣柑惶惑不安的小脸,其实也有些无措。
    平生第一次因一个女人,生出诸如醋妒、嫉恨这样的情绪。当年妻子出轨,他只感到恶心与愤怒。
    “我不会那样的,爸爸放心。”欣柑嗫嚅。
    她不知徐竞骁是不是暗指她水性杨花,不安分,心里多少有些别扭,正要让他把自己放下,后背一热,另一具同样强壮炙熨的身躯贴了上来。
    “放心什么?爸跟你说什么了?”
    徐昆亲手教训了阿仑一顿,比揍王詹狠多了。毕竟王詹没有阿仑抗揍,他也没敢动欣柑一根手指头。
    勒令阿仑回自己屋里反省,转过身,看见他爹肩阔腰窄的颀长背影和欣柑环在他腰际微抖的腿儿。他爹低着颈,俩人凑得很近,在说着什么。
    “爸爸说阿仑舌头有细菌,给我消毒,说不要让阿仑再、再舔我。”欣柑说不出一条狗亲自己的话,“爸爸还说、还说不许其他男人碰我。”
    “哦?”徐昆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下颌抵到她脸侧,“那心肝儿肯不肯听话?会不会让外面的野男人碰你?”勾指撩起她几缕长发,露出耳后透薄嫩肌,埋首密亲上去。
    “别……”欣柑呼吸随即絮乱,浑身不自在。
    前后两个成年男人的体温都很高,又紧挨着自己。前胸后背甚至能感受到俩人线条分明的肌肉,正微微地鼓动,彷佛处于某种蓄势待发的状态。
    “嗯?”徐昆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抬腕扇了下她的小屁股。桃子果冻似的臀瓣颤了颤,隔着衣料都能看到丰满的臀肉余波不止。
    击打声清脆,力度微妙,徐昆还沉沉一笑。
    欣柑羞耻地红了脸,“不、不会的,我听话。”音尾发抖,带着一丝哭腔。
    “怎么哭了?哪儿难受?”徐竞骁着迷地盯视她妩媚的小脸,指腹不由自主地摩擦她脸颊的红晕,很艳,像上了层胭脂,他甚至有种这些夺目的颜色染洇到自己手指的错觉,低笑着问,“是爸爸抱得你不舒服,还是哥哥打疼你了?”唇慢慢凑过去,“心肝儿,别羞,说出来。”越挨越近,几乎吻上她的小嘴,温热的呼吸喷向她鲜妍的唇肉。
    欣柑觉得很热,脸热,身上热,连喉咙都有些灼疼,声音也是颤的,“热,欣柑好热。爸爸和徐昆抱太紧了,这样好奇怪,像、像块儿三明治。”她不安地扭动身子,想要下地。
    三明治,前后抱操,双龙……徐昆从昨晚起就满脑子十八禁的黄色废料,每一帧影像的女主角,都是怀内这活色生香的心肝宝贝儿。
    这句话在当前情景下,不啻于烈火燎干柴,下面立刻胀起来。臂环揽她的腰,大手沿着她大腿往前滑至腿弯,微施力就将人横抱到自己怀内,脸凑到她耳畔,呵着气儿,“心肝儿,你老公就一根鸡巴,没法儿跟你玩儿三明治,双龙入洞。其他的体位,都由着你喜欢,嗯?”他可不愿意把按摩棒、跳蛋之类的情趣用品塞欣柑小逼和后穴里。她的身体是他一个人的,只有他能够玩弄,插入,操干。
    他抱着欣柑,边低头吻她的唇,边大步往屋的方向走,想起什么,回过头,“爸,我带心肝儿上楼。今儿一整天都不许其他人上来。饭菜你就搁房间外头。”沉吟片刻,又交代,“要清淡些儿,少油少盐,不辣不油腻,葱蒜都不能放。再炖盅汤,她不舒服的时候就想喝些汤汤水水。鹿茸、人参、阿胶味重,都别搁,她不肯吃。可以放鱼胶,如果用海参和冬虫草的话,炖好要捞出来,她不喜欢像虫子的东西。”
    顶层是父子俩的卧室,书房,本来就不允许外人踏足。只有保洁人员在徐宁的监督下进行常规的卫生工作。
    特地指出,这是迫不及待,连晚上都等不得了。
    徐竞骁点了点头,“妹妹还小,你轻点儿,别弄伤她。”目光瞥向他怀内,明显还闹不清状况的欣柑,“我让刘晖馨来家里候着?带上麻醉针,缝合线,消炎的药片、药水?”
    他爹的阴阳怪气用在自己身上,可真叫人不舒坦,“怎么着,我是禽兽?强奸犯?您是我亲爹,就这么埋汰您自个儿子?”
    徐竞骁捋了捋平滑工整的领带,淡淡笑着。
    “放心。”徐昆低颈凝眸欣柑,“我会很小心。我弄伤自己,都不舍得弄伤她。”
    欣柑不安地攥着他的臂,“徐昆……”他们在说什么?弄伤谁?她吗?徐昆要干什么?
    “乖,没事儿,不用怕。”徐昆笑着冲她抬了抬颌,又跟他爹保证,“真没事儿,瞧你紧张的,把心肝儿都吓着了。之前入过几回了,没做到底而已。”怕说得太露骨,欣柑害臊,拿指头向他爹比划了下。
    龟头和外撅硬棱都插进去过,茎身稍微窄些,想来不至于撕裂。不过这么小的孩子,又是第一次,徐竞骁瞅了眼惶惶不安的小姑娘,她还娇,全身上下皮肤嫩得惊人,一碰一个红印子,小阴道不知道嫩成什么样。阿昆再温柔小心,还是免不了叫她吃苦头。
    走过去,揉着她的发顶,“别怕,爸爸在家里,一天都在。”
    “不是要去公司?”徐昆微感不耐,“我不是没分寸的人,您忙您的去。”
    他爹一身黑色的CANALI羊绒羊毛西装,面料考究,版型挺阔,连领带都系上了,特正式,想来今天的工作是要紧的。
    欣柑脑子里把父子二人的话过了一遍,终于弄明白徐昆的意图,不禁脸色大变,心头涌起一种即将上刑场的惊惧。
    自己亲口答应的,还不止一次,虽然提前了好几个小时,她也不敢哭闹拒绝,几根葱白尖儿似的小指头,抖抖簌簌,揪住徐竞骁的袖子,怯声怯气唤,“爸、爸爸……”眼角滑落一滴泪。
    徐竞骁反手握住她的小手,“我会吩咐Orren  reschedule。”这话是对儿子说的。
    徐竞骁身边三个秘书,都是男的。
    Orren  Chow是徐竞骁的贴身秘书,来自中国香港。
    香港大学经济学学士、香港大学企业管治硕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学硕士、爱丁堡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同时还是英国志奋领学者(Chevening  Scholar)、注册税务师、香港特许秘书公会会士。
    他履历光鲜,能力出众,很得徐竞骁重用。如今年薪已经超过五百万,加上年终奖,徐竞骁每年支付他近千万薪酬,身边大事小事都交给他处理。
    一般而言,上市公司里,董事长秘书是专门为了董事长个人服务的,被称为“小秘”;董事会秘书属于公司的高级管理层,被称为“大秘”。
    然而在徐氏集团,提到大秘,众人心照不宣,都是指Orren  Chow。
    真正的董事会秘书,大家只是礼貌地喊一声  “董秘”。
    徐竞骁捧起欣柑羊脂般的柔荑,搁唇上贴了贴,温言安慰,“宝宝听哥哥的话,嗯?有爸爸和哥哥在,不会有事的。”其实也说不清,是怜惜她多点儿,还是恨不得也亲身上阵。刚才欣柑提到“三明治”,把他也刺激得不轻。
    奶大臀圆,丰满白嫩的小女孩儿,性子还特别柔弱温驯,被两个男人前后抱着肏,两根鸡巴同时插入她娇幼紧致的前后穴,隔着一层薄薄的皮,把她肏得梨花带雨,汁水淋漓,浪声呻吟……
    徐竞骁阖了阖目。
    操!
    妈的!
    他的鸡巴也硬了。
    作者的话:
    让大家久等了。
    今天事儿特多,不好意思。
    这回是真做了,不溜你们玩儿。

本文网址:https://www.rouroushu.com/book/317/138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rouroush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